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業技術 > 畜禽養殖 > 養豬技術 > 豬場管理 > 豬場的四個“不應該”


豬場的四個“不應該”

手機:M版  分類:養豬技術  編輯:彩虹

豬場的四個“不應該” 標籤:豬場 規模化豬場 養豬場

  l藥物不應該是唯一“救命稻草"

  隨着養豬業結構性調整的進行,防重於治、預防為主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尤其是經歷了高熱病的洗禮之後,大家都心有餘悸,越來越重視疾病的預防。很多獸葯和飼料廠家利用此機會大做文章,通過誇大的宣傳和不負責任的引導,給人一種錯覺,彷彿按照其方法用藥就能避免高熱病一樣。與此同時,豬場也在尋找能夠治療高熱病的靈丹妙藥,渴望能夠一勞永逸,把高熱病從自己的豬場徹底趕出去。所以很多養豬的業主沒有去思考高熱病肆虐的深層原因,而只知道一味在用藥上茫然的尋找。

  這種迫切的心情和美好的願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也正在慢慢走進一個誤區。高熱病瘋狂肆虐的時期雖然過去了,但是它帶來的包括損失、眼淚、辛酸、教訓等在內的印象卻依然深刻。高熱病對我們最大的意義也許就是引起大家對現在養豬業存在問題的反思,通過總結經驗教訓,改進以後的生產。

  高熱病的爆發其實並不是偶然的,它充分說明了目前的養殖技術和理念還與快速發展的形勢不相適應。這不僅涉及到宏觀的行業政策,還涉及到微觀的豬場管理,包括環境、營養、管理、預防等。然而在眾多需要關注和改進的方面中,大家卻往往把精力過多的放在了藥物的預防保健上,藥物成了豬場唯一的“救命稻草”,彷彿有了藥物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殊不知,藥物永遠是被動的預防,唯有政策體制理順和豬場整體管理水平提升才是積極主動的預防。

  比如:斷奶后大腸桿菌性腹瀉是一種多因子疾病(Harris,1998;Bertschinger,Fairbrother,1999)。現在已證明,斷奶后階段的管理和營養對於斷奶后大腸桿菌性腹瀉的發生也具有重要作用(ChrisChase,2006)。準確的診斷對於找准病原以及跟蹤病原體的變化都十分重要。如果不從管理和營養上着手而單純依靠免疫接種和藥物治療,是難以控制此病的。對於整個行業來說,存在的一些矛盾、弊病、陋習能夠大大解決將有力促進行業發展;對於豬場來講,全面的營養、舒適的環境和精細的管理等方面的實現更利於防止疾病的發生。這些是基礎也是最重要的,拋開這些不改善而去空談藥物必將會越來越被動,所以要對藥物的使用有一個正確地認識,不要過於誇大其作用而被蒙蔽了雙眼,而忽視更重要的事情。

  2保健不應該是大把投喂抗生素

  最近幾年,“保健”一詞好像成了這個行業最時髦的字眼,彷彿一夜之間大家都學會了給豬群做保健。我們一致認為保健就意味着防患於未然,保健就意味着豬群的健康和安全,這種認識和願望本也正常,然而,殊不知有多少廠家多少豬場借保健之名大力推廣使用抗生素,好像所有的藥物只要打出保健的大旗就有了銷路一樣。在大家忙於給豬群做這樣那樣的保健的時候,我們不禁要問,難道保健就是大把大把地給豬群投喂抗生素嗎

  保健,顧名思義保持健康,其內涵包含綠色、安全、預防、健康、和諧等意義。所謂“上工獸醫治未病”,在西藥還沒有出現的時候,我國中獸醫理論中早就有了“治未病”的保健理念,可見保健和抗生素沒有必然的聯繫。還保健以真正的面目,我們需要反省自己的思路,需要一套更有效的方案。

  抗生素是上帝為了拯救人類免受各種疾病的困擾,賜給人類的一件寶貝。然而,我們卻毫不珍惜的肆意揮霍有限的抗生素資源,在豬不知不明原因的情況下盲目使用抗生素,以促生長為目的大量使用抗生素,且隨意加大用量,改變用藥途徑,不設停葯期,預防用藥沒有針對性等等。抗生素在全球廣泛使用,在動物體內更容易產生交叉耐藥性和多重耐藥性。濫用抗生素帶來的效益無法彌補其危害,肆意揮霍的代價是耗盡有限的抗生素資源,導致最後無葯可用,使越來越多的動物死於耐藥性的病例,人類也將陷入危難的境地。

  行業呼喚健康養殖和綠色保健的理念。在博大精深的中醫理論中,“扶正”與“祛邪”從來都是相輔相承不可偏廢的。目前需要考慮3件事情:①替代抗生素;②提高豬只機體的抵抗力;③更加合理的使用抗生素。微生態製劑、生物製劑、植物多糖、中草藥四類添加劑是目前研究和使用的熱點,對現有抗生素的生產工藝、使用方法等方面的研究也在進行。

  當然,有效的保健並不排斥抗生素,反而會有效的利用抗生素。因為當前疾病複雜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癥狀非典型、混合感染、繼發感染、條件性疾病、免疫抑制性疾病等等,使豬群處於嚴重的病原體包圍之中,以提高機體抵抗力為目的的“扶正”固然很重要,但是配合以消除或減少病原體為目的的“祛邪”,動物發病的幾率會大大的降低。抗生素的選擇和使用會影響其效果。既要考慮藥品的安全性、有效性、權威性、針對性,還要考慮使用時最大限度的打擊病原體,並減少耐藥性。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豬場的四個“不應該”
網友評論
豬場的四個“不應該”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