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一次演講融資百萬的創富奇迹 2


一次演講融資百萬的創富奇迹 2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格子衫

一次演講融資百萬的創富奇迹 2 標籤:第一次開店 第一次創業 百萬富翁 百萬富姐 年入百萬

  幾十平方米的小店居然有這麼大的賺頭,街上車流滾滾,公務車、出租車、私家車這麼每天在大街上跑來跑去,灰頭土臉的,它們也總該要經常美美容,洗洗臉吧。

  汽車要美容要“洗臉”,王丹玲腦際突然閃過一個詞“亮臉”。“好,就干汽車亮臉這一行。”王丹玲不禁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創業需要資金,可是龐大的資金源泉在哪呢?沒有資金是最大的煩惱,但王丹玲不怕,她說:“有着肥美的田地,卻沒有多餘的麥子做種子,怎麼辦?借唄,總不能讓這麼好的田地荒着吧。”

  幾天後,南京幾家有影響力的平面媒體上出現了一則顯眼的小廣告:免費講座,給想投資的人一條金點子,演講主題《商業奇謀:千萬富翁從天而降》。

  由於貧窮,王丹玲對經濟有着特殊的敏感,她一直在自學經濟學方面的課程,讀了許多財富方面的書籍。她的知識積累這次派上了用場。在暫時租借的一家學校的禮堂演講那天,前來聽講的人爆滿整個禮堂。王丹玲激動異常,她講得聲情並茂,台下不時爆發熱烈的掌聲。

  演講結束后,王丹玲向所有聽講者發了自己的名片,希望能夠尋找到合作者。第二天,就有幾位有投資意向的人給她打來電話,約她詳談。幾經篩選,王丹玲最終選擇了一位在市場上倒賣雞蛋的暴發戶。

  幾個月後,王丹玲有着自己獨特創意的“亮臉”公司營業了。

  妙計擦鞋收攏巨額投資

  “亮臉”公司開業后蒸蒸日上,王丹玲自是喜上眉梢,“倒蛋大王”更是心花怒放。但是,時隔不久,王丹玲就覺得市場需要如此巨大,而自己的“道場”又實在太小了。她敏銳地意識到必須乘大好時機,擴大規模,走規模經營的道路。

  王丹玲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倒蛋大王”,“倒蛋大王”卻頗感為難,因為他又玩股票又炒房子,攤子鋪得太大,實在無力再出資,他讓王丹玲再等等,等手上資金充裕了再作打算,不急在一時。

  王丹玲說:“等麵包被別人拿光了,你就只能撿一些麵包屑吃了。做生意有時候也必須與時間賽跑,與時間賽跑就是與財富賽跑,誰跑得快,誰掘得的金子就越多。”

  就在王丹玲一籌莫展的時候,韓國一家公司的中國市場部經理楊經理來南京考察市場,王丹玲聞風而動,決定前往遊說。

  在楊經理下榻處,王丹玲侃侃而談。楊經理雖聽得目瞪口呆,但仍不為所動。這是一位久經沙場的老生意人,面對這樣的老手,王丹玲有些心灰意冷。待王丹玲講完了,楊經理呵呵一笑,說:“王老闆,對於你講的情況,我要向總部請示才能作決定。”

  臨走的時候,王丹玲執意要為楊經理擦一次皮鞋,楊經理驚呆了,這位風雅善辯並且事業有成的女老闆怎麼會肯彎腰給別人擦鞋呢?

  王丹玲見楊經理不解,笑着說:“我在皮鞋廠打過工,跟一位老師傅學了一手擦鞋的手藝。我招進來的每一位員工,我都會為他們擦一次鞋。”

  楊經理笑了笑:“你這是憶苦思甜呢,還是籠絡人心呢?”

  王丹玲爽朗地回答:“兩者都有。”楊經理還是不解:“可我不是你們公司的員工。”

  王丹玲說:“對待合作夥伴和可以成為合作夥伴的朋友,我都會為他擦一次鞋,只一次。生意歸生意,朋友歸朋友,要想真正在一起合夥撿金子,首先要成為真誠的朋友。為朋友擦一次鞋,就算是一片誠意和見面禮了,沒什麼丟顏面的?”

  其實,王丹玲當時也只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一時突發奇想,想出擦鞋這一令她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的一招。沒想到這次臨場發揮,拉近了她與楊經理的距離。

  半個月以後,楊經理陪同公司總部的老總登門“拜訪”,王丹玲喜出望外,向這位老總捧出了自己的計劃書。在計劃書上,王丹玲分析了以南京為中心所輻射的都市圈內,蘇、錫、常及杭州等城市的市場容量,提出了迅速佔領市場,攻城略地的策略。

  這位老總是帶着賞識和滿意離開的,當然,王丹玲因為上次的臨場發揮,表演了一出擦鞋“鬧劇”,這次也只得將計就計給這位大老總也擦了鞋。

  時隔不久,楊經理帶來好消息,韓國總部認為王丹玲是一位有能力有潛力並且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決定投資1500萬元。

  現在,王丹玲的亮臉公司正在呈遍地開花之勢奮力發展。昔日的農家女早已脫胎換骨,成了遠近聞名的“金鳳凰”。

您正在瀏覽: 一次演講融資百萬的創富奇迹 2
網友評論
一次演講融資百萬的創富奇迹 2 評論共有3
發言人:飛來飛去 時間:2013-12-24
機會不是等來了的。別人也許有些時候會給你通風報信。但關鍵時候人都是會各顧各的。關係再好也會有疏忽的時候。
發言人:徐婦 時間:2013-12-24
能說的辦法別人如果全都和你說了。你這也不信那也不聽。那你這種人就真的該自己抽自己二巴掌。能聽進去就聽。聽不進去也只能怪你自己。
發言人:昌 時間:2013-12-24
現在過節真是雷聲大雨點兒小。沒到過節的時候整天盼着過節。天天想着過節的各種美好。等到真正節日到了。也就那樣了。甚至還不如平時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