首頁 > 養雞賺錢嗎?

養雞賺錢嗎,如何養雞致富賺錢?

手機:M版  分類:熱門內容  編輯:58cy

回目錄

200元靠養雞起家的千萬富翁

  位於河南省漯河市的陽光雞場每周五早上異常忙碌,上萬隻剛剛飼養了60天的青年雞被撒在院子里橫衝直撞。

  王永安:“這個雞一般就在出殼,出殼到育雛室,從育雛室到用戶那兒,平常都在籠子里飼養,都是籠養,不見光。”

  這種雞是專門產蛋用的蛋雞,飼養60天後賣給農戶產蛋,在當地俗稱“青年雞”。平日里都光在籠子里因為要調整雞籠準備銷往全省各地所以才難得見一次光。記者採訪的當天,養殖場的主人王永安一次就銷售8000隻青年雞,一年從他的雞場里賣出的青年雞就有80萬隻。

  王永安:“現在用戶好多都是提前電話定雞子,然後定金匯過來,現在訂單已經定到10月下旬。”

  現在賣雞王永安基本足不出戶,養殖戶拿着錢到場里提前定雞,王永安準時發貨就行。靠着銷售青年雞和雛雞,王永安發展為漯河市最大的蛋雞養殖戶,一年銷售額高達2000多萬元,佔領漯河三分之一的蛋雞市場。然而,在十年前,王永安賣雞並不輕鬆,當時靠着一輛自行車,一天至少得跑100里地挨家挨戶推銷自己的蛋雞。

  王永安:“每年要騎壞兩三輛車子,有時候屁股一天,騎一天車屁股都會磨破。”

  如今的王永安早已不用騎自行車,開上了轎車。資產上千萬元的“蛋雞王”當初是靠200元起家的。1991年,畢業於河南農業大學的王永安順利在市糧食局找到一份工作,並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張贏。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他告訴我說,我就是土裡埋的一塊金子,你就是那個挖金子的人。”

  王永安說這話時,是因為當時的糧食系統效益不好,他想到要兼職養雞,希望得到張贏的支持,沒想到張贏二話沒說就從家裡拿了200元給他買了100隻雞。

  王永安:“自己從白天黑夜去照顧好這一百隻雞仔,像照顧小孩一樣。掙兩千多塊錢,第二年規模擴大一點又借兩萬五千塊錢,養一千隻雞仔。”

  王永安很快從100隻雞發展1千隻,又從1000隻發展到一萬隻。1994年,他和妻子乾脆辭職辦起了養雞場,並且專門賣起了60日齡的產蛋青年雞。

  王永安:“這個產蛋率一般情況下都在90%以上。專門賣的60日齡的青年雞,好養,對咱來說周轉快,對用戶來說,養着比較省心,能夠直接裝到蛋雞籠裡頭。”

  產蛋率高,並且降低農民養殖風險,很快這種青年雞在漯河市逐漸被推廣開來, 2002年,王永安的養雞場一年能出欄40萬隻青年雞,就在這時,他的養殖場卻面臨著要停產。

  王永安:“02年當時這個,這個廠內因為一個企業的,一個行業的發展,原來的養雞廠需要拆遷,當時賠償我150萬。”

  一家外資企業看中了王永安的廠址,並在政府的協助下願意補償王永安150萬元。這筆錢對於當時的王永安來說是個巨大的數字。雖然廠房面臨著拆遷,但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

  王永安:“原來掙的錢通過拆遷款一賠,等於變成現錢,150萬,下半輩子也夠花了,也夠花了。”

  王永安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開始徘徊,到底是洗手不幹還是另找廠房重新建廠。他想到自己多年來建立的客戶關係丟了實在可惜,於是決定重新建廠,可妻子卻在關鍵的時候退縮了。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150萬存到銀行里,利息也夠這個消費了,我不想再做了,不想再幹了。”

  養雞十年,王永安和妻子飽受各種艱辛,這時一次性拿到150萬元對妻子而言,是個終於可以擺脫苦日子的機會。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我的我有一點小小的滿足感,已經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是不是,我既然能錢存銀行里,每個月就有幾千塊錢夠我花了,我何必還要再做呢,就這樣有點,有點自我滿足。”

  關於要不要重建廠房,夫妻之間第一次爆發了激烈的戰爭。

  王永安:“我說你願意干就跟着我干,不願干你就按着你的想法去辦。當時氣得我連手機都摔了。

  面對丈夫的執拗,性格剛硬的妻子也不示弱,當時妻子剛剛懷孕,一氣之下回了娘家。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我離家出走了,我不管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王永安:“我這個脾氣,我這個性格,就像我的努力,我要堅定地去做下去,可以說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妻子的離家出走並沒有讓王永安妥協,他把老廠房拆了同時,又在十里地之外找了塊地蓋起了新廠房。2002年底,新廠房正式使用,妻子當初離家也只是給王永安施加壓力,眼看生米煮成熟飯,也就漸漸消了氣。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但是我後來又想了想,他總是我的愛人,我總是支持他的,如果連我都不支持他,還有誰支持他呢。”

  2003年初,隨着青年雞銷售的數量不斷增多,王永安想到要自己養種雞。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我們一天都需要幾千枚種蛋,從外面調種蛋的時候,種蛋的來源不太可靠,另外一個質量不能保證,種源他們不一定能夠保證供應,你需要的時候他沒有,你不需要的時候他有了後來我們就考慮,我們自己養種雞。”

  2003年6月份,王永安建起了第一個的種雞場,每天可以產上萬牧種蛋,王永安除了賣青年雞,也開始銷售種蛋和雛雞。

  王永安:“這隻白色的為公雞,褐色的為母雞,價格差別比較大,母雞現在賣價,售價三塊五,公雞作為一個副產品,兩毛錢一隻,這公雞一般的作為這個賣到底下這個農村市場,這個母雞都賣給那個養殖專業戶,作為這個作為產蛋,作為高產蛋去用。”

  到了2004年2月,王永安的養雞一年銷售額達到400多萬元。就當這時,國內部分地區禽流感開始爆發,王永安的雞場也不能倖免。青年雞的價格一隻從9元驟降到6元。

  王永安:“銷售一下子砍斷了,這幫青年雞每天還要吃幾萬塊錢的料,那幫產品銷售不出去,流動資金非常緊張。”

  三個月下來王永安就虧損了100多萬元,就當這時,他決定做一件鋌而走險的事。

  王永安:“流感的打擊,有好些都,都雞仔淘汰了,都不幹了,都停止了,我瞅准這個機會,瞅准這個機會,人家下,咱要上。”

  王永安所謂的上就是大量進種雞,這個做法的確非常冒險,但王永安也從中看到了商機。因為各個養殖場在禽流感期間急於處理種雞,這就意味着來年市場必然會出現缺貨。同時全國最大的肉類加工企業雙彙集團就在漯河,離王永安的養殖場不到10公里,每年需要近千噸雞蛋,王永安想到如果自己的種雞能做好防疫,等禽流感一過來肯定能大賺一筆。

