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樂播成長啟示錄


樂播成長啟示錄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小熊

樂播成長啟示錄 標籤:成長故事 創業啟示 大自然的啟示

  樂播我們每天都在用,而它的成長都經歷了哪些呢,創業者高嘉希是如何來運營它的呢。

   “每個人都能當上15分鐘的名人”這是波普藝術大師安迪·沃霍爾在上世紀70年代留給媒體時代最樂觀的寓言,40年後人們發現,沃霍爾這一超前的觀點被逐步印證,但時長卻被移動互聯網壓縮至秒這一數量級。

   近日,關於騰訊即將在ios平台上推出8秒短視頻應用的新聞進入了人們的視線。不過,早在今年4月,一款名為“樂播”的6秒視頻app便早已通過審核上線,打開了中國的短視頻應用市場。

   這是否意味着短視頻將在中國互聯網領域迎來井噴?樂播ceo高嘉希對此不置可否,但他一再強調未來手機短視頻市場大有可為。

   從最初模仿國外的vine,到自己全球首創視頻評論這一項功能,在零成本推廣情形下,樂播app在短短的5個月里將用戶積累到了10萬,其中ios用戶群佔了90%。

   樂播還想變着花樣地玩這“6秒”,看能做到什麼樣的極致,等待有朝一日達到一個量極,把這個口放出來,甚至可以把短視頻做成一個產業,比如“6秒電影節”。

   如今,騰訊也虎視眈眈短視頻這塊肥鴨,一旦騰訊微視上線,它龐大的用戶基數是否將成為樂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零成本推廣5個月坐擁10萬用戶

   1988年出生的高嘉希17歲上大學,19歲便開始了創業歷程:開過傳媒公司,經營過咖啡廳,後來又涉足互聯網,創辦了當地最大的團購導航網站,后成功出售。用他自己的話說,邁出大學的時候負債30萬,最牛的時候拿了14張信用卡,後來自己賺錢都還回去了。在這個過程中,高嘉希曾嘗試過做lbs類產品,但是有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國外的一款短視頻應用:vine。“當時試用了一下,感覺非常震撼。”

   這一短視頻應用把傳統的視頻操作門檻降到一個極低的位置,就像當年把博客壓縮成140字的微博一樣,視頻在這裡被壓縮到了6秒。“我覺得現在這個短視頻的市場正在走向成熟,完全可以從這裡切入進去。”在初次涉足互聯網領域后,高嘉希於去年的5月底從美團辭職,8月份着手拉隊伍,9月開始了樂播的創業歷程。

   打開一個時長為6秒的視頻,流量僅用500k——相當於在微信看了9張照片,這無論對視頻的生產者還是觀看者來說,都是一個成本極低的應用,用戶隨時隨地可以掏出手機拍一段風景——就像拍照片一樣方便。

   這種碎片化的視頻模式很快便給樂播帶來了眾多85后、90后“新新達人”的追捧。樂播從今年4月正式投入運營以來,短短的5個月時間裡在零成本推廣下將用戶積累到了10萬,其中ios用戶群佔了90%。

   高嘉希坦言,最初做樂播是受國外vine這款應用的啟發,而且毫無疑問開始時一直在模仿,但很快樂播便有了自己的超越。“視頻評論這一項功能可以說我們是全球首創,是領先於vine的。”所謂的視頻評論是指用戶可以在他人上傳的6秒視頻后,自己拍攝一段視頻內容對其回復並進一步進行互動。

   “大多數人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機會與偶像面對面交流,但是像樂播這樣一款應用,就直接把粉絲與偶像零距離化了。”這位85后ceo一再強調樂播是第一個做這種視頻評論的,這也為他們的產品帶來用戶的高活躍度。視頻回復功能上線的第一天就達到了20%的回復率。

   對用戶的準確定位給樂播帶來了不少甜頭,高嘉希表示未來會做更多的短視頻形式,但核心仍是基於6秒的視頻版微博。誓要把“6秒”玩出一種新花樣,比如接下來可能會推出視頻私信等功能,看看短視頻的極致能做到什麼程度。

   創業生態惡劣本土化是重要考驗

   在接受chinaventure記者的採訪過程中,高嘉希現場興緻勃勃地拿出手機播放了幾段樂播里比較火的視頻,其中一個視頻只有一句歌曲,下面接連出現了400條視頻回復的歌曲接龍——樂播把短視頻打造出了帖吧的性質。

   樂播摸准了年輕人喜歡自我表現的脈門,把為年輕人提供這樣一個自我展示的舞台搭建起來,等待坐收漁利。

   高嘉希曾將樂播與其他類似功能的手機應用做了一下比較,他發現互聯網其實很“虛”,某個對外宣稱日活50萬的產品首個評論不過100多條,而樂播稍稍活躍一點的評論就動輒四五百條,“可見我們的用戶質量要高許多”,他對自己團隊的產品充滿信心。

   短視頻先驅vine的用戶規模如今已近5000萬,這也讓樂播團隊對未來信心滿滿,vine現在所產生的內容可以佔到twitter整個信息流的2%—3%,並且後期開發了分享facebook的接口,對facebook的貢獻也非常大。這種短視頻形式受到的認可程度可見一般。

