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向著夢想執着前行的邢萬里


向著夢想執着前行的邢萬里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曉艷

向著夢想執着前行的邢萬里 標籤:海底兩萬里 夢想營銷

  都說創業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創業者都不是凡人,而邢萬里卻不信這個邪,為了自己的夢想,他執着的前行着。

  邢萬里:總得有人先吃這個螃蟹

  人物檔案:邢萬里,2001年畢業於山西大學經濟系、創業項目:白酒經銷、拓展培訓、公交運營,創造財富:1500萬元。

  2006年11月4日晚上9點山西省汾陽市賈家莊村

  隊員:“找到了沒有?”

  隊員:“沒有呢。”

  隊員:“再去那邊看一下,這邊沒有,楊磊。”

  2006年11月4日晚上,一名遊客在賈家莊村突然神秘失蹤,同行的60多人立即開始了尋找。一個小時過去了,走失的人依然下落不明,夜色越來越深,尋找難度也更大了,大家人心惶惶。晚上十點十分左右,遊客們湧上了一座弔橋,人多擁擠,情況十分危急。

  邢萬里:“不敢晃,中間的不敢晃,先不要給其他的隊員過了,先讓那邊的人過去,不然太擁擠,怕有危險。”

  大家都為找人焦急,邢萬里卻並不擔心,因為整個事件是他一手策劃的。晚上十點半,隊伍終於找到了“失蹤”的人員。其實這是邢萬里拓展培訓中的一個項目叫“夜間營救”,在隊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安排一人悄悄藏身,以鍛煉隊員的應變和團結協作能力。在當地邢萬里是一個傳奇人物,這個只有28歲的年輕小伙,創業三年個人資產已經達到1500萬元,這一切是從他和父親較勁開始的。

  2001年7月,邢萬里從山西大學經濟系畢業,剛出校門父親就託人把他安排到了山西省交通廳,可是只上了三天班,他卻把這份很多人都羨慕的工作辭掉了,雖然從小到大沒少干出格的事,可這次他的貿然行動還是讓父母很震驚。

  邢萬里的母親:“那挺傷心的,一個人都哭過,老怕兒子不成器。”

  邢萬里的父親:“你有了一個鐵飯碗了,你何不在那兒大展宏圖搞這個,你要單獨出來要闖一個事業,究竟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有沒有這個能力呢?”

  邢萬里的老家賈家莊是山西有名的小康村,他的父親是村裡的黨支部書記,在當地很有威望。父親一心想讓兒子留在政府機關,可邢萬里對父親的安排不感興趣,他想自己創業,趁年輕干一番自己喜歡的事業。在村裡沒人不聽自己的,現在連兒子也管不住,這讓邢萬里的父親很生氣,父子倆較起勁來,最後徹底鬧崩了。

  邢萬里的父親:“我當時三不,一個不管,第二個不給錢,你三個你做什麼,我也不管你。”

  邢萬里:“創業以後努力把這個事業做大,然後讓他感到欣慰,覺得我的選擇是正確的。”邢萬里從家裡搬了出來,住到了汾陽市區的姐姐家。汾陽有酒都之稱,所產白酒在全國都很有名,暫時沒事幹邢萬里在一個白酒經銷部做起了銷售。2003年初,邢萬里突然幹了一件讓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事,他找到當地一家大型酒廠,提出要開發一種停產十幾年的酒。

  酒廠人員:“淘汰下來的產品再做的話,難度也很大,沒有像一些新的牌子,新出一個牌子,你可以去塑造一些新的賣點,新的文化。”

  邢萬里要開發的這種酒九十年代初很暢銷,後來受假酒衝擊廠家停止了生產,並非品質不好。邢萬里覺得,十幾年銷聲匿跡后如果重新亮相,會吸引喜歡喝這種酒的老客戶,比新品牌更有賣點。怎麼抓住這部分人的懷舊心理?他決定先從包裝入手。