  公司銷售經理 楊松林:“在別人最害怕的時間,這個最關鍵的時間,可能這個時間是能興起來的時候,所以我們都是建了第三個種雞場。”

  看到商機后,王永安除了興奮更多是着急,因為賣不出雞他手上已經沒有錢了。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四處借錢。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想辦法,籌資,借錢,反正能想的辦法都想了,把我爸我媽的養老的錢都拿來了。”

  借遍所有的親戚朋友,終於籌到100萬元,王永安拿着錢連夜趕到河北華牧集團定了3萬隻種雞。

  王永安:“他們正愁雞苗銷不出去,把我盯住了,從訂合同,訂種雞合同,訂得便宜,定位是4塊,現在是8塊。”

  在對方看來這些種雞是燙手的山芋,可王永安卻像揀了大便宜。進回了種雞后,王永安小心地伺候着,果然不到三個月,疫情逐漸好轉。2005年,雛雞市場正如王永安所料,面臨著雛雞貨源緊缺,當初的3萬隻種雞產的種蛋孵化出的雛雞順利賣上了高價,把禽流感期間虧損的100多萬元也掙回來。

  公司銷售經理 楊松林:“雞苗那段時間到2.8元,平時一般都在1.6元,1.6元,1.7元。”

  王永安:“雞仔剛開始行情直線地往上升,下來的就是能掙200多萬塊錢。”

  2005年6月份,王永安的種雞數量已經增加到10萬隻。

  王永安:“現在有三個種雞分廠,一個種雞分廠也就是3萬多趟,一天就是7萬多枚蛋。”

  7萬枚種蛋,王永安的孵化廠一天孵化4萬枚,剩下的銷售給其他孵化廠。不少原來賣種蛋給王永安的孵化場都反過來找王永安買種蛋。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原來我們從他們那兒調種蛋,一次調2萬枚,4萬枚,現在他們從我們這兒調種蛋,一次調2萬枚,調4萬枚,有時候調8萬。”

  就當王永安為規模逐步擴大高興時。2005年7月份,養殖戶王海順的一通電話讓他措手不及,電話里王海順稱自己剛進三天的雛雞陸續死亡,王永安和銷售經理馬上趕到現場,一看也傻眼了。

  公司銷售經理 楊松林:“那就是拉的綠糞,白綠糞,肚子增大。”

  王海順養雞多年,從沒遇上這種病,積攢的兩萬元剛進的4000隻雞就死了將近一半,他開始坐卧不安。

  養殖戶 王海順:“因為我餵了多年了,也有點底了,當時賠了也是不好受心裡。”

  別說王海順,王永安養雞十幾年也很少見到這種癥狀。就在這時,又有幾個養殖戶打電話稱自己的雞也莫名其妙地死亡,這讓王永安又是心頭一顫。他趕緊把死亡的雞送到省檢測中心做化驗。

  王永安:“發現這個肺瘀血比較嚴重,診斷為肺炎。”

  雛雞剛剛賣出三天,就得了肺炎,前後六七位養殖戶反映同樣問題。王永安感覺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他反覆檢查最終找到原因。

  王永安:“這個病判斷為是在孵化室里污染造成的,造成雛雞肺炎的早期感染,引起了,在一周之內死亡的比較高。”

  王永安當即做出決定,要把這一批感染肺炎的雛雞全部回收銷毀,並賠償養殖戶的所有損失。

  養殖戶 王海順:“他一說這個呢,我可高興了,從經濟上也少受損失了,他又補我2000多雞子。”

  王永安:“2萬多隻全部銷毀掉,又重新發一批雞子。”

  這次雛雞肺炎王永安損失了六萬多元。自從肺炎事件后,王永安養雞更加小心翼翼,2006年,從他那裡進雞苗的養殖戶達到上千人,他們的蛋雞每年產的上百噸雞蛋根本不用愁銷。

  養殖戶 陳民族:“供不應求呀,這裡的雞蛋你看拾的光着呢,都拾完就拉走了。”

  養殖戶 鈔紀偉:“有的是雙匯收的,螺河雙匯。”

  記者:“還有呢?”

  養殖戶:“還有那邊的大車來裝。”

  養殖戶:“下蛋率都是87%,100隻裡頭87個下蛋的,今年我們反正是管賺幾萬元錢。”

  隨着規模的擴大,2006年,王永安一年能賣出700萬隻雛雞、8 0萬隻青年雞,銷售額達到2000多萬元。當初這塊埋在土裡的金子早在妻子眼裡閃閃發光。

  王永安的妻子 張贏:“每次他都是決策者,都是對的,我都是拖後腿的,不要建,不要建,但是最後經過這兩年的發展事實證明,他的這些決策也是對的,我真的很佩服他。”

回目錄

養雞如何做市場調查

我是艾力森市場調查公司的。給你如下建議: 1,對你準備銷售的市場雞的交易情況做調查分析:包括經銷雞的市場、副食店、超市、飯店、雞製品加工廠等,統計他們的月銷售量、價格,最近一年、半年、三個月的供銷、價格變化情況,不同品種、加工方式的雞的銷售變化規律(與季節、人口背景等),並了解其採購和銷售的模式、限制條件和優惠措施; 2,針對調查結果,再做一下簡單的人口、終端市場的調查:建議邀請2組經常買雞的顧客大媽、大姐一起開會聊天; 3,對市場主要供應來源--養殖場做調查:親自上門,了解其生產、經營情況,近幾年的業績變化情況,價格變化,主要養殖的品種及原因、特點,飼料供應方面的情況,問題、困難,對市場銷售方式的不滿與希望等;並可以實話實說,拜師求教; 4,更進步,你應該特別關注全國市場行情,以及各地政策、氣象以及與養雞有關的瘟疫、新技術等情況,以及市場談旺季的規律和產品加工、錯位進入市場等方面的經營技巧、策略。
回目錄

大學生養雞誓做全縣第一

  羅峰推開雞舍的門,本來在裡面閑庭信步的各種雞和雉立即受驚撲騰了起來。他試圖捉一隻雉給中國青年報記者細看,但那些拖着長尾巴的傢伙飛得比雞高多了,羅峰被扇了滿頭滿臉的灰,還是抓不着一隻。“雉其實就是野雞。”這個戴着黑框眼鏡的養雞場老闆無奈地笑着攤開手。儘管已經和各種家畜打了四五年交道,T恤上還沾着斑斑點點的雞糞,23歲的羅峰舉手投足並不像真正的農民。他去年才從雲南農業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在家鄉貴州省羅甸縣的一片荒山上開闢了20多畝地,辦起了峰景畜禽養殖基地。

  學畜牧獸醫專業的羅峰養雞的方式頗為講究和新穎:用鐵絲網圍起的巨大雞舍被隔成了不同區域,小雞可以在本區域內隨意走動,但不得“串門”;雞舍頂上倒懸着一把把松枝,那是用來給雞補充礦物質和微量元素的;除了苞穀粒外,小雞時不時還要吃些大蒜、洋蔥來防病;隔三岔五,羅峰會把小雞趕到專門的“沙浴池”里“洗澡”;雞舍里還安了幾個音箱,世界名曲、二胡曲輪番播放。

