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偉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標籤:風險投資 風險投資公司 百味天下 翅霸天下 包天下餐飲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儘管風險投資基金中,外資主導的新募基金仍然佔據主導地位,但這種趨勢正在慢慢發生變化。目前,越來越多國內的大企業戰略資本和民間資本正在湧入這個新興市場,他們手中所掌控的資本,對於整個風險投資的競爭格局,將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兩年來,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由政府創投、政府引導基金、中外合作創投、本土創投機構以及民間天使基金多元化並存的格局已經開始出現。

  ChinaVenture發布的《2007年第一季度中國市場創業投資研究報告》顯示,2007年第一季度,中國創投市場新募集基金19隻,總金額為28.5400億美元。其中外資主導新募集基金10隻,總金額25.5050億美元,佔到了新募基金總額的89.4%;中資主導新募集基金7隻,佔新募基金數量的36.8%,總金額1.8850億美元,佔新募基金總額的6.6%。

  儘管風險投資基金中,外資主導的新募基金仍然佔據主導地位,但這種趨勢正在慢慢發生變化。目前,越來越多國內的大企業戰略資本和民間資本正在湧入這個新興市場,他們手中所掌控的資本,對於整個風險投資的競爭格局,將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隨着更多大企業發起的創投機構、民間成立的創投公司以及天使投資基金浮出水面,創投新軍在風險投資領域中也會佔據更重要的位置。目前的主要創投新軍包括政府引導基金、中外合作創投、本土創投機構以及民間天使基金等。

  政府引導基金

  2006年3月,由國家開發銀行與中新創投發起的中國首隻創投引導基金正式成立,總規模達到10億元,主要和投資於蘇州工業園區的其他創業投資基金進行聯合投資。

  2006年10月,上海浦東新區風險投資引導基金成立,這隻基金計劃在“十一五”期間提供20億元財政資金支持。成立后,浦東創業投資基金出資500萬美元,投資於資金額為1億美元的德豐傑龍脈中國風險投資基金。

  這種由政府引導的基金主要由財政出資設立,引導其他創業投資基金投資具體項目,有利於充分拉動、吸引更多的民間資本力量參與到創投企業中來。同時也打破此前外資VC(風險投資)單純對中後期項目投資的局面,為更多急需資金的初創科技型企業提供資金扶持。

  中外合作創投

  近年來,境外創業投資機構進入我國投資,選擇的一種重要方式,就是與國內創業投資機構開展合作,建立中外合資基金。

  2005年,賽富成長基金(天津)創業投資企業正式揭牌。該基金首期註冊資本為2000萬美元,天津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與軟銀(亞洲)信息基礎投資基金各出資1000萬美元,軟銀(亞洲)信息基礎投資基金在境外至少以1000萬美元與合資基金進行匹配投資。

  2007年3月26日,由上海科技投資公司、新加坡星展銀行和香港思格資本集團(SIGCapital)共同發起設立的中外合資科星創業投資基金經商務部批准在上海正式成立。新成立的科星創業投資基金規模5000萬美元,首期資金為1500萬美元,三方股東各出資500萬美元,基金委託思格資本集團旗下的思新格創投管理(上海)公司管理。基金將專註投資於生物醫藥、IT等高科技領域。

  本土創投機構相對於外資創投機構而言,缺乏成熟的創投經驗、境外融資能力及有效的退出渠道,而部分外資創投機構因為不了解市場環境和本土企業的運營,進入中國時也容易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在這種情況下,中外創投機構採用建立合資創業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的方式,為更好地實現資源互補,探索在中國從事創業投資的新模式。

  本土創投機構

  2006年7月,由5位自然人出資的浙江紅鼎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紅鼎創投是浙江首家由自然人出資興辦的民營創投公司,先期預備投入3000萬至1億元人民幣。

  2006年5月10日,在共青團蘇州市委、蘇州市青年商會等部門支持下,由誠泰集團斥資組建的蘇州銀基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成立,銀基創投作為一項優秀青年創業基金,將在蘇州地區為持有優質科研成果的海歸人士和高校青年才俊解決“成長的煩惱”。這也是江蘇省首項由民營企業斥資打造的風險投資基金。

  2006年1月,上海首家由民間資金髮起的股份制風險投資公司——上海匯樂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浦東揭幕,該公司由28個民間投資人出資組建,註冊資本3000萬元。

  由於國內創投行業發展時間不長,在資本、人才各方面管理、運營經驗的不足,導致多年以來境外VC主導的風險投資一直佔據主要地位,境外VC憑藉雄厚的資金管理優勢,對中國優秀的成長性企業進行投資,並通過境外上市獲取高額的回報。

  優劣勢分析

  傳統老牌的投資機構所管理的基金存續期一般為5~10年,他們有成熟的渠道來源、嚴格的項目篩選機制。但是創投新軍不一樣,特別是很多民間創投是對創投領域的試水,他們在尋找項目方面更積極主動、決策速度更快、投資意向更強、資金到位更快。

  但在一定程度上,在對政策把握、行業背景、項目來源方面,創投新軍還不像老牌創投機構那樣有豐富的經驗,這些因素將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他們的項目來源和投資決策。

  隨着越來越多的資本進入創投領域,對好項目的爭奪有可能進一步加劇,項目價值被人為抬高,投資回報降低,投資風險增大。針對近期媒體盛傳風險投資對互聯網和Web2.0模式避之唯恐不及,紛紛撲向傳統產業的現象,這是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創投新軍萬萬不可被表面的現象弄亂了陣腳,要想在老牌外資VC依然強大的陣營中擁有立足之地,除了要提升品牌、拓展項目渠道來源之外,創投新軍還應該在大牌VC不關注或者力所不及的地方找到自己的投資“藍海”,比如地方性的投資公司可以立足本地的優勢,重點投資本地民間的、園區的科技項目;比如在大家都熱衷於投中後期項目的時候,創投新軍不妨關注創業期的項目;大牌VC都瘋搶傳統產業的時候,創投新軍也可以從一些商業模式清晰,甚至有一定現金流的TMT(科技、媒體、電信)項目中尋找投資機會。

您正在瀏覽: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網友評論
風險投資由外資一統天下的局面已經在悄然改變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