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養殖狐狸賺錢嗎?

養狐狸掙錢嗎,狐狸的養殖前景怎麼樣?

手機:M版  分類:熱門內容  編輯:58cy

回目錄

被狐狸迷住賺1500萬的大學生

  李文軍:什麼都沒有就想去賺100萬元錢,你要先從賺1萬元錢開始。

  人物檔案:李文軍、2000年畢業於大連理工大學、創業項目:狐狸養殖、創造財富:1500萬元

  這個年輕的小夥子叫李文軍,是這家狐狸養殖場的場長,他搞狐狸養殖和毛皮銷售,僅有4年的時間。但現在,他的養殖場已發展成年出欄狐狸4000多隻,年創產值300多萬元的大型狐狸養殖場。他也成了遼寧省數一數二的狐狸養殖大戶。

  李文軍是大連市金州區人,畢業於大連理工大學,學的是房地產專業。那麼,他又是怎樣被這些狐狸迷住,鍾情於養殖業的呢?

  上大學的時候,李文軍就是一個不安分的學生,當別的同學一心享受豐富多彩的校園生活時,他卻總在課餘時間琢磨着怎麼能賺錢。大學四年級,李文軍瞞着父母借錢開了一家網吧。

  李文軍:“在學校經常去上網吧,覺得這個東西挺賺錢的,就這麼幹了一個。

  李文軍的大學同學崔楊:沒畢業的時候,只想着去他的網吧可能便宜點。”

  李文軍請人負責管理,網吧生意紅火,一年下來就掙到四、五萬元錢。小試牛刀,獲得成功。學習賺錢兩不誤,他成了同學們羨慕的學生老闆。

  2000年,李文軍大學畢業。而這個時候,大連市的網吧越來越多,利潤也越來越少,網吧生意做不下去了。李文軍卻又不願意找工作上班。他還是想着自己創業當老闆。

  李文軍:“開網吧的時候,因為這個錢來的比較容易。我還去上班幹什麼,這時候就有點心高氣傲。”

  李文軍的父親 李克孟:“你畢竟經驗少呀,下海,你畢竟你說你在大海中,你不會游泳,那哪兒能行。”

  恰巧,父親的一個朋友在經營狐狸飼料。見兒子執意不願參加工作,父親就決定讓李文軍去推銷狐狸飼料,這是個又累又髒的活。父親想讓兒子體會一下做生意的艱辛,趁機打消李文軍創業的念頭。

  李文軍的父親李克孟是大連市金州區科技局幹部,為了研究推廣狐狸的人工飼養技術,16年前和老伴就在家裡養殖狐狸,現在已經發展成300多隻。方便了研究和推廣,每年也能有近10萬元的收入。可是,對於父親養殖狐狸,李文軍卻從不關心。

  李文軍:“這些年我始終就是說,瞧不起這個東西,覺得這個狐狸挺髒的。”

  李文軍的父親 李克孟:“他很不高興,我凈逼着他乾的。”

  李文軍賣力地推銷飼料,僅用一年的時間,不但打開了市場,居然還賺到了10多萬元錢。這時,他創業的慾望更強烈了。李文軍提出要自己養狐狸。兒子對狐狸的態度來了個180°大轉彎,父親的思想卻一時轉不過彎。讓他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的副業,兒子卻要當成主業。

  李文軍的父親 李克孟:“咱也渴望他去當國家公務員,堂堂正正的到那兒,臉上有點光彩。怎麼干這個行業,所以當時非常的氣憤,我對他實行了暴力手段。”

  李文軍要養狐狸並不是一時衝動,在推銷狐狸飼料的一年裡,他對狐狸的養殖及市場行情都做了充分的調查。

  李文軍:“當時去過很多地方,去林業大學去跟教授談過這些東西,然後到其他有些上規模的養殖場也去過,然後到毛皮市場,河北留史浙江崇福都去看過,所以說,這麼看完一圈之後,對這個東西還是市場前景挺有信心的。”

  此時,李文軍的一個大學同學廉大鵬,也想自己創業,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項目。李文軍對狐狸養殖前景的分析,引起了廉大鵬的興趣。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合夥養狐狸。

  2002年夏天,李文軍和廉大鵬四處籌集資金各自投入60萬元,在金州區嚮應鎮租了20畝地,養了700隻狐狸。
  李文軍的大學同學 廉大鵬:“我們在農村有一個養殖場,我覺得還挺自豪的,畢竟也是一個事業。”

  李文軍的女朋友韓芳也辭去了博物館講解員的工作,到鄉下幫助李文軍開創事業。李文軍選擇養狐狸,本來父親就很不情願。現在,女朋友也辭了職,這讓李文軍的父親更加氣憤。

  李文軍的父親 李克孟:“給我氣的,我說不是說百人以上的小姑娘嚮往的工作,那是千人以上的小姑娘嚮往的工作,你說辭就辭了。”

  李文軍:“我說反正我們要干,就把它當成一種事業來干,不是那種副業。肯定起點就高,區別於普通的老百姓那種。”

  大連市歷來就有養殖狐狸的傳統,但養殖戶零星分散,狐狸打皮后賣給來村裡收購的皮貨商。養殖戶不了解外界行情,經常被皮貨商惡意壓價。

  狐狸養殖戶 孫超:“皮販子這個來了壓一下,那個來了壓一下,壓完了,咱們就說這個皮價老上不去。”

  2003年春天,剛剛養殖狐狸才一年的李文軍,做出一個決定——成立養殖協會。

  李文軍:“希望協會能把這些養殖戶聯合起來,讓協會也能得到發展,讓這個養殖戶也得到實惠。”

  狐狸養殖戶 孫超:“到時候賣狐狸咱也能賣出好價錢,對這個老百姓特別有幫助的。”

