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檢察機關介入公安刑事預審必要性的探討


檢察機關介入公安刑事預審必要性的探討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格子衫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八條指出;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第七十六條: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批准逮捕工作中如果發現公安機關的偵察活動有違法情況,應當通知公安機關予以糾正,公安機關應當將糾正情況通知人民檢察院。這裡法律明確規定了檢察機關的監督職能,包含了在立案、偵察等整個訴訟過程的監督。 一、問題、案例 在現實的公安機關的刑事預審中,檢察機關一般都不派人到現場進行監督,筆者認為這是監督環節的一大漏洞,有礙於對刑事案件準確定性和公正判斷。以往多年的一些刑訊逼供,冤假錯案的發生原因之一就在於此。公、檢、法一同辦錯案,也就不奇怪了。因為最初的錯,才導致了最終的錯。有的公安人員為了完成某些指標、任務、創收等目的,採取非法、暴力等手段,造成了一些本不該的冤案。有的為了某些利益,擅自放走一些犯了法的人,此時,正是因為缺乏權力的制約、監督,結果可能執法者違法卻無人知曉。筆者認為主要審訊嫌疑人的過程是個關鍵,即無另外的司法機關到場監督又無律師在場,很容易發生此類事情。以往監獄無檢察機關到場監督出一些問題,後來改革后減少了問題,這就說明監督的必要性,這也是司法監督的具體體現和職責。是正義、公正、防腐敗的重要保證。是法治上的進步。那麼為什麼刑事預審這個首要、重要環節缺乏監督呢?是體制問題?是資源問題?還是其它原因?眾所周知,刑事案件定案關鍵是證據,而口供證據往往被一些公安部門特別看重,正因為認為管用,所以才會不擇手段地獲取。不可否認口供的作用,但如果一些不人道、有辱人格、侵犯人權、虐待肉體、精神等做法如果不被制止,就會損壞法律的形象、執法者的形象。 有這樣一個案例:一城市巡邏警在午夜攔查了一個騎車男子,並在車后架子的麻袋裡發現了一具女屍,該男子解釋說,他是在一垃圾堆上見到這個麻袋,以為裡面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想馱回家去看看,關於女屍,他無所知 ,警察不相信他的“鬼話”便帶回公安局訊問 ,經過 一番“較量”,該男子“供認了自己殺人的事實”,但後來在法庭上,被告人翻供,聲稱受到刑訊逼供,法官經過有關調查,認定被告人確實曾經受到過刑訊逼供。在本案中,公訴方除了被告人口供筆錄和證明被告人曾騎車馱着女屍的證據之外,沒有任何能夠證明被告人殺人的證據,最終結果當然以不滿足於“法律真實”而判無罪 。此案件差點被誤判,其原因之一就是只信口供了,所以重事實證據乃是司法機關必須遵守的主要原則。“疑罪從無”是當今國際公認慣例。那種推定有罪,則很可能造成冤案。刑事公訴方、審判方必須證明“疑兇”犯罪無疑,證據確實充分,方可定罪。公檢法之間的相互制約不可忽略、不可替代,“人命關天” 法律至上的理念首先應成為司法機關信奉的準則。所以要嚴厲禁止,並堅決制裁一切違法取證行為。偵破案件應當主要是注重偵察策略、調查研究、科學的技術手段和水平的提高,而不是落後的侵犯人權的“武斷”辦案。 二、思考、建議 為什麼檢察機關介入監督就能好一些?俗話說“一人為私,二人為公”。兩種機關介入,公正性當然會好些。這也是檢察機關的職責所在,當然檢察機關本身就是追訴犯罪機構,監督可能有傾向性,但是在缺乏中立和對立機構、人員的情況下,也只能相信檢察機關了,因為檢察機關也講公正,起碼也多一個負責的,要律師提前介入在目前國情下則更加難辦。目前一些檢察機關實施監督的滯后性和被動性,往往導致難以有效預防和及時糾正違法問題,不利於保護犯罪嫌疑人及其他有關公民的合法權益不受非法侵犯,檢察機關不參與公安的預審活動就難以知曉預審中的違法行為,有些事後查實了,但侵犯公民合法權益已成事實,由此造成的損害和惡劣影響已難以挽回。公安機關這種刑事強制職權如果缺乏有效的制約往往導致濫用,容易使無辜者受冤。這種程序性審查監督有時直接影響了實體性質。司法的公正是司法的靈魂。打擊犯罪應與維護人權並重,這都是憲法所規定的。也是世界訴訟制度發展趨勢。因此筆者認為可以在區級以上公安機關設置檢察室,派員到場直接監督刑事預審活動。尤其是重大案件,以便在內部先實行公開透明,當然監督不是“唱反調或一個鼻孔出氣”,主要是忠於事實和法律,立場公正,嚴格程序,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在此種環節的特殊作用。以保證“非經法律的正當程序不得剝奪人身自由、監禁”成為人人遵守的法則,依法保護人權深入人心。 xx區司法局xx

您正在瀏覽: 檢察機關介入公安刑事預審必要性的探討
網友評論
檢察機關介入公安刑事預審必要性的探討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