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業技術 > 畜禽養殖 > 養豬技術 > 豬病防治 > 豬病難治療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


豬病難治療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

手機:M版  分類:養豬技術  編輯:大虎

豬病難治療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 標籤:豬病

  疾病控制一直是影響養殖業發展的決定性因素。在養豬業,疾病多發和難於治療,已經成為令廣大散養戶十分頭痛的難題,並已嚴重地影響了養豬業的結構和布局調整。為什麼現在豬病難治療呢?專家總結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可能對你有所幫助。

  1、防疫不當

  1.1不按程序防疫

  需要嚴加控制的傳染病主要有豬瘟、豬丹毒、豬肺疫,常用的疫苗是豬瘟疫苗、豬瘟-豬丹毒-豬肺疫三聯弱毒凍干苗。以豬瘟兔化弱毒真空凍干苗為例,用滅菌生理鹽水稀釋后,大小豬一律肌肉或皮下注射1ml,注射后4天產生堅強免疫力,斷奶仔豬可保護一年半。仔豬預防接種應在2月齡斷奶時進行,留種者應每年加強免疫一次,在疫區更應提前接種,斷奶后再接種一次。農村散養戶往往怕麻煩,不管是否疫區,一般只選擇在1月齡接種1次,留種者也不再作加強免疫。也有的養豬戶,壓根兒就沒有接種這回事。

  1.2疫苗缺乏

  在鄉鎮獸醫站,除豬瘟兔化弱毒苗、豬瘟-豬丹毒-豬肺疫三聯苗等幾種疫苗外,其它疫苗不易買到。

  1.3疫苗效價不高

  一些個體獸醫喪失起碼的職業道德,使用超過有效期的疫苗或已失效的疫苗,或將疫苗故意低濃度稀釋,或疫苗注射劑量不足,這些都嚴重影響了疫苗應有的作用,致使免疫后照樣還會出現疫病暴發。

  1.4操作不規範

  常見的是疫苗保存不當,使用生水稀釋疫苗,注射疫苗時一個針頭用到底,既不更換針頭,也不嚴格消毒。

  1.5疏於管理一些鄉鎮獸醫站將防疫任務承包給防疫員,通過防疫員收取防疫費或檢疫費,卻不對他們進行嚴格的管理,致使一些防疫員只知道伸手向農戶索要防疫費、檢疫費,卻從來不給豬作防疫或檢疫。一些地方豬傳染病的流行,給專業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敲響了警鐘。

  2治療不力,導致耐葯菌株產生

  2.1超量、胡亂使用抗菌藥物和激素藥物

  許多人沒有經過專門的職業訓練,單靠放養豬的經驗,或者憑着一股敢闖敢拼的勁頭,就敢立起門頭來作獸醫,遇到病豬就只知道使用青霉素、鏈黴素、地塞米松。在他們的意識中,這個組方就是“萬能處方”。殊不知,這個“萬能處方”也有一定的抗菌範圍;如果效果不明顯,往往又會盲目地加大用藥劑量,有時甚至會超出常量的幾倍、十幾倍甚至幾十倍。對於不敏感的微生物,過量使用抗生素,不但不能殺死或抑制,相反會使微生物增加對藥物的耐受性,使動物感染性疾病越來越難治療。地塞米松是激素類藥物,適量應用有抗炎、抗過敏、抗毒素、抗休克等作用,但長期過量應用,會擾亂體內激素分泌,降低機體免疫力,不利於今後的疾病防治。2001年6月修訂、第13次印刷的《新編獸醫手冊》介紹,鏈球菌對鏈黴素、紅霉素、卡那黴素、四環素等藥物敏感。而《畜牧獸醫》雜誌僅在2002年就報道了兩次葯敏試驗的不同結果:瀋陽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學院對檢測出的仔豬C群鏈球菌的試驗結果證明,該型細菌對慶大黴素、頭孢黴素、氨苄青霉素、氧氟沙星、恩諾沙星高敏,對新黴素、卡那黴素、螺旋黴素、環丙沙星中敏,對青霉素、鏈黴素、紅霉素、磺胺嘧啶、強力黴素、諾氟沙星則有抗藥性。內蒙古通遼市畜牧獸醫研究所的葯敏試驗結果則證明,硫酸阿米卡星對鏈球菌有明顯的抑菌作用,其它如青霉素類、頭孢菌素類、四環素類、喹諾酮類均對鏈球菌無抑制作用。近幾年,在使用抗生素治療傳染性疾病見效不快的情況下,一些鄉村獸醫開始選擇使用磺胺類藥物,如磺胺嘧啶(SD)、磺胺間甲氧嘧啶(SMM)、磺胺二甲氧嘧啶(SDM)、復方新諾明(SMZ)等。這本來是個值得稱道的做法,但可惜的是,一些人並不知道(有時根本就不理會)磺胺類藥物只能抑制細菌生長的特點,或者長期使用磺胺葯,或者不遵守“首次突擊量,以後用維持量,癥狀消失后使用最小量”的用藥規律,使原來對磺胺葯比較敏感的微生物開始耐葯。

  2.2盲目聯合用藥

  有些農戶根本不懂藥物之間的相互作用,碰到豬生病就自己胡亂買葯配藥;有些獸醫也糊弄農戶,喜歡用大處方,以期大幅度提高治療費。在這種情況下,不但可能會使藥物之間產生拮抗作用,降低療效,還很有可能使病原菌產生變異,導致抗藥性產生。臨床常見的不合理配伍用藥很多,如:慶大黴素與青霉素、5%的NaHCO3;鏈黴素與慶大黴素、卡那黴素;酵母片與復方新諾明、磺胺脒;20%磺胺嘧啶鈉與青霉素G鉀、Vc注射液,等等

  3治療不徹底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豬病難治療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
網友評論
豬病難治療的8條權威理由和應對措施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