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偉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 標籤:公司治理 流量提升 安全責任書 責任營銷 領導力提升

<p>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p><p>  400年前,世界第一個股票交易所和第一個股份公司在荷蘭誕生,並且可以說,荷蘭正是因此而率先實現了市場經濟模式和自由企業制度下的“大國崛起”。今天,在美國企業捐款只佔社會全部慈善捐款總額5%的時候,荷蘭企業的捐款已經達到了社會全部慈善捐款的50%。與此同時,荷蘭公司董事會成員中有60%的人是綠色和平組織這類非政府組織的成員。</p><p>  在這個動蕩的時代,荷蘭的“領先實踐”,是否會再一次成為一種全球性的潮流?如果會,這是否意味着現代企業已經不再僅僅是一個商業組織,現代企業的領導人也已經不能繼續把自己僅僅看作是一個商人?姑且讓我們假設不會,現代企業仍舊主要是一種商業組織,現代企業的領導人在本質上也仍舊是一種商人。但是,現代企業已經明顯面臨著越來越大的社會責任壓力,現代企業的領導人如何在重重壓力之下,帶着社會責任的鐐銬,繼續把追求盈利和創造股東價值這一企業經營的經典之舞跳好?</p><p>  來自荷蘭的羅布.范圖爾德教授,在其《動蕩時代的企業責任----21世紀面臨的挑戰》一書中,試圖給我們提供一套在目前這種企業與政府及社會之間邊界混亂狀態下,關於企業如何“把對的事情做對”的理論與案例兼備的“解決方案”。</p><p>  公司治理,打開視野</p><p>  在公司治理和企業社會責任陸續成為中國監管部門、學術界和企業界熱門話題的時候,《動蕩時代的企業責任----21世紀面臨的挑戰》一書又給我們提出了一個超越企業社會責任的概念----社會整體界面管理。</p><p>  公司治理的核心內容是沿着股東-董事會-經理層這樣一個授權與責任鏈條展開的。擴展一下對公司治理的理解,則是把來自資本市場、產品市場、勞動市場上的各類要素投入者和企業經營的直接利害相關者納入進來,構成所謂廣義公司治理----合作關係管理或稱利害相關者關係管理。羅布.范圖爾德在《動蕩時代的企業責任----21世紀面臨的挑戰》一書中,提出了一個思考公司治理與企業社會責任問題的更寬廣的視角:企業如何在構成整個社會制度體系的國家、市場和公民社會這個三維空間里完成自己的職責。</p><p>  即使是完善市場經濟體系下的企業也不是在真空中運作的。企業除了要在市場中面對投資者、消費者、員工及競爭者等等之外,還要面對國家(政府)和公民社會(非政府組織)。相應地,企業的行為也就不僅僅存在於一個清晰的市場邊界之內,也還要或主動或被迫地介入到市場與國家及市場與公民社會之間這樣兩個交叉地帶。全球氣候變暖和金融及經濟危機顯示,現在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企業、政府和公民社會的共同努力。政府的作用不必多說,全球公民社會正在發揮着越來越大的影響力。非營利部門構成了世界第八大經濟體。美國的盈利性公司組織最發達,同時也有着範圍最廣的非營利部門,非營利部門作為公民社會可以計量的組成成份,提供了美國十分之一以上的工作。</p><p>  在危機迫使政府更多地介入了市場領域以及公民社會力量快速成長並以日益增強的姿態介入各種問題的背景下,企業管理者如何能夠不陷於被動而是採取一種更為積極的方式參與到這場“社會改造運動”中來?羅布.范圖爾德提出了一個“社會整體界面管理”的概念,來替代或是超越傳統的企業社會責任概念。傳統的企業社會責任概念強調的是統籌兼顧3P----人、利潤和星球;社會整體界面管理關注的則是3E----效率、公平/倫理、效果。效率,把事情做對;倫理/公平,做對的事情;效果,把對的事情做對。</p><p>  採用整體社會界面管理,面對最重要的社會問題,企業要思考自己是問題的一部分還是解決辦法的一部分,要把自己從問題的一部分變為解決方法的一部分。使自己不成為社會問題的一部分,就要盡到基本的社會責任,相應地對社會問題採取的方法是不積極型、反應型和積極型。是自己成為解決方法的一部分,則要進一步採用一種主動/互動型的方法。</p><p>  不積極型方法立足於弗里德曼的古典企業責任觀,企業的唯一責任就是創造利潤,關注“把事情做對”。對於做什麼,沒有一種倫理方面的審視,可以是一切合法的生意。比不積極型方法稍微進一步的是基於社會回應理論的反應型方法,企業被迫服從利益相關者所定義的什麼是適當行為的規範,當競爭對手做同樣的事情的時候,經理人只“做出反應”。不積極型和反應型方法下企業可能確實正在把事情做好,但他們的方向可能不對或者追求的目標是錯誤的——生產不好的產品或者是在干合法但缺德的事情。採取積極型企業社會責任方法的企業決意“做對的事情”,他們可能與非政府組織關係良好,但也存在忽視企業效率,並因此而危害企業生存與發展的風險。有效的企業社會責任實踐是要以“主動並同時互動“的方式投入到社會問題的識別與解決之中的。為了把對的事情做對,要採用由哈貝馬斯發展起來的“道德規範論述”概念----為了談判和商談大家都同意的一系列規範,各方定期聚在一起。</p><p>  社會整體界面管理,把公司治理的視野從核心層面的股東主權和中間層面的利益相關者參與,擴展到了一個更廣闊的外部環境範圍,使企業與整個外部環境之間的投入-產出關係導向一個積極正向的循環促進之中。</p><p>  社會責任,知易行難</p><p>  社會整體界面管理的基本概念和邏輯,也許並非全新,同時也並不是很難理解,難的是如何去做到。</p><p>  社會整體界面管理的基本思想在很多頂尖管理學家的著作中都有論述。戰略管理大師邁克爾.波特把企業社會責任領域比作“有太多牧師的宗教”,但還是明確提出:追求完全盈利戰略的企業只有在非營利問題(如環境)上也得到高分,才能獲得“可持續的競爭優勢”。提出了核心競爭能力理論的普拉哈拉德強調,為了企業社會責任問題持續得到公司高級管理層的重視,需要將其整合到企業的總體戰略之中。漢迪指出:“新企業記分卡應該包括僱員的知識和福利等因素,以及對社會和環境的貢獻。”明茨伯格提出:“企業是社會機構。如果他們不服務於社會,他們就沒有存在的基礎。認為他們通過賺錢和創造工作機會來服務於社會的觀點是割裂的觀點。”可以說,這些大師們關於管理問題的論述都很全面,但是越全面的方法,越是難以落到企業管理的實處。</p><p>  首先,識別和判定什麼是對社會負責任的及什麼是對社會不負責任的行為就不那麼容易。比如,倫理投資基金總是排除煙草和武器行業,認為他們是對社會不負責任的行業部門。但是,很難準確指出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負責任的。武器貿易是法律上許可的,如果這能使和平守法的公民能夠自衛的話,它甚至對社會是負責任的。同樣,煙草提供了快樂,有需求,並提供了稅收,創造了貿易和就業,甚至還有福利。</p><p>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
網友評論
提升社會責任的公司治理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