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業技術 > 飼料綠肥 > 苜蓿種植技術 > 苜蓿的營養與飼餵技術


苜蓿的營養與飼餵技術

手機:M版  分類:苜蓿種植技術  編輯:格子衫

苜蓿的營養與飼餵技術 標籤:飼餵方法 飼餵方式 豬營養 營養土 營養液

  W.A.Henry1898年在他出版第一部《飼料和飼養》教科書中指出,“對於家畜來說,沒有任何粗痛比得上優良的苜蓿乾草更適合它們的口味”。苜蓿(Medicagosativa)乾草長時間以來一直被認為是一種標準的牛飼料,目前還在廣泛使用。這不僅因為其具有良好的適口性,而且更重要的是營養價值高。苜蓿含有大量的粗蛋白質、豐富的碳水化合物和多種礦物元素及維生素,有“牧草之王”之美譽。國、內外大量的試驗和生產實踐證明,苜蓿是牛、羊、鹿、馬、豬、兔、禽等動物的優質飼料。我國民間苜蓿栽培的歷史很早,亦形成了很多優良的地方品種。但對苜蓿的科學研究和認識才只是近幾十年的事;國內有關苜蓿營養與飼用價值的科學試驗評價及苜蓿產品開發方面的資料尤顯不足,較美國、加拿大等發達國家更是相距甚遠。因此,本文僅集近年來國、內外的相關研究成果和一介紹,以期與各界同行相互學習、借鑒和交流,達到振興我國苜蓿產業之目的。

  1成熟度與苜蓿營養物質含量的變化

  苜蓿的生育期主要分為:出苗、孕蕾、開花和結實。由於各生育期植株成熟的差異,導致其工農差別成分發生相應變化(如圖1所示)即蛋白質、脂類和礦物質等隨植株體成熟度的增加而降低,但碳水化合物(糖類、半纖維素、纖維素)和森質素的變化趨勢則相反。

  2苜蓿的粗蛋白質(Crudeprotein)含量及其營養

  粗蛋白質包括蛋白質和非蛋白氮(NPN)兩種形態,其含量由飼草料中氮量乘以6.25係數得到。苜蓿蛋白質主要存在於葉中,其中30-50%的蛋白質存在於葉綠體中。非蛋白氮(遊離氨基酸、肽、酰胺、嘌呤、嘧啶和生物鹼等)約佔苜蓿總氮量的1/3。苜蓿青貯後由於大量蛋白質水解為氨基酸,其NPN含量可高達50%以上。NPN能被反芻家畜瘤胃生物很好利用,但對非反芻家畜基本上沒有利用價值。

  粗蛋白質含量的高低是反映飼草料營養價值的重要指標之一,研究表明,苜蓿蛋白含有20種以上的氨基酸包括人和動物全部必需氨基酸和一些稀有氨基酸如:瓜氨酸、刀豆氨酸等。各種氨基酸的最高百分率均出現苜蓿生長的幼嫩階段(萌發期),而成熟期(盛花期)的百分率最低。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以單位重量(16g)N所含在酸的量來表示,除天門冬氨酸和谷氨酸外,其它氨基酸濃度不遂苜蓿成熟度而增加。反芻家畜瘤胃微生物能合成宿主所需的全部氨基酸,但對於高產奶牛,瘤胃合成的量不能完全滿足產奶需要。單胃動物需要由日糧補充一些必需和非必需氨基酸。

  Meyer等斷定,由於苜蓿草中氨基酸組成與植株成熟階段之間無明顯關係,所以,導致牛瘤胃膨脹能力的因素與苜蓿成熟度無關。Mcarthur和Miltmore對苜蓿草等蛋白質進一步分析提純發現,能導致家畜瘤胃膨脹病的牧草與無此危害的牧草相比,前者蛋白質總量最高,其中18-S型的蛋白質(分子量約為500,00)約佔總量的1/3;後者18-S型蛋白不足1/3。

  在大多數情況下,生長於高溫條件下的牧草,其各種氨基酸的百分率都可達最高。Sheldon等發現,用鈷、銅、鋅、蓿錳和硼等無機物處理土壤時,會改變苜蓿蛋白質中氨基酸的組成比例。美國脫水劑協會(AmericanDehydratorsAssociation)曾對其主要苜蓿產區39個地段的65個脫水苜樣品的粗蛋白質含量進行了測定,並確定了4個蛋白質含量等級結果見(表1)。

  在美國,市場上出售的豆科牧草(苜蓿)和禾本科牧草,主要根據其粗蛋白質含量分為若干等級,按質論價。表2介紹了美國苜蓿乾草市場銷售等級及其分級參數標準。

  3苜蓿的碳水化合物(糖類)營養

  碳水化合物(糖、澱粉、果膠、半纖維素和纖維素等)是一類重要能量營養素。在動物日糧中佔一半以上。反芻動物的前胃是可溶性碳水化合物消化的主要場所,其消化量占每天採食無氮浸出物的70%~90%;瘤胃微生物每天可消化宿主採食碳水化合物總量的50%~55%。微生物發酵產生的揮發性脂肪酸總量中,65%~80%來自碳水化合物。