  成立協會提高皮價,是大家都擁護的事情,但養殖戶們希望賣皮時就能拿到現錢。當年冬天,到了打皮的季節,李文軍把會員養殖戶家的狐狸皮用現金統一買了回來。當他把狐狸皮拿到南方皮貨市場上的時候,他卻傻眼了。市場上狐狸皮的價格比自己收購的還要低。

  李文軍:“這個市場很難把握。我收完了之後,市場這兩天,它掉價了。”

  李文軍的妻子 韓芳:“皮也不能壓在手裡,因為壓的都是錢呀,沒有辦法,便宜也出手。”

  李文軍:“虧損的這個錢就得我自己掏腰包了。”

  市場發生了變化,本想着靠着協會的力量能賺錢的李文軍一下子就賠進了五十多萬元。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合伙人廉大鵬又提出了撤資。

  合伙人 廉大鵬:“家裡面的資金周轉不開了,所以說就撤出去了。”

  李文軍:“我朋友就是說,家裡出現點情況,他需要往家拿一部分錢了。”

  賣皮子虧損50多萬,合伙人又要撤資,這對李文軍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為了還清朋友投資的款項,李文軍向銀行貸了款,並提前低價處理掉了狐狸。

  狐狸養殖戶 孫超:“當初他為了還他這個股份錢,他把狐狸皮。降價給賣了。本來你要是再等一個月,兩個月,可能這個價錢還能抬起來。”

  這個時候,養殖場又剛繁育出了2000多隻小狐狸,每天都要張嘴吃食,這可難壞了李文軍。

  李文軍:“基本上就是千方百計就一個字,就是錢,就是為了到處去籌錢。”

  無奈之下,李文軍賣掉了父母為他結婚準備的城裡的新房子。

  李文軍的妻子 韓芳:“沒有辦法,已經到這個份了,不能半途而廢,要干就得一直幹下去。”

  李文軍用籌來的錢將養殖狐狸的數量擴大到4000隻,在他和妻子的苦心經營下,養殖場形成了一定的規模。

  2004年8月,憑藉著自己狐狸養殖的實力和外語優勢,李文軍爭取到東北林業大學組織的去芬蘭參觀學習的機會。這次芬蘭之行使李文軍大受觸動。

  李文軍:“開闊眼界,就是說還看到了真正的養狐狸是個什麼樣。”

  李文軍的父親李克孟:“回來以後,他說這個狐狸沒法養了,國外人家那個狐狸怎麼怎麼的。”

  回國后,李文軍提出了讓國內養殖戶耳目一新,甚至不可理解的狐狸養殖新觀念。

  李文軍:“我主要感覺就是說,國內的飼料不行,捨不得投入,要把這個東西做成高投入,高產出的東西。”

  用玉米、豆粕等原料飼餵狐狸是國內傳統的養殖方法。而李文軍用全價料、雞湯和鮮魚配置飼料。這樣的投入普通養殖戶不理解更不捨得。但等到打下狐狸皮一看,兩者的差距簡直是天壤之別。

  李文軍:“像這張皮就是夠標準。尺寸、毛色,毛的長度,全都夠標準。這樣一張皮現在500多元錢。這種皮現在也就400多元錢。同樣是狐狸都需要吃飼料,喂出來的差距就在這兒。飼料成本,這個狐狸長成比這個狐狸最多不超過50塊錢,你說養這個和這個,它可能多投入50,但它的效益要增加100。”

  高投入高產出,在當地養殖戶們聽來已經是新鮮詞,接着,李文軍又提出了一個大家從沒聽說過的養殖理念——淘汰制。要讓把狐狸當成寶貝的養殖戶淘汰狐狸,這無疑是挖他們的心頭肉,但李文軍卻有他的道理。

  李文軍:“發現有點什麼毛病就給它打一針,不斷的治不斷的扎針,就像人一樣,越治病越多。而且這種病傳染,它是一個傳染一個,一個傳染一個。你因為這一個狐狸,你捨不得這幾百塊錢,你把你局部的一群狐狸,全都染上這個病。治一個狐狸20治一個狐狸20,你還不如一開始就把它淘汰掉。”

  優勝劣汰本就是自然界的法則,把淘汰制引入狐狸養殖過程中,不但保障了引種狐狸的品質,還幫李文軍實現養殖狐狸的新突破——培育純繁狐狸。

  李文軍:“我要搞這種基因,芬蘭這個原種這個基因我要代代給它搞下來,爭取培養出自己的這種純繁,所以這個漫長的過程,你就在不斷的淘汰。科學的東西來不了半點的虛假。培養不出來自己的純繁,你只能每年去花這個高價錢,去買芬蘭的狐狸。”

  孫超:“在芬蘭咱進這個狐狸,3500、4000,你到時候咱們自己要是真正培養出來,兩三千元錢,咱們輸精也便宜。”

  現在,李文軍已經培育出了自己的純繁狐狸,加上他在養殖過程中始終遵循高投入高產出的原則,他養殖的狐狸不但數量多而且毛皮質量上乘。全國各地的狐狸養殖戶和皮貨商都慕名前來。

  山東狐狸養殖戶 梁傳強:“我是從威海來,抓公狐狸回去做種公狐狸,對外人工授精用。”

  皮貨商 黃澤偉:“他們家的皮子在遼南地區來講是屬於一流的。”

  養殖戶 孫超:“個人養殖能養這麼大的,幾乎就是說,可能全國也見不着幾個。”

  看著兒子的事業越做越好,父親李克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也經常地到李文軍的養殖場里來幫忙。

  李文軍的父親 李克孟:“後期我回想起來,這些事情,他們是超前的,所以後期就基本上就大力開始支持他。”

  李文軍也當了父親,看着活潑可愛的兒子,他越來越多地體會到了父親對他望子成龍的良苦用心。

回目錄

生意虧本背井離鄉 靠養殖狐狸翻了身

  這是山東省文登市宋村鎮最大的一家狐狸養殖場。2007年12月下旬,一條關於這個場子的傳言,在全鎮傳得沸沸揚揚,人們都說這個廠子的老闆跑了!

