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眾疇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標籤:反傾銷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印度政府正式對我國出口的青霉素工業鹽提起反傾銷訴訟已有時日,根據印度商工部反傾銷調查部門的要求,3月15日之前,中國企業必須向印度反傾銷當局提交反傾銷調查問卷和非市場經濟問卷。2月17日北京小耘律師事務所反傾銷事務部主任張毅律師透露,為了幫助有關企業妥善回答以上問卷,他們已經做了大量的數據搜集工作,問卷涵蓋56個方面的問題,子問題則有上百個,這些問題涉及到相關企業經營的各種細節,其中價格、成本等財務數據是重中之重。

  按照正常程序,6月份,印度反傾銷當局將根據各家提交的問卷,應訴態度的不同,以及印度方面的實際調查結果,做出初裁,這份初裁對涉訴企業未來的命運至關重要。青霉素工業鹽是我國年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的兩大支柱類西藥原料葯之一,印度又是我國最大的出口市場,約佔出口總額70%。該案不僅關係到青霉素工業鹽生產企業,也關係到青霉素產業鏈乃至全國醫藥出口。

  首次反傾銷

  “這是青霉素工業鹽產業領域,印度對華的首次反傾銷。”張毅律師告訴記者。

  據悉,本次反傾銷的調查期為2004年10月1日至2005年9月30日。起訴方印度南方石化工業公司,是印度四大青霉素工業鹽生產企業之一,而其他三大企業在過去幾年內已或停產或關閉。

  印方資料顯示,從2003年10月至2005年3月,印度青霉素工業鹽的進口增長250%,進口量達9000萬億單位,其中90%以上來自中國。這曾直接導致印度衛生部門在2004年7月~9月對中國青霉素工業鹽暫時封關,一度使中國青霉素工業鹽產業陷入危機。

  張毅律師稱,中國青霉素工業鹽對印度出口價格過低有兩大原因:一是國內企業生產鏈過短,產品結構單一,為擴大出口競相壓價;另一因素是印度國內依靠進口中國青霉素工業鹽的印度製藥企業,如阿拉賓杜、魯賓等,以幫助中國企業向印度政府斡旋反傾銷為由,慫恿中國企業低價出口。

  在這種情況下,據我國海關統計,調查期內我國向印度的青霉素工業鹽出口金額達9950.872萬美元,數量為9998.325噸。

  張毅律師說,目前印度對中國工業鹽出口企業徵收的進口關稅在10%~20%左右,而在本次反傾銷調查中,起訴方以結構價格作為正常價值計算的傾銷幅度為84.92%。根據國際慣例,如果反傾銷調查終裁成立,印度當局將有權向中國相關企業徵收最高為 84.92%的進口關稅,對這些企業將是毀滅性打擊。

  應訴難度大 更應把握重點

  為應對本次反傾銷,中國醫保商會在今年1月21日召開應訴工作會議,包括華北製藥、哈葯集團、石葯集團在內的9家企業派代表參加。會上做出了申請延期答卷的決定。

  在應訴策略上,反傾銷的行業損害抗辯由商會統一協調,傾銷抗辯則由各企業單獨進行。“不過,由於我們的價格成本確實較低,應訴的難度還是很大。”張毅律師說,“對此應該把握重點,策略地尋求應訴目標。”

  張毅律師同時表示,由於中國工業鹽的生產企業大部分是國有控股或參股的企業,在是否有國家干預問題上是一個解釋難點。

  對此,官寧雲還是較為樂觀。“這些企業雖然有國有股成分,但企業經營模式還是按市場化方式運作的。企業自負盈虧,不存在政府的干預。”

  應訴結果關係整個產業布局

  “我們正在積極應訴。”河南新鄉華星藥廠廠長張全義告訴記者,該廠希望在青霉素工業鹽這一產品上做大做強,然後再向產業鏈的其他層面延伸。

  華星藥廠目前佔中國工業鹽出口量的30%~40%,雖然也包括一些其他的工業鹽深加工產品,但工業鹽產品的生產銷售仍是其主營業務。

  張全義表示,向產業鏈下游延伸並不需要太多的資金投入,技術壁壘也不高,但目前企業戰略專註於青霉素工業鹽這一產品,因而應訴本次反傾銷對該廠意義重大。

  然而,這樣的企業戰略似乎與中國醫保商會一直倡導的“加強青霉素深加工產品的開發,生產高附加值產品以增強青霉素原料葯的消化能力和出口產品的品質”不符。有行業內部人士稱,正是由於企業不同的經營策略,使商會很難形成協調一致的步調。

  據悉,中國醫保商會之前曾兩次出面協調,促使國內幾大廠商達成“青霉素工業鹽生產企業自律協議”,以規避低價競爭引發的惡果,但總有一些企業唱反調,使協議流於一紙空文。

  “這次反傾銷應訴的結果很大程度上將讓這個行業重新洗牌,應訴企業會因考慮到應訴成本、風險等重新調整自身的經營策略,最終形成一個協調一致的行業發展布局。”官寧雲說。

您正在瀏覽: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網友評論
印度反傾銷倒計時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