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吉利":低成本戰略的生命力


"吉利":低成本戰略的生命力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毛毛

"吉利":低成本戰略的生命力 標籤:低成本戰略 成本戰略 低成本 降低成本 低成本創業

  像變速箱一樣,吉利的CVVT發動機平台也是李書福下重注的結果。

  2002年時,國內幾乎沒有一家企業掌握CVVT發動機的研發和製造,更談不上配套的零配件供應,但是,李書福還是下決心投入2億元人民幣用於這個項目開發。其實當時2億元,對於缺少資金的吉利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而李書福對這個項目的要求卻很簡單:“對整個技術不用做大的改善,只要一模一樣地把它還原下來就行。”還有就是他一再強調的“一定要把關鍵技術逐漸掌握在自己手裡”。

  事實上,為了掌握技術,即使在委託德國FEV公司開發關鍵部件時,吉利也堅持一個原則,“不管你要多少錢,必須按照我提出的設計要求來設計,而且設計確認要由我來簽字確認。”而在跟FEV打交道的同時,吉利自己也在對技術解剖分解,有針對性地發現問題並利用向對方提技術要求和設計確認的過程向FEV請教。合作到後半程,按照負責CVVT開發的吉利動力二公司總經理崔效禮的說法,“德國人覺得我們很厲害了,因為我們已經談到關鍵問題點了”。於是,在第一輪開發中掌握了的東西,在第二輪開發中吉利就自己動手做,從60%到80%到90%……

  值得注意的是,吉利的“自主”是為了低成本,而其奉行的另一個基本原則同樣也是“花小錢辦大事,不花錢也辦事”。因此當奇瑞、華晨在發動機研製上投入達數 10億元人民幣時,吉利卻只投了2億元;在天津豐田,投產一條發動機缸體加工生產線需要1億多元人民幣,但在吉利缸體和缸蓋兩條生產線才投入6000多萬元。

  同樣,在國外需要投入10多億元人民幣的自動變速箱項目,在吉利只投了3000多萬元。按照徐濱寬的解釋,之所以能造成如此懸殊的投資,是因為“從設備到加工程序全是我們自己設計的”,買一套試驗設備需要1000多萬元,但自己設計只需要100多萬元,再加上讓國內廠商來製造設備,“這樣一台設備能差四五倍的價錢”。

  徐濱寬認為“自主”的門難進,但是進門后還是比“拿來”省錢,比如真正掌握技術的人才會知道“最好的產品不一定必須用最好的設備來加工”,他說:“中等設備、中等刀具一樣能加工出最優秀的產品,達到工藝要求就行。關鍵是你要懂,關鍵是你要可以控制。”

  父子配套

  目前,徐濱寬的變速箱公司作為吉利的子公司已經開始向吉利以外供貨了,李書福對這種即擴大規模降低成本又保持絕對領導力的“父子配套”關係感覺很滿意。而這種緊密的配套關係,也恰恰是吉利“低成本”要素所最需要的。

  事實上,“父子配套”在吉利已經不僅僅局限於有資本聯繫的子公司與集團之間,一群與吉利沒有任何資本關係,但卻是伴隨吉利造車一起成長起來的配套商,正在成為一種另類的“父子配套”關係——它們對吉利極其忠誠,往往以低於行價很多的價格為吉利供貨。

您正在瀏覽: "吉利":低成本戰略的生命力
網友評論
"吉利":低成本戰略的生命力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