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商戰36計:笑裡藏刀

商戰36計:笑裡藏刀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偉

商戰36計:笑裡藏刀 標籤:商戰 商戰36計 笑裡藏刀

  上海家庭飯館笑中經營生意興隆

  改革開放以來,上海的國營大飯店受到了個體戶經營的家庭飯館業的嚴重挑戰。這些位於里弄深處的家庭飯館,門面一般都不大。很多是利用自家的住屋,白天做飯館營業,晚間支上一張行軍床住人。也有的是租用弄堂口的一兩間房子營業的。裡邊擺上三四張桌子,夫妻二人共同經營,或由慈祥的老婆婆招呼客人,或僱用一名年輕的女服務員。這些傳統的家庭飯館不僅受到了普通市民的歡迎,就連許多外國人也常常慕名前來就餐。

  家庭飯館最好的招牌是餐館內傳出的陣陣誘人的香味。這裡飯菜比大飯店既便宜又實惠。經營的大多數是普通的家庭飯菜,如炒青豆、燒豆腐、熗菜花、涼拌捲心菜、腌黃瓜等等。一頓飯外加兩瓶啤酒,一般十幾元就夠了。

  家庭飯館輕鬆的氣氛也給顧客以賓至如歸的感覺。到這裡來吃飯,就好像是到人家裡去做客一樣,非常舒適。這種家庭餐館也很乾凈。

  良好的服務是家庭飯館與國營飯店爭奪顧客的殺手鐧。這裡的服務員決沒有國營飯店營業員那種冷冰冰、心不在焉、態度惡劣的服務態度,而是個個笑容可鞠,對顧客招待得特別熱情周到。他們可以根據顧客的要求,現炒現吃,而且不論客人什麼時間進門,都可以很快吃上一頓美味的飯菜,即使半夜去光顧,也毫無嫌棄之意,不會看到冷臉。

  俗話說,船小好掉頭。個體餐館由於經營規模小,顯得方便靈活,更適合顧客的口味。在餐館業中的競爭能力,令中外人士刮目相看。

  不能忘記冷漠與微笑在經營中的作用

  有位記者為寫報告文學尋找點素材,到某大城市的食品街轉了一趟。他先走進珠光寶氣的某餐廳去採訪中方總經理,被拒絕接待。於是邁步到掛着“謝絕參觀”牌子的二樓吃了頓飯。開票和端飯的服務員穿着標準的日本和服,邁着日本式細碎的步子,濃妝艷抹,但臉上卻掛着對這位中國食客明顯的鄙夷與不屑。飯菜端上來一看,袖珍的碗里裝着幾顆袖珍的丸子,另一道菜沙拉,不過是在幾片生菜葉子上撒上一點沙拉油而已,另外加上一碗飯,一個湯。在服務員如公主般高傲而冷漠的目光中默默地吃完了飯,算帳的結果,花了36元錢。記者在挨宰的憤怒中,被服務員一雙雙冰冷的目光送出了餐廳。他發誓這輩子再也不登該餐廳的門檻了。

  拐了個彎兒,記者來到一個不起眼的小食品店“食多方”門前。小店已經打烊,隔着玻璃窗,只見一個老師傅正在攪動灶上大鍋里的熱氣騰騰的肉湯。記者輕輕地敲了敲窗戶,那老師傅打開門銷請他進來,很快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老師傅就勢坐在記者對面,一邊看着他吃餛飩,一邊嘮了起來。從飯館每天的工作說到家裡的彩電、冰箱、房子、老伴,好像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朋友,有說不完的知心話。這碗餛飩,共花了5角4分錢。

  從“食多方”出來,記者心中百感交集。這一晚上所經歷的事反差太大了。一個是現代化的餐廳,雖優雅、寧靜,具有異國情調的舒緩的音樂不絕於耳,但卻讓人感到徹骨的寒冷。另一個是不起眼的小店,從桌椅板凳到大師傅腰間的圍裙都是油膩膩的,但它卻處處透着親切、樸實和溫情。走出店門很遠了,老師傅那張微笑着的、極富人情味的面孔還在記者的腦海中晃動,久久不能忘懷。

  食客們到酒樓飯館吃飯,除了希望飯菜質優價廉之外,還希望看到服務員的笑臉。微笑服務可以溫暖所有人的心。所以凡是招待周到、服務員熱情的酒樓飯館,必定顧客雲集。試想,誰願意到一間冷冰冰的酒樓,花錢去看服務員的白眼呢?希爾頓酒店的創始人康拉德。希爾頓曾經說過:“如果我的旅館只有一流的設備,而沒有一流服務員的微笑的話,那就像一家永不見溫暖陽光的旅館,又有何情趣可言呢?”

  食品街上的那家餐廳,從餐廳的裝潢設計到服務員的服飾、打扮、步態都把日本餐廳的風格模仿得惟妙惟肖。但唯獨沒有學到日本餐廳服務員最起碼的基本功一一微笑服務。微笑其實是模仿不了的,它必須出自對顧客真誠的態度。希爾頓先生深知微笑的真諦和價值,所以才使自己的酒店生意興隆。“食多方”的老師傅雖然未必從理論上認識到這一點,但他那發自內心的真誠微笑,也是經商者必須下功夫才真正做到的。

  「賞析」

  在現代經商活動中,笑裡藏刀一計也是為經營者常用的計謀。該計是經營者在和對手進行談判過程中,外表看來顯得很溫和謙恭,而帶微笑,很是大度;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其中有氣量狹小的,有喜歡猜忌的,有陰險狠毒的。總之,經營者利用此計,目的是想讓對手服從自己,在自己設計好的圈套里行事,以此達到自己經營發財的真正企圖和目的。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您正在瀏覽: 商戰36計:笑裡藏刀
網友評論
商戰36計:笑裡藏刀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