  養殖戶 潁軍正:“皮價不好,賠得都沒法過,他賠得更多,人們都以為他跑了。”

  養殖戶 劉明偉:“說馬哥跑了,不管了,因為他那兒養得很多,賠得挺大挺大的。”

  這則傳言讓這位叫劉明偉的年輕人一下子慌了手腳。他2007年初才投資10萬元,在這裡寄養了80隻種狐,如果老闆跑了,那自己的10萬元向誰去要呢?

  養殖戶 劉明偉:“死活打不通電話,打不通他的手機,心裡越來越緊張 越來越害怕。”

  劉明偉發現,不僅老闆不知去向,女主人也去了東北的親戚家,養殖場只剩幾個工人管護着上萬隻狐狸、水貂和貉子。當時,毛皮大幅度降價,按當時的價格計算,這個養殖場將至少虧本80萬元。劉明偉擔心自己的10萬元打了水漂,打算收回自己的狐狸。然而,就在他準備下手的時候,他日思夜想的人突然回來了。

  這個人就是養殖場的老闆,叫馬桂學,回來后聽到人們的謠傳,他非常惱火。

  馬桂學:“當時我很氣憤,我把我這個小朋友訓了一頓,為什麼要訓他呢,當時我就跟他講,我說你也不傻,你也不缺心眼,你看看我這場,幾百萬的資金, 那我就能因為幾十萬的損失跑掉嗎?”

  劉明偉:“把我訓了一頓,狠狠的訓了一頓。”

  謠傳不攻自破,馬桂學不僅自己回來,而且帶回來一位河北毛皮市場的經銷商。

  原來,馬桂學走之前,已經有人來收過皮,但由於一張皮只出八十塊錢,經銷商並沒有買到多少。馬桂學在北京、河北等皮毛市場調查了整整10天,最後與河北的一個經銷商商定:由他來組織貨源,對方提高價格薄利多收。

  馬桂學:“找到經紀人的時候,我就跟他講,你少掙一點,平時賺50,這回賺5塊,那麼我就跟他商量,我給你組織貨源,你多收也是一樣多賺,你利潤低了,但收的高了。”

  經銷商 張占江:“其實當時我要求數量,我利潤不大,實際是薄利多銷。”

  五天內,經銷商收購了馬桂學的2000張貉子皮,在馬桂學的幫助下,還收了其他養殖戶的3000多張毛皮,單價在130元左右,比馬桂學出走前提高了50元。 這個價保住了養殖成本,人們對馬桂學再一次刮目相看。

  馬桂學是黑龍江省雞西市農民,從前做過肉雞生意。2000年,因為肉雞意外降價,他整整賠了40萬元。馬桂學覺得沒臉見人,就賣了全部家當清了欠款,和媳婦一起來到媳婦的老家山東省文登市,在宋村鎮的一間廢棄的房子里安身立命。

  馬桂學:“我逃難的那一年,應該說我是要飯的,早上起來一睜眼,外面的雪很大,掀開被一看,外面雪有一尺來厚,我被上有一寸來厚。”

  後來,馬桂學租了一間民房。宋村鎮是一個養狐狸的大鎮,馬桂學也夢想着通過養殖來改變困境。2001年的一天,馬桂學和房東談了自己的想法,房東第二天就借給他2萬元讓他買種。如今,好心的房東已經過世,但每當想起當時的雪中送炭,馬桂學依然感慨萬千。

  馬桂學:“當時這兩萬元就是我的生命,總在想一個問題,將來以後我怎麼去報答人家,我沒辦法報答。”

  馬桂學租了一塊廢棄的場地,用借來的錢買回50 只種狐和幾十隻種貂和貉子。一隻種狐一年的產仔率在5-7隻,生長半年左右就可以取皮。到2003年,馬桂學的狐狸、水貂和貉子一共達到了2000隻。

  當時,毛皮市場很好,水貂皮一張能賣到220元,貉子皮能賣400元,而一張狐狸皮能賣500多元。這種狐狸直到現在仍然是馬桂學的看家寶貝。

  馬桂學:“它這種毛厚,一把抓不透,你看 就這個皮一把抓不透,特點是什麼呢?它這個皮一提很長,它的毛絨能達到4公分左右,非常溫順,你看這樣摸它。”

  因為養殖利潤高,當時,宋村鎮的養殖量在40萬隻左右,而文登市已經達到了100多萬隻。2003年初,當地飼料開始大面積短缺,價格一天天上漲。狐狸等以雜魚和肉雞的下腳料為食,一隻狐狸一天要吃一斤左右,馬桂學的2000隻狐狸、貉子和水貂,光飼料費一天就要1000元左右,壓力可想而知。然而,就在人人都為飼料發愁的時候,從前做過肉雞生意的馬桂學反而覺得賺錢的機會來了。

  馬桂學:“我知道東北的雞的下腳料雞腸子什麼的,都喂果樹了,很便宜,一兩毛錢一斤就能買到,後來我考慮,我能不能做這個生意。”

  2003年秋天,馬桂學回到了闊別3年的老家組織貨源。人們見這位從前賣肉雞的老闆收起了下腳料,紛紛給他提供便利條件。他以每噸500元的價格訂購了1000噸肉雞下腳料,正式做起了飼料生意。

  馬桂學:“當時500元一噸在那面裝車,回來能賣到1300元、1400元。”

  除去運輸成本一噸仍然能賺600塊錢,馬桂學以每噸低於市場100元的價格,吸引了眾多亟待飼料的養殖戶。宋村鎮的趙堂敏是馬桂學的第一個用戶,四年過去了,趙堂敏至今仍然用的是馬桂學的飼料。

  養殖戶 趙堂敏:“我用馬總的這個貂飼料好幾年了,馬經理從東北拉回來, 我們買他的。”

  2003年秋冬兩季,馬桂學通過賣飼料,足足賺了50萬元。此後,他一邊養殖一邊賣飼料,毛皮行情好的時候,飼料給他錦上添花,毛皮掉價的時候,飼料又為他彌補了養殖的風險。