  “這是一種動物福利。”羅峰笑着解釋說。

  最有意思的是,每隻雞的頭上都被架上了一副塑膠做的“眼鏡”。羅峰說,患了啄癖的雞會互相咬,有的專咬別的雞的肛門,“戴眼鏡”是防止“啄癖”的一個簡單有效的辦法。這些新式養殖方法,有的是羅峰從書上、電視上學來的,有的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這種“仿生法”養出來的雞和雉,肉質鮮美,頗受市場歡迎。記者去採訪的前一天,養殖基地的400多隻雞剛被拉走,雞舍里只剩下一二十隻種雞。羅峰說,現在要為春節市場做準備了。

  與其他同齡人相比,羅峰很早就有了創業的夢想。第一次高考落榜后,羅峰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幾個年輕人用新技術養殖林蛙獲得成功,當即有了創業衝動。“我學習很用功的,但是老考不上好學校,所以我想我比較適合創業吧。我有個夢想,干一行就在那個領域內做別人做不到的。”羅峰說。

  於是,在第二次填報高考志願時,他選擇了畜牧獸醫專業。大學期間,羅峰每天抱着筆記本,守着農業頻道看《致富經》欄目,把別人的經營方式、營銷理念、養殖技術全都細細寫下,3年下來,積累了三四本筆記。

  當別的同學將閑暇時間都虛擲在電腦遊戲中的時候,他到處考察好的養殖項目,然後主動要求去實習,“昆明附近的野豬場、孔雀場我都去找了,剛開始大門都不讓我進,我就跟老闆套近乎,幫着掃地、推車,嘴巴甜一點,到後來,他們都挺歡迎我”。

  畢業實習,羅峰去了貴州省丹寨縣畜牧局獸醫站。4個月里,他天天往人家的養牛場跑,幫人家喂牛。發現丹寨的土雞價格比其他地方高,他開始試驗養蛆來餵雞,琢磨着投資養雞場。但父親前去探望后,捨不得獨生子在離家那麼遠的地方吃苦,便拿出1萬元給他做創業資金,條件是必須回家。羅甸的消費能力比不上旅遊業較為發達的丹寨,但羅峰還是回到了家鄉。

  年輕人獨自創業的艱難只有經歷了才能真正體會。父母仍舊抱定“大學畢業應該有穩定工作”的觀念,對養雞場並不十分支持,羅峰遇到資金短缺的關口,屢次想張口向父母借,都忍住了。一台電腦、幾十本農業養殖技術書、兩條狗,便是羅峰在山上磚房中的全部家當。一個人在山上獨居,不僅要忍受生活上的不便,更要克服孤獨感的來襲。何況失敗從未遠離過。最大的損失發生在今年4月,一批雞苗在脫溫室里保溫,人一步也離開不得。羅峰在脫溫室里支了張桌子看書,到夜裡兩點多實在太困,便叫請來的幫工守下半夜。結果幫工那晚喝了酒睡著了,半夜停電,雞苗全部凍死了。“整整208隻,慘不忍睹。裝了兩口袋,拿去埋的時候,心裡都是涼的。”羅峰迴憶說。

  剛開始時沒有運輸工具,他借車拉着剛出籠的雞到農貿市場上去賣,但銷路還是窄。他一咬牙,花幾千塊錢從浙江買了一輛“沙灘車”,千辛萬苦運回家,又自己動手在車后做了一個雞架。這輛縣城裡唯一的四輪摩托車開到集市裡非常吸引眼球,着實火了一把。

  從去年12月起,陸續有酒店找上門來要求羅峰供貨。到底是繼續在農貿市場上賣,還是走高端酒店的路線,是目前最困擾羅峰的問題,“對市場的把握、資金的運用我還比較模糊,這大概是大學生創業最缺乏的知識。現在要多學習,培育更大的市場。至少要做到我們縣的No.1吧!”他“嘿嘿”一笑。

回目錄

致富金點子:特養雞叩開致富路

分類:創業學院

  致富金點子:特養雞叩開致富路

  近年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振興農業生產成了國內討論的熱門話題。對於廣大的農民兄弟來說,怎樣開放頭腦,增加經濟收入,改善生活條件成了全社會最關心的事情。糧食種植也好,蔬菜種植也好,只要形成規模,周邊慢慢就會形成市場。圍繞市場需求立足的特種養殖也在目前大好的環境中蓬勃發展起來。本期的主人公傅遠騰雖談不上特種雞的養殖老手,但他敢為人先,樂於鑽研的精神確實是廣大農民創業者的楷模。因為,堅持、虛心、鑽研永遠是成功的代名詞。

  致富事例

  “經過五個多月的精心飼養,放養的1500羽綠殼蛋雞現已開始產蛋,500羽七彩山雞也可以上市了。”日前,浙江省建德市洋溪街道洋安村青年農民傅遠騰高興地告訴筆者。

  今年31歲的傅遠騰,自初中畢業后,就出門在外打工,生活過得平平淡淡。由於父親曾經從事水上貨物運輸20多年,傅遠騰便子承父業,回家干起了父輩的老本行。近幾年來,由於水上運輸量逐漸減少,再加上船隻越來越多,其收入呈逐年下降趨勢,於是他琢磨着棄船遠改行當,另闢捷徑。

  去年底,傅遠騰偶然在中央電視台七頻道《致富經》欄目里了解到,飼養綠殼蛋雞及七彩山雞的效益不錯。於是他前往上海一家特種養殖企業考察,從而拓展了視野,便決定嘗試搞特種養殖。今年5月初,傅遠騰投資3萬多元,先後引進了1500羽綠殼蛋雞和500羽七彩山雞,放養在村附近一塊荒蕪的果園裡。

  聽說兒子要搞養殖,傅遠騰的父母勸他不要搞,因為他們都知道兒子一直沒有從事過農業生產,根本沒有什麼經驗,成功率極低。可傅遠騰沒有放棄,他養殖綠殼蛋雞、七彩山雞總是認真仔細,不懂的就上網查詢,或虛心地向有養殖經驗的人求教,邊摸索邊積累養殖技術。

  功夫不負有心人,傅遠騰放養的綠殼蛋雞、七彩山雞的成活率在95%以上,生長情況良好。筆者在他的養殖場看到,簡單的雞舍,空曠的場地,青草碧水,環境宜人。當傅遠騰拿着玉米等飼料去餵養時,綠殼蛋雞、七彩山雞便從樹上飛下來,從草叢中竄出來,紛紛圍繞着主人“親熱”。

  傅遠騰告訴筆者,現在從事的特種養殖與過去的水上運輸有所不同,前者更需要耐心和堅持,他已漸漸地適應。傅遠騰還說,這批綠殼蛋雞將在11月中旬進入產蛋旺季,七彩山雞現在就可以出售了。一有空閑,傅遠騰就到附近新安江的一些飯店去探探銷路講好價錢,就等着出欄的時候能賣個好價錢。

