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創新的經濟學基礎的改變


創新的經濟學基礎的改變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魚兒

創新的經濟學基礎的改變 標籤:經濟學 經濟危機 網絡經濟 假日經濟 注意力經濟

  信息化這一新現代化條件,使傳統“創新”概念中隱含的“創意”內涵,越來越被作為創新的主流含義突出起來:從創新的內容來看,創意更強調創新的人文內涵,創新不光是針對中間生產手段和工具的技術創意,而且是對人的意義和價值的創造性響應;從創新的方式來看,一方面更加強調創意是原生態的創新,一方面更加強調創意是“活”的創新。對創新的生命有機性方向的強調,使全球創新潮流,呈現出哈佛商學院教授羅布·奧斯汀所說的從“工業化製造”向“藝術化創造”的轉變。創造而不是製造、藝術化而不是工業化,成為創新的新意所在。

  創新是“體”還是“用”?在工業化條件下,熊彼特已談到創新的作用。但創新對於工業化來說,還只是“用”,而不是“體”。也就是說,創新只是工業化的一種手段,是理性實現自身的手段。在信息化條件下,創新具有了新的意義,即“體”上的含義:創新本身是目的性的,是生命進化本身。

  哈佛商學院教授羅布·奧斯汀指出:“當商業變得更為依賴知識來創造價值時,工作也變得更像是藝術。”“藝術”這個隱喻,在這裡代表着對“理性” (“經濟人”隱喻)這個現代性範疇的突破。奧斯汀的意思是,當商業基礎從現代性的“物質資本”,轉向後現代性的“知識”后,經濟範疇的基礎就從“理性”轉向了“藝術”。理性範疇內物性的創新,就必然轉向“藝術”範疇內生命性的創新。藝術在這裡,更多代表着人的精神本身。這就是“創意”問題的根子。

  如果說現代性意義上的創新,主要是心物二元對立的科技意義上的創新;那麼後現代性(信息化)意義上的創新,更多是打破心物二元論后科技與人文結合意義上的創新。

  我們一旦承認在經濟學前提假設上,創意問題就出了“科學主義”和理性經濟人這個“圈”。那麼對以下一系列推論之出圈,就會不再奇怪了。創意經濟實際上意味着,從以效用為重心的經濟,轉向以價值為重心的經濟;從以理性資本(包括物質資本與公共知識[即物化知識])為基礎的經濟,轉向以活性資本(包括知本[即個人知識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精神與潛意識資本)為基礎的經濟;從以機械組織和制序為基礎的經濟,轉向以有機組織和活的制序為基礎的經濟。

  創意從本質上說,是感性生產,它之日漸重要,是對作為理性代名詞的生產本身(鮑德里亞說的“生產之鏡”)的一個揚棄。創意作為與理性生產相對的感性生產,越來越從分工異化的精英創意,轉向全面發展的草根創意;從以生產為中心的創意轉向生活方式主導的創意;從理性的機械工程行為轉向演進的生物進化行為。這就從整體上超越了現代性的創新境界。

您正在瀏覽: 創新的經濟學基礎的改變
網友評論
創新的經濟學基礎的改變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