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熊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標籤:文化創意 文化創意產業 人力資源 人力資源管理 人力資源案例

  工作匱乏 人才匱乏

  員工忠誠,工作有保障 人員流動,短期工作承諾

  人們接受標準待遇 人們要求得更多

  首先,權力已經從公司轉移到個人。進而言之,有才能的人握有談判的主動權以實現他們的工作預期。人才的價格正在上漲。對於個人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但對於公司來說,它卻是人才大戰提出的新的挑戰。如果公司想要贏得對高級管理人才的爭奪戰,就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

  其次,優秀的人才管理已經成為競爭優勢的關鍵來源。那些在吸引、發展、激勵和留住人才方面做得好的公司將會獲得更多的這種在競爭中起決定作用的稀缺資源,並將極大地推動公司的發展。

  當代人才大戰調查證明了這一點。那些在人才管理索引中分數排在前面的公司,股東收益平均比其同行高22%。分數居末的公司的股東收益則不比同行高。 當然,許多人才管理之外的因素也制約了股東收益,但這些數據卻為更好的公司管理會產生更好的公司業績提供了有說服力的證明。

  創意產業是建立在教育的高度發展基礎之上的。創意產業的發展依託於國民素質的普遍提高和國民創造力的激勵發揚。1998年英國國會在一個報告中指出,“人民的想象力是國家的最大資源。想象力孕育着發明、經濟效益、科學發現、科技改良、優越的管理、就業機會、社群與更安穩的社會。想象力主要源於文學熏陶。文藝可以使數學、科學與技術更加多彩,而不會取代它。整個社會的興旺繁榮也因此應運而生。”創造性的教育與開發是創意產業可持續發展的深厚基礎。

  過去,我們一般總是從行業和部門來劃分社會經濟的各個產業門類,現在,當創意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創意人才和人力資本就具有了重要的意義。文化經濟學家理查?弗羅里達在《創意階層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一書中,便從職業的分類而不是從部門和行業的分類來分析和定位創意產業。他認為我們不能把創意簡單視為一個部門或行業的分類,創意在當代經濟中的異軍突起表明了一個職業階層的崛起。弗羅里達認為,在美國,社會分化成四個主要的職業群體:農業階層、工業階層、服務業階層和創意階層。創意階層包括一個“超級創意核心”(super-creative core),這個核心由來自“從事科學和工程學,建築與設計,教育,藝術,音樂和娛樂的人們”構成……他們的工作是“創造新觀念、新技術和(或)新的創造性內容。”除了這個核心,創意階層還包括“更廣泛的群體,即在商業和金融,法律,保健,以及相關領域的創造性專業人才。這些人從事複雜問題的解決,而這包括許多獨立的判斷,需要高水平的教育和技能資本”。創意人才是遍佈於許多部門或行業的。

  弗羅里達認為創意階層現在在經濟中呈上升趨勢。美國工業階層的人數從1960年到2000年下降了15%。到上世紀末,非製造業在所有職業中所佔比重增長至約80%。(Morris and Western,1999)。弗羅里達從這些非製造業中挑選出最好的部分,將之合併成創意階層。即使將超級創造性核心和創造性專門人才去除,剩下的服務階層仍是最大的職業團體,占整個勞動力的約45%。創意階層約佔30%。約12%的勞動者屬於“超級創造性核心”。

  在美國,我們被告知漂泊性的工作(軟件設計師和閣樓藝術家)佔據了勞力總數的12%,一個世紀前只有5%。在英國,文化方面的專家認為“創意產業在英國價值1125億英鎊”。1994年61個申請讀大學的人中有一個尋求藝術家或者設計師的職業,五年後,這個比例已經是1:19。這些數據讓政策制訂者們把目光從那些經濟學家愉快的稱之為“從事單調工作的人”轉向“藝術的工作者”,假定的這兩者之間的區別是單調工作追求的是最大化他們的收入,而藝術化的工作追求最大化他們的創造力(見Towse, 2002)。在經濟混合型資本主義社會,創造力被過分追捧為經濟發展的路徑。對人們技能的管理意味着將落後的農業和手工業雇傭勞動置換為創造性部門的僱用勞動。創造力同時也被看成是解決由於反工業化所造成的動亂的政策性的答案。

您正在瀏覽: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網友評論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