  小資料

  七彩山雞是美國科學家經過數十年的馴化,培育而成的一個優良品種,又稱野雞、山雞、環頸雉。1986年從美國內華達州引入我國,因其羽毛華麗,七彩斑斕而得名,曾被歐洲華僑興譽名為“龍鳳雞”、“鳳凰雞”、“吉祥鳥”,香港人稱之為“財神鳥”,最初由國家科研單位飼養,最近才進行“野雞家養”,飼養該雞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並存;食用價值、藥用價值、觀賞價值並舉。山雞的肉味鮮美,營養豐富,肉質鮮嫩,味美可口,是高蛋白質,低脂肪的野味佳肴。在中醫食療中,山雞作為動物葯,具有特殊價值,山雞肉具有抑喘補氣,止痰化淤,清肺止咳,補腦提神,滋補強壯之功效。特別是對心腦血管疾病的康復有很大的調理作用。山雞尾長,且羽毛光彩鮮艷,觀賞性強,我國自古就有節日送雉雞為禮品的 傳統,送山雞有祝願健康長壽,吉祥美滿之意。山雞的羽毛別具特色,可以製成羽毛扇、羽毛畫、玩具等工藝品,用山雞剝製成的生態標本,作為高雅貴重的裝飾品,已進入許多城市居民之家。

回目錄

土雞移動圈舍的放養技術省料增效

  一、移動圈舍的建造

  移動圈舍,其實是一座用竹、木、薄膜等材料搭建的易拆、易移動的棚寮,其建造可就地取材:①用大竹或木條搭建一個長8米、寬1.2米、高2.2米的框架。並在中間開一個門(寬0.8米,兩邊不留窗);②用舊漁網將其四周及頂部圍起、固定,並用厚黑膜覆蓋;③圈舍地板用竹或樹枝以1厘米間隔鋪設后,再將圈舍的底部用磚塊墊高10-15厘米。

  圈舍放置地應選在避風向陽、地勢較平坦、不積水的草山草坡,旁邊應有樹林或果園,以便雞群在太陽光強烈時到樹蔭下乘涼,還要有一片較平坦開闊的地帶,最好有豐富的青草、沙粒,讓雞自由地棲息和啄食。

  二、放牧飼養

  根據放牧地的氣候條件、天氣變化狀況,將小雞飼養至30日齡左右,體重在0.35-0.4公斤時開始進行放牧飼養。也可從大型育雛場直接購進已育好的雛雞進行放牧飼養。為使土雞在100-120日齡體重達1.2-2公斤的上市標準,放養時要供給全價飼料。參考配方:玉米粉57.7%、麩皮14%、枯餅粉18%、魚粉6%、骨粉2%、貝殼粉2%、食鹽0.3%。飼料中要加少量青綠飼料,以免雞隻放牧時突然採食青綠飼料而產生應激。放養期的喂料應"早宜少、晚適量",同時考慮幼齡小雞覓食能力差的特點,酌情加料。要做到少放勤添,忌在槽內剩料,以免變質引發疾病。

  放養時要注意將雞按強弱分群,分批放養,放養規模一般以每群800-1000隻為宜。選擇晴朗暖和的天氣進行試放,開始時間短些,以後逐漸延長,使雞慢慢適應放牧飼養。放牧地點應由近及遠,範圍逐步擴大。但放牧雞的活動範圍不宜過大,以提高雞的飼料利用率。可用絲網圍欄分開,既限制了雞的活動範圍,易於輪牧,又可防止雞外逃、野獸入侵。放牧過程中,要專人放牧,密切注意天氣情況,遇有天氣突變,在大雨、下雪和起風前及時將雞趕迴圈舍,防止雞隻受風寒感冒。熱天放養應早晚多放,中午在樹蔭下休息或趕迴圈舍,避免在烈日曝晒下長久放養,防止中暑。

  此外,為提高雞自身抵抗力,在飼養過程中,應注意搞好環境衛生,保持圈舍內清潔乾爽、通風良好。飲水、飼料、用具和墊料乾淨;採取"全進全出"的飼養方式。經常保持圈舍內適宜溫度、濕度、雞群密度。加強巡邏和觀察,發現行動遲緩、獨處一隅、精神萎靡的病弱雞要及時隔離治療。

  三、防疫消毒

  雛雞1日齡注射馬立克疫苗,9日齡用新城疫Ⅱ系+傳支H120滴鼻,14日齡用法氏囊疫苗2倍液飲水,25日齡注射新城疫油劑疫苗,50和80日齡各注射大腸桿菌疫苗1次,實施每批雞群綜合免疫。在每批雞出售後要徹底清潔和消毒。

  四、注意事項

  土雞移動圈舍放養每飼養3批雞后要將圈舍遷移另一個新的地方。這樣不但能有效減少雞群間病菌的傳染機會,而且能通過雞群的活動,減少"牧地"病蟲害。在飼養後期,應增喂黃玉米或添加黃色素飼料,使胴體顯黃色。隨着土雞日齡的增加,肉質細嫩多汁的程度將越來越差,要儘早出售保證肉的質量,既省飼料又增效益。

回目錄

200元創業養雞擁43億身家的創業故事

分類:創業學院

  200元創業養雞擁43億身家的創業故事

  在河南新鄭,侯建芳可以算得上當地的“名人”。截至今年中報,其控股的雛鷹農牧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8201.45萬元,同比增長78.50%;實現凈利潤4210.6萬元,同比增長347.78%。截至2011年9月29日,侯建芳家族所持股份市值達到43.2億。

  不過,這位當地的“名人”依然保留着20多年前的樸素作風。在其員工看來,這位老闆身上有着許多農民的特質:處事低調、能吃苦、做事認真、性格沉穩。

  200元起家的“養殖大戶”

  在河南這個農業大省,從事農業的人口不在少數,但像侯建芳這樣把傳統農業做成上市公司的卻沒有幾家。堅持,是這位企業家的最大特點。

  侯建芳的發家故事並不是源於養豬而是養雞。1988年冬天,他借了200元搞了一個家庭作坊式的養雞場,雞崽全部購自鄭州市種雞場。“那時許多人還沒擺脫計劃經濟的束縛,養雞場只有三戶農戶參與。”侯建芳說。

  經過7年的發展,侯建芳的雛鷹雞場初見規模,不過挫折也接二連三地到來。1995年,一場瘟疫讓他的雞場損失過半,好在之後的禽蛋價格上漲幫他渡過難關。隨後2003年“非典”席捲全國,用他的話來說,當時整個市場“談雞色變”,根本沒人買雞肉和雞蛋,但飼料不能斷,工錢也不能不發。

  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畜牧養殖類上市企業很少,原因就在於畜牧養殖企業所面臨的突發性風險很大,但是解決方式又很有限。“工廠可以停工放假,大不了產品積壓,但是養殖業飼料是不能停的,資金鏈必須一直跟上才行。”侯建芳的解決方法是把雞屠宰冷藏為雞肉避免更大損失,另一方面與農戶簽訂保底利潤協議,避免人員的流失。

