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民企內外“突圍”


民企內外“突圍”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志兵

民企內外“突圍” 標籤:民企創業

  陳俊在江湖闖蕩整10年,還是剛剛組建的“江蘇投資聯盟”六巨頭之一。他說,他的企業經過十年發展,他最擔心眼下正是“十年之坎”可能對民企帶來的致命打擊。他“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反思,不再熱衷和領導照相及出席各種宴會,用一年時間思考企業轉型這件危險的事情。”

  陳俊說自己的10年一直處於高度恐懼之中,戒掉了個人愛好,犧牲了個人時間,生怕一點點疏忽,怕企業衰落就像怕死一樣。他的問題也是中國民營企業共同的煩惱。過去20年,中國民企浸潤在“需求爆炸”中。但是中國已經進入飽和經濟和成熟市場,爆炸性增長再也不會回來了,企業進入全面競爭時代。從做好買賣到做好項目,再到做好企業,民企的戰略定位不得不經歷巨大變遷。

  破解“私”字之痛

  不久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民營企業競爭力研究課題組對浙江、廣東、四川、吉林和湖北等五省規模以上民營企業競爭力狀況進行了大範圍問卷調查以及實地調研。 

  在受調查企業的產權形式中,有限責任公司的比重佔到樣本企業總數的77.99%,但同時,有61.82%的企業承認本企業本質上仍是家族企業,有 72.6%的企業業主及家族成員共同擁有的股權比重佔90%以上。這就表明,目前中國大多數民營企業在本質上仍是家族控制型企業。

  許多民營企業,產權不明晰,制度不規範,家族式管理比較普遍,私營企業發展大都是從個體工商戶演變過來的,投資者具有明顯的血緣、親緣、人緣特徵,使企業的發展從一開始進入市場就具有家庭化、家族化傾向,財產難於分割,內部產權界限模糊,組織管理、決策家庭化。即使按《公司法》組建的公司,也還未實現由家庭型傳統企業向現代企業體制轉換,這種傳統家庭企業封閉的產權結構、非制度化的管理機制對接WTO的要求是不相適應的。因此,以“管理革命”為主要內容的新一輪體制創新非常重要。

  這種家族集權式治理結構由於內部信任成本較低,有助於較小規模企業實現更有效的組織與管理,因而在一定時期內能適應中國的國情和企業發展的實際。但從長期發展和進一步提升民營企業競爭力及其質量角度看,這種原始的企業產權形態和組織結構必將限制企業在更廣的範圍選擇更有能力的人更有效地配置企業資源。

  尤其入世之後,部分民營企業已經成長起來了,他們迫切需要具有跨國企業管理或其他從業經驗的職業經理人的加盟以提升管理水平,幫助企業建立管理規範。但用友何經華的提前離開、中瑞和中馳外聘總裁上任不到三個月黯然離職等一系列民企職業經理人任職失敗的事例,再次說明民企和職業經理人之間如何建立良性合作關係是中國民企和職業經理人共同面臨的一個問題。

  三年來,中國的民營企業圍繞職業經理人的任用去留問題,上演了一幕幕的悲喜劇:吳士宏離開TCL;李漢生離職北大方正;陸強華先後脫離創維集團和高路華,最終選擇自己創業;姚吉慶辭去華帝集團總經理職務;黃驍儉空降金蝶不到兩年,又重返原來的SAP;此外,榮事達的陳榮珍、美菱的張巨聲等人相繼落馬……

  更有甚者,職業經理人觸及法律:先是仰融出走,然後是楊斌被捕,再就是李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民企內外“突圍”
網友評論
民企內外“突圍”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