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業技術 > 畜禽養殖 > 養豬技術 > 豬病防治 > 豬呼吸系統疾病綜合症


豬呼吸系統疾病綜合症

手機:M版  分類:養豬技術  編輯:石頭

  雖然PRDC的防治由於病因複雜而顯得困難重重,除了環境和飼養管理的改善外,疾病之間的關係和相互影響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免疫抑制性疾病對PRDC的影響和作用。因此,本篇始將從免疫抑制性疾病在PRDC所起的作用以及對肺炎和PRDC預防的意義進行討論。

  3豬繁殖和呼吸綜合症(PRRS)

  PRRS是PRDC的原發病,更易促進PRDC的發生。因此,正確地認識PRRS,對PRDC的防治和控制具有重要的意義。

  PRRS是80年代末出現的一種新病。許多人都認為PRRS是當前最具經濟性的疾病,危害全世界的養豬業。美國1987年首次報道了這種不明原因的病毒性疾病。繼后,加拿大、日本、法國、西班牙、荷蘭、丹麥等也先後報道了該病的發生。1990~1991年,僅在歐洲暴發的毀滅性流行,就造成了100萬頭以上的豬死亡,給養豬業及其產品貿易帶來嚴重威脅。由於當時PRRS毀滅性的暴發,危害很大,又不明原因,1990年美國家畜保健學會稱之為豬的神秘疾病(MSD);在英國,該病最大的特點就是所生的仔豬體質弱、死亡率高,耳緣、腹內側皮膚因缺氧而發紺。1991年6月,英政府稱之為“豬藍耳病”,簡稱藍耳病,也有人根據臨床癥狀稱其為“豬不孕流產綜合症”、“豬不孕與呼吸道綜合症”。直到1991年,荷蘭中央獸醫局用豬肺泡巨噬細胞(PIV)分離到致病因子――萊利斯塔德豬病毒(lelystadvirus),才真正是人們研究該病的開端。通過對該病的形態、結構、基因組組成和免疫學特性的研究,確定PRRSV是一種新發現的病毒。1991年,歐盟提出該病並命名為豬繁殖與呼吸綜合症(PRRS),該提議於1992年得到國際獸疫局的認可,並將其列為需要通報的B類傳染性疾病。90年代中期,PRRS先後在亞洲的菲律賓、日本、韓國、中國台灣暴發。1995年,PRRS在我國北京地區暴發,隨後在華北、華東地區部分豬場發生類似PRRS的疾病,並從血清上證實了PRRS的存在。1996年,哈爾濱獸醫所從發病豬場分離到該病病原,並鑒定其為PRRS病毒,從而確定PRRS在我國的存在。

  3.1流行病學

  在自然流行中,PRRS僅見於豬,其它家畜和動物未見發病。不同年齡、品種、性別的豬均可感染,但不同年齡的豬其易感性有一定的差異,生長豬和肥育豬感染后的癥狀比較溫和,母豬和仔豬的癥狀則較為嚴重,乳豬的病死率可達80%~100%。患豬和帶毒豬是本病的主要傳染源,從患豬的鼻腔、糞便和尿液中均可發現萊利斯塔德病毒,耐過豬大多可長期帶毒。本病傳播方式不僅是豬與豬之間的直接接觸傳染,還可藉助空氣傳播,而且已經證實空氣傳播和機械傳播是主要的傳播方式。1991年德國發生PRRS后,主要是藉助風力(季候風)散播到歐洲各國,風的方向通常是傳播的方向。呈明顯的跳躍式,間隔距離可達20~30km。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PRRS可通過精液傳播,在英國就有2個由於人工授精引起該病傳播的例子。但一直以來未能在精液中分離到該病毒。

  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豬肉和其它豬產品與本病的傳播有關,然而病豬的血液中可持續大量帶毒,屠宰時容易使豬肉受到污染,不過還不清楚吞食該病毒所造成的感染效果,也不知道豬肉受到含有該病毒的豬血污染后是否有足夠引起感染的病毒量存在於豬肉中,為此,目前有很多國家立法禁止用未經煮熟的含有豬肉的泔水餵豬,以避免風險。

  3.2臨床癥狀

  PRRS的臨床癥狀在不同的感染豬群中有很大的差異,且受病毒株、豬群的免疫狀態以及管理因素的影響。發病初期的癥狀與感冒差不多:發熱、嗜睡、食欲不振、疲倦、呼吸困難、咳嗽、母豬早產等。