  6個月後,侯建芳“活”了過來,藉著雞肉價格反彈的東風,他與家族成員共同出資組建河南雛鷹禽業發展有限公司。公司的主營業務為種雞養殖,養豬為輔。這是一個變化的信號,在經歷了幾次大挫折后侯建芳發現,河南養雞不論是銷路還是成本都沒有太大優勢。

  在河南,豬肉的銷量要遠遠大於雞肉,原因就在於北方飲食習慣問題。另一方面,儘管是糧食大省,但是在全國糧食價格逐步趨同的情況下,河南的飼料價格並沒有以往的優勢,養雞的成本也逐漸加大。

  2004年,侯建芳與雙匯發展建立合作關係,這一年侯建芳的雛鷹禽業也投產了第一批生豬養殖項目。雙匯發展對豬肉的大量需求也讓侯建芳吃下了一顆“定心丸”。隨後,他把重心轉移到了“養豬”上來。截至今年上半年,在雛鷹農牧的業務構成中,銷售生豬37.69萬頭,實現營業收入已達4.2億元,佔主營收入比90%左右。養豬業務已經上升至90%,養雞業務下降至10%。

  “雛鷹模式”後上下游通吃

  出身農民的侯建芳很清楚,做養殖必須依靠散戶,並且要了解他們,能讓他們抱團。公司目前最核心的“雛鷹模式”正是基於這種想法摸索出來的。

  2003年正值“非典”,很多養殖企業因為自身資金鏈斷裂而把損失轉嫁到農戶身上,但侯建芳的做法是與農戶簽訂保底協議,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用他的話來說,“養殖的過程就是利益分配的過程,如果種苗、飼料、獸葯、屠宰以及各環節的經銷商都不能賠錢,那賠錢的還不是養殖戶?”

  侯建芳創立的“雛鷹模式”即農戶繳納一定的保證金進入公司養殖基地,公司按照與農戶合作的合同價格利潤核算,並實行統一採購、統一供料、統一供種、統一防疫、統一流程、統一銷售的“六統一”管理;協議中還約定,如因發生重大疫情或其他客觀事由,導致其養殖收益低於年最低利潤(一般為每戶每年2萬元),公司將向農戶支付其養殖收益與年最低利潤的差額,從而保障農戶的基本生活。一個養殖周期結束,農戶如退出養殖,公司將退還保證金。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農戶的基本利益的同時,也提高了其責任心。如今,與公司合作的農戶已經超過2000戶。

  雙匯“瘦肉精”事件對侯建芳觸動很大,但這也恰恰成為雛鷹農牧的一個發展契機。只有打通上下游產業鏈才能獲得最大利潤,避免更多的風險。

  在上游,公司在吉林設立了雛鷹農貿有限公司,主要開展玉米、大豆等飼料原料農產品的購銷、風乾、貯運業務,為公司提供飼料原料。“在產地進行原料收購,一方面可以及時了解行情,有利於降低成本;另一方面有利於原料品質的把控,從降低疫病發生概率方面降低生產成本。”東海證券一位行業分析師介紹說。

  在下游,公司投資建設冷鮮肉加工項目和冷鏈倉儲物流項目。冷鮮肉加工項目延長了公司產業鏈,使公司可以賺取屠宰流通行業的利潤,擴大利潤來源。“冷鏈倉儲物流項目作為配套項目,一方面有助於冷鮮肉加工項目的順利開展,另一方面通過市場行情變化來增加或降低庫存冷藏豬肉量,從而起到降低市場風險、平滑公司業績的作用。”上述分析師介紹說。

  Q&A

  Q=《華夏理財》

  A=東海證券農林牧漁行業分析師

  Q:雙匯的“瘦肉精”事件對公司影響有多大?

  A:對公司而言,這反而是個利好。公司目前已經在冷鮮肉加工項目上投入,未來的冷鮮肉加工市場應該會佔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雙匯事件使得整個行業對豬肉安全問題更加重視,這使得一些技術硬件設施差的小企業被淘汰出局,從而提高了整個行業的准入門檻。對於公司而言,市場份額有望擴大。

  Q:生豬價格在未來走勢會怎樣,對公司業績會產生怎樣影響?

  A:今年的通脹導致了飼料價格上漲,豬肉和生豬價格也一直居高不下,在春節前這一趨勢不會發生改變。因此公司四季報和年報應當會不錯。但需要注意的是隨着國家政策扶植力度加大,行業競爭會更加激烈,供給量會有所增加,豬肉價格也會有所波動。但應當不會出現2007年豬肉價格大幅波動的情況。

  Q:目前公司核心價值主要在其上下游擴展及其“雛鷹模式”的生產方式,隨着產能和市場的擴展,未來公司發展是否會遇到瓶頸?

  A:公司自建養豬場、冷鮮肉加工等項目是行業發展趨勢,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控制成本,減少突發性風險帶來的影響。但這一點很容易被競爭者效仿。“雛鷹模式”在河南本省公司運作不錯,但能否擴展到省外並有效實施還是未知數。公司想要擴展,必須解決這些問題。

  上榜理由

  2010年9月15日,雛鷹農牧登陸深圳股市中小板,上市當天,公司市值超過79億元。截至2011年9月30日,侯建芳及其4位家族成員所持股份總市值達到43.2億元。從1988年200元起家,到成為上市公司,再到上下產業鏈延伸,憑藉著“雛鷹模式”的成功,侯建芳改變了人們對傳統農業屬於“夕陽產業”的看法,雛鷹農牧也成為資本市場最受關注的農業股。

回目錄

80后大學生回鄉養雞的創業故事

分類:創業學院

  80后大學生回鄉養雞的創業故事

  一名80后大學生,從大都市回到農村養雞,受到無數人的質疑,兩年下來,他征服了世俗的眼光,不僅有了自己的商標,更申請了有機產品認證。在他的心中,還有一個綠色的理想。

  北京白領要當雞倌

  對於萊州市柞村鎮北寺口村的鄉親們來說,出生於1983年5月的姜曉明是村裡的“狀元”,許多家長用來教育孩子的榜樣。2003年高中畢業,姜曉明考入北京交通大學,學習物流管理專業。畢業后,又留在北京工作。在他之前和之後,村裡能考到北京並留下工作的學生娃,沒幾個。一時間,人人艷羨,提起老薑家這個兒子,大人孩子都是一片讚歎。

  對於他自己來說,北京的工作,並非十分順心和滿意。高層樓的寫字間,封閉隔絕着外面的空氣,365天都是25度的恆溫,讓人感覺一年四季都沒有變化。2007年畢業后,頂着名校生的名號,姜曉明很順利地在中關村一家電腦公司的辦公室落腳,乾的是財務方面的工作。每天面對的是電腦和數據,拿着4200元的月薪。

  對於這份無數人嚮往的穩定而舒適的工作,姜曉明卻感覺挺無聊的。在北京,一個月光是租房子就要2500元,打工仔要過上自己滿意的生活,還不知道要幾年。畢業沒多久,當初學校里很要好的同學便開始創業了,這給了姜曉明很大的刺激:“怎麼說,人吧,總要有點激情,像我現在年輕吧,應該再闖一闖,自己干一番自己的事業,我認為,自己的青春應該自己做主,所以我就選擇了自己創業,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

