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曉艷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標籤:孔子思想 孩子教育 四大名著 四大發明 孔子名言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一、孔子的教育思想

  孔子的理想是要實現人與人之間充滿仁愛的大同世界。為了實現大同世界,關鍵是要把仁愛思想灌輸到廣大群眾中去,為此需要培養一大批有志於弘揚和推行仁道的志士和君子。這類志士和君子既要有弘道和行道的志向,又要有弘道和行道的德才。

  志向是指:“篤信好學,守死善道”(《論語· 泰伯》),“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生以成仁。”(《論語· 衛靈公》)。

  德才是指:具有智、仁、勇、藝、禮、樂等六個方面的德行與才能,即孔子所說的:“若藏武仲之知(智),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論語· 憲問》)由於“不欲”含有“克己”之意,按“克己復禮為仁”的說法,“不欲”含有可達仁之意,故可解釋為“仁”。可見培養具有上述弘道與行道志向與德才的君子或志士就是孔子教育的培養目標。

  關於教育的作用,以孔子為代表的先秦儒家既重視其社會作用,也重視其在個人發展中的作用。《禮記》中《大學》篇關於“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著名論述既說明了儒家關於大學教育的過程和步驟,也清楚地表明了儒家對教育作用的看法:通過格物、致知做到誠意、正心(即樹立正確的倫理道德觀念,做到不為各種私心邪念所動搖)從而達到修身的目的(即形成完善的人格),這是教育對個人發展所起的作用;在此基礎上,每個人都積極為促進各自家庭的和諧美滿(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和國家的繁榮、穩定而努力作出自己的貢獻(齊家、治國),這是教育對社會發展所起的作用。有些學者認為,儒家教育思想是只考慮教育的社會作用而忽視個人的發展,甚至是壓抑個性的發展。這種看法是不公允的。事實上儒家教育思想很重視個人的發展,“性相近也,習相遠也”就是儒家促進個人發展的理論基礎。但儒家的個人發展不是只強調“自我”而不管他人的極端個人主義的發展,而是“己欲利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以完善人格為目標、和群體和諧一致的個人發展。這是孔子教育思想與西方教育思想很不相同的地方,也正是孔子教育思想的偉大之處。

  關於教育的對象,可用孔子的一句名言“有教無類”(《論語· 衛靈公》)來概括,即不分貴族與平民,不分華夏與狄夷都可以接受教育。這在等級森嚴的奴隸社會末期和把狄夷看作非我族類的“豺狼”的時代,孔子能對教育對象有如此認識,並能在實踐中始終以此作為辦學方針,這無疑表明孔子有極大的革命勇氣與魄力。

  孔子為達到上述培養目標而確定的教學內容是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等六門課程。周公製作禮樂以治天下,“禮”用於維護各種人倫和道德規範;“樂”是通過音樂、舞蹈、詩歌等藝術手段使學生從情感上接受道德的熏陶,所以禮樂互為表裡,共同完成德育任務;“射”是射箭,“御”是指駕馭戰車的技術,這兩項屬軍事技能;“書”包括識字和自然博物常識,相當於現代的文化科學知識;“數”的教學不僅指一般的數學知識還包括記日、記月、記年的曆法,甚至“八卦”也屬數教的內容[1]。由六藝可見,孔子的教學內容已包括道德教育、科學文化教育和技能訓練三部分。但這三部分內容並非等量齊觀的,從“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這個關於仁的重要定義來看,孔子顯然是把“學會做人”即德育放在基礎或首要的地位來強調的。由於“樂”教相當於現代的美育,軍事技能相當於現代軍事體育,科學文化知識就是智育,因此我們可以說,孔子在2500年前已明確提出了教學內容應包括德、智、體、美四個方面,並且應以德育為基礎,把德育放在首位,這種教育思想至今仍有重要的現實指導意義。

  關於六藝中的“書”,有的學者認為只包括識字而不包括自然科學知識,許多人認為孔子只講倫理道德,忽視自然科學,這完全是誤解。由王炳照、閻國華教授主編於94年6月出版的“中國教育思想通史”(第一卷)中,已列舉了大量有關孔子親身向弟子們傳授自然科學知識(包括氣象、天文、曆法、動植物、地理和古生物等內容)的事例,其中有些事例還來自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所提供的資料。《國語· 魯語下》也有不少這類事例的記載。所以認為孔子重文輕理,或只教倫理道德而不教自然科學的說法是站不住的。儒家輕視自然科學是漢儒和宋儒們所為,是違背孔子教育思想的。在這點上必須將孔子代表的先秦儒家和以後的漢儒、宋儒劃清界限。

您正在瀏覽: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網友評論
孔子教育思想與教育的四大支柱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