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1)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1)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蓉兒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1) 標籤:異想天開 生意經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

  1999年末到2000年初,五位經濟學家相繼在經濟學界很有影響的《經濟學消息報》上發表文章,評論比較溫州模式和蘇南模式,在業界引起了強烈反響。

  隨着中國政治經濟氣候的變化,一批批思想的探索者如候鳥一般在溫州來來去去。在蔚為壯觀的“溫州熱”背後隱藏着一個問題,前去朝拜“民本經濟聖地”的人們到底能學到什麼?自1997年開始,曾經獨具個性的溫州模式被貼上了正統化的標籤,全國的市場經濟化浪潮已經使得傳統意義上的溫州模式開始失去甄別價值。

  “在溫州模式的背後,隱藏着溫州人思維的無模式。”“京城四少”之一的經濟學家鍾朋榮說。思維無模式,意味着由此產生的溫州經濟模式是難以簡單拷貝的。但是,溫州經濟發展的基本邏輯卻存在可以複製的可能。源於草根階層的溫州民本經濟,其除舊務新、唯利是圖、自力改革的精神,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

  關注財富、溫州的歷史斷面和思想峰面,汲取民本、民生、民強的自覺意識,對於民本經濟相對弱小的西部諸省來說,無疑是意義重大的。在這裡,勇氣與信心是學習的第一要素。

  人們有理由相信,在任何一個民生力量與改革勇氣突涌的地方,都會不斷有新的奇迹出現。

  第二章 國際玩笑:異想天開的生意經

  溫州是異端的,因為溫州的歷史文化傳統就是異端的。800年前,葉適與朱熹、程灝齊名,都是儒學主流,但葉適是“異端”。儒家諸聖強調利義衝突,而葉適則要強調“以利和義”,講究經世致用,提倡功利之學。葉適說:“無功利,則道義者乃無用之虛語爾。”有了此說,內陸城市以講究貴賤為中心的社會氛圍就不可能在溫州醞釀。溫州社會的主流從來就是以財富為中心。財富成了官民共同追逐的目標,於是殊途同歸。官有官道,民有民路,唯利是圖,有錢者尊。

  “養蜂部落”南征北戰

  溫州人說,我們是財富的崇拜者。溫州人的思想深處印刻着一個鮮明的觀點,擁有財富的人就有能力,有未來。

  上世紀60年代,舉國上下陷入“文革”泥潭,政治口號滿天飛,全國人民熱血沸騰。而溫州人則開始了新一輪市場經濟的南征北戰。由於割資本主義尾巴,溫州小商小販只好打擦邊球——雖然各地在打擊投機倒把,但中國太大了,走村串巷的小商販們尚有生存空間。於是,從溫州湧出數不清的小商小販、修鞋匠、長途販運戶。

  當時,溫州出了無數“養蜂部落”,上萬溫州養蜂人乘着火車天南海北追花逐蜜。但是你千萬不要相信溫州人真的在為養蜂事業這樣居無定所地漂泊!秘訣是,當時國家政策重視農業,而養蜂屬於農業生產,鐵路部門對長途運輸蜂箱有巨大的價格優惠。善鑽空子的溫州人看出了裡面的市場空間,靈機一動,搬着幾十箱蜜蜂趕火車奔赴新疆雲南追逐花期,同時利用蜂箱偷偷搞緊俏物資的販運,把雲南的煙藏在蜂箱里運到新疆去賣,再把新疆的葡萄乾販到天津去賣……

  長途運送蜂箱火車票價格低得不能再低,溫州養蜂人就靠低價販運投機倒把賺得腰包漲了起來。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1)
網友評論
異想天開的生意經(1)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