  沒人相信,這個帶着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的26歲萊州小夥子就真的不留在北京當白領了。他辭去了工作,回到家鄉的山溝里養起蘆花雞。

  不理解的聲音此起彼伏,“這孩子瞎了”,“好好的工作不做,怎麼回家養雞呢。”“學物流的回農村養雞,不務正業。” “考大學就是為了考出去,在外面有一份比較好的工作,他竟然回來養雞。”

  其實,從北京回來前,姜曉明光想着要回鄉創業,具體干點什麼他還沒有想好。那時候,父親的養雞場剛起步,雞苗是從央視《致富經》里看到的蘆花雞。姜曉明的眼睛亮了:“大城市的人,最講究的是‘綠色食品’,這種價格高、品質好的雞肉和雞蛋,銷路肯定會越來越好。”父親同樣看好了蘆花雞的市場前景,給了兒子最大的支持。對於鄉親們的不解,姜曉明沒放在心上:“愛說就說去唄。”

  最好的雞蛋臭在了家裡

  姜曉明的決心很大。回到村裡,他天天靠在山上,跟農民學養雞技術。直到完全了解了蘆花雞的習性、作息規律等。上過大學,在大城市呆過又有些見識的姜曉明認為,要想養好雞,管理必須規範,分工也要明確,因此,就把飼養員、技術員、防疫員、會計等分的清清楚楚,讓大家各司其職。一開始,他想得很單純。這麼好的東西,只要養出來,肯定就會有人買。實際上,他經歷了很多挫折和痛苦。開始的過程,並不美好。

  2008年5月,姜曉明正式接手養雞場。看着稀稀拉拉的 5000隻雞,他覺得太少了。唯有擴大規模,才有資格去闖市場。不然,別人要貨,自己去供不上,市場就會被其他人搶走。他盲目地擴大了規模,加了1萬多隻雞。養雞場的產蛋量上下子上去好多。蘆花雞產蛋率低,不像普通雞一天一個雞蛋,但將近2萬隻雞,一天也存下來5000多隻蛋。讓姜曉明沒想到的是,市場並沒有在等着他。5000多隻蛋,每天只能賣出1000多隻,還是父親原先打下的市場。

  開始,姜曉明挺硬氣,剩下的蛋,死活不肯低價賣。12塊錢一斤,一分不少。但結果是,最好的雞蛋就那麼生生臭在了箱子里。姜曉明因此學會了第一次低頭,賣不出去的雞蛋,擱到快過保質期的時候,就賤價賣掉,比普通蛋還便宜些。

  姜曉明這才明白,市場是跑出來的,不是坐在家裡等來的。他開始背着樣品四處跑市場。煙台、臨沂、濰坊、北京,見到酒店、專賣店、超市、飯店,他就進,人家不相信,他就當場敲碎一個給人家看。手裡的材料全是他細心準備的,圖文並茂,一個名牌大學生的底子,這個時候開始用上了。他把散賣的雞蛋裝進了包裝盒、並配上宣傳頁、展板,增加了雞蛋的附加值,他還到處跑市場聯繫銷路,靠着這股子不怕吃苦的勁兒,姜曉明的純天然雞蛋,開始有更多的人接受了。

  為了發展外地客戶,姜曉明還充分利用互聯網來拓展銷路。“一開始只能一個網站、一個論壇的發供求信息、發帖子介紹自家的蘆花雞,剛開始一連三四個月都沒有回復的。”姜曉明說,等待的過程中他也有挫敗感,但他卻從未有放棄的念頭,一直堅持着。

  終於,自己的第一個網上客戶從江蘇親自趕了過來,儘管買走的雞和蛋數量都不是很多,但有了“第一次”,姜曉明更堅定了繼續從網上拓寬銷路的想法。“現在網上的銷量能佔到總銷量的百分之二三十了,還有位江蘇客戶準備和我們簽訂長期供貨合同,等合同簽成,我們每年雞和蛋產量再多都不愁銷路了!”

  一天一夜沒合眼

  最忙的時候,姜曉明每天6點起床,先去雞場看看自己的寶貝蘆花雞們,再抓上乾糧,背着樣品出門推銷。有了銷路,等待他的是更多需要推開的門。今年1月,徐州的客戶訂了1000隻雞。為了讓雞們少受點籠中之苦,他和工人半夜起來抓雞,裝車完畢天已經露出魚肚白,顧不上吃飯,就趕快上路。當天返回時,天已經黑了。他一點兒也沒休息,又跑了一趟北京,兩天兩夜沒合眼。

  今年3月,姜曉明為蘆花雞蛋申請的“北寺口”商標正式通過了,蘆花雞蛋帶着北寺口的標記走出萊州,走向各地。“剛接手養雞場的時候我就想申請商檔,只是被三聚氫氨給擋住了。”如今,放開手腳的姜曉松在申請商標的同時,還申請了有機產品認證。在人們越來越重視飲食健康的今天,姜曉明認識到有機食品是大趨勢。雖然要求嚴,也要申請認證。從土壤、環境、水質、空氣質量,到飼料、甚至生長飼料的土壤環境都要經過測量,姜曉明付出了很多心血。幾經波折,有機產品認證驗收全部通過,姜曉明樂了。他要以高姿態進軍超市,做高檔蘆花雞蛋。

  姜曉明成功了,當初質疑的聲音已經沒了,可是他的夢想才剛起步。看着北寺口的青山綠水,他着手實施生態農場的計劃。他引進了500隻野雞幼苗,還養上了長頸鵝,在雞舍周圍種上了速生楊,把長滿雜草的地方清除乾淨,開出一塊一塊小地,種上了蔬菜。明年,他還要在山上種果樹,把池塘利用起來養魚,雞糞和魚塘淤泥可以作為有機肥喂果樹、蔬菜,菜園果園可以種一些牧草給雞吃,順便弄個小農家樂飯店,專做山上的野菜,還有養殖的這些家禽、魚、菜園子里菜,魚塘可以適當養一些鴨子、鵝,“這樣就可以循環了,生態牧場就有雛形了。”說著他的環保又有效益的夢想,姜曉明神采飛揚。

回目錄

養殖珍珠雞,忽視風險賠光本

分類:創業學院

  養殖珍珠雞,忽視風險賠光本

  家住長沙市郊區的韓迪今年一直很沮喪。31歲的她養殖珍珠雞一年多,虧掉積蓄,不僅遭受丈夫的責難,鄰居也笑她“想錢想瘋了”。

  2007年8月,從廣東打工返鄉的韓迪聽說養殖珍珠雞大有前途,決定放手一搏。她以為,養雞的技術含量不高,應該很快就能掌握。按照報紙上的廣告,韓迪來到河南某地學習了一個星期的養殖技術。

  回到長沙后,韓迪購回了5000多元的珍珠雞種苗,並在一畝多菜地上搭起塑料大棚改造成養雞場,匆匆上馬。按照學來的簡單配方,她購來各種原料配製成飼料,珍珠雞雖然長得比較慢,但尚屬正常。

