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卡卡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標籤:語文學習 語文學習方法 好聽的快餐店名字 快樂屋 快樂星漢堡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即把所要記住的知識要點記在一張小卡片上,以便於隨時儲存、提取、攜帶,供查找、記憶和積累資料。

  卡片大小以6cmx9cm,75cmxl25cm為常見,主要設置欄目內容有;類別、主要內容、出處作者、出版日期、所引頁數、出版社等,簡單一點的則只註明類別、內容、出處。下面附兩張卡片,供大家參考仿製。

  簡式知識卡

  郭沫若(1892-1978)

  原名郭開貞,曾用筆名郭鼎堂、麥克昂、易坎人等。四川樂山人。1919年在上海《時事新報·學燈》發表詩作。1921年創造社成立,他成為創造社的骨幹。

  在郭沫若漫長的創作生涯中,新詩成就最高且具有代表性的,首推1921年出版的詩集《女神》。作者將泛神論的思想和民主精神結合起來,歌頒大自然,歌頌都市文明,謳歌20世紀的動力,這些嶄新的內容,藉助惠特曼自由詩的形式,恰當地表現了五四時期的時代精神。這些詩篇感情奔放,詩句噴薄而出,節奏緊湊,有感動人的力量。在新詩還沒有完全從舊詩詞蛻化而出的當時,這些風格全新的詩篇出現,對詩壇的影響很大,在開創浪漫主義詩歌方面,矗立了一座豐碑。

  案例:

  少“嗯!”少“問”

  陸欣(復旦大學)

  只要一個人在學習,就必然有一套自己的學習方法。在10餘年的學子生涯中,感觸最深、使我受益最大的是:少“嗯!”少“問”。

  先說“嗯!”。課堂上,老師講得繪聲繪色、津津有味,而同學們聽得聚精會神,並不時發出“嗯!嗯廣之聲表示理解或贊同,這大概是老師很滿意的課堂氣氛,同學們也很得意的聽講效果吧!可是,我卻認為這樣一味地“嗯、啊!”隨聲附和、不動腦筋,並非一條十分有效的學習途徑。我就常常把“嗯”後面的“!”變為“?”,凡事喜歡探個究竟而不輕易說“我懂了”三個字。比如,語文課上,老師教我們“移就”這種修辭方法,他解釋說:“移就”即是把本來只修飾某種事物的詞臨時移來修飾與它相關的事物。還舉了一個例子:“怒髮衝冠”,說明其中“怒”本是修飾人的,這裡移來修飾與人相關的頭髮,這就叫“移就”。於是我就想:這裡的“怒”是否可以不看成“發”的修飾語,而看成被修飾的中心詞,讓“髮上沖冠”作“怒”的補語呢?即使是“憤怒的頭髮”,又是否可以理解為擬人化的寫法呢?又比如,在物理課上,老師講“電動勢”一節時告訴我們內壓、外壓之和為電動勢。於是我就又想:為什麼它們的和為電動勢呢?是否可以把這看成一個串聯電路,電動勢即為總電壓,內壓、外壓就是分壓呢?老師還告訴我們,測內壓時不能直接將導線接在正負兩極上,否則測出的為路端電壓。這時“為什麼不能接?”“內壓為何不等同於電動勢?”等一連串的“?”又從腦子裡冒了出來,總之,老師說一,自己並不附和,變“嗯!”為“嗯?”是我自以為很成功的學習方法。

  再說“問”。“問”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公認的勤奮好學的標誌。劉開曾在《問說》中儘力強調“問”的重要性,而孔子也認為“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一種很好的學習態度。不錯,“人非生而知之者”,在學習中難免會碰到許多問題,如果礙於情面或根本就是懶惰而置它們於不顧,那勢必會影響你的學習。可是,在實際的學習生活中,我卻總結出這樣一條似乎有悖常理的學習方法——“少問”。

  我在自覺或不自覺地把“嗯!”變成“嗯?”之後,並不是急於跑去問老師,相反,我喜歡自己先動腦想一想,反覆思考了仍不得其解,我才向同學或老師請教。這樣,不但使疑難問題留下的印象更為深刻,而且使我的腦子越來越靈活,因為這樣更便於找出思考中忽視的方面和失誤的原因,使自己想問題更為科學、全面。另外,在做題時,我更加信奉這條原則,因為題目本身的答案對我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應當是怎樣思考,怎樣找線索,怎樣避免計算中的疏漏等等。一句話,就是儘可能通過獨立思考,尋找解題規律,培養科學思維的方法,這樣做出一道題的效果遠比問后得到一個答案的效果好得多。當然少問不等於不問,對疑難問題還是不能放過的。

  好了,聽我介紹完自己的學習方法,你有什麼感想呢?可別急於“嗯!”“噢!”想一想,覺得有道理的話就試一試吧。

您正在瀏覽: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網友評論
語文的快樂學習法一:卡片法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