  馬桂學:“2007年,養殖場都賠錢,我不賠錢,因為我能抗住風險,多種經營。”

  馬桂學用自己的飼料喂狐狸,降低了成本,資金不再捉襟見肘,很快就有了擴大規模的資本。2004年,馬桂學的養殖規模擴大到了5000隻,同時引進了國外水貂品種。這種兇猛的水貂具有高超的撕咬本領,同時有一張更讓人喜歡的毛皮。

  馬桂學:“出的皮張也大,同樣的貂,比老品種多出7公分皮,一張皮就能多賣30元錢。打個比方講,老品種今年能賣100元,它能賣250到300元。”

  馬桂學的養殖場有鮮為人知的一角,他的新品種在產仔之前從不示人。

  2006年,馬桂學的養殖規模達到上萬隻,這一年,毛皮市場很好,馬桂學的狐狸皮一張賣到500多元,貂皮賣到230元。馬桂學的固定資產一舉達到500多萬元。

  然而,毛皮市場風雲突變,價格急轉直下,2007年10月開始,狐狸皮降到了220元一張,貂皮和貉子皮降到七八十元一張。

  養殖戶:“皮還不夠本,賠大了。”

  像當地大多數養殖戶一樣,馬桂學一隻是坐等中間商上門收購,但這一次如果按中間商的價格去賣,他將虧損上百萬元。馬桂學決定直接去皮毛市場聯繫銷路。

  2007年12月20日凌晨,馬桂學悄悄離開宋村,10天內先後走訪了北京和河北等地的兩個毛皮市場。

  馬桂學:“我就是要看看到底中間商回去賣皮有多少錢的利潤,說真的,開始兩天就沒有打聽出個價格,因為他們買賣都是用手比量、捏,我不會,但住幾天以後我終於打聽到了,利潤空間在40—50塊錢。”

  馬桂學發現了這個差價以後,想到了自己直接到市場賣皮,但同時他又發現賣皮還有好多他們養殖戶不懂的知識,貿然拉來不一定就能賣上好價錢。

  河北尚村毛皮市場經紀人 張占江:“貨到地頭死,大老遠的,跑1000多里地,去了以後給不上價,你說你賣不賣,賣虧,不賣帶回來挺費事的。”

  最後,馬桂學找到河北尚村毛皮市場經紀人張占江,張占江每年都去宋村收毛皮,是馬桂學的老客戶。馬桂學和張占江商量,如果願意把價格提高,利潤降低,自己願意幫助對方以最快的速度組織貨源。張占江覺得這樣一來自己同樣可以獲得可觀的利益,就跟着馬桂學在2007年12月28日來到了宋村。

  張占江:“5天時間收5000多張皮,價格給不上的話,80元收的時間長,利潤也差不多。”

  張占江以135元的價格收了馬桂學 的2000張貉子皮,這個價格對於馬桂學來說已經小有賺頭。然而,他的貂皮和狐狸皮並沒有因此出手。

  原來,就是這一次出走,他意外發現,同樣是毛皮,熟過的皮比生皮的利潤更大。回來后他打聽到當地一家熟皮廠,把生皮加工成熟皮,一張只收10元的加工費。他立即讓這個廠子加工了3500張狐狸皮和貂皮。

  張占江:“我當時就是在這個加工廠熟的皮, 皮熟了以後,去掉10元錢的成本費、熟皮費,一張皮能多賣40元。”

  賣熟皮的同時,他又想到,幾年來好多熟人問過他能不能做貂皮服裝,點滴回憶讓他茅塞頓開。他利用人們喜歡在春節期間買衣服的心理,聯繫了20多個想做貂皮大衣的人,找了一家成衣加工廠,以每件1000—1500元的加工費讓對方加工。就在記者採訪時,馬桂學家裡又來了一位定做貂皮服裝的客戶。

  客戶 劉衍龍:“咱們自己做出來的衣服才8000元錢,商場里買的話得14000—15000元。”

  每件衣服用貂皮30張左右,除去加工費,馬桂學在每張皮上又多賺了100元。

  馬桂學算了一筆賬,兩個月里他以各種方式賣了將近5000張毛皮,加上他賣飼料的收入,這個毛皮降價的冬天,他的養殖場不僅沒有賠錢,而且賺了20萬元。

回目錄

養殖狐狸 致富好財路

  眾多門類的養殖中,狐狸飼養更具錢景.因其皮毛是服飾領域中的俏貨,養殖狐狸是農民致富的好財路.

  我國的狐狸養殖主要分佈在山東、河北、內蒙古、北京、東三省等地。種類主要有銀狐、藍狐、雪狐、彩狐等。目前國內藍狐皮年產量已達到100多萬張,雪狐200萬~300萬張,彩狐較少,年產2萬多張。

  狐狸是重要的經濟毛皮獸,與水貂皮、波斯羔羊皮形成國際裘皮業的三大支柱。近年來,養狐狸幫不少人走上了致富路,前景也不錯,但綜合多方面因素,我國狐狸養殖數量較大,總體來看,今年狐狸養殖的競爭仍會很激烈,在此提醒養殖戶要多關注市場。

  市場行情

  90年代初,國內北極狐消費開始流行。需求極大,刺激發展。養殖戶越來越多,母獸全部留種,只有淘汰的才上市。上市少,供應量小,價格攀升,供求嚴重脫節,尤其是質量好的藍狐皮,當時價格曾經達到800元/張。但是近幾年來由於擴種太快,質量達不到標準,品質下降,價格開始不斷降低。近期河北蠡縣留史、肅寧、尚村市場藍狐銷售穩定,尤其90厘米以上毛絨密度大、毛質長4厘米以上的條子路相對較快,價格在450元/張左右;另外,毛質強、針毛齊的領子路藍狐也較快,但價格相對較低,85厘米的280元/張左右,條子路在420元/張,這就要求養殖場對藍狐要精養。