  養雞是個很辛苦的工作,韓迪忙不過來時,就發動丈夫加入,並且請來妹妹幫忙。辛苦之餘,看着2000多隻珍珠雞漸漸長大,韓迪興奮極了:“估計這批雞全部出售能賺到兩三萬元。”

  然而,今年年初,百年不遇的特大冰災突然降臨,不但連雞飼料都無法購買配製,珍珠雞的生長發育也成了大問題。韓迪慌了手腳,她在雞圈裡掛上幾十個100瓦的燈泡,期望能起到一點保溫作用,但由於連續幾天停電,只能眼睜睜看着雞一隻只死去。

  好不容易熬過冰災,2000隻珍珠雞已經只剩下600多隻了,韓迪無錢繼續購買飼料,只好匆匆將尚未發育完全的雞一次性賣了出去,虧了2萬多元,“那可是我和丈夫多年來的全部積蓄啊。”她欲哭無淚。

  創業教訓剖析:

  返鄉的打工者文化水平和技能素質普遍較低,要想創業,就必須提高技能,不斷地給自己“充電”。同時,在創業前,要確定所選擇的項目涉足的人少,是否具有獨創性,有多大的市場容量。同時,創業時的資金投入要注意有所保留,預備種種不利局面的發生,以免因經驗或市場的問題而導致血本無歸。

回目錄

看養雞協會會長張良林如何養雞

  有個叫靈璧縣的地方,處在安徽、河南、江蘇、山東,四省交界之處,位於四省之間車輛的必經之地,也是安徽省東北部的邊緣地區。這樣地方,在別人看來或許並太過偏遠,可在張良林眼裡,反而是寶貴的優勢資源。

  張良林:“沿着這條路走下去,那邊就是江蘇,沿着這條路向左拐就是河南,順着這條路直走就是山東,剛好是四省交界處。”

  張良林是靈璧縣一個養雞協會的會長,憑藉這樣獨特的地理條件,他的協會延伸到了四省25個縣,會員多達2200多人,一個人坐陣靈璧縣,就能指揮這四省25個縣肉雞和雞蛋的銷售。

  2008年1月25日,張良林自己養雞場里的一批種雞要淘汰掉了,儘管道路已經被大雪覆蓋,收購商孫延營還是早早的就來收雞了。按照老規矩,孫延營被擋在了養殖場外面,這讓周圍的養殖戶也都跑來搭這個順風車。

  記者:“這個雞多少錢一斤呀?

  經銷商 孫延營:“白的4.2元。

  記者:“紅的呢?

  經銷商 孫延營:“紅的是5.8元。

  周圍的養殖戶也跟着賣了不少雞,可今天賣雞最大的贏家是張良林。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張良林的1800隻淘汰種雞,就這樣不挪地方的現場賣掉了。而這隻能算張良林額外得的,其實他的主業是賣雞苗。在張良林的孵化場里,雞苗一出殼就賣掉,因為臨近年關,孵化場已經沒有雞苗了,張良林就在他的種雞繁育場里給我們做起了介紹。

  張良林:“像這種公雞,我們大部分都賣在山東,這個小公雞在山東那一塊呢,市場非常受歡迎,他們就專養這個雞。這個母雞呢我們主要用在靈壁,泗縣和固鎮,以靈壁為核心,這一片,它以產蛋為主,我們就在根據市場的需求,把公雞跟母雞分為不同的地區發出去。”

  山東南部地區的養殖戶喜歡養殖周期短,肉質好的小公雞,附近縣市的養殖戶則以蛋雞為主,張良林剛好可以根據需求調配品種。別看現在,張良林可以對自己的生意侃侃而談,而幾年前,一說起雞苗生意,他還愁得很。

  張良林上世紀90年代從部隊複員回家后,發現靈璧縣的蛋雞養殖戶買雞苗都要跑到外地去,他感到雞苗的市場有缺口,就和妻子買種雞孵化了雞苗,就地銷售,一邊孵化,一邊擴大養殖規模。就這樣滾動發展了五年,規模是擴大了,雞苗卻滯銷了。

  張良林的妻子 趙光華:“剛開始餵了1000隻,後來就2000,再後來3000,一點點搞,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多。”

  張良林:“產到5萬隻雞的時候,我感覺到有困難了,這個5萬的雞產的蛋,雞苗不能全部賣出去,那必須要採取新的辦法。”

  當時,張良林養殖場里的5萬隻種雞產的蛋,每天就要孵化3萬隻雞苗,但卻只能賣出去一半,剩下的雞苗就成了他的心病。就當張良林的生意陷入僵局的時候,在和靈璧縣只有一江之隔的江蘇省睢寧縣,遇到一個轉機。

  2003年5月,張良林到睢寧縣跑銷售的時候無意中認識了一個叫湯慶民的人。剛開始,張良林並沒有把湯慶民放在眼裡,經過一番交流,卻讓張良林對他另眼相看。湯慶民是當地最早養雞的養殖戶之一,每年銷售雞蛋12萬斤,年出欄肉雞3000隻,在當地名氣很大。面對湯慶民,張良林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不如就通過湯慶民打開睢寧縣雞苗市場的缺口。

  張良林:“比如你養雞,你養了1000隻雞,可能一年能掙到2萬多元錢,然後你的親戚,你的朋友就知道了,養雞掙錢,然後通過又來找你,在哪兒買雞苗,他就把他那個養雞戶就帶到我這兒來。”

  為了讓湯慶民養上自己的雞苗,張良林開出了低於市場10%的優惠價。

  江蘇省睢寧縣養殖戶 湯慶民:“原來我定的雞是2.2元的,旁邊都賣到2.4、2.5元的,它的雞隻賣2.2元嗎。”

  可雞苗雖然便宜,質量到底行不行還是個問題,湯慶民不能因為這點優惠,用自己一年的養殖心血做代價。於是,就先買了100隻試養了一年,效益還不錯。

  第二年,湯慶民主動來到張良林養殖場里簽合同買雞苗,沒想到,張良林這回又有了更大的野心,想收湯慶民為自己的手下。

  張良林:“提雞2000隻以上是優惠5%,發展會員飼養1萬隻雞,年終獎金是1000元,發展新會員飼養蛋雞10萬隻以上,年終獎金是1萬元。”

  張良林早就知道,憑湯慶民自己的養殖場,根本不可能在一年裡消化到10萬隻雞苗,之所以給他這樣的優惠,是想讓湯慶民幫自己拉客戶。

  張良林:“他是很樂意給我去做這個事的,為什麼呢,他給我賣了雞苗了,我給他有提成, 那當然了,他發展的越多得到的實惠越多發展越多,提的也多。”

  一隻雞苗的售價大約在2.8元左右,即使優惠賣出去,一隻也能賺至少0.5元錢,每銷售10萬隻雞苗,再給出1萬元獎勵,張良林還賺4萬元。這樣既自己賺了錢,也讓養殖戶得到了實惠。果然不出張良林所料,三個月後,湯慶民把村裡35個養殖戶的13萬隻雞苗訂單帶給了張良林。

  江蘇省睢寧縣養殖戶 湯慶民:“我們40戶養雞的,有34、35戶都來這兒定雞,通過我,每一年就要十好幾萬隻。”