  邢萬里:“仿照以前樣子做的,當時北方燒就是這樣一個壇,我要是全部換了包裝面目全非,也勾不起人們的回憶了。

  邢萬里決定釀製配方也不變,保持原有口味,他從姐姐那裡借了10萬元保證金交到了酒廠。2003年9月,他的酒生產出來了,他把目光首先盯在當年這種酒最暢銷的山西、內蒙兩地,打出“尋找老朋友”的旗號在電視上宣傳。兩周后,有經銷商主動找上門來了。

  經銷商:“曾經是紅遍內蒙古的一個品牌,白天的話是北方燒,晚上是乳香飄,唱這個歌,好幾年斷了以後,實際上也是挺嚮往的。”

  僅四個月時間,邢萬里的酒就賣掉了800噸,凈賺40多萬元。此時春節臨近,離家兩年多的他想風風光光地回去一趟,也讓父親看看自己的成績,消消氣。他拿出了20萬元,請當時正火的《劉老根》劇組到村裡搞了一台演出。

  村民:“跟他這麼大的年紀,一般人就自己顧不了自己,人家是顧了自己,還能顧村裡邊,有這樣的能力吧。”

  邢萬里的母親:“人家都說邢利民的兒子真行,真有能耐,人家真是一代勝過一代了。”

  邢萬里滿以為能讓父親刮目相看,可所有人都在誇讚他,惟獨父親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邢萬里的父親:“我說不就小商小販嗎,不就能賣兩瓶酒嗎,不就能賺兩個錢嗎,無所謂的,應該是干大事。”

  邢萬里:“沒用了,這個心裡邊都挺沉重的吧。”

  其實父親一直關注着邢萬里的一舉一動,父親覺得賣酒是小打小鬧,成不了什麼大氣候。邢萬里暗下決心,一定要幹些更漂亮的事讓父親看看。2006年初,邢萬里已經相繼開發了個白酒品牌,每年能賺到200萬元,市裡的生意正做得紅火,他突然決定回賈家莊村,投資500萬元干一件與白酒根本不搭邊的事,這全因他的一次蘇州之行。

  2005年10月,邢萬里作為省青聯委員,隨團省委到蘇州培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那裡被一項任務給難住了。

  邢萬里:“上去以後就緊張了,因為離地面8米。站了好一會兒吧,當時在上面,腦子裡邊就一片空白。”

  邢萬里當時做的就是素質拓展培訓,這種培訓能克服參訓人心理障礙,增強團隊凝聚力。他發現這種培訓內容新穎市場潛力大,尤其受年輕人歡迎,當時山西還沒人開辦,他決定搶在別人之前佔領山西市場。拓展培訓要求場地大,環境好,賈家莊村的生態園正符合條件,村子離山西省會太原僅半小時車程,交通也方便。可是邢萬里圍着園子轉來轉去,看得心痒痒卻不敢下手。

  邢萬里:“我怕我爸要反對的話,我就不敢再提出來。”

  邢萬里琢磨,父親那裡可不好說話,如果他知道這事,自己的計劃就泡湯了。

  他決定來個瞞天過海,他直接找到了主管生態園的村長。

  村長:“高興呀,一個是搞了點互動,把這個場地裡邊襯托起來了,再還有一點收入。”

  2006年初,邢萬里以每年30萬元的價格租下了場地,這時他的父親才從別人那裡聽說了,對兒子的做法可有些窩火。

  邢萬里的父親:“不滿意,我認為這個選擇不一定正確,而且也沒有和我打招呼。”

  經過此事,父子倆像上勁的發條越擰越緊。素質拓展培訓有專門的理論和課程,找到專業培訓機構提供技術合作是條捷徑,邢萬里看上了北京一家規模很大的培訓基地,但是打電話一問,人家根本沒有合作的打算。

  基地人員:“最後再打的時候呢,我就說,你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

  邢萬里:“那想辦法,繼續想辦法,看怎麼來感化人家。”

  2006年4月,邢萬里趕到了北京懷柔,他不去見那家基地的人,而是偷偷在懷柔住了下來,天天買票溜進基地觀察。半個月後,他才找到基地負責人張慶瑞,一見面他沒有張口談合作,而是談了對這家基地項目設置和經營的看法,邢萬里的話讓對方很驚訝。