  我國現狀

  一、我國養殖的狐狸品質較差。狐皮品質對價格的影響非常大,而我國養殖的狐狸品質普遍較差,目前在我國養殖效益較好的品種主要是從挪威等國進口的銀狐、藍狐種,由於我國養殖的技術相對落後,狐皮一般只有0.7~0.8米,但在國際上優良不退化的狐皮可達到1.1米。採用我國地產狐的品質就更差了,狐皮只有0.5~0.6米,毛絨品質也差,價格僅相當於銀狐、藍狐品種的一半。

  二、我國狐狸存欄數太大。由於前幾年狐狸皮價格居高不下,加上當時炒種成風,廣大養殖戶不斷投資養殖狐狸,養殖規模不斷擴大,目前我國狐狸存欄已猛增到150萬隻。而我國每年只需約一百萬張狐狸皮,還有一半是用進口的狐狸皮,而出口每年最多只有3~4萬張,市場明顯已經供過於求。

  三、加工技術落後,缺乏專業加工企業。與我國大量養殖狐狸相對比的是,狐狸皮加工企業卻少得可憐,加工技術跟不上,更沒有知名品牌,與發達國家有很大差別,養殖戶只能賺取較少利潤,這也是我國近年來養殖狐狸效益不佳的原因之一。

  激烈競爭帶動產業調整

  目前狐狸養殖業及相關產業競爭日趨白熱化。以狐狸人工授精為例,前兩年每隻母狐的人工授精費用在100元以上,而去年河北省部分地區的人工授精費用為每隻60~80元,甚至更低。原因就是投資人看好了狐狸人工授精這個大市場,利潤使得養狐業之間的競爭白熱化。與此同時也促進養狐業的進步,帶動了諸如飼料等產業的發展。

  養殖前景

  狐狸皮價格受飼料成本的影響較大,從目前看,狐狸的飼養成本保持平穩,這將為狐皮價格穩定奠定基礎。由於皮革企業重新恢復對俄羅斯的出口以及服裝業對狐狸皮使用的穩定,預計狐狸皮價格總體將保持平衡。所以,雖然目前養殖狐狸前景不太樂觀,但市場規律就是有低潮高潮,養殖戶只要堅持走高質、高效、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科學化、規範化、產業化發展之路,並結合我國國情加強國際交流與合作,因地制宜發展加工產業,在高起點上養殖優良的品種,同樣有可能獲得較好的效益。

  國內種狐企業近些年過分宣傳藍狐的價值是導致藍狐皮年產量直線上升的重要原因,使得一些養狐場清醒地認識到危機的存在,促使單一養殖藍狐的企業向餵養一些其他品種的狐狸以及烏蘇里貉、水貂等特種產業轉移,綜合性養殖場將在以後的時間裡大批出現。

回目錄

養狐狸能賺錢嗎?

