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豐田的中國路:幕後主謀


豐田的中國路:幕後主謀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眾疇

豐田的中國路:幕後主謀 標籤:豐田 中國富豪 中國創業網 中國創業 中國賺錢

  2002年6月14日,當一汽老總竺延風與天汽老總張世堂的兩雙巨手在人民大會堂緊握在一起的時候,天津夏利就這樣正式歸屬在一汽的名下。本次重組採取股權轉讓方式。天津汽車集團公司將其持有的天津汽車夏利股份有限公司84.97%股權中的60%即夏利公司總股本的50.98%股份轉讓給一汽;與此同時,天汽還將其屬下華利公司所擁有的75%的中方股權全部一次性轉讓給一汽集團公司。

  僅僅相隔兩個月,一汽又從四川旅行車廠“無償”取得80%的股份。兩個月後,成都一汽汽車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據了解,成都一汽註冊資金為8億人民幣,一汽集團和成都工業投資有限公司的出資比例分別為80%和20%。該公司的成立,使四川豐田的股份由四川旅行車廠和豐田演變為成都一汽和日本豐田各佔50%。

  因此,專家懷疑,豐田可能是“天一重組”的幕後主謀。一汽宣布收購天汽50.98%股權的行動看來更多地成為了一種“過渡”,其實道理很簡單:

  其一,一汽與天汽重組協議的簽字儀式上,豐田方面一下來了四位董事級的人物,其中豐田汽車公司董事豐田章男和豐田汽車公司駐中國首席代表服部悅雄的出現格外引人注目。有人在心裡掂量,一汽與天汽的內部事情,本來就不關豐田什麼事。更加讓人生疑的是:在“天一”協議簽訂之後,包括服部悅雄在內的眾多高層立刻隨同公司董事豐田章男等人一同回了日本。而在此之前,豐田汽車公司高層曾到一汽大眾公司進行了參觀和考察,一汽對此次參觀名義上的解釋是,想引進豐田汽車的技術來改進和發展紅旗轎車。但實際上,簽字前3個月,社長張富士夫北京一行,當然不排除張富士夫是去遊說一汽合併天汽一事,為一汽收購天津夏利埋下了伏筆。

  其二,豐田把原來的天汽和川旅整入一汽中,合資夥伴由二變一。這不僅標誌着一汽和豐田的合作順利邁過政策瓶頸,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還為豐田多騰出了難得的一個合資名額。因為豐田和一汽要想合作,必須要解決天津汽車和四川旅行車公司的問題。一汽與豐田合作的主要問題就是要看中國政府是否允許豐田在中國已有兩個合作夥伴的前提下與一汽合作。根據我國有關政策,國外汽車商在中國只能擁有兩個合作夥伴。此前,豐田已經有了天津汽車和四川旅行車製造廠兩個合作夥伴,要與一汽合作只有規避政策。現實可行的辦法是一汽至少要把其中之一納入自己囊中,這樣豐田與一汽合資才能名正言順。所以說一汽、豐田的合作能夠水到渠成,絕對是巧用了兩塊跳板——一汽與天汽重組以及一汽入主四川豐田的中方公司。這兩項為一汽與豐田的合作成功創造了一個良好的開端。

  其三,這次重組並不是天汽意願所在,據說是被迫的。豐田要求天津夏利併入一汽集團,以此作為與天汽合作的條件,正是在豐田公司的威逼利誘下,天汽才不得不投靠一汽集團,為的是能留住豐田以便進一步合作。一位天汽的人士坦言,“從我對天汽及天汽領導層的了解來看,如果不是豐田從中斡旋,依天汽人的秉性,是不會願意把夏利併入一汽的。”天津夏利的高層領導也表示,“豐田已經把天津夏利能否進入一汽集團作為進一步與天汽合作的一個條件和籌碼”。一汽集團的高層更加直接,“我們會先跟天汽談合併,再和豐田談合作,和豐田的合作是我們對合併天津夏利持積極態度的主要原因,不會沒有豐田的事。”借天汽為“跳板”與一汽合作,豐田中國事務所總代表服部悅雄也表示“只有這個辦法”。

  其四,上汽集團也曾與天汽集團進行過關於收購兼并的談判,但由於上汽集團已分別與大眾和通用汽車建立了兩個合資廠,可能沒有空間再消化豐田,因此,在豐田的壓力下,天津夏利最後還是選擇了目前只有大眾一個合作夥伴的一汽。

  由此可見,對豐田公司來說,通過天津夏利併入一汽,為自己與一汽“結婚”掃清了障礙。這樣,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找到一個有政府和行業政策支持的靠山,也找到更高層次的合作平台,為更好地開拓中國汽車市場鋪平了道路。

您正在瀏覽: 豐田的中國路:幕後主謀
網友評論
豐田的中國路:幕後主謀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