  3.2.1母豬。反覆出現食欲不振、發熱、呼吸困難、嗜睡,流產,主要是後期流產,導致早產胎兒增加,有1%~2%的感染豬四肢末端、尾巴、乳頭、陰戶和耳尖發紺,呈紫藍色,這些皮膚變化多發生與臨床癥狀出現后的第5~7d,其中以耳尖發紺最為常見,因此,歐洲把該病稱為藍耳病。皮膚變化發生的時間很短暫,有時候僅持續幾個小時就消褪了,不一定每次都能觀察到。此外,還出現泌乳困難(乳汁減少)、分娩困難,特別是在發病初期,繼發性膀胱炎;重複發情(因流產、死產所致)等等。耐過的母豬似乎還可以配種和重新懷孕。

  3.2.2公豬。食欲不振、嗜睡、呼吸道癥狀、缺乏性慾、精液質量下降等。

  3.2.3哺乳仔豬。死胎、胎兒木乃伊化、眼睛腫脹突出、結膜炎、四肢外展呈八字腳、脫水、體質衰弱、呼吸困難、有出血傾向(例如,在剪尾巴時出血過多,補鐵劑打針時針孔大量流血,拉黑色糞便等)、皮膚上有很多斑點、關節病、敗血症等。繼發細菌病發生增加,早產弱豬在出生后數小時內死亡,斷奶前仔豬的死亡率可達60%。

  3.2.4斷奶和生長豬。感染該病後其臨床癥狀較為溫和,其特徵為呼吸道疾患如呼吸困難、咳嗽、肺炎和厭食、沉鬱、被毛粗亂等,一小部分患豬可出現上述皮膚變化。死亡率12%~20%豬群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主要取決於是否發生繼發感染。

  3.3病理變化

  PRRSV能引起多系統感染,導致所有的組織都有可能被病毒感染。然而,大體病變僅出現於有限的幾種組織器官(呼吸系統和淋巴組織)。新生仔豬肺臟呈紅褐色花斑狀,淋巴結腫大。哺乳仔豬肺臟病變呈“肝樣”,淋巴結褐色腫大。在個別母豬可見在真皮內形成色斑、水腫和壞死。剖檢仔豬可見化膿性腦炎和心肌炎的病變。顯微鏡檢查沒有特殊的組織病理學變化,僅見呼吸道有一些變化:鼻黏膜上皮細胞變性、纖毛上皮脫落、支氣管上皮細胞水樣變性。肺部可見廣泛的間質性肺炎,伴發局部的卡他性肺炎,肺泡間細胞增生、嗜中性細胞浸潤。

  3.4危害

  母豬流產率升高,死亡率增加,產活仔數減少。最近在美國報道了超強毒力型PRRS,流產率10%~50%,並且母豬死亡率高達10%。產弱仔頭數明顯增加。

  仔豬、小豬、公豬、母豬死亡、淘汰率升高。PRRS的發生使得其它細菌繼發感染增加,整個豬場病情複雜。

  種豬繁殖率降低。

  仔豬、肥育豬生長緩慢或停止。料肉比增加,出欄時間延長。

  免疫抑制,抵抗力下降,整體豬群對疾病易感性增強。豬只感染PRRS后,在黏膜、肺、局部巨噬細胞中複製,隨病程擴散到全身的單核細胞和組織的巨噬細胞中,破壞肺泡巨噬細胞和淋巴細胞,免疫細胞數量明顯下降,機體免疫力抑制,對放線桿菌胸膜肺炎、鏈球菌、巴氏桿菌、豬霍亂沙門細菌等繼發細菌的抵抗力下降。

  3.5防制措施

  目前全球對PRRS的防治仍無有效的方法,疫苗的使用方法也存在各自不同的說法,無統一使用標準。

  盡量減少從發生過PRRS的地區進口種豬、精液和血液製品等。

  豬場嚴格控制嚙齒類動物進出、繁殖,防止野生動物、禽類與豬群接觸。發病豬群對症治療,精心飼養管理,減少群養密度。

  做好豬禽衛生、及時清糞,堅持清洗消毒豬舍和運動場等。

  嚴格做好豬肺炎支原體(M.H)的預防工作。支原體粘附在氣管、支氣管表面細胞的纖毛上,粘附體、營養感受器、分裂素、蛋白酶及其它中間代謝產物,使纖毛凝塊並脫落,最終是上皮纖毛失去清除細菌和異物的作用。同時,支原體改變肺泡巨噬細胞功能,損害防禦系統,並誘發病毒、細菌感染,促進PRRS的發生。

您正在瀏覽: 豬呼吸系統疾病綜合症
網友評論
豬呼吸系統疾病綜合症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