  基地經理:“生存島的經營狀態他很清楚,每天來了多少遊客他都知道,比如有一個摸泥鰍,後來邢萬里就跟我說,摸泥鰍是桃園的這個摸泥鰍呢,還是C區後面那個摸泥鰍?我說你都進來過。”

 原來住在懷柔的那一個月里,邢萬里把那家基地的情況打探得一清二楚,想確保談判馬到成功。

  邢萬里:“我們想跟人家合作,必須拿出姿態來,必須得有充分的準備。”

  基地經理:“他們的行為,他們的這種精神,確實也是深深地感動了我們。”

  張慶瑞決定到賈家莊實地考察,還提出要見賈家莊的當家人—邢萬里的父親,這可讓邢萬里犯了難,一直和自己較着勁的父親能出面嗎?他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讓母親幫自己探探口風,沒想到父親答應了下來。邢萬里的父親:“他自己的資金到村裡邊了,也是對村裡的支持和幫助吧。我是有脾氣有個性的人,但是孩子辦一些好事,我還是支持的。”

  村裡的生態園是邢萬里的父親當年一手建起來的,他也想看看兒子到底能給園子帶來什麼變化。2006年5月,北京那家基地的領導到賈家莊進行了考察,6月,雙方正式簽訂合作協議,7月,400多萬元的培訓設備到位。萬事俱備,此時邢萬里卻發愁了。

  邢萬里:“靠這個電視宣傳跟廣告宣傳不太好做,說了還不太理解,這個必須親身體驗。”

  拓展培訓時長不同收費也不一樣,一日培訓每人也在500元左右,在山西拓展還是個新鮮事物,怎麼能讓人認識它的作用,甘心掏錢過來是個難題。邢萬里決定先做個賠本買賣,他是省青聯委員,和團委領導很熟,他拉着汾陽團市委書記到基地拓展了一把。

  團市委書記:“對年輕人的整體素質,自信心,團結協作精神是一個很好的培養。”

  得到團委領導首肯,邢萬里又邀請全市各單位100多名團幹部免費來做了培訓,還沒開張,他就貼進去了五六萬元,半個月後,邢萬里期待的結果終於出現了。

  團市委書記:“通過親身的體驗,向他的所在單位的黨組織,還有一些同行們進行宣傳。”

  邢萬里:“接二連三來了七八個團,我們還真有感覺有點應接不暇。”

  熱衷參加拓展培訓的是青年人,邢萬里正是看準了這點才有的放矢。2006年8月底,邢萬里的培訓基地正式營業,拓展培訓有40多個項目,根據培訓人員身份不同,安排不同的課程,如公務員培訓、新員工培訓等,開業兩個月,他的基地已培訓人員3000多名。2006年11月2日下午,正組織培訓的邢萬里突然遇到了點麻煩。

  隊員:“示範一下,來一個吧,來一下,試一下。”

  邢萬里:“好,那我上了大家都要上啊。”

  遇到高難度項目隊員不敢上,邢萬里就親自上陣示範,如今做起任何項目,他都是輕車熟路了。拓展培訓開展后帶動生態園的遊客增加了40%,這讓邢萬里的父親很高興,現在他經常會到兒子的基地看看,雖然從沒當面誇過兒子,可父親心裡是徹底不和兒子較勁了。

  邢萬里的父親:“能做點事,現在暗暗地佩服和支持,但是明着不能。”

  記者:“為什麼?”

  父親:“不能滋長他的驕傲和自滿情緒。”

  現在,邢萬里又投資200多萬元包下了汾陽市公交公司,三項產業的總資產達到了1500萬元,他也獲得了“全國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山西省青年創業標兵”等榮譽。談到未來的打算,邢萬里說,以後再有合適機會,他還要嘗試其它行業,連他自己也說不準,還會做出多少出人意料的事情來。

您正在瀏覽: 向著夢想執着前行的邢萬里
網友評論
向著夢想執着前行的邢萬里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