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冬子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標籤:知識產權保護 商業秘密 侵犯商業秘密罪 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糾紛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作者:倪衷軒

  員工跳槽本是人才流動的正常現象,可是一旦帶着商業秘密投奔新主,其中牽涉的就可能就不僅僅是道德問題。上海化工研究院通過“先刑后民”方式追究侵害商業秘密者的責任,並在前年年初得到法院判決的支持,成了當年知識產權領域頗具影響的一個典型案例。

  市第二中級法院法官芮文彪告訴筆者,在知識產權的經濟價值不斷提高、保護意識日益增強的今天,回顧這起案件的處理過程和法官當時的一些心得與思考,依然有其現實意義。

  【案情追溯】

  A 研究院遭遇神秘對手

  “氮15標記化合物”,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名字,卻意味着比黃金還高貴的價值:在國際市場上,1克氮15標記化合物售價高達100美元!

  但對於已經承辦和參與過200多件各類知識產權案件的芮文彪法官來說,無論是陌生的化合物名稱,還是背後巨大的經濟利益,他都認真地加以對待。“因為知識產權的經濟價值越來越大,對它的保護就顯得尤為重要。”他說。

  早在2002年,國內有能力生產“氮15標記化合物”的只有上海化工研究院,可是那年5月間一份來自美國客戶的傳真讓他們大吃一驚。對方表示,希望研究院降低氮15標記化合物的價格,因為他們已收到另一家名叫埃索托普的中國公司更低的報價。四代科研人員花費幾十年心血研究開發出的“獨門秘技”,怎麼忽然冒出一家競爭對手,這讓研究院上下困惑不已。正在他們着手調查之際,又接到了更多客戶詢問此事的來電,原來他們也都收到了這家公司的傳真和報價。

  同樣的產品,針對同樣的客戶,這讓研究院不由想到不久前辭職離開的3名員工,他們曾參與過產品的開發和生產過程。“整件事會不會跟他們有關係?”

  B 員工攜秘密另投他主

  陳偉元,曾參與氮15三套生產裝置建設,1999年12月起擔任氮15生產車間組長;程尚雄,曾在化工院下屬的有機所工作;強劍康,曾在研究院氮15標記化合物合成組工作,2000年擔任氮15—亞硝酸鈉製備課題組負責人。

  2001年7、8月,陳偉元提出辭職,11月份辦理了辭職手續;2002年2月,程尚雄從有機所辭職;2002年2、3月間,強劍康以解決夫妻兩地分居、到無錫姑父開的化工廠幫忙為由提出辭職,未辦妥辭職手續就自行離職。進一步的調查讓化工研究院有了驚人的發現,這3人目前工作的單位正是埃索托普公司!

  2003年3月,化工研究院以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向公安機關舉報了這3名前員工和埃索托普公司,同年10月又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將他們訴至市第二中級法院。

  C 服刑犯人再次上法庭

  普陀區法院和市第二中級法院分別於2004年5月25日和2004年8月25日先後作出了被告陳偉元等人及埃索托普公司的行為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刑事一審判決和終審裁定:陳偉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程尚雄和強劍康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

  隨後市第二中級法院對因刑事訴訟而中止的民事糾紛恢復了審理,化工研究院追加替埃索托普公司銷售產品的匯鴻蘇州公司為被告。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網友評論
從知識產權案看法律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