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人際關係案例

人際關係案例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醉美人

人際關係案例 標籤:人際關係

  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惡性校園槍擊案的製造者,震驚全美槍殺案兇手趙承熙是CS愛好者,讀大學時,趙承熙總是戴個帽子,坐在後排,很少在課堂上發言,也幾乎不與人交談。他的同班同學回憶說,在英國文學入門開課第一天,大家都圍坐在一起介紹自己,但趙承熙卻獨自坐在一旁一言不發。老師發現他在簽名冊上只寫了一個問號,於是問他“是叫問號嗎?”趙承熙還是不回答。寫作課教授露辛達·羅伊說,兩年前趙承熙寫了很多表現憤怒和暴力情緒的詩歌,令她十分擔心,於是叫他不要參加集體課,另外對他進行輔導,還勸說他去做心理諮詢。但顯然這些方法都沒有奏效。

  趙承熙曾寫過兩個劇本,有十幾歲孩子討論殺害老師的情節,還有男孩與其繼父大打出手的描寫。犯罪學教授蘇桑·古德尼:很明顯他時不時承受着某種困擾或者折磨,很明顯他需要發泄出來,這些劇本是他抒發內心世界的一種途徑,因為他無法對其他人敞開心扉。

  趙承熙案例出現進一步引發了人們對攻擊性行為原因的思考,是遊戲暴力導致還是屬於個人人格問題,抑或是一種新類型的精神疾病,類似於邱興華的殺人行為等等。

  案例二:旁觀者效應:他們為何不實施救人行為

  1964年3月13日凌晨,一位婦女在紐約市被謀殺了。這位婦女的名字叫凱蒂,她的工作是酒吧管理員,當時她正下班回家。當她從停車場穿過街道回到她住的公寓時,一個拿着匕首的男人逼近她。她開始跑開,但是男子趕上並且揪住她,並且用匕首刺她。她大聲呼救,許多公寓的燈都亮了,人們從窗口探出頭來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名攻擊的男子準備離開,但當他看到沒有人過來幫助受害者時,他又回過頭來刺殺這位婦女。她又尖叫起來,但他猛捅數刀,直至她死去。後來的調查顯示38位目擊者看見和聽見了這次可怕的持續45分鐘的襲擊,但是沒有人出來提供幫助,或者向警署報案。

  旁觀者在這次事件中拒絕提供幫助的行為,成為媒介討論的焦點,人們試圖回答:“為何他們不提供幫助?”可能在20世紀60年代人們已經變的冷酷無情,對他人的事情不感興趣。可能是大都市的生活令人們變得冷漠。也可能是電視、電影中的暴力情節令人們對現實生活中的暴力事件感到麻木。在這起謀殺案之前不到一年,肯尼迪總統被人暗殺,這個事件被搬到銀幕上;在接下來的那個星期天早上,疑兇竟朝着靜止的屏幕和投影鏡頭開槍射擊。可能這一系列事件的累積效應使得人們不可能體會到一個陌生人求救時的困境。

  人們總是說,過去的人總是有多友善,而現代社會有些地方出了問題,使人們變得如此冷漠。然而,即使是在那些趣聞中,我們也能輕易地發現親社會行為的例子和冷漠的例子,如果人們已經變壞了,為什麼會有人在發現一個裝滿鈔票的袋子后將裡面的7萬美金全部歸還呢(Hurewitz, 1998)?為什麼會有人冒着生命危險從150英尺高的橋上跳入水中,去搶救一個自殺的婦女呢(Fitzgerald,1996)。

  這兩種完全不同的行為使兩位社會心理學家,John Darley和 Bibb Latane 開始思考對親社會行為的科學解釋。他們討論這一問題,在他們討論時,一個新的假設產生了:旁觀者沒有對危急事件作出反應,並不是因為他們不關心受害者,而是情境中有些因素使他們感到猶豫,他們設計了實驗,並提出了“旁觀者效應”的理論。所謂旁觀者效應是指,在一個突發事件中,當旁觀者的數量增加時,親社會行為發生地可能性反而會減少。在凱蒂被謀殺的事件中有很多的目擊者,有38位探出窗口來看個究竟的人都可以採取助人行為,但每個人都只承擔了1/38的責任,很明顯,這還不足以促使他們採取行動。

  隨着親社會行為研究的進一步拓展,人們發現,在一個危急事件中,旁觀者是否提供幫助,須經歷五個步驟:是否注意到突發事件——解釋突發事件為突發事件嗎? ——是否願意承擔行動的責任——知道如何做——決定去幫助。在這五個步驟中,任何一個步驟受到阻礙,親社會行為就不會發生。

您正在瀏覽: 人際關係案例
網友評論
人際關係案例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