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史玉柱與他的網絡遊戲


史玉柱與他的網絡遊戲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夜衣人

史玉柱與他的網絡遊戲 標籤:網絡遊戲 夏洛的網 遊戲賺錢 小遊戲 激勵遊戲

  提到網游就會讓人想到征途,在這麼多年來的網游世界中,各種各樣的網游遊戲競相問世,而征途這個老遊戲卻始終是在排行榜的前列,他的創始人史玉柱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1989年7月,安徽青年史玉柱站在了深圳寬敞的大街上。他的行囊中,只有東挪西借的4000元以及他耗費9個月心血研製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統軟件。

  史玉柱長得瘦高文弱,可卻有着超出尋常的豪賭天性。初到深圳,只有4000元的他給《計算機世界》打電話,提出要登一個8400元的廣告。唯一的要求是先發廣告后付錢。“如果廣告沒有效果,我最多只付得出一半的廣告費,然後只好逃之夭夭。”這是史玉柱後來對外界的解釋。

  13天後,他的銀行賬號里收到了3筆總共15820元的匯款。兩個月後,他賺進了10萬元。這是他經商生涯中的“第一桶金”,他把這筆錢又一股腦全部投進了廣告。4個月後,他成了一個年輕的百萬富翁,也誕生了“巨人”。



  ——吳曉波《大敗局》

  這段文字真實記錄了史玉柱的發家經過,短短一年多后,巨人集團正式在珠海成立。從開始的主要從事軟件到後來的腦黃金,巨人漸漸從高科技領域淡出而轉向保健品行業。

  但是保健品市場已經是一個被培育成熟的市場,在當時的太陽神、瀋陽飛龍等廠商的光環下,史玉柱的進入在今天很多人看來顯得那麼不自量力。

  也許按照互聯網時代的思維,你要麼進入一個別人尚未發現的市場,要麼你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產品才能成功。可是這兩個史玉柱都不具備,但是他硬是走出了一條成功之路。

  史料記載,為了銷售,當時他成立了三大戰役指揮部,按區域下設8個方面軍,其中30多家獨立分公司改變為軍、師,他還在動員令里寫到,三大戰役耗資數億元,直接間接參加的人數將達到幾十萬人,戰役的目的達到每月利潤上億,組建一萬人的營銷隊伍等等。

  這一模式在當時還是相當出彩的,據悉,總攻后的15天就接到來自全國15億元的訂單。但是,僅僅兩個月後巨人就宣布“創業整頓”,因為,戰時思維正讓這個公司越發混亂。

  而後來巨人大廈事件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狂熱思維導致了史玉柱以及他的跟從者喪失了對現實的一些基本判斷,並且,性格缺失讓巨人被這最後一根稻草給壓垮了。

  今生

  “3年內營銷隊伍要擴充到2萬人。”8月11日,史玉柱對媒體表示,征途網絡的營銷渠道要進行大規模擴張,搶佔日益增長的二三級城市的網絡遊戲市場。

  “我們的目標是在全國1800個縣設立辦事處。”史玉柱透露,“只要需要,我們可以一夜之間在全國5萬個網吧刊登征途網絡的廣告。”

  這樣的話語,實在讓人覺得很眼熟:當年史玉柱也曾經提過要建立一萬人的營銷隊伍,而現在,這一規模被提高到了兩萬人;當年,巨人集團最高峰的時期有228個子公司,而現在,要在全國1800個縣設立辦事處;當年,巨人曾經在同一天在全國上百家報紙同時刊登整版廣告,推廣其產品,而現在,要一夜之間在全國5萬個網吧貼上征途的廣告……

  不知道這是不是某種巧合,史玉柱難道在陷入自己的輪迴之中?

  儘管沒有事實證明當初巨人集團的失敗完全因為這種狂飆突進的營銷風格,甚至這樣一種風格還成全了並無什麼技術的腦黃金和後來的腦白金,但是,同樣沒有理由證明過去的巨人不是倒在了這樣一種狂熱情緒中,在這樣一種充滿草莽氣息的大躍進中。

  唯一有一點不同的是,現在的史玉柱要比當年有底氣得多:雖然目前已經全身心撲在網游事業中,但是史玉柱手中的財富來源除了《征途》,還有保健品行業每年超過1億元的盈利以及對民生、華夏兩家上市銀行的成功投資。根據民生銀行以及華夏銀行的最新公告顯示,目前史玉柱對這兩個銀行所持的流通股已經分別增加至6.98億股和1.012億股,按現時的收盤價計算,史玉柱持有這兩家上市銀行的股份市值已經超過100億元。

  此外,上海市廣電局的一份統計報表顯示,2006年,征途網絡的營業收入為6.26億元。2007年,市場流傳的數據是,征途網絡3月的運營收入超過1.6億元,月純利潤超過1.2億元。

