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農村創業故事 > 如今的村官不好當


如今的村官不好當

手機:M版  分類:農村創業故事  編輯:小偉

如今的村官不好當 標籤:大學生村官 生意不好 怎麼看名字好不好

  都說村官就如同小一方小皇帝,而如今的村官卻非同往昔了,他們 要用自己的創業成功去說服村民們來共同致富。

   對閩西武平縣城廂鄉園丁村的花農來說,2009年的冬天特別冷:野生花卉富貴籽身價暴跌至二成左右,連成本都不夠;一些花農甚至發誓再也不種花了。

  就在此時,到村裡工作不到3個月的女大學生“村官”馮素金卻打起了租地種花的主意。她堅信花卉是園丁村朝陽產業,關鍵要調結構、上規模、拓市場,“只有做給村民看,才能引導群眾干。”

  如今,馮素金多方籌資20多萬元建成的15畝花卉基地長勢良好,明年冬預計將實現產值30多萬元。在她的帶動下,園丁村的花卉種植面積從2009年的500多畝增加到1300多畝,規劃實施的“十里花廊”已現雛形。村民親切地稱她為“泥腿子大學生‘村官’”。

  2009年8月,在武平農村土生土長的馮素金從福建農林大學農學專業畢業,來到園丁村任村主任助理兼婦代主任。生在農村,考上農大,讀了農學,最後又回到農村,她覺得一切都很自然。“考上‘村官’時我就想,可以利用自己所學服務農民,改變農村面貌。”

  然而,農村工作並非馮素金想象的那麼簡單。村幹部和村民對她高看一眼,說她是省里派下來的幹部,生活上也照顧到家。但這種客氣實際上是一層隔膜。對這位20多歲的姑娘,村幹部不知道讓她幹什麼,村民不相信她能幹什麼。她自己一時也十分失落,找不到工作的着力點。

  有一次,馮素金偶然聽人議論,說新來的大學生沒禮貌,路上給她按喇叭,竟然不理。一臉困惑的馮素金請教村支書,才知道這裡按摩托車喇叭除了警示旁人,還有打招呼之意。村支書還告訴她,以後碰到村民應主動打招呼,騎車也可以按按喇叭問個好。馮素金豁然開朗:做好農村工作,必須從了解農村、了解農民入手。

  2009年10月,村民廖某捂着紅腫的臉找到馮素金哭訴丈夫鍾某家暴。馮素金當即拿出相機拍照存證,隨後邀上調解主任入戶調解。一進門,鍾某滿臉怒氣,叫道:“我打老婆關你們什麼事?你們給我滾!”馮素金沒有動怒。一天工作做不通,就天天上門,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後來她了解到家暴的根源是鍾某家境貧困,就建議他種花脫貧,還幫助協調貸款。最後,鍾某主動向妻子認錯,保證善待妻子。

  這次調解成功,讓一些村民改變了對馮素金的看法,也使她增強了做好大學生“村官”的信心。2009年冬,面對凄風冷雨的花卉業,她毅然決定租地種花,振興花卉產業。

  意想不到的是,剛開始時,幾乎沒有人支持她。父母靠養豬為生,對花卉一無所知,既怕血汗錢投入血本無歸,也怕種花把大學畢業的女兒永遠拴在農村。村民們則覺得這位姑娘不知天高地厚,甚至不願意租地給她,怕她付不起地租。

  馮素金沒有氣餒,她一邊耐心做父母工作,一邊跟同學借錢先租8分地試種。漸漸地,家裡人想通了,變賣了家裡的豬,拿出了所有積蓄。去年底,馮素金的花卉基地擴建完成,其中有3畝多鋼架大棚,母親謝香招還專門過來幫忙管理。

  花卉基地不僅成了馮素金的創業平台,更成為她施展才華、服務村民的示範平台。她教村民學習扦插、育苗、改良竹棚、設計鋼架大棚等。她不斷查閱資料,迄今已出版10期農業科技簡報。花農也常常打電話向她求助。

  母校老師成了馮素金的堅強後盾。一次,村裡種的富貴籽成片爛根,花農束手無策。她把病株寄給陶萌春教授。陶教授鑒定為會傳染的青枯病,提出了實用有效的防治措施。今年3月,她花圃里的竹柏小苗大量萎蔫,花農認為是水分不足,她把病株照片傳給艾洪木教授。艾教授看后認為是太濕導致真菌性病害,建議使用稀托布津。經過處理竹柏小苗長出新綠。

  馮素金已成為園丁村的一員。今年6月下旬,園丁村持續暴雨,她每天24小時奮戰在一線。園丁坑自然村上遊河堤被衝出缺口,她和其他村幹部一道奮力補堤,保住了下游的花場;村民鍾志明家房屋后坡塌方,她不顧勸阻,是冒着風雨和大家一道挑泥排水,保住了鍾志明的家。

  “作為一名大學生‘村官’,我摔打在農村,拼搏在農村,成長在農村,我無怨無悔,感到無比充實與快樂。”馮素金說。

您正在瀏覽: 如今的村官不好當
網友評論
如今的村官不好當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