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堅強農民工陳凡順


堅強農民工陳凡順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石頭

  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機使我國部分企業出現困難,大量農民工因此失業返鄉,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生們面臨就業難。

  同在經濟寒冬里,返鄉農民工陳凡順沒有怨天尤人,而是將自己多年在外打工積攢下的資金和技能拿出來,在家鄉黨委、政府幫助下,自主創業,辦起了一家環保、節能的新型建材公司。一年多來,這家位於江西贛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新型建材企業,由於產品適銷對路,企業生產逆市上揚,現已成為當地返鄉農民工和大、中專院校畢業生新的就業點。

  陳凡順的打工經歷十分坎坷,創業故事更耐人尋味。

  沿海打工 風餐露宿

  十幾年前,在江西興國縣興江鄉中學高中畢業后,陳凡順聽說廈門新辦企業正需要大量農民工,從沒出過遠門的陳凡順,就這樣怯生生地開始了自己的尋夢之旅。

  來到廈門後由於一直聯繫不上同鄉,陳凡順只好流落街頭。夜幕降臨,他在公園草坪上睡覺,太陽升起,他到各個工地上轉悠,那時候來自江西的民工很多,一聽到熟悉的家鄉口音,他就湊上去寒暄起來,再順便蹭頓飯。

  整整一個星期,他被小偷光顧過,被保安審問過,被工頭驅趕過……最後他終於找到了老鄉打工的廠門口,耐心等到下班時分,在人流中找到了老鄉的身影,這才結束了盲流生涯。

  第十天,他通過報紙上的招聘啟事,進了廈門糖廠打工。為了站穩腳跟,他做過很多工種。在蔗渣車間,要將沉重的蔗渣一擔一擔挑出來,風雨無阻;在煉糖車間,要去碼頭上扛進口回來的紅糖,一袋就是100公斤……

  一年多的勞作,他敏銳地發現,糖廠的許多車間都需要大量的民工。而在自己的家鄉,富餘勞力比比皆是。如果把家鄉的富餘勞力組織起來,集體承包他們的車間,既為家鄉的勞務輸出做了貢獻,又可以讓自己實現從打工者到管理者的轉型。

  說干就干。1992年下半年,陳凡順回到老家,組織了數百民工前往廈門糖廠務工。當時該糖廠500多名工人當中,有200多人是陳凡順從興國輸送過來的。陳凡順還組織民工承包糖廠的車間,一個車間原本要100多名工人,陳凡順承包下來,只要90人就夠了,人力節省了,效率提高了,民工們的待遇也提高了。榨糖是季節性勞務,每年立冬后的連續3個月都是生產旺季,為了干好這份來之為易的工作,陳凡順連續五六年沒有回家過春節。

  七年討薪 驚動全國

  當初父親給陳凡順起名,是希望他凡事順意。然而就在他幹得順風順水時,一場曠日持久的欠薪糾紛悄然襲來。

  1996年12月,廈門糖廠將甘蔗渣場的挑堆、裝車等勞務,以每噸18元的價格承包給杏林鷺亭勞動服務公司的陳金鐘、陳金水兩人,他們再以每噸8.5元的價格,轉包給陳凡順等人,並簽下勞務承包協議書。陳凡順領着112名興國民工放棄回家過春節,連續工作43天,一直干到大年初五榨季結束。期間,陳金鐘兩人除了以藉資方式給陳凡順等每人每天五元生活費外,未支付一分錢工資。工程結束后,陳凡順等要求支付總額為18萬餘元的工資,陳金鐘兩人卻以廠方未與他們結算為由分文不付,並停止借支伙食費。

  欠薪,這個長期困擾農民工的頑疾,此刻降臨到了陳凡順頭上。1997年3月至1998年2月,陳凡順多次上門追討,對方陸續支付10萬餘元。對於剩下的8.26萬元,對方承諾“待糖廠結賬后付清”。此後一年多,陳凡順等人每次去催討,他們都以廠方未結算為由搪塞。事實上,糖廠早在1997年底就已將37萬餘元的蔗渣清運工資一次性付清。

  1999年2月,陳凡順將陳金鐘兩人告上廈門市杏林區法院。然而,苦於一時籌不足3060元訴訟費,他們被迫撤訴。同年10月,陳凡順帶着大家拼湊起來的盤纏,再次踏上催討之路。結果,他不僅在陳金鐘兩人家吃了“閉門羹”,還在返回途中遭到四名不明身份者攔截,被當場打暈,鮮血直流。幸被路人及時送往醫院搶救,頭部縫了13針,住院40多天。

  討薪被打,陳凡順的心涼了。與此同時,當初跟隨他出來的家鄉民工因為拿不到工資,不斷向他追討,甚至向法院起訴。陳凡順有家不能回,內憂外患,焦頭爛額。

  2003年4月24日,陳凡順再一次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陳金鐘、陳金水支付所欠的工錢82663元及利息,承擔原告的差旅費6000元,並申請緩交訴訟費。6月26日,杏林區法院作出判決。法院一方面認定雙方協議有效,債權債務成立;一方面卻認定原告訴訟有效期為1999年3月16日至2001年3月16日,並以超過法定有效期為由駁回陳凡順的訴訟請求。