  到2005年,張良林用同樣的方法,把靈璧縣周圍四個省靠近安徽的縣區的養殖戶拉攏了一大半。不但有售後服務,為了穩定住客戶,還順口作出了一個幫忙賣雞蛋的承諾。

  張良林:“我們就跟他說了,如果你賣不掉你就找我。”

  沒想到,“賣不掉就找我”這句順口說的話,卻差點毀了他的生意。

  2005年,正當張良林的生意就像滾雪球一樣越做越大的時候,禽流感危機悄悄傳到了靈璧縣。

  張良林:“靈璧是活雞是不能進市場的,就是市場上不能賣活雞,那麼雞蛋大家也基本上都不吃。”

  禽流感對於所有的養殖戶來說是一場災難,張良林的雞苗也沒有倖免於此,一隻雞苗的售價從原來的2.8元錢跌到了0.5元錢。而就在這個時候,一些養殖戶帶着他當初的承諾找到他要求幫忙賣雞蛋。

  安徽省靈璧縣養殖戶 朱家廷:“禽流感來的期間,這個行情不好的時候,我們就找張良林,他都有這個承諾。”

  說到底張良林就是個賣雞苗的,雞苗賣出去以後的事情他沒必要來操心,可是來找他的人多了,甚至開始有人準備放棄養雞的時候,張良林心裡就開始嘀咕了。

  張良林:“我感覺不是我分內的事,我把雞苗賣給你,然後別的事情不是我的問題了。”

  張良林沒想到自己所處的這個地方雖然信息流通快,可以讓他在四省之間賺錢,但當禽流感危機出現的時候,傳播的速度相當驚人。幾乎在一夜之間,所有的養殖戶都沉寂了。

  張良林覺得有點委屈,沒想到當初引以為傲的利用信息賺錢的優勢,在這個時候蕩然無存。他有點左右為難,如果幫,太麻煩,自己還賠不少,可是不幫,大家就會對他失望。

  張良林:“再這麼下去,我們就面臨著逃避了將來如果萬一倒閉了怎麼辦呢,整天在想這個事。”

  張良林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畢竟禽流感只是短暫的事情,他要賺錢還是要靠這些養殖戶來買雞苗,一旦他們對自己失望,不來買他的雞苗,那每年500萬隻雞苗的銷售量就沒法做了。

  張良林:“不讓他掙到錢,他明年就不買我的雞了我也想辦法讓他掙到錢,讓他至少能維持,他下一年,才可以繼續養雞。”

  可他是個賣雞苗的,又不是收雞蛋的,雞蛋的銷路上哪去找呢?

  201省道靈璧收費站是進出靈璧縣往來車輛的必經之地,張良林就把目標鎖定在了離家不遠的這個收費站。

  張良林:“因為所有的拉雞,拉蛋的時候它都要從這裡路過,路過的時候,在交費的時候,我就在那個時候主動跟他打招呼,遞上名片。”

  一連在收費站等了四天,都沒見到拉雞的車路過。就在他快要失望了的時候,一個拉着空雞蛋筐的汽車剛好路過。

  張良林:“我看他拉了一車的雞蛋筐,我一看這是一個拉雞蛋的車子,然後我就趕緊上前去給他打招呼,他問我幹什麼的,我說我是養雞場的。”

  雞蛋收購商 胡軍:“我說你是幹什麼的,他問的,請問你們是拉貨怎麼樣,往哪兒去的呀,我說你有雞場嗎?”

  胡軍是靈璧縣的雞蛋收購商,經常在安徽和江蘇之間做生意,每年要銷售200萬斤雞蛋到周邊各個縣市區。2005年9月,胡軍急需4500斤雞蛋提供學校食堂,卻轉悠了好幾圈都沒湊齊,正在為貨源發愁的時候,碰上了張良林。

  沒過多久胡軍就到了張良林的養殖場。但作為一個雞蛋收購商,對貨源質量的把握是第一位的,他不能因為貨源緊張就放鬆了對質量的把關。

  雞蛋收購商 胡軍:“一開始我們來看的時候呢還是有點不放心,為什麼呢,因為這個行情裡邊呢,就包括行情,你是否能掌握住,我們要來了行情如果達不成協議怎麼辦?也沒法裝。”

  胡軍到張良林的養殖場一看,這個佔地50畝的養殖場有上萬套種雞,就產生了要和張良林做生意的年頭。更讓胡軍沒想到的是,當時他缺的那4500斤雞蛋,張良林簡單的幾個電話就輕鬆解決了。

  雞蛋收購商 胡軍:“把會員給它集中在一起了,它的這個產量就多了,雞蛋就可以多了,如果本地的價格不合適,就可以上外地調,如果來了一個車,就可以裝滿車,這樣當然了,對方何樂而不為呢。”

  這批雞蛋賣出去,也讓張良林輕鬆了許多,從此以後,張良林和胡軍就建立了長久了合作關係。2005年到2006年受禽流感影響的這段時間,將近1000個養殖戶滯銷的產品是這樣通過他從外面結識的收購商銷售出去的。儘管張良林還是因為雞苗而賠了50萬元錢,但卻穩定了養殖戶,而通過跟來自安徽、山東、河南、江蘇四個省不同的收購商打交道,還讓張良林又長了一個本事。

  2007年5月,張良林接到了本地的養殖戶婁鳳成的電話。

  安徽省靈璧縣養殖戶 婁鳳成:“當時雞是太多了,雞的天數也夠了,也該淘汰了。”

  張良林:“他跟我說了,在我們當地賣的比較便宜,看看你能不能給我賣貴一點,把我雞賣出去,再賣一個合適的價錢。”

  安徽省靈璧縣養殖戶 婁鳳成:“當時我們本地雞呢,走車的是3.2元一斤。”

  接到婁鳳成的電話以後,張良林很快就打聽到了在靈璧縣周圍,蚌埠的肉雞收購價比靈璧的高,就把蚌埠的肉雞收購商趙曉玉叫到了靈璧。

  安徽省蚌埠市肉雞收購商 趙曉玉:“他當時3.2元一斤都賣不掉的這個雞,到這裡他說你再給高一點,我說那就3.6元。”

  安徽省靈璧縣養殖戶 婁鳳成:“我一算算帳呢,還是比較合適的,一隻雞能多賣將近1元多錢。”

  這就是張良林新長的本事。根據各省不同的價格,把低價的雞買到高價的地方去,雖然他並不從中賺錢,可養殖戶和收購商兩頭都得了利。

  張良林:“信息得到的是四個省的信息,它有貴的有賤的,我們就利用這個差價,利用這個信息。”

  在張良林這裡買了雞苗還能賣出好價錢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來買雞苗的養殖戶越來越多,到2007年底,已經有2236戶。張良林的孵化場每年的供應量也達到了600多萬隻。

  現在,張良林再也不用愁雞苗賣不出去了,周邊四通八達的信息,已經成了他最大的財富。

查找更多養雞賺錢嗎,如何養雞致富賺錢?,請進行搜索。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