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手機玩家創業記


手機玩家創業記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石頭

  你知道嗎蘇光升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創業,其實從前的他是一個地地道道 的手機大玩家,為什麼走上創業的道路還要慢慢道 來。

  1977年生的蘇光升身材保持極好,工作之餘他喜歡騎車和游泳。他如此形容自己的人生軌跡:因為喜歡數碼,所以買了電腦,當了個人站長,開始互聯網創業,因為接觸智能手機,又進入移動互聯網領域。他說,他的人生軌跡跟數碼產品息息相關。

  “人生中最難忘的兩件事”

  跟老羅的觀點相似,蘇光升認為“人都有愛好,而男孩十有八九對數碼產品狂熱過”。他的第一款電子產品購於1998年底,是一款英文BP機,為此他攢了兩個月錢。買完后掛在腰間,系根金屬鏈子,還故意露出來,回想起來,他覺得那時“很土”。

  1999年,蘇光升在北京購買了第一部手機,諾基亞5160。手機賣2000多塊,辦SIM卡號還得再花1250塊,而且需要北京市身份證。他借了女朋友北京同學的身份證,花了4000多元,終於得到一部能打電話的手機。他覺得除了喜歡,還有虛榮的成分在裡面,因為覺得很酷。

  在這一年,他還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台電腦。當時一台全新電腦在萬元左右,蘇光升收了別人淘汰的二手主板、內存條、光驅、軟驅等零件攢了主機,借錢買了台二手顯示器。因為想上網,又買不起56k的“貓”(調製解調器),就入了台二手28.8k的。

  蘇光升認為他對1999年印象如此之深,是因為完成了“人生中最難忘的兩件事”:擁有了第一部手機和第一台電腦。他笑着說,“那時候,我算很潮的人。”

  不過,這兩件事結局都比較悲慘。電腦主板在一次內存升級行動中燒掉了,那根二手64MB內存花了800多塊,而當時他的月薪才3000多。為此他“三天沒睡着,跟現在孩子病了的感覺是一樣的”。而那部諾基亞5610,則被爬上4樓的小偷破窗偷走。

  第一桶金:短信聯盟

  在2000年,蘇光升用他的第一台電腦,連着28.8k的二手貓撥號上網建了人生中第一個網站“敦煌在線”,這是一個旅遊主題的個人站,但最終沒賺到錢。2001年,不甘心的他又創立公司嘗試電子商務,在網上賣東西,一年後發現還不如上班掙得多。但在賣一台數碼相機時認識了一位湖北老鄉,老鄉跟他說了一個跟短信有關的項目,問他願不願意入伙,他們一拍即合便開始做。2003年是SP行業的暴利時代,蘇光升靠着前期積累的個人網站資源,賣廣告推所代理的SP業務,做短信聯盟賺了幾百萬,這是他的第一桶金。

  2003年,26歲的湖北小伙蘇光升在北京已經有房有車了。

  三部手機,三次創業

  蘇光升說他人生的三次重大轉折跟三部手機有關,分別是摩托羅拉P7689,諾基亞7610和Nexus One。

  蘇光升的敘述折回2001年,“那會甲A特別火”,他特別想“在上班的路上用手機了解前一天晚上的戰況”。所以他買了摩托羅拉P7689,屬於國內最早可以WAP上網的手機。在Free WAP之前,手機上網服務只能通過中國移動的“移動夢網”,該服務收兩部分費用:通信費和信息服務費,前者由移動公司收取,而後者則由移動公司替信息提供方代收。而上Free WAP無需繳納信息服務費,從而極大降低了用戶手機上網費用。但那時候Free WAP站點少而服務粗糙,往往三天後才能看到球賽戰況。在2005年,蘇光升滿足了多年前的願望,投入Free WAP領域。

  那些年技術更新快,政策也不斷調整,在短信SP、WAP業務告一段落後,蘇光升情緒開始低落,彷彿人生沒有了目標。他短暫上了上班,但創過業賺過錢的他已無心再打工,於是辭職賦閑在家。老婆看他心情很失落,便送了他一部讓其眼前一亮的手機,諾基亞7610。這是首款塞班2版智能手機,當時賣5000多元。蘇光升稱這部手機把他的熱情瞬間點燃了,他當時覺得這手機“真他媽好!”,因為“竟然可以裝軟件!”於是,他開始逛各大智能手機論壇。

