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譚傳榮:一條民營管線的生存抗爭


譚傳榮:一條民營管線的生存抗爭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魚兒

譚傳榮:一條民營管線的生存抗爭 標籤:職場生存 民營企業家 生存之道 經營管理 運營管理

  可是重視歸重視,體恤歸體恤,感動歸感動,誰都清楚,這條路還很難。身邊朋友甚至提醒老譚,要他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他隨時可能成為悲情英雄。

  這條100公里的管線橫跨兩省,途經5個縣區,20多個鄉鎮,80多個村莊,因為管道佔地,山西通豫面臨不計其數的賠付,而且一提到利益,千奇百怪的狀況和問題便紛紛冒了出來。對譚傳榮來說,整個過程如同一次千難萬苦的西天取經。

  比如,村民才不會管你什麼國家戰略工程。村民的祖墳、田地和房屋擋住了管線的去路,無論賠多少錢都死活不讓挪,一些村民鑽進工程挖掘機里一躺就是好幾天,不讓工人們開工。

  當下拆遷問題在中國又是敏感話題,稍微處理不好就會造成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譚傳榮和他的團隊只得放低姿態、耐心勸說,儘力在賠償上與村民們達成一致。

  遇到老百姓的這種情況,從山村走出來的譚傳榮完全能夠理解包容。然而,跟目前中國很多事情一樣,在實際落實環節,大領導很着急,老百姓很着急,但就是中間的官員們不着急。不着急也罷,令老譚無比氣憤的是,一路上一些鄉鎮政府、村支部為了一己私利而故意使絆。

  譚向記者回憶說:他和團隊一路下來,每天喝不完的酒,賠不完的笑臉。有好幾次,譚接到員工的電話說:老闆,我們終於搞定了!那時電話那邊的員工已經喝得站不起來了。

  更可氣的是,有些鄉幹部、村幹部假借民意,突然推翻之前已經簽好協議的賠償價格,坐地起價,其實背後乾的是見不得人、假公濟私的勾當。

  有一次,譚傳榮發現明明賠付給老百姓的是1200元,但真正到老百姓手裡的,卻只有700元。老百姓不滿,就給工程添堵,其實中間的差價被鄉幹部、村幹部中飽私囊了。譚傳榮曾經指着一個鄉幹部的鼻子罵娘:你根本沒資格當這個幹部!

  譚傳榮氣憤地說:有些基層幹部動不動就拿領導架子來設置阻礙。我是在前線流血流汗的人,我也是有脾氣的人!

  身邊人說,老譚是一個時刻準備獻身的人,他很瞧不起那些掌握一點權力卻打個人小算盤的所謂的領導。行伍出身的他身上有一股亮劍精神。

  這種精神有時候是遇強更強。100公里的管線穿鐵路、穿公路、穿河流、穿森林,甚至撞上部隊的通信光纜。施工團隊想,此前什麼田地、祖墳等,還可以通過跟老百姓商量和溝通來解決。這個可是雷打不動的部隊光纜啊,大家一時束手無策。

  譚傳榮聞訊后心裡暗忖:如果去找部隊談,要麼吃閉門羹,要麼漫天要價,管你國家不國家。遇到這種強勢群體,需要曲線救國,向當地政府尋求支持,再抓住出手的時機。

  贏得當地政府支持的當天,譚傳榮立即下令來個先斬後奏,通宵達旦鋪管道。迅速完工後,再找部隊商量着將通訊光纜從一旁繞開。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譚傳榮的這場閃電戰合情合理,部隊也拿他沒有辦法。

  穿越心中的太行山

  2011年1月,山西沁南煤層氣田,寒風凜冽,冷氣刺骨。譚傳榮緊了緊大衣,目光順着口徑559毫米的輸氣管望向遠方。不久后,每年將有30億立方米的煤層氣,通過這條大管線往東100公里翻山越嶺、跨江過河,直抵河南省博愛縣。

  在那些不眠不休推進工程的時間裡,譚傳榮成天想着如何解決問題,時常晚上想得睡不着覺,有時候半夜想着村民們的賠付問題不能拖,越拖越出問題,竟會突然心慌得翻身起床。

  此時再看這條他視之如命的跨省管線,回想這100公里的心路歷程,老譚忽然覺得一種激動在心中翻滾起來,難以言說。

  曾經,中石油華北油田的老總專門找到譚傳榮,對他說:老譚,你這個管線不能再幹了。

  譚反問:怎麼不幹了?

  這個老總懇切地說:你賣給我,不然很可能最終落得高價買、低價賣。

  譚傳榮當場堅定回絕。

  他向記者坦露:在內心深處,他把這條管線視為生命中最後一次拼搏。如果按照每年30億立方米的最大輸送能力,每立方米0.3元的利潤來計算,總投資4.6億元的管線,每年可帶來利潤9億元。按照這個業績,企業如果在中國大陸上市,市盈率達到20~30倍基本不成問題。

  當然,中石油分公司老總預料的結局不是沒有可能發生。說不定哪天政策風向一變,管道所有權很可能全部收歸國有,老譚便成了悲情的出局者。

  但是戰鬥才剛剛打響,老譚對此不願多想,不願多談。採訪中他多次強調說:管道建成后對國家能源戰略意義重大,也是為中央領導分憂解難。不然,張國寶老局長也不會在已經登機后,又專門下飛機與自己握手。

  --隻身闖入國有壟斷行業的他,有一種尋求政治支持的強烈渴求,這雖然是迫於形勢,但更是一種夾縫中的生存智慧。

  有一次,譚傳榮與中石化、中石油等幾個巨頭的代表一起到中央某部門彙報工作。大家把工作業績拿出來一比,幾個國有巨頭竟然遜色不少。中央領導當面數落了幾個國有巨頭,並希望他們多向民企學習。

  不久前的一次國務院全國電話會議上,副總理張德江甚至專門提到譚傳榮的山西通豫。譚告訴記者:國家對煤層氣的開發心急如焚。每次礦難死人,溫總理就指示,必須引起高度重視,採取一切措施,然後副總理李克強就指出,要通過一種創新的體制來解決。

  顯然,譚傳榮把央企、地方國企和民企整合成一支聯合艦隊,正是一種體制上的創新與突破。他向記者總結道:民企機制靈活,敢打敢拼,但要把事業做大,必須把國有企業的資源、人才和管理等方面的優勢整合到一起。

  採訪接近尾聲,譚傳榮意味深長地說,山西有個古老的故事,不是“愚公移山”嗎?這是一種精神。沁水盆地往東100公里,翻越太行山,就是河南省。這個56歲的男人,正翻過了心中的那座太行山。在山那邊,他暢想着,他的管線從博愛輻射開來,直通鄭州、洛陽、焦作……再往後,南下湖北直到長江邊。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譚傳榮:一條民營管線的生存抗爭
網友評論
譚傳榮:一條民營管線的生存抗爭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