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國有企業改革中的成本控制


國有企業改革中的成本控制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偉

國有企業改革中的成本控制 標籤:企業改革 成本控制案例 成本控制 企業改制 控制管理

  如果不謀求最低成本的支付,如果不控制改革的成本,國企改革就寸步難行,產權結構多元化、投資主體多元化的改革就無法推行,現代法人治理結構就無法建立,新的運行機制也就無從談起。所以,必須要控制國有企業改革的成本,降低國有資產置換的成本,使國有資產能夠以最高的效率進行置換,以最高的效率進行運轉。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說是對人民的財產負責,對國有企業負責,對國有企業的職工負責,對發展社會生產力負責。

  在當前的國有企業改革中,最令政府包括部門、控股公司撓頭的問題就是如何使國有資本順利退出。而改革是否順利,社會是否穩定,生產力是否持久發展,國有企業改革脫困三年目標能否實現,最終歸結到改革成本控制這個問題上。如果不能有效地控制住成本,就不可能用有限的付出來取得改革的收益。沒有一筆額外的支付成本,國企改革的收益是難以取得的。筆者結合當前工作實際,就如何控制國企改革成本談幾點看法。

  一、影響國有企業改革成本的因素分析

  國企改革的成本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搜索成本,就是為尋找把國有資產交到誰手裡運行效率可以達到最高、放到什麼地方所要支付的成本最低;第二類是轉型成本,即從原來純國有的企業轉變為產權多元化的、股份制的甚至是個體私營、中外合資的新體制,要付出的轉換成本;第三類是新機制建立以後所要付出的運行成本。

  (一)影響搜索成本的因素。一是改革程序還比較混亂。在國企改革中,沒有像厲以寧教授所講的那樣“靚女先嫁”,而是花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先把虧損企業、困難企業推出去,但事實上又因為資產質量太差很難推出去。而且還帶來了機會成本的損失,使原來較好的企業延誤了改革的時機,也陷入了困境。二是資產置換的開放度不夠,封閉性太強。企業資產只允許本企業職工買斷,而不讓外人購買,“肥水不流外人田”幾乎成為頗具影響力的行動準則。封閉搞改革意味着會滋生腐敗。必須公開拍賣轉讓資產,讓市場來定價。三是資產整體流動性很差。本來甲企業資產與乙企業資產是可以進行交換的,但由於部門分割、地區分割、債權股權擔保的分割,使得資產無法流動,無法進行交換。改革中的磨擦係數很高,就使得搜索成本很高,國有資產的配置效益大大降低。

  (二)影響轉型成本的因素。一是在實際操作中不能區別不同性質的資產。資產有不同的性質,有不同形態,處理方式也應不同,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往往不能區別對待,從而影響改革深化。二是資產置換的附加條件過多。資產置換最大的附加條件,就是要求新企業安置原有企業的職工。這樣的勞動力負擔讓購併企業無法承擔,這是個帶普遍性的問題。三是管理部門的利益衝突所帶來的成本。企業要改制,必然需要重新辦理土地證、房產證等一切的證件。辦這些證照,相應的管理部門都要收費,這些稅費每項都佔了總價格的百分之幾,積累起來是個不小的數字,這讓人怎麼操作?改革也就難以推進。

  (三)影響運行成本的因素。實踐證明,產權制度改革只是為提高企業資源配置效率提供了基礎條件。產權制度與最大可能的配置效率之間還有一個實現的過程,這就是運行成本。這方面的影響因素也頗多。一是思想觀念因素。在思想觀念中,往往有一種成份歧視的因素,認為個體私營經濟怎麼能來兼并“正牌”的國有企業。還有的是地區歧視,認為是外地鄉鎮企業,或過去是本廠扶持起來的“兒子”“孫子”企業,怎麼能來兼并我。這樣就會造成許多工作中的衝突,使得企業運行成本很高。二是不可預見性因素。一個企業出售以後,就像當初一個蘋果賣出去時外表是好好的,接過去吃時,才發現裡面都是爛洞。凈資產變負了,有利潤的變虧損了,產值也是虛報的,漏洞一大堆,什麼擔保、拖欠、借款諸如此類的出血孔很多,七竅流血難以醫治。三是決策分散和分紅期望值過高。特別是股份合作制企業,現在最大的障礙是職工把入股視同集資。一些職工根本沒有當股東的概念,明明企業的利潤率達不到或者虧損,也會一致投票要求今年分紅要達到10%,結果就把好端端的一個企業的血都給抽光了。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國有企業改革中的成本控制
網友評論
國有企業改革中的成本控制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