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熊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標籤:文化創意 文化創意產業 人力資源 人力資源管理 人力資源案例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在中國,以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為主的製造業加工業似乎還未深切體會到文化創意人才的極端重要性,但隨着文化創意產業在我國的普遍發展,創意人才的極端缺乏一成為制約我國成為創新型國家的瓶頸。從根本上說,我國創意產業發展的瓶頸是創意人才的極端匱乏。專家預測,我國文化潛在消費能力2005年將達到6000億元。與此相關的文化產業,如新聞出版業、廣播影視業、音像業、演出業、娛樂業、藝術培訓業、文化旅遊業、群眾文化業、圖書館業、文物業、博物館業、會展業、廣告業、諮詢業、博彩業、競技體育業等也正在蓬勃發展之中,於是相應的文化產業人才匱乏現象日益突出。

  據智聯招聘網最新統計的招聘信息顯示,2004年傳媒、出版、印刷、包裝類的職位空缺平均每月是5344個。2005年5月以來,這些職位的需求已經上漲到6896個。教育和培訓行業與娛樂、體育、休閑行業,去年平均每月的職位空缺數量分別是2888個和1896個,而今年5月,這兩個行業的職位需求分別是5288個和2076個,增幅分別是83%和10%。

  大批量創意人才的教育與培養是我國未來創意產業獲得大發展的前提。從近10年的經驗來看,各國創意產業的發展無不得力於各國創意人才的教育與培養。僅以遊戲產業為例,到2003年,美國設有遊戲專業的大學(學院)有540所,日本有200所大學設有遊戲(開發、設計、管理、運營)專業,韓國有288所大學或學院設有相關專業,其中政府指定贊助的大學及研究院遊戲專業就有106個。在韓國1999-2000遇到第二次經濟危機時,正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高速發展拯救了韓國經濟,而其遊戲業在短短几年中之所以獲得高速發展,與其豐富的人力資源的強大支持分不開。我國創意人才的培養,受到原有教育培訓機制的制約,不能適應成飛速發展的需要,必須儘快變革,創造新的培育機制,培養大批量創意人才,推動我國創意產業的健康高速的發展。

  縱觀當今世界市場,以效率更高的技術和勞動者,來更新和取代效率較低的技術和勞動者,這一早年被熊彼特稱為“創造性破壞”的論斷,今天已是當代創意產業發展的現實。

  在西方引起廣泛爭議的《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一書中,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指出:人們很容易錯過新型產業的潛力、新競爭的影響以及顧客和供應商轉變的力量——葛洛夫稱之為“戰略性轉折點”。例如,紐約和舊金山港口因為錯過集裝箱化而生意慘淡,而西雅圖和新加坡港口卻生意火爆。同樣,史蒂夫?喬伯斯(Steve Jobs)由於忽視了批量生產Windows驅動的個人電腦而導致第二計算機公司(NeXT)破產。

  今天,人才的競爭成為最重要的戰略性競爭。“人才”成為決定一個產業發展的關鍵因素。公司吸引、發展、留住人才的能力是將來在競爭中取勝的最重要的砝碼。“我們安然公司與競爭對手的唯一區別在於我們的人,我們的人才。”安然公司董事長肯尼斯?雷(Kenneth Lay)說道,“正在進行的全部爭奪戰都是為了人才,實際上,過去十年都是如此,只是有些人並未注意到它而已。”

  隨着20世紀80年代末世界從工業時代向信息時代的必然轉變,全球人才大戰風煙四起。有形資產(如機器、工廠和資本)與無形資產(如網絡、品牌、知識資本和人才)相比,其重要性發生了顛覆性變化。在整個20世紀,產業與企業對人才的依賴有了巨大的增長。在1900年,只有17%的工業需要知識工人,現在則超過了60%。更多的知識工人意味着優秀人才更加重要,因為最有才能的知識工人所創造的不同價值是巨大的。例如,最好的軟件編程員在同一時間內可以比一般的編程員多寫十倍更有價值的編碼,並且他們的產品會產生五倍多的利潤。思科公司(Cisco)的CEO約翰?錢博斯(John Chambers)對此作了如是的描述:“一個世界級的工程師和5個同事可以超過200個一般的工程師。”向信息時代的轉變遠未結束。由於經濟正在變得越來越以知識為基礎,所以高級人才的價值將會繼續增長。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網友評論
文化創意人力資本與創意階層的崛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