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中國白酒還需文化營銷


中國白酒還需文化營銷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彩虹

  酒是一個雅俗共賞、意味悠長的文化話題,所以我們往往會感嘆:酒,不僅是大快朵頤、令人輕健的物質飲品,更是妙解怡神、心騖八極的精神享受。我不是酒行業的專家,所以只能就我多年來的飲酒感受和我國酒文化的現象,談一點自己的淺見。

  酒,是人類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飲料之一,人類的釀酒迄今也已經有7,000多年的歷史,尤以我國的酒文化源遠流長、品類繁多,名酒璀璨。早在商周時期,我們的祖先已經首創了酒麴複式發酵的釀酒技藝,早在1,000多年前的宋代,我國在西域傳入制酒方法的基礎上,發明了蒸餾制酒方法,從而創造了深受消費者喜愛而風靡至今的蒸餾白酒。

  酒與人類的文明發展史密切相關,從文學藝術創作、文化娛樂到飲食烹飪、養生保健,酒在國人的生活中一直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一種物質文化,酒的形態多種多樣,它的發展歷程和我國的歷史相融合。而酒又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物質,它不僅僅是一種食品飲料,還具有獨特的精神文化價值。所以作為一種精神文化,酒在社會政治生活、文學藝術乃至人生態度、審美情趣等方面都有着獨特的體現。從這個意義上講,酒的歷史,也是一部人類的文化史。

  我國文化中的酒神精神

  在我國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酒的精神、酒神的精神,以道家哲學為最初的源頭。莊周主張:物我合一、天人合一、齊一生死。莊子高唱絕對自由之歌,倡導“乘物而游”、“游乎四海之外”,這種忘卻生死、忘卻暫時榮辱的絕對自由追求,就是我國酒文化真精神的精髓所在。酒神精神,喻示着情緒的宣洩,是拋棄一些無謂、僵化的束縛,回歸原始狀態的生存體驗,獲得生命極大的快樂。

  在文學藝術的發展長河中,酒的精神無所不在。它對文學藝術家創作登峰造極之作,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自由、藝術和美,三位一體。因酒而自由,因自由而藝術,因藝術而美。因醉酒或者一種微醺的狀態而獲得藝術的自由狀態,這是自古藝術家解脫束縛並獲得藝術創造力的重要途徑

  古今第一醉鬼、竹林七賢之一的劉伶,在《酒德頌》中曾如此言道:“有大人先生者,以天地為一朝,萬朝為須臾,日月為扃牖,八荒為庭衢。行無轍跡,居無室廬,暮天席地,縱意所如。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提壺,唯酒是務,焉知其餘”。這種自然、真人的境界,就是我國酒文化精神在文人意識覺醒的魏晉時期最酣暢淋漓的行為體現。

  傳統文化、文人精神,與酒的精神有着特殊緣分。一方面,文化界人士大多嗜好酒。酒可以激發靈感、活躍形象思維,酒後吟詩作賦會表現出意想不到的誇張手法。飲酒本身,也往往成為創作素材。從某種意義上講,一部中國文學史,幾乎每一頁都散發著特有的酒精神。

  西漢漢賦大家楊雄的《酒賦》,用詼諧的語言闡明了酒的社會地位和身份價值。此文雖只有聊聊百餘字,卻引發後人一連串的反思。曹植的《酒賦》、張載的《酃酒賦》,以至於明朝大文豪袁宏道的《觴政》,均認為文明飲酒很重要,喝酒不能是簡單的買醉,而一定要喝出文化來。既要講究適量飲酒、文明飲酒,還要感念先祖,興寄情懷。很多膾炙人口的俊秀詩文,正是這樣創作產生的。所以,酒文化在文學、文人精神的形成、發展和傳播中發揮着舉足輕重作用,不僅在道家文化及其藝術創作中可以任意馳騁,在儒家思想行為和詩歌創作中也存在很大自由度。酒,可以幫助藝術家實現靈肉合一的自由創作狀態,從而打破傳統和世俗窠臼,實現藝術創造的再升華。

  文人的詩酒情緣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中國白酒還需文化營銷
網友評論
中國白酒還需文化營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