   來生

  安德魯·格魯夫說過:“唯有偏執狂才能生存”。史玉柱似乎不斷用自己的事實在證明這一點。

  儘管當年倒在了巨人集團上,他從來沒有放棄做一個巨人的夢,征途網絡僅有的兩款遊戲就有一款叫《巨人》,他新成立的海外公司也叫巨人。

  偏執還體現在他不斷地挑戰權威,無論是當初進入保健品行業,還是後來進入網絡遊戲行業,他都不是先入者,但是通過其獨特的營銷方式,他一樣能把一個不怎麼出色的產品做到極致。

  唯一有不同的是,這些年他的行為改變了很多,從開始的不善交往甚至木訥到現在即使當著很多人也能侃侃而談,從開始的清高自傲到現在的善於學習,即使只是表面上的。

  前幾年,他曾經不斷地提到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的一句話:“做企業就如同高台跳水,動作越少越安全。”希望這樣的話能讓他在現在的成功中依然有用,希望他能像很多人希望的那樣,安全地實現他的巨人之夢。

  本報記者 陳亮  

  《征途》的底線在哪裡?  

  “作為商人,史玉柱是成功的,但是《征途》正在觸及道德的底線。”一位匿名的網游企業總裁這樣對記者坦言。

  網絡遊戲發展到現在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娛樂,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網絡遊戲精神社會的最大特點在於:一切都有可能,又一切都可以重來。

  “史玉柱正是充分地認識到這些,於是參照現實生活中的人性本能和弱點,來設計精神世界的遊戲規則,利用豐厚的物質引誘、製造仇恨並推波助瀾,甚至採用野蠻的資源剝奪和劇烈的通貨膨脹等方式對玩家進行殘酷的剝削,以達到謀取暴利的目的。”中國青少年網絡協會項目部主任邵德海評價道。

  彩票、賭博、保險等在現實生活中受到政府嚴格管制的東西在《征途》的虛擬世界里可以玩得淋漓盡致。比如,每個周末,“征途”遊戲里都會刷出一批名叫“吉祥三寶”的怪物,殺掉怪物后玩家有100%幾率得到“密銀寶箱”,打開寶箱有可能爆出好裝備。系統也會通告獲獎人的名字及其獲得的極品裝備名稱,使眾多玩家趨之若鶩。但開寶箱的鑰匙只有在網絡商店裡才能買到,1把鑰匙一元錢。

  但這種小賭絕不是史玉柱的全部手筆,他還搞了一個類似於賭球的“國戰競猜”,每次下注封頂10萬個“紫金丹”(遊戲道具,相當於200元)來賭兩個虛擬國度之間戰爭的勝負,“一般的賠率是1:20或1:30,最高也達到了1:60,對玩家的吸引力很大。”

  除了賭博之外,《征途》設置了十個對立的“國家”,時刻有玩家潛入非本國地域並對其他國家等級較低的玩家進行殘忍的殺戮。這樣的行為在諸如《奇迹》、《傳奇》等網游中是要加紅名的(一種遊戲中的懲罰措施)。但在《征途》,玩家殺死其他國玩家時不僅不會變紅名,還可以得到“功勛值”(遊戲獎勵),“功勛值”積攢到一定程度后可以在本國獲得相應的官職。

  在遊戲過程中,玩家可以通過保護商隊安全到達目的地進行商貿活動來獲取遊戲貨幣,但與此同時遊戲公司又提供了搶劫的功能,即別的玩家可以通過實施搶劫行為來獲得財富。當然,《征途》也對此規定了懲罰標準:當天累計劫鏢、駱駝35次以上,人物自動紅名;40次以上,將自動被抓捕進監獄。“35、40次這樣的設定,能說是懲罰嗎?這完全是鼓勵!”邵德海苦笑地說道。

  儘管史玉柱表態支持網絡遊戲實施分級管理,邵德海卻認為這是史玉柱在避重就輕,“很多人拿電視上的暴力和色情來看網游。其實,《征途》的畫面不怎麼暴力和色情,最可怕的是它傳播一種暴力文化,是教導玩家如果對人有仇恨該怎麼解決,是一種金錢至上、強權至上的價值觀。這和我們在現實世界里提倡的價值觀完全顛倒,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無論是對未成年人還是對成年人,行為規則都會產生變化。”

您正在瀏覽: 史玉柱與他的網絡遊戲
網友評論
史玉柱與他的網絡遊戲 評論共有3
發言人:徐姨 時間:2013-12-24
當你是朋友才會把自己的一舉一動向你說。別覺得人家是在曬幸福看不慣。多給別人一些鼓勵。你得到的永遠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
發言人:璨 時間:2013-12-24
中國人不論過什麼節都喜歡湊熱鬧。特別是一聽到有禮品那就是更激動了。哪怕天氣再惡劣也會有人去堅持等待禮物的到來。
發言人:陳林佾 時間:2013-12-24
不要總以為自己花了錢自己就是上帝。有些時候一點點小的問題。沒有你自己想象中那麼神秘。很自然的事情。你非得想得有多複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