  傳統上,人們把苜蓿作為動物的蛋白質飼料,然而對於高產奶牛來說,苜蓿可作為它的主要能量來源,使奶牛的生產性能獲得更為理想的效果。與其它非豆科牧草相比,苜蓿的中性洗滌纖維含量較低,而且發酵效率較高,所以家畜對苜蓿草的採食量高。不同生育期苜蓿草的總糖含量差異不顯著(Melvin,1962),變幅為4.79%~6.88%;苜蓿半纖維素結構非常複雜,含量在12%~20%之間;相應地大田苜蓿纖維素含量一般位於18%~38%之間。4種纖維素含量分別為21%、24%、28%和34%的苜蓿乾草其維持凈能(MJ/100磅)和生產凈能分別是234.1、213.2、192.3、175.6和133.8、100.3、66.9、33.4。對於除高產奶牛以外的其他生產目的的家畜來說,飼餵苜蓿單一日糧即可滿足其生長需要。

  在可消化干物質水平基本相同時,家畜對禾本科牧草的採食量及其日增重都較苜蓿草低,這是因為禾科牧草的可消化養分多來自纖維的消化,其過程比吸收可溶性養分慢;而苜蓿的進食、消化和吸收過程較快。所以兩種日糧相比,家畜每天從苜蓿草獲得的右消化養分要更多一些。還有證據表明,肥育家畜對從高質量飼料中獲得的消化能之利用率要高於由高纖維飼料提供的消化能。所以說,高質量苜蓿對家畜生產的總效益要超過可消化養分含量所表示的效益。

  4影響苜蓿潛在飼用價值的因素

  在苜蓿的生長發育期內,刈割時的生長階段是決定苜蓿飼用價值的主要因素。其它因素如:地理分佈,晝夜、季節和年際變化、溫度和濕度、土壤類型和肥力、葉莖比及病蟲害等也都對苜蓿飼用價值影響較大。Danson等人以初花期、開花期和盛花期刈割的3種不同成熟度的苜蓿草飼餵產奶量相似的花蘭奶牛實驗3年,發現3個處理的平均產奶量分別為:5035、4428和4074kg/年;用這些牧草飼餵綿羊時,其干物質平均消化率分別是:63、60和58%。美國的研究者證實,採用早刈(孕蕾後期)和晚刈(盛花期)的首差苜蓿乾草分別飼餵青年母牛和初產泌乳牛時,前者的日增重分別為:0.74和0.63kg(初始體重272kg,實驗期201天),後者產奶量分別為:4000和3000kg(280天校正乳脂率,苜蓿為唯一能量來源)。家畜生產性能的改善是與早刈乾草日採食量提高14%及高消化率相一致的,同時也表明,這種飼用價值上的差別對奶牛要比對青年母牛更為明顯,可能與奶牛需要更多的能量有關。Winch等人在加拿大發現,孕蕾中期苜蓿的干物質產量最高,粗蛋白質含量和體外干物質消化率高而穩定,株叢持久性好。

  法國學者(F.Guines;B.Julier等1999,2000)採用Insacco和Invitro方法測定了20多個苜蓿品種的於物質、蛋白質和中性洗滌纖維(NDF)的消化率,結果表明,大多數苜蓿無論是品種間還是品種內,在上述3種物質的消化率上都存在明顯區別(p<0.05),同時從遺傳力角度,證明通過育種和黑心基因手段可在不影響產量的前提下,大大改善這些物質在動物體內的消化率,從而提高苜蓿的飼用價值。

  5苜蓿飼餵技術和方法

  苜蓿草可以作為家畜的單一日糧、主要日糧成分或蛋白質補充飼料。苜蓿草的利用方式主要有放牧、刈割青貯、刈割製備乾草、加工草粉、草塊和草顆粒等形式。放牧苜蓿草營養價值與青貯草類似,雖然前者的適口性比後者媸,但採食過量會導致瘤胃家畜發生膨脹病。苜蓿乾草是奶牛和肉牛的首選飼草,其優點是適口性好並能促進其他日糧成分的採食和消化。通過脫水后製成的草粉、草塊和草顆粒具有更廣的飼用範圍,尤其對於反芻家畜來說,經脫水處理苜蓿過瘤胃蛋白含量可達總蛋白質的58%~60%,大大提高苜蓿蛋白質的利用效率。

  6建議

  第一、成立中國苜蓿協會或中國苜蓿學會(下設:苜蓿種質資源委員會、苜蓿產品品質評定委員會、苜蓿產品開發與營銷委員會、苜蓿研究委員會、國際學術交流委員會、秘書處)。其主要任務是:協調和開展全國性苜蓿研究、有關標準的制訂、苜蓿產品的開發經營和銷售、與國際學術和商業交流。

  第二、確立以苜蓿基礎研究與苜蓿產品開發和營銷並重的發展原則,以達到互相促進,持續發展的目的。否則若只注重眼前經濟利益,而忽視基礎研究,便會失去苜蓿產業長期發展的基礎,加大與國外同行業的差距,長期處於技術殖民地的尷尬境地。

  第三、採用基因工程與苜蓿常規育種結合的方法,按國際牧草育種程序和綜合育種目標,儘快培育適應我國不同氣候和土壤條件的地方品種。

  第四、建立與國際接軌的苜蓿產品評價系統,保證苜蓿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第五、在北京市草業中心建立全國性苜蓿網絡中心,以便使全國各地的苜蓿科技工作者和生產經營者隨時了解和掌握有關國內外信息。

您正在瀏覽: 苜蓿的營養與飼餵技術
網友評論
苜蓿的營養與飼餵技術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