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麻將與營銷


麻將與營銷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曉艷

  首先,麻將營銷要求參與的各方面按照順序出牌,維持了一種相對穩定的市場秩序。  

  其次,麻將營銷要求按照順序胡牌。A出的牌,可能B和C同時可以胡,但是B在 C上手,這個胡的機會就要留給B。同樣,在分配有限的市場資源的時候,也需要這樣的秩序的存在。就象排隊一樣,排在後面的自然要等待前面的先辦完事,這是一種潛在的規則,是社會默認公德,是維持良好的市場秩序的重要原則。  

  再次,麻將營銷要求參與的各方面都要獨立出牌,不能出老千,不能串氣,不能受同時看幾個人的牌的指點。在下象棋的時候,說話的人往往會被稱為多嘴驢,但是在打麻將的時候說話就不是這麼簡單了。象棋都擺在桌面上,迴旋的餘地很大,說幾句也許無關大局,但是麻將之為物,簡單,90%的勝率靠的是對方摸不清楚自己的牌。一旦E看了B的牌之後,跑到C那裡去指點C如何出牌,那是相當可怕的。B的勝算基本上就沒有了。  

  對企業來說也是這樣。很多企業,象飲料的,保健品的,等行業都是有自己的獨特的商業機密的,比如可口可樂的飲料配方,比如,這些就象工夫中的內功心法一樣,是不外傳的,是商業機密。但是一旦競爭的雙方派幾個無間道到對方那裡去,對方的這些機密搞到手,那麼對方肯定完蛋。  

  就象在最近發生的一件事。先是百事可樂的一個高管竊取了一些百事的配方,打算用這些來做資本,向百事的競爭對手可口可樂索取一定的報酬。這個時候可口可樂面臨著那個著名的囚徒的選擇的故事。  

  要,還是不要?是個問題。要了的話,固然能重創對手,讓自己的市場擴張進程更為順利,但是這樣一來萬一流傳出去就會大大的損害可口的名聲。而這樣的人萬一接受了,他今天能出賣百事,明天就能出賣可口,只要有人出到能打動他的價錢。如果不要的話,以自己的實力,市場擴張的進度雖然慢了一點,但是依然會贏得人們的尊重。當年諸葛亮沒有斬掉魏延,是一個教訓,今天可口可樂毅然的拒絕了該高管的要求,而且通知了百事高層。  

  這件事一方面讓兩大飲料巨頭出現了友好共事的奇異現象,另一方面來說,通過一些媒體的報道,可口可樂也的確是贏得了人們的尊重,為自己樹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  

  當然了,麻將營銷並非是完美的,他只是一種過度時期的形態,存在着很多的缺點。象運氣多於計劃,勝率不穩定,象個人主義嚴重,忽視了團結合作的關係,等等。而問題的存在並非就是否定了該營銷的好處,我們完全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  

  一、 運氣問題。  

  儘管,在打麻將的時候,經驗和精確的計算會讓人的勝算大一些,但是不同於圍棋和象棋這一類博弈的是,麻將因為抓牌的原因,好牌的概率是不穩定的。有時候B的手風很順,連贏了幾局,但是接下來的幾天里,他就沒贏過一局。這並不能說明他不會打,而是麻將中本來就存在一個運氣的問題。  

  至於麻將營銷中的同類問題,就是營銷者往往是無意識,無策劃的進行營銷活動,使用沒有經過調查和分析論證的點子,方案,要博一把,結果連老本都賠了進去。在上個世紀中國流行的點子大師就是麻將營銷的代表人物。  

  對於這樣的問題,就是要進行嚴密的策劃,實行有目的,有步驟的,有效益的營銷。  

  二、 個人主義。  

  一個很明顯的問題就是麻將的玩家存在着一個獨的問題。而且在這種規則之中,需要的就是獨,團結合作反而是不允許的。倘若B和C進行團隊合作,發揚團隊精神,那麼A和D肯定要拍案而起,操你大爺,老子不玩了。但是A和D走了后,B和C又玩不成。  

  你要進行團隊精神,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玩麻將。在中國的營銷界中,同行的競爭是一場博弈,是一盤麻將,在爭奪市場的過程當中,人們都想自己獨吞,甚至擴張品牌,佔到別的領域。象海爾。這就是典型的麻將現象。但是這種格局必然要轉變的。到那個時候麻將的營銷也就過時了。  

  三、 價格博弈。  

  現在我們經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家電價格大戰,彩電大戰、冰箱大戰、空調大戰、微波爐大戰……這些大戰的受益者首先是消費者。每當看到一種家電產品的價格大戰,百姓都會“沒事兒偷着樂”。 

  在這裡,我們可以解釋廠家價格大戰的結局也是一個“納什均衡”,而且價格戰的結果是誰都沒錢賺。因為博弈雙方的利潤正好是零。競爭的結果是穩定的,即是一個“納什均衡”。這個結果可能對消費者是有利的,但對廠商而言是災難性的。所以,價格戰對廠商而言意味着自殺。  

  從這裡我們可以引伸出兩個問題,一是競爭削價的結果或“納什均衡”可能導致一個有效率的零利潤結局。二是如果不採取價格戰,作為一種敵對博弈論(vivalry game)其結果會如何呢?每一個企業,都會考慮採取正常價格策略,還是採取高價格策略形成壟斷價格,並儘力獲取壟斷利潤。如果壟斷可以形成,則博弈雙方的共同利潤最大。這種情況就是壟斷經營所做的,通常會抬高價格。另一個極端的情況是廠商用正常的價格,雙方都可以獲得利潤。  

  從這一點,我們又引出一條基本準則:“把你自己的戰略建立在假定對手會按其最佳利益行動的基礎上”。事實上,完全競爭的均衡就是“納什均衡”或“非合作博弈均衡”。在這種狀態下,每一個廠商或消費者都是按照所有的別人已定的價格來進行決策。  

  在這種均衡中,每一企業要使利潤最大化,消費者要使效用最大化,結果導致了零利潤,也就是說價格等於邊際成本。在完全競爭的情況下,非合作行為導致了社會所期望的經濟效率狀態。如果廠商採取合作行動並決定轉向壟斷價格,那麼社會的經濟效率就會遭到破壞。這就是為什麼WTO和各國政府要加強反壟斷的意義所在。  

  近日,國美家電連鎖店中的美的等空調的生產廠家,一改此前的升價策略,似乎達成協議一般,一致降價20%,而且不斷供貨。有時候降價是企業的一種策略性的考慮,但是從競爭的角度來考察,價格競爭對每一方面都沒有好處,便宜了消費者,但競爭各方面的純利潤都是零。  

  就種現象的出現,就象美的等幾家企業在打麻將一樣,打着打着,都覺得沒意思,就全部推桌子說,爺不玩了,爺我也不過了,我不過,也不讓你們過,來吧……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麻將與營銷
網友評論
麻將與營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