  這裡是江蘇省溧陽市陳庚榮的狐狸養殖場。遊客是從附近的天目湖旅遊區特意趕過來看狐狸的。這些可愛的狐狸引起了遊客們極大的興趣,在一旁觀看的陳庚榮也是非常得意。每年6月份是狐狸的產仔期,一般來說,這個時期養殖場是不會歡迎外人的。但在這裡卻是個例外。雖然遊客來參觀都是免費的,但是這種方式卻可以使陳庚榮每年都多收入十幾萬元。
  陳庚榮是2000年開始養狐狸的。因為他了解到河北省有很多地方養狐狸,並且效益很好,所以自已也想養。春節一過,他就花了將近4萬元錢在河北省買了20多隻配完種的狐狸拉回了江蘇。沒想到,在路上就有好幾隻狐狸流產了。
  陳庚榮:“配了種一個月,按道理就不能動,動了以後,就等於動了它的胎氣,就要流產。”
  為了養狐狸,陳庚榮還專程到河北學習了一個月,本以為技術學到手了,養殖應該不成問題。但是回來沒幾天的功夫,幾乎所有的母狐狸都流產了。這讓陳庚榮開始摸不着頭腦。狐狸一年只能配一次種,如果流產就意味着這一年都沒有收入。
  妻子 狄小英:“我們一開始就是不懂,空懷啊流產啊。”
  養殖技術都是從河北養殖戶那裡學來的。究竟是哪裡出了毛病呢?經過仔細觀察陳庚榮才發現飼料上面的細微差別。
  陳庚榮:“這個麥麩很容易發霉,狐狸如果受孕了以後吃了這個,肉眼看不出來,鼻子都聞不出來,輕微的發霉,就容易造成它空懷和流產。”
  為了避免發霉,陳庚榮更加小心地保持麥麩的乾燥。到了2002年,總算有300隻狐狸的皮可以賣了。那時候的市場價是400元一張,陳庚榮盤算着,300張皮就可以有12萬元的收入。但是當他把狐狸皮拿到河北的皮毛市場上的時候,人家出價卻只有300元。這樣,陳庚榮的收入一下子就少了3萬多元。都是狐狸皮,別人的賣400元一張,而自己的卻只能賣300元。這讓陳庚榮很鬱悶,想了好長時間也想不明白,只能向別人求助。他從河北請來了養狐狸的專家王樹榮。
  王樹榮:“養得個頭小,毛皮質量也不好。當時來的時候,狐狸只有這麼大,也就是10斤左右吧。”
  那時候全國皮毛的市場行情都非常好,陳庚榮認定了養狐狸是個賺錢的好路子。為了提高狐狸皮的質量,陳庚榮邀請王樹榮來養殖場作技術員,並且和他一起研究對策。王樹榮建議,要保證皮毛質量就要從飼料上下功夫。
  陳庚榮:“把這個魚洗乾淨,全部處理乾淨。喂起來狐狸就愛吃。相對來說它吃得比較乾淨。還有這個雞尾巴,這個營養價值都很高,在山東、河北,他們喂的是雞架子,沒有肉。包括雞架、鴨架。沒有什麼肉,這個達不到要求。”
  狐狸皮一般是在每年的9月份上市。陳庚榮為了能讓狐狸皮張幅大,質量好,就決定延長飼養周期。狐狸一養就養到了12月份,飼養成本也比原來高出八九十元錢。但是這種做法,確實讓狐狸皮的質量上了一個檔次。
  陳庚榮:“現在達到1米多,原來只有70來厘米。有一個明顯的比較。包括毛絨、張幅、體形。都達到河北、山洪養殖的水平。我們南方養的不比其它地方的毛皮質量差。”
  錯過了皮毛上市期,陳庚榮已經做好了虧損的準備,但結果卻大大出乎預料。
  王樹榮:“成本要加80到90元錢,大概要多賣出120元到150元一張。比這要高出四五十元錢一張皮。”
  因為錯過了狐狸皮集中上市期,供應量相應減少,單價反而提高了。2003年,陳庚榮賣了700張狐狸皮。每張多賣四五十元錢,一下子就把2002年的損失撈了回來。錯季上市給陳庚榮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好處,2003年之後,陳庚榮總是把狐狸養到12月份,等過了大雪再把狐狸皮銷售出去。
  本來認為養狐狸皮皮是唯一的出路,然而一次意外的發現,讓陳庚榮在狐狸身上又找到了另一個賺錢的方法。有一次吃飯的時候,狐狸皮收購商提出的要求讓陳庚榮的妻子狄小英吃了一驚。
  狄小英:“他就現殺,他說狐狸肉能燉着吃。”
  當時陳庚榮也在場,收購商的舉動激發了他的靈感。如果能吃,那原來不值一分錢的狐狸肉不就可以帶來收入了嗎?但是狐狸肉真的能吃嗎?陳庚榮開始去查資料、考察消費市場。研究之後陳庚榮才發現,原來狐狸肉食用還是一個不小的市場。只是以前不知道而已。
  2005年,陳庚榮把賣掉皮之後的狐狸肉全部冷凍起來,用前幾年賣狐狸皮賺到的錢作為投資,在養殖場旁邊開了個以狐狸肉為特色的餐館。本以為做狐狸肉是手到擒來的小事兒,但是有一個問題總是處理不好。
  服務員:“人家說騷狐狸騷狐狸,這個騷味加上腥味,肯定是不好吃。”
  那時候陳庚榮總是催着廚師改進方法,甚至還天天拿着做好的狐狸肉追着餐館里的服務員品嘗提意見。
  服務員:“我們的老總說狐狸肉可以美容養顏什麼的,叫我們服務員吃,就是沒人敢吃。”
  這可急壞了陳庚榮,餐館已經開起來了,雖然有其它的菜品,但是作為特色的狐狸肉的味道總是不盡人意。
  陳庚榮:“我們這個廚師的技術從我內心來說,確實不怎麼好。”
  陳庚榮接連換了兩個廚師,狐狸肉的味道一直是一個難題。但是他堅信狐狸肉本身沒問題,有問題的只是做法。這時候在餐館里一直給前兩個廚師打下手的黃志強主動找到了陳庚榮。
  黃志強:我跟他說就是試試看了,應該說自己心裡也有數了。”
  陳庚榮:我說你有沒有這個把握,有沒有這個信心,他說行啊,我盡百分之百的努力。”
  因為黃志強是新手,陳庚榮也不太放心,所以經常往廚房跑。經過反覆研究,終於想出了一個做狐狸肉去異味的好方法。
  黃志強:“白酒、醋、生薑、蒜、大蔥、香菜、五香粉,加的這些都是去腥的。自己熬的專門燒狐狸肉的湯。”
  記者:“這個湯是自己研製的?”
  黃志強:“對,自己研製的,主要就是這個湯。”
  加了各種作料的狐狸肉要在高壓鍋里煮20分鐘,這是之前沒有的步驟。
  黃志強:“這個就是煮好的狐狸肉,就可以炒了。”
  炒的過程中還要多加一些辣椒,經過這樣的加工,狐狸肉的異味基本上就去掉了。
  顧客:“開始的時候不習慣,後來我們來了經常吃就能習慣了,這個狐狸肉越燒越好吃。”
  顧客:“這個狐狸肉又嫩又香,吃起來比以前好多了。”
  記者:“你什麼時候開始過來吃這個狐狸肉。”
  顧客:“剛開業的時候。”
  顧客滿意了,但陳庚榮卻並不太滿意。因為來吃狐狸肉的大多是他請來的朋友,或者是朋友介紹來的。這樣狐狸肉的銷量並不大。怎麼才能讓狐狸肉的銷量大起來呢?
  因為在當地養狐狸的很少見,所以經常有些村民到陳庚榮的養殖場里來看狐狸。
  村民:“聽說他養狐狸都沒看見過,都過來看,看着挺好玩的。”
  陳庚榮的養殖場離當地的天目湖旅遊區只有幾公里的路程。他就想能不能把旅遊區的遊客拉到這裡觀賞狐狸,這樣餐館的人氣足了,狐狸肉的銷量肯定會提高很多。但是當村裡人聽說之後,卻不以為然。
  村民:“都不怎麼相信,因為離天目湖這麼遠,又是鄉下。”
  村民:“我看是不會有生意的,不會有人來玩的同,在這個地方還有人來啊。”
  雖然人家都懷疑,陳庚榮還是想找旅遊局試試看。當時陳庚榮是想借觀賞的機會多銷售狐狸肉,所以觀賞本身是免費的。旅遊局正在計劃發展農業旅遊,對陳庚榮的想法很感興趣。但是當他們到養殖場來考察之後,卻給出了否定的答覆。
  旅遊局開發科長 朱旭琴:“他開始可能以養殖為主,對這個環境方面不太注重。氣味比較大,而且人都沒法接近。在500米之外我們就能聞到了。”
  朱旭琴所說的是陳庚榮兩年前的養殖場。
  陳庚榮:這就是原來的養殖場,現在都空了,就是用水泥、紅磚和石棉瓦。如果天氣不好的時候,這個排水不行,比較落後,氣味比較大。”
  氣味大,遊客根本就不會來。為了吸引遊客,2005年底,陳庚榮貸款在附近建起了現在的養殖場。
  陳庚榮:我們整個養殖場天天都是保持這樣,工人上班以後馬上打掃衛生,用這個自來水沖洗乾淨。”
  這樣的變化讓旅遊部門也挺滿意。
  朱旭琴:我們在對外推介的線路上把他們已經排入到我們旅遊對外宣傳的牌子裡面了。”
  有了旅遊部門的推介,陳庚榮的養殖場里開始熱鬧了起來。遊客的到來帶到了餐館的生意。
  遊客:“南方的氣侯不適宜養狐狸。”
  陳庚榮:“適宜養。”
  遊客:“它這個皮毛,裡面這個絨毛。”
  陳庚榮:“影響不大。”
  現在養殖場裡面的狐狸肉全部供應餐館,一年可以賺十幾萬元,加上賣皮的30多萬元收入,每年陳庚榮靠養狐狸就可以掙到50多萬元。陳庚榮下一步還有更大的計劃,那就是讓觀賞園成為農業生態旅遊的示範點,讓觀賞本身也能帶來收入。
回目錄

