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社會熱點 > 蛋形蝸居讓誰蛋疼?


蛋形蝸居讓誰蛋疼?

手機:M版  分類:社會熱點  編輯:蓉兒

  “在北京市海淀區成府路一家建築設計公司樓下,一座小屋像一顆巨大的雞蛋,立在草坪上。小屋兩米來高,麻袋拼成的外皮,看上去有些不起眼。“蛋殼”上,被掏出一個橢圓形的小門。小屋的下邊,裝有輪子,可以挪動……這是就職於這家公司、剛大學畢業半年的24歲青年戴海飛花了6427元建造的蛋形小屋。”

  這是一則在《新京報》上並不怎麼起眼的新聞,但是看着這則消息,不能不令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讓人不禁想起當年初到北京,為了租房奔波的日子。而這樣的日子,對所有的北漂一族來說,是最熟悉不過的了。是呀,一個個漂在京城的異鄉人,在這高房價的都市裡,能暫時安身立命的大概也就是一個又一個地下室,一間又一間蝸居。

  首先,不得不承認設計蛋形蝸居的小夥子很有創意。作為建築設計專業的專業人士,這或許算得上最現實主義的一次活學活用吧。只是,當聽到有人說這完全是小夥子或者是小夥子所在公司的一次炒作的時候,讓人覺得心裡並不是滋味。試想,在高房價的當下,在這個初來北京的小夥子面前,能利用自己的智慧解決一下住宿問題,這樣的舉動,如果說是真的帶着炒作的色彩,那麼這是高房價之下的一種無奈。

  在北京、上海等地,土地出讓金均已邁入千億俱樂部的當下,在開發商追求暴利、遊資熱錢不斷湧入炒作等多重因素作用之下,我們身邊的房價如坐上了過山車,一路飆升,使本來就只是具備着居住功能的住房,變身成為當年瘋狂的君子蘭、普洱茶之類,被炒作到了離譜的地步。

  唐代偉大的詩人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最後兩句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要是這位老前輩看到當下的房價,敢情也沒有什麼心情再賦什麼新詩了,也都大概只能低頭忙着賺買房錢去了!

  儘管蛋形小屋主人戴海飛沒有過多談及北京房價問題,但說到父母為其攢錢買房、娶媳婦的事,他說了這樣一句話:“以他們(父母)的工資水平,在北京買套房需要工作兩三百年”。對於房價這一盡人皆知的問題,大概不需要他說更多的話了,這一句已經足夠了。

  而最新的消息則是,這個已經被周邊居民所接受所認可的蛋形蝸居,卻被強拆了。城管方面認為,在路邊搭建居住的屋子,只要沒有相關部門審批都屬於“私搭亂建”,應予拆除。而對方如果搭建在內部大院里,城管部門會直接通報對方管理單位,讓其自行拆除。

  這個“城市裡下的蛋”,終究還是在眾多媒體一窩蜂的關注之下,讓某些人很蛋疼了。所以,拆吧!只是這個冷幽默式的蛋形小屋,終究會成為永遠的傳說。(李志起)

蛋形蝸居讓誰蛋疼? 相關推薦:

  • ·解決創業初期蝸居 武漢建青年公寓低價
  • 您正在瀏覽: 蛋形蝸居讓誰蛋疼?
    網友評論
    蛋形蝸居讓誰蛋疼? 評論共有2
    發言人:開胃 時間:2013-01-29
    哈哈,這也太有意思了,怎麼會起這麼一個名字呢,真是不可思議,不過也好,這個社會發展到現在也不知道是好不好,社會進步了,人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卻沒有地方住了。
    發言人:若膛 時間:2013-01-29
    這可不好說啊,你這個問題提的也太尖銳了,這是個現代的產物,我們這些老年人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了,不明白你問的是什麼意思了,真的是時代變了,問的問題也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