  一審敗訴,陳凡順明白自己輸在不懂法律上。此後,陳凡順一邊鑽研法律知識,一邊不斷向有關部門申訴。在長達七年的討薪征途中,他曾經十多次在贛州與廈門之間往返奔波。

  陳凡順等113名興國民工的遭遇,引起了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媒體的關注,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作出了明確批示。2004年1月12日上午9時,廈門市海滄區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了陳凡順等訴陳金鐘、陳金水勞務報酬一案,經過兩個小時的緊張庭審,陳凡順終於在除夕前拿回了屬於113名民工的工資。

  捕捉商機 大膽創業

  七年討薪生涯,帶給陳凡順太多難以言說的傷痛,也教會他一個刻骨銘心的道理:農民工要改變地位,一定要自立自強!

  討薪結束之後,陳凡順離開了廈門。他種過菜,干過飲食,砍過木頭,還跟隨叔叔在廣東承接過工程。當手頭積累了一點資金的時候,感受了珠三角風起雲湧創業大潮的他,內心萌動着一股創業的熱望。

  2005年,有感於家鄉政府招商引資的誠意,陳凡順回到贛州創業,當年12月18日,他與贛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簽下合同。起初他想辦一個生產環保磚的磚廠,但環保磚的生產過程並不環保,這個動議被否決了。

  “要做,就做國家鼓勵的無污染、無噪音、高效益的項目。”2006年,陳凡順在贛州市招商局工作人員的陪同下,用了半年的時間考察市場。他們北上北京、青島,南下佛山、廣州……一路走,一路看,全國200多家高分子材料企業,他去了一半以上。這一路走來,越發堅定了陳凡順的信心:這個行業科技含量高,效益好,產品在市場上供不應求。而在江西只有一家同類企業。空白意味着商機。陳凡順隨即着手籌備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作為對環保產業的鼓勵,地方政府也給了他相應的扶持和幫助。最讓他感動的是2007年下半年,設備和原材料都買回來了,機器的電瓶卻出了故障。如此專業的設備本地市場自然沒有,又是開發區的領導幫他聯繫了佛山一個廠家發貨過來,還事無巨細打了許多電話給物流公司,確保行期無誤……

  點滴關懷,潤物無聲。“不論面臨多大的困難,我都不能辜負了大家的厚望!”陳凡順心裡暗下決心。工廠試生產階段,主要產品是PVC波浪瓦和免漆板。因為技術不過關,廢品率一度高達60%至70%。為解決這一技術難題,他請來華南理工大學的教授現場辦公,找出問題癥結所在。在改善了原料配方之後,廢品率果然降下來了。自此,陳凡順特別重視企業的技術力量,外聘了華南理工大學、中國塑料協會、江西理工大學的專家教授為企業的研發顧問。

  2007年9月28日,陳凡順迎來了人生中最值得銘記的時刻:他一手創建的贛州富強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正式投產了。這是贛州第一個、江西省第二個高分子新型建材公司。

  百年危機 從容面對

  公司開業了,但他們的產品在浩淼無邊的市場海洋里幾乎無人問津。更為嚴酷的是,公司投產不久,以樓市持續低迷為表徵之一的全球金融危機洶湧襲來,對建材市場的影響尤為明顯。

  危機下,陳凡順帶着產品來到各地建材市場一家一家遊說,他告訴店家進他的貨,不用預付一分錢貨款,賣出去了再結賬。在陳凡順的公司旁邊不遠,坐落着當地最大的一家白酒企業。酒廠裝修的時候,包工頭從陳凡順這裡賒購了約一萬元產品試用,並隱瞞了產品真實來源。試用后酒廠非常滿意,要求繼續使用這種材料。結果,酒廠先後從這裡購了70多萬元的產品。事後他們得知這些建材竟然出自鄰廠,一時間大感驚訝,繼而刮目相看。

  陳凡順對這樣的認可倍感欣慰,同時也促使他愈發重視產品質量。有一次,公司進了一車原材料,陳凡順發現木材的邊緣部位已經出現了少許變色,有輕微受潮跡象,檢驗員認為不影響使用,準備將其入庫。但陳凡順硬生生冒着得罪供貨商的風險將這車有些瑕疵的材料退了回去。

  嚴格的質量管理和靈活的營銷策略,使其產品先後通過國家環保、質監部門的檢測認定。在全球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以其名字命名的凡順牌高分子免漆門和免漆板在市場上供不應求,公司年銷售額三年內可望超億元。

  如今在他的公司里,許多員工都是從各地返鄉的農民工及部分院校的畢業生。作為返鄉創業的先行者,他常常提醒想要創業的農民兄弟和高校畢業生:第一要堅忍不拔,吃苦耐勞;第二要掌握信息,與時俱進;第三要胸襟開闊,目光長遠。同時,他也希望政府在扶持農民工創業方面,要進一步加強政策引導,加大資金扶持。

您正在瀏覽: 堅強農民工陳凡順
網友評論
堅強農民工陳凡順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