  當時最火的兩個智能手機論壇是3G365和寶窩,他越來越喜歡這種論壇形式,於是跟寶窩論壇負責人談收購,“價格都談好了,27萬,但那小子反悔了”。而發生在3G365的一件事促使了OPDA的誕生。當時蘇光升發懸賞帖求助,說誰能回答“兩個sis文件怎麼打包在一起”就給誰一千塊錢,一位網名叫Ken的超級版主回答了這個問題,他於是欣然付費。如此相識,一來二去他們便成了朋友,蘇光升對Ken說,“乾脆你牽頭做個智能手機論壇吧,我投資”。於是蘇光升負責資金、服務器、技術團隊,Ken來運營,OPDA論壇就這麼誕生了。

  之後,OPDA論壇聚集了國內大量塞班手機玩家和塞班軟件開發者,成為“中國最早的開發者聚集地”,很多有名的軟件如來電通等都是在OPDA誕生的。蘇光升2005年全部身心放在經營OPDA上,他稱雖然那個時候沒有App Store,但覺得“手機應用很好玩,覺得這個東西會很有前途”。

  蘇光升說,2009年拿到諾基亞當時的機皇N97,感覺雖然好,但已經不能讓他心動了。而2010年發布的Nexus One,則再次改變了他的創業方向。當時,互聯網投資人蔡文勝送給各項目負責人一部Nexus One,當蘇光升把玩了這部手機后,他徹底有了“咱不玩兒塞班了”的念想。

  OPDA團隊開始從塞班向安卓轉型,而團隊核心成員懷着興趣,靠自學很快完成轉型,並在2010年推出安卓優化大師,這是一款無需ROOT即可對系統做進程管理、垃圾文件清理、開機加速等優化操作的應用,隨即被創新工場收購。

  蘇光升的招人法則

  蘇光升說他招人不看學歷,只看人家喜不喜歡,他的團隊成員幾乎都是從OPDA論壇上挖掘的。“社會上招聘,可能能招到名牌大學畢業生,但他不玩手機,因為成天搗騰手機的,一般都上不了什麼好大學。”蘇光升特意提到目前的服務器負責人小李,“他原先是OPDA的WAP站負責人,高中沒讀完就跑到北京來跟我一起創業。他上學時天天玩手機,老師在上面講,他在下面用手機建WAP站,全都是自學,是個公認的天才”。

  談到這些年移動平台的更新換代,蘇光升說什麼事情都是“各領風騷三五年”,儘管塞班的沒落使得OPDA這個曾經最火爆的塞班論壇終結,他也不覺得有什麼惋惜。“塞班的確有它的弊端,簽名機制、技術門檻等都讓我們很費勁,但安卓學一個月就能上手了,所以塞班死掉就死掉吧。”

  他的技術團隊從塞班轉向安卓,基本無壓力,這也是蘇光升倍感驕傲的地方。“我們團隊都是一幫愛玩手機的人,所以願意琢磨,安卓開發都是他們自學的,還有人塞班、安卓和iOS三個平台開發都會。”

  蘇光升說,他現在招人會看人家用什麼手機,如果還在用諾基亞他多半不會要,因為“太守舊了,而我們是在做創新的事”。

  回想玩手機與創業

  目前,蘇光升的OPDA團隊開始轉向安卓刷機領域。他覺得“每個人都拿一樣的東西是沒有意思的,很多人都有個性化的需求”。

  他是一位連續創業者,骨子裡的興趣分兩部分,一是想自己做點事,二就是這些數碼產品。

  他覺得數碼產品能實現的功能往往超出人的預期,而且玩家可以加入自己的東西,重新演繹、折騰,這種過程讓他很愉悅。

他認為跟數碼產品特有緣分,不然很難解釋他一個左撇子,吃飯、寫字都用左手,但第一次摸鼠標用右手一點也不覺得彆扭。時隔很久他才知道鼠標有“左手模式”,但他依然用右手操作鼠標。

  在交談的最後,蘇光升總結似的說了下面這段話: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是由一款數碼產品促使了轉變,我創業的軌跡跟這些數碼產品密不可分。我們公司做的東西不是怎麼分析出來的,也沒有嚴格的商業模式。我們都是愛玩手機的人,六七個骨幹一直跟着我,都是OPDA的版主。因為發自內心喜歡,所以我們會有些獨特的體驗,總能從中發現一些不一樣的商業機會。

  蘇光升滿懷激情地敘述了他跟電子產品的故事后,也坦誠隨着年齡的增長他對手機的熱情已不如當年那麼高了,“這對一個創業者來說很可怕”。但他鼓勵年輕人多以興趣為引導,“當你真正去做你想做的事時,那種能量是很大的”。他說,就像李宇春那首歌唱的那樣, “再不瘋狂青春就老了”。

您正在瀏覽: 手機玩家創業記
網友評論
手機玩家創業記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