養狐狸能賺錢嗎?

  這裡是江蘇省溧陽市陳庚榮的狐狸養殖場。遊客是從附近的天目湖旅遊區特意趕過來看狐狸的。這些可愛的狐狸引起了遊客們極大的興趣,在一旁觀看的陳庚榮也是非常得意。每年6月份是狐狸的產仔期,一般來說,這個時期養殖場是不會歡迎外人的。但在這裡卻是個例外。雖然遊客來參觀都是免費的,但是這種方式卻可以使陳庚榮每年都多收入十幾萬元。
  陳庚榮是2000年開始養狐狸的。因為他了解到河北省有很多地方養狐狸,並且效益很好,所以自已也想養。春節一過,他就花了將近4萬元錢在河北省買了20多隻配完種的狐狸拉回了江蘇。沒想到,在路上就有好幾隻狐狸流產了。
  陳庚榮:“配了種一個月,按道理就不能動,動了以後,就等於動了它的胎氣,就要流產。”
  為了養狐狸,陳庚榮還專程到河北學習了一個月,本以為技術學到手了,養殖應該不成問題。但是回來沒幾天的功夫,幾乎所有的母狐狸都流產了。這讓陳庚榮開始摸不着頭腦。狐狸一年只能配一次種,如果流產就意味着這一年都沒有收入。
  妻子 狄小英:“我們一開始就是不懂,空懷啊流產啊。”
  養殖技術都是從河北養殖戶那裡學來的。究竟是哪裡出了毛病呢?經過仔細觀察陳庚榮才發現飼料上面的細微差別。
  陳庚榮:“這個麥麩很容易發霉,狐狸如果受孕了以後吃了這個,肉眼看不出來,鼻子都聞不出來,輕微的發霉,就容易造成它空懷和流產。”
  為了避免發霉,陳庚榮更加小心地保持麥麩的乾燥。到了2002年,總算有300隻狐狸的皮可以賣了。那時候的市場價是400元一張,陳庚榮盤算着,300張皮就可以有12萬元的收入。但是當他把狐狸皮拿到河北的皮毛市場上的時候,人家出價卻只有300元。這樣,陳庚榮的收入一下子就少了3萬多元。都是狐狸皮,別人的賣400元一張,而自己的卻只能賣300元。這讓陳庚榮很鬱悶,想了好長時間也想不明白,只能向別人求助。他從河北請來了養狐狸的專家王樹榮。
  王樹榮:“養得個頭小,毛皮質量也不好。當時來的時候,狐狸只有這麼大,也就是10斤左右吧。”
  那時候全國皮毛的市場行情都非常好,陳庚榮認定了養狐狸是個賺錢的好路子。為了提高狐狸皮的質量,陳庚榮邀請王樹榮來養殖場作技術員,並且和他一起研究對策。王樹榮建議,要保證皮毛質量就要從飼料上下功夫。
  陳庚榮:“把這個魚洗乾淨,全部處理乾淨。喂起來狐狸就愛吃。相對來說它吃得比較乾淨。還有這個雞尾巴,這個營養價值都很高,在山東、河北,他們喂的是雞架子,沒有肉。包括雞架、鴨架。沒有什麼肉,這個達不到要求。”
  狐狸皮一般是在每年的9月份上市。陳庚榮為了能讓狐狸皮張幅大,質量好,就決定延長飼養周期。狐狸一養就養到了12月份,飼養成本也比原來高出八九十元錢。但是這種做法,確實讓狐狸皮的質量上了一個檔次。
  陳庚榮:“現在達到1米多,原來只有70來厘米。有一個明顯的比較。包括毛絨、張幅、體形。都達到河北、山洪養殖的水平。我們南方養的不比其它地方的毛皮質量差。”
  錯過了皮毛上市期,陳庚榮已經做好了虧損的準備,但結果卻大大出乎預料。
  王樹榮:“成本要加80到90元錢,大概要多賣出120元到150元一張。比這要高出四五十元錢一張皮。”
  因為錯過了狐狸皮集中上市期,供應量相應減少,單價反而提高了。2003年,陳庚榮賣了700張狐狸皮。每張多賣四五十元錢,一下子就把2002年的損失撈了回來。錯季上市給陳庚榮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好處,2003年之後,陳庚榮總是把狐狸養到12月份,等過了大雪再把狐狸皮銷售出去。
  本來認為養狐狸皮皮是唯一的出路,然而一次意外的發現,讓陳庚榮在狐狸身上又找到了另一個賺錢的方法。有一次吃飯的時候,狐狸皮收購商提出的要求讓陳庚榮的妻子狄小英吃了一驚。
  狄小英:“他就現殺,他說狐狸肉能燉着吃。”
  當時陳庚榮也在場,收購商的舉動激發了他的靈感。如果能吃,那原來不值一分錢的狐狸肉不就可以帶來收入了嗎?但是狐狸肉真的能吃嗎?陳庚榮開始去查資料、考察消費市場。研究之後陳庚榮才發現,原來狐狸肉食用還是一個不小的市場。只是以前不知道而已。
  2005年,陳庚榮把賣掉皮之後的狐狸肉全部冷凍起來,用前幾年賣狐狸皮賺到的錢作為投資,在養殖場旁邊開了個以狐狸肉為特色的餐館。本以為做狐狸肉是手到擒來的小事兒,但是有一個問題總是處理不好。
