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儘可能地有條理


儘可能地有條理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眾疇

  我給人留下的印象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條理的人了。我的辦公桌上有堆積如山的紙張、文件夾、書籍、餐巾紙,還有吃的東西—對,食物。有時我不小心碰一下桌子,桌子就像要塌了似的,吱吱呀呀亂響,引得旁邊的孩子趕緊去扶桌腿。如果你和我以前的學生談到這類事,他們肯定會告訴你我那桌子上有一星期沒倒的茶杯、吃了一半的甜甜圈,還有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但是,我敢保證他們還會告訴你,放在桌子上的每一件東西我都知道具體在哪兒,而且我想拿什麼東西都可以在幾秒鐘之內拿到手。

  如果你知道了我是多麼邋遢的一個人,你就可以理解我對那些條理性差的學生為什麼如此寬容了。但這種寬容還有一個附加條件—我告訴學生們,我對他們課桌里的東西堆成什麼樣可以不管,但是如果他們不能很快完成作業、記筆記或其他我布置的任務,我就會找他們的麻煩了。我在哈萊姆教過一個叫馬文的學生,他根本不理會我關於條理方面的要求,但是不管我跟他要什麼他都能手到擒來。在哈萊姆還有一個孩子叫舒芒德,他居然能騎着馬找馬。據我觀察,他每次找東西時如此低能,都是因為他沒有條理。我乾脆把他的桌子桌面朝下拎起來,把所有亂七八糟的東西抖到地上,然後讓他把作業找到,卻不允許他把東西放回課桌,因為那桌子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個擺設。這看起來有點過分,但的確很生動,能刻在孩子們腦子裡。從此以後,孩子們找不到東西的次數驟減。這麼做不是因為我生氣或想要侮辱他們,而是為了教育他們。當然,我需要跟學生們作足夠的解釋。

  每年我都問我教過的學生,新老師對他們在班上的表現有哪些看法。我主要的目的是想了解我教過的孩子在哪些方面做得不錯,哪些方面還有不足。這點有時很難做到,也令人難以啟齒,因為你很難聽到一個老師告訴你,你的學生什麼方面沒被訓練好。如果你確實想成為一名更好的教師的話,我認為確實有必要這樣做。除此之外,能聽到正面的議論也是不錯的。舉個例子,過去有的老師曾經說過:“我能確切地說出來哪些是你教的學生,因為他們的寫作技巧要比班上其他同學強得多。”聽到這句話確實令我太高興了,但學生們有一處弱項常常被老師們指出來,那就是條理性。這令我痛苦萬分,因為我知道,要想讓他們做到,我自己就得先做好。

  一年夏天,為了幫助我的學生們變得更有條理,我決心作些改變。首先,我去商店買回了一套我希望孩子們人手一份的用具,包括一個能裝下他們的筆記本的大書夾子,還有活頁紙、鋼筆和鉛筆、100頁厚的筆記本,以及蠟筆、尺子、釘書機等。我還買了一盒紙巾,我發現整年我都得不停地買紙巾,因為孩子們經常流鼻涕。為了給我自己省點錢,我把它加進了學生必備物品清單。我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把所有的物品放在我客廳的地板上,然後拍張照片。準備就緒后,我給孩子們寫了封信並且附上照片,解釋說這些物品是他們下一學年必須要用的。他們在開學前三周就能接到我的清單,這樣家長們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去採購了。這確實是個好主意。我沒發清單之前,學生們上學的第一天要帶大量的東西,很多東西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我可不喜歡這樣。因為又要開學了,又升了一級,孩子們(也包括家長)會很興奮地置辦許多東西,不管有沒有用。我的學生家長收到我寄的照片和信以後,對我的做法大加讚賞。他們不用拚命地買許多東西了,同時也知道了我想讓他們準備什麼,更不會因為買了孩子們根本用不着的東西而浪費錢。

  開學的第一天,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帶來了所有我清單上列的物品。我發現所有的家長—不論他們的收入狀況如何,都對孩子的學習用品非常重視。我會仔細檢查全班每個人的每一件物品,並且告訴他們每件東西什麼時候用,再在上面用標籤做上標記。我給他們做示範,告訴他們怎樣在日曆上記下每天的家庭作業,以及被判過分的試卷存放在哪裡等。在做過示範之後,他們成了我教過的班級中最有條理性的班級,這也讓我輕鬆了許多。每當我想要孩子們的家庭作業時,他們都知道從哪兒拿,假如我想要他們的複習紙,他們能立馬交上來。同樣,每當我開家長會的時候,我能和家長一起檢查每個孩子夾在書夾上的筆記本,能快速地找到任何東西,如計劃表或我需要的試卷等。那一年我領悟到的重要一點就是,孩子其實是很喜歡被條理化的,他們喜歡我們這套技巧。做到條理化這套技巧不僅對他們的學習有用,對他們今後的職業生涯也是有好處的。

  如果你從事教育行業的工作,那麼我建議你,把你希望別人做到的事情盡最大可能地細節化。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拍照片,或給他們發宣傳品,明確地告訴他們你想讓他們做什麼,或生產什麼。通過給他們做示範,教他們如何做到有條理。根據我的切身體驗,你永遠也不能想當然地認為一名學生或其他任何人會知道或理解怎麼做到有條理,最好的做法就是把你的要求明確化、細化。

您正在瀏覽: 儘可能地有條理
網友評論
儘可能地有條理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