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制度創新的內動力


制度創新的內動力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巧距離

  在制度設置上,信息化有多大潛力?或者說,信息化對制度創新的影響,是建立在“為體”還是“為用”的限度上?將文獻一路讀下去,可以發現關於制度的各學科理論,其前沿——如演進經濟學、演進制度經濟學、行為經濟學制度理論、演進博弈學習理論、認知邏輯理論,都正在指向同一個方向:生命演化。而筆者恰恰認為“信息化是生命化”。制度理論與信息化結論一旦在內核中相逢,將觸發信息化理論的飛躍,引導人們在 “信息化為體”的意義上談制度;而不再像以往那樣,把信息化僅僅當作制度的附庸。

  如果這一判斷成立,將意味着信息化不僅能夠促進傳統制度的改進和完善,它還內在地要求產生新的制度,更重要的是,還會催生新的制度邏輯。制度邏輯的改變,就是本文要探討的問題。

  信息化的“生命化”理念

  用“生命化”來解釋信息化,在於將信息化理解為與“機械化的”第一次現代化運動相輔相成的“有機化的”第二次現代化運動。前者主要推動分工專業化,後者主要推動協調有機化。通過協調有機化,進一步帶動分工專業化;通過分工專業化,進一步促進協調有機化。

  “生命化”主要指通過信息的編碼解碼與傳播(即DNA機制)導致系統自組織、自協調地自發演進的過程,DNA機制就是其生物表現。信息化的本質在於,將生命機制從生物個體水平擴展到社會組織水平。從生命化的理念看,國民經濟、社會與文化的信息化過程,是社會組織的有機化過程;它主要作用是克服工業化造成的社會機體不和諧問題。所有信息化工程,本質上都是社會仿生工程,都是給傳統工業化形成的機械組織注入DNA機制使其活化的過程。比如企業信息化,就是“搞活”企業的意思。生命化,是我們討論制度問題的原點。

  如果承認信息化就是生命化,相應的信息化制度理念必然認可制度也是可以生命化的。這是信息化制度問題上,基礎理論級的第一個“大膽假設”。這個大膽假設的本質在於它是一個揚棄制度完備理性的命題,因此它是對傳統工業化的理論叛逆。

  制度問題也是知識論問題

  信息化在影響到制度安排之前,首先改變了制度的邏輯。以往的邏輯關心的是最佳制度安排,並努力形成最理性的制度,其缺點是一旦制度形成就難以改變;信息化的制度邏輯不認同絕對理性,它與時俱進,把制度理解為一個創新過程而不是一個結果,這樣才能逼近信息在其中起關鍵作用的真實世界。

  一旦不再把完備理性當作制度邏輯的中心,制度問題在元邏輯層面就將變成一個知識論的問題。在信息化學者發現這一點之前,汪丁丁首先洞察到這一點。正是經由汪丁丁,我們才發現康德思想中有一種認知和演進的因素,可以在制度邏輯理論創新中,為我所用。

  康德理論對制度邏輯的啟發,在於他第一次將邏輯學與認識論相結合,對理性進行認知考察。這一思路正是信息化制度元邏輯的核心。它解決了兩個關鍵問題:當完備理性並不“真實”存在時,制度的普遍性如何保障;當感性上升為理性后,如何保持制度在選擇和創新方面的靈活性。對制度來說,這意味着當制度從現代性的絕對理性僵化狀態向信息化的活化狀態轉型時,“活的制度”如何可能的問題。

  按照元邏輯推論,信息化的制度邏輯在於:第一,制度是面向現象的;第二,制度是演進的;第三,制度是創新的。當然,把制度的範式基礎只追溯到康德,懸置了理性本身,沒有做到從啟蒙運動的源頭上反思現代性的局限。這方面施特勞斯和伯林的理念更深入一些。

  相對制度來說信息才是重要的

  眾所周知,新制度經濟學派的口號是“制度是重要的”。在筆者看來,這不過是另一個現代性圖騰。如果這裡的“制度”最終要回歸新古典主義的完備理性假設上來,在信息化語境中,筆者認為“重要”的將不再是(一成不變的)制度,而是不斷生成和演進的信息。對於制度來說,信息才是重要的。

  制度是認知的結果,是信息的流動與積澱過程。行為經濟學的認知模式不光反映微觀行為結構,而且反映宏觀制度結構。制度構造本身就是一個心智模式。在這一模式中,制度隨時要從當下的情境中獲得信息,同時要將這一信息同存儲於系統框架(相當於康德的圖式)中的以往編碼信息進行比對,做出應對之策。信息化制度與工業化制度的不同在於,資源外部性越強(信息和知識程度越高)、環境越不確定,系統複雜程度越高,工業化的決策效能就會越低,而信息化的決策效能就會越高。以相對較低的決策成本,做出較多的正確決策,是信息化制度的主要優點。

  制度是學習得來的結果,是文化選擇的過程。從制度經濟學的演進觀點來看,制度是文化積累的結果,制度無法移植,就在和文化無法移植。信息化制度是學習型制度,在學習中與時俱進,不斷演化。因此,信息化制度不光是對制度進行改革,而是把改革本身當作制度。

  制度是博弈的結果,是共同知識形成和運用的過程。從博弈論學習理論的觀點看,制度是人們在有限重複博弈中,不斷形成和運用共同知識的結果。這種共同知識存在於一個具有編碼解碼功能的知識框架中,這個知識框架就是圖式或制度。它既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

  理解信息化對於制度邏輯帶來的變革性影響,對於制度創新具有重要意義。用最簡單、最通俗的話來說:工業化把“不變”制度化,信息化會把“變”本身制度化。

您正在瀏覽: 制度創新的內動力
網友評論
制度創新的內動力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