  服務員:“人家說騷狐狸騷狐狸,這個騷味加上腥味,肯定是不好吃。”
  那時候陳庚榮總是催着廚師改進方法,甚至還天天拿着做好的狐狸肉追着餐館里的服務員品嘗提意見。
  服務員:“我們的老總說狐狸肉可以美容養顏什麼的,叫我們服務員吃,就是沒人敢吃。”
  這可急壞了陳庚榮,餐館已經開起來了,雖然有其它的菜品,但是作為特色的狐狸肉的味道總是不盡人意。
  陳庚榮:“我們這個廚師的技術從我內心來說,確實不怎麼好。”
  陳庚榮接連換了兩個廚師,狐狸肉的味道一直是一個難題。但是他堅信狐狸肉本身沒問題,有問題的只是做法。這時候在餐館里一直給前兩個廚師打下手的黃志強主動找到了陳庚榮。
  黃志強:我跟他說就是試試看了,應該說自己心裡也有數了。”
  陳庚榮:我說你有沒有這個把握,有沒有這個信心,他說行啊,我盡百分之百的努力。”
  因為黃志強是新手,陳庚榮也不太放心,所以經常往廚房跑。經過反覆研究,終於想出了一個做狐狸肉去異味的好方法。
  黃志強:“白酒、醋、生薑、蒜、大蔥、香菜、五香粉,加的這些都是去腥的。自己熬的專門燒狐狸肉的湯。”
  記者:“這個湯是自己研製的?”
  黃志強:“對,自己研製的,主要就是這個湯。”
  加了各種作料的狐狸肉要在高壓鍋里煮20分鐘,這是之前沒有的步驟。
  黃志強:“這個就是煮好的狐狸肉,就可以炒了。”
  炒的過程中還要多加一些辣椒,經過這樣的加工,狐狸肉的異味基本上就去掉了。
  顧客:“開始的時候不習慣,後來我們來了經常吃就能習慣了,這個狐狸肉越燒越好吃。”
  顧客:“這個狐狸肉又嫩又香,吃起來比以前好多了。”
  記者:“你什麼時候開始過來吃這個狐狸肉。”
  顧客:“剛開業的時候。”
  顧客滿意了,但陳庚榮卻並不太滿意。因為來吃狐狸肉的大多是他請來的朋友,或者是朋友介紹來的。這樣狐狸肉的銷量並不大。怎麼才能讓狐狸肉的銷量大起來呢?
  因為在當地養狐狸的很少見,所以經常有些村民到陳庚榮的養殖場里來看狐狸。
  村民:“聽說他養狐狸都沒看見過,都過來看,看着挺好玩的。”
  陳庚榮的養殖場離當地的天目湖旅遊區只有幾公里的路程。他就想能不能把旅遊區的遊客拉到這裡觀賞狐狸,這樣餐館的人氣足了,狐狸肉的銷量肯定會提高很多。但是當村裡人聽說之後,卻不以為然。
  村民:“都不怎麼相信,因為離天目湖這麼遠,又是鄉下。”
  村民:“我看是不會有生意的,不會有人來玩的同,在這個地方還有人來啊。”
  雖然人家都懷疑,陳庚榮還是想找旅遊局試試看。當時陳庚榮是想借觀賞的機會多銷售狐狸肉,所以觀賞本身是免費的。旅遊局正在計劃發展農業旅遊,對陳庚榮的想法很感興趣。但是當他們到養殖場來考察之後,卻給出了否定的答覆。
  旅遊局開發科長 朱旭琴:“他開始可能以養殖為主,對這個環境方面不太注重。氣味比較大,而且人都沒法接近。在500米之外我們就能聞到了。”
  朱旭琴所說的是陳庚榮兩年前的養殖場。
  陳庚榮:這就是原來的養殖場,現在都空了,就是用水泥、紅磚和石棉瓦。如果天氣不好的時候,這個排水不行,比較落後,氣味比較大。”
  氣味大,遊客根本就不會來。為了吸引遊客,2005年底,陳庚榮貸款在附近建起了現在的養殖場。
  陳庚榮:我們整個養殖場天天都是保持這樣,工人上班以後馬上打掃衛生,用這個自來水沖洗乾淨。”
  這樣的變化讓旅遊部門也挺滿意。
  朱旭琴:我們在對外推介的線路上把他們已經排入到我們旅遊對外宣傳的牌子裡面了。”
  有了旅遊部門的推介,陳庚榮的養殖場里開始熱鬧了起來。遊客的到來帶到了餐館的生意。
  遊客:“南方的氣侯不適宜養狐狸。”
  陳庚榮:“適宜養。”
  遊客:“它這個皮毛,裡面這個絨毛。”
  陳庚榮:“影響不大。”
  現在養殖場裡面的狐狸肉全部供應餐館,一年可以賺十幾萬元,加上賣皮的30多萬元收入,每年陳庚榮靠養狐狸就可以掙到50多萬元。陳庚榮下一步還有更大的計劃,那就是讓觀賞園成為農業生態旅遊的示範點,讓觀賞本身也能帶來收入。
查找更多養狐狸掙錢嗎,狐狸的養殖前景怎麼樣?,請進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