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史上最強的管理故事


史上最強的管理故事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彩虹

  “外賣”的世界

  一位輟學的孩子,到城裡尋活干,找份替快餐店送“外賣”的工作,每月工資不高,但活辛苦,高峰期一天得送六百份快餐。

  他人瘦小,又靦腆。熟悉他的客人問:“是不是不想上學,逃學來打工的?”他說是,但不是為了賺錢。這個回答讓人驚訝,他母親病了,常年藥物不斷。父親是個殘疾人,在集鎮上擺了一個燒餅攤。他是家裡惟一的頂樑柱。孩子就在那家快餐店干,他有過許多新夥伴,但他們都干不長,少則一月,多則三月,都受不了那微薄的上資而跳槽了。

  他幹了六年,從一個小孩長成青年。遠近市場的商販們幾乎全認識他,六年時間,他們也把小孩子認同為快餐店的老闆。直到有一天,有一個新來的女孩問他:“每個月賺多少?”他紅着臉說:“三百。”她不信,說你也是一個小老闆,怎麼可能只賺三百。他說自己只是個送外賣的。有人驚覺,他昀確是個送外賣的,六年前就是。但他們就是不明白這孩子的眼中為什麼只有外賣。他笑笑。但幾個月後,他真的辭去了快餐店的工作,開了一家家政服務公司。家政服務公司城裡很多,競爭激烈,不會有太多的生意。但是他的公司卻生意爆滿。原因很簡單,他在送外賣的六年中,認識了幾千位生意人,生意人是城裡最需要家政服務的群體,而他給他們留下了最好的印象。當他在城裡開起第四家連鎖公司,資產像滾雪球一樣膨脹的時候,認識他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個送外賣的孩子,怎麼可能單槍匹馬在無縫可鑽的市場中脫穎而出。他自己說:“很少會有一個人送六年的外賣,在這個城裡有嗎?”道理竟然簡單得讓人有些不相信。

  一次只做一件事

  世界上,最緊張的地方可能要數只有10平方米的紐約中央車站問詢處。每一天,那裡都是人潮洶湧,匆匆的旅客都爭着詢問自己的問題,都希望能夠立即得到答案。對於問詢處的服務人員來說,工作的緊張與壓力可想而知。可櫃檯後面的那位服務人員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他身材瘦小,戴着眼鏡,一副文弱的樣子,顯得那麼輕鬆自如、鎮定自若。

  在他面前的旅客,是一個矮胖的婦人,頭上扎着一條絲巾,已被汗水濕透,充滿了焦慮與不安。問詢處的先生傾斜着上半身,以便能傾聽她的聲音。“是的,你要問什麼?”他把頭抬高,集中精神,透過他的厚鏡片看着這位婦人,“你要去哪裡?”

  這時,有位穿着入時,一手提着皮箱,頭上戴着昂貴的帽子的男子,試圖插話進來。但是,這位服務人員卻旁若無人,只是繼續和這位婦人說話:“你要去哪裡?”“春田。”

  “是俄亥俄州的春田嗎?”“不,是馬薩諸塞州的春田。”

  他根本不需要行車時刻表,就說:“那班車是在10分鐘之內,在第15號月台出車。你不用跑,時間還多得很。”

  “你是說15號月台嗎?”“是的,太太。”

  女人轉身離開,這位先生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下一位客人———戴着帽子的那位身上。但是,沒多久,那位太太又回頭來問一次月台號碼。“你剛才說是15號月台?”這一次,這位服務人員集中精神在下一位旅客身上,不再管這位頭上扎絲巾的太太了。

  有人請教那位服務人員:“能否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並保持冷靜的呢?”

  那個人這樣回答:“我並沒有和公眾打交道,我只是單純處理一位旅客。忙完一位,才換下一位,在一整天之中,我一次只服務一位旅客。”

  說得多好!“在一整天里,一次只為一位旅客服務。”這話堪稱至理。“一次只做一件事”,這可以使我們靜下神來,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就會把那件事做完做好。倘若我們好高務遠,見異思遷,心浮氣躁,什麼都想抓,最終猴子掰玉米,掰一個,丟一個,到頭來兩手空空,一無所獲。

  高爾夫球的凹點

  高爾夫球運動剛剛興起時,有個奇怪現象,幾乎所有的高爾夫球手都喜歡用舊球,特別是有划痕的球。

  原來,有划痕的球比光滑的新球有着更優秀的飛行能力。於是,根據空氣動力學原理,科學家設計出了表面有凹點的高爾夫球。這些凹點,讓高爾夫球的平穩性和距離性比光滑的球更有優勢。從此,有凹點的高爾夫球成為比賽的統一用球。如果把高爾夫球的凹點比作人生的傷痕,那麼,失敗、坎坷和挫折這些給人帶來傷痕的東西,並不可怕。因為,有些傷痕,也許會有利於讓我們培養健康心理,從而有利於實現人生遠大的目標。

您正在瀏覽: 史上最強的管理故事
網友評論
史上最強的管理故事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