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冬子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標籤:企業文化 企業文化策劃 差異化戰略 差異化營銷 沒有文化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胡新宇,25歲,深圳華為公司員工,去年剛剛從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畢業。然而,不到一年,他就因為病毒性腦炎去世了。在4月底住進醫院以前,他正從事一個封閉研發的工作,經常在公司加班加點,打地鋪過夜。胡新宇的一個同學表示,長期超過身體負荷的工作削弱了他的免疫系統,讓他的生命變得危險和脆弱。對於胡新宇之死,華為一直強調與“過勞”沒有直接聯繫,顯然,在一個逝去的生命面前,所有的辯詞都是蒼白的。

  據說,在華為,從1988年創業開始,就有一個傳統,叫作“床墊文化”;華為每個開發人員的辦公桌下都有一個床墊,一旦要加班加點的時候,就睡在公司。 如果說床墊文化也是一種企業文化的話,那麼,這種文化,是一種吃人的企業文化,是一種被異化了的企業文化。有人說,“床墊文化”,是華為在創業階段不得不的選擇。這不禁讓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資本的原始積累,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着血和骯髒的東西。床墊文化,如果也是一種企業文化的話,那麼,它還是一種帶血的企業文化。

  在管理學上,企業文化的核心是價值觀,指的是一個企業組織內部所形成的獨特的文化觀念、信念、歷史傳統、行為準則等。華為的企業文化又是什麼呢?是狼性!對於這一點,做過管理學案例分析的人一定不會陌生。一向低調的華為,最強調就是強硬和激進。“勝則舉杯相祝,敗則拚死相救”,這種狼性文化,正是華為人力資源大廈的精神土壤。

  18年來,華為的業績是驕人的。而華為的這種“狼性”,可以說是華為開拓進取的利器。但是,當一個企業把“狼性”當作內在的價值觀和信念的時候,儘管很富攻擊性,卻同時也是一種人性喪失。多年來,華為一直奉行高強度的勞動,加班加點就不用說了,研發人員“閉關修鍊”也是經常性的,甚至一度奉行6天工作制。有人說,華為總裁任正非《華為的紅旗還能扛多久》,流露出的是華為的憂患意識,這些價值理念,其實更是一種“狼性”圖騰,在這種精神鴉

片的蠱惑下,胡新宇,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犧牲品。 胡新宇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任正非自己也曾直言,為了達到業界最佳,我們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我們的高層領導為此犧牲了健康,後來的人也仍不斷在消磨自己的生命。胡新宇之死,也令人想起前段時間熱鬧過一陣的“史上最牛女秘書”。這位女秘書咄咄逼人地認為,每天只有8小時工作時間,老闆無權干涉她的私人時間。最終,她失去了這份工作。然而,被“狼性”洗過腦的胡新宇,失去的卻是生命。

  卡爾·馬克思曾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寫道:“勞動創造了美,但是使工人變成了畸形……勞動創造了智慧,但是給工人生產了愚鈍和痴獃。”這是馬克思對人的“異化”所作的生動描述。公司、企業員工的累死、過勞死,何嘗又不是一種人的“異化”。工作,本應是他們本質力量的“確證”,現在卻變成了擠壓、鉗制他們主體的異己力量。或許他們的成果和產品是充滿智慧、是美的,但從人的角度來看,他們實際上是回到了“野蠻的勞動”,是多麼的“愚鈍和痴獃”。

  

您正在瀏覽: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網友評論
床墊文化——被異化的企業文化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