   不過,高嘉希並不敢就此大意,像許多最初外來的產品一樣,本土化的過程對於創業者們是一環至關重要的考驗。

   “像這樣的短視頻產品,國外的生態或許相對來說會比國內好一些:國外的用戶確實有着濃厚的分享慾望和創作才華。但在中國,創業環境或說互聯網環境可能會相對稍惡劣一些。”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樂播對此也在着力進行產品本土化改造,高嘉希舉例說,樂播下一版可能會引進用戶的競爭機制和激勵措施。

   好內容是天然壁壘一切靠產品說話

   作為一款熱門應用,一舉一動自然會引來同行的爭相模仿,當chinaventure記者問到樂播的商業壁壘——諜戰速度與產品創新能力是否夠高時,高嘉希則表示樂播優質而真實活躍的氛圍將是自己的壁壘。

   無論是哪款產品,一旦能領先同行幾個身位,這本身便會成為自己的天然壁壘。一般說來,若想以用戶取勝,必須要比同行起步領先許多。

   chinaventure此前曾採訪過的滬江網(詳見《“糕點師”滬江網:擁抱淘寶同學不懼在線教育黑天鵝》一文),便是以論壇起家積累起基數龐大的用戶群,領先同行許多后再慢工出細活打造更高產品。

   但高嘉希認為搶跑這種快起動作並不是一款好產品的唯一優勢,好內容的基因本身自然會營造出一批核心用戶,關鍵還是要看產品。

   如今,騰訊也虎視眈眈短視頻這塊肥鴨,曾有消息傳出騰訊內部已經在半年前便開始着手布局這一領域,即將在ios平台上推出名為“微視”的8秒短視頻產品,該應用支持用戶分享短視頻到微信朋友圈,而其在微信的截圖已被網友爆出。一旦騰訊微視上線,它龐大的用戶基數是否將成為樂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大公司一般都有自己專註的核心業務,比如說騰訊,就算在微信中加入這種短視頻功用,但它本身是一種私密化的東西,社區氛圍並不是非常理想,即便開發短視頻,但未必會把它做到極致——只是使其作為一個部門存在而已。關鍵的一點還是你能不能始終保持領跑創新,保持這種對市場和用戶的活躍敏感度。我們對自己的這款產品還是有信心的。又比如說前段時間新浪推出了一個‘新浪好聲音’,它的模式和唱吧是一樣的,但是並沒有對唱吧造成任何影響。”高嘉希如此解釋。

   將“超微電影”做成新興產業

   曾有評論稱樂播或許將成為“中國電影行業新源頭”,高嘉希坦言確實也有這樣的計劃。像現在做短視頻初步定為6秒,但未來有可能會變成180秒。手機電影一直是一個存在的行業,控制在三五分鐘講一個故事這種模式也是大有可為的。

   “一旦我們將這樣的模式或說功能打開之後,會出現這種超微電影出來。6秒就已經能產生超微電影。甚至未來還會出現‘6秒電影節’。”他說,現在樂播就是要憋着這個“6秒”,看能做到什麼樣的極致,等待有朝一日達到一個量極,把這個口放出來,這樣再用3分鐘或5分鐘產生相對更高質的作品。

   “隨着用戶增長越來越多,會有更多的合作者願意利用這樣一種新的短視頻形式來發動全民參與。”高嘉希的胃口看上去遠比他的年紀要大得多。

   “許多比賽也好,唱歌選秀還是拍視頻也好,未來在手機端是完全可以輕輕鬆鬆實現的。拍攝這樣的短視頻不單單是做作品,也是跟你個人的關係鏈——社交屬性所捆綁的。它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電影產業——甚至有可能會成為電影產業的一環。”

   例如,華誼兄弟要為新電影選演員,拋出一句台詞,讓你30秒錶演一下,那麼樂播完全可以為參選者提供這樣一個便利的平台。

   讓人人都有表現自己的機會,正是高嘉希看好樂播的原因之一,“如果用戶規模夠大,橫向發展大有空間”。

   做手機端第一個賺錢的視頻產品

   樂播眼下還沒有固定的盈利模式,但是團隊成員關於如何盈利已經有了初步的想法——把內容貢獻者與內容接收者打通,也就是打通用戶之間的交易,同時也橫向打通商業交易。

   “大家現在一聽‘視頻’兩個字,往往是第一反應覺得很燒錢,樂播想要做成手機端第一個賺錢的視頻產品。”高嘉希向chinaventure表達了他這一變現願景。

   不過,他同時也坦言,雖然在未做任何推廣的情況下,如今樂播的用戶仍然以每天幾百的速度驟增,但是穩定性還不夠。去年已經從空中網創始人楊寧那裡拿到了200萬的天使投資作為項目的研發資金,但是如果想快速地跑起來,還需要大量的資源和資本的投入,高嘉希坦誠地表示如今a輪融資計劃即將提上日程,現在正在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

   他還不無慶幸地提到創業的過程中得到過許多人的幫助,除了楊寧,現在團隊里有兩個人對高嘉希的幫助很大:一是空中網原來的總監,一是原美國tcl研究院的技術顧問。除此之外,樂播今天的團隊成員很多來自百度、優酷。

   這位年輕的ceo對自己團隊的產品仍然滿懷期待,“我對用戶的活躍度的數據很滿意:日活10%左右,月活甚至做到了50%。接下來仍然要踏踏實實地優化產品,提升用戶體驗,只要產品夠牛,我相信一定會火到爆。”

您正在瀏覽: 樂播成長啟示錄
網友評論
樂播成長啟示錄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