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石頭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標籤:大學生村官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溝壑縱橫,偏僻閉塞,澄城縣劉家窪鄉富源村就座落在這裡。來富源村擔任黨支部副書記的大學生村官詹輝,就像遠處吹來的一股清風,給村民的思維注入了新鮮血液——他改變了這裡的養豬模式。

  富源村是個傳統的粗放養豬村,在詹輝來村子前的2007年,村民年人均純收入在3000元左右徘徊。詹輝的“國際標準”養豬模式,徹底切斷了生豬的傳染源和傳染途徑。2007年後半年,正是全國範圍內豬傳染病的高發期,這一年,富源村人養的幾千頭豬,沒死一頭。當時,全國生豬病死率高,豬價很快上揚,富源村的豬成了搶手貨。此後連續3年,村民人均純收入保持在8000元以上。富源村村民從養豬場上的“矮子”,一下子成為“將軍”。

  5月24日,記者找到了富源村村主任張振盈和“澄城縣富民養豬專業合作社”理事黨忠漢。他倆把記者帶到了村裡最大的養豬廠——澄城縣富民種豬擴繁廠,這裡專門生產高質量的種豬、小豬仔。

  進入豬廠的玻璃門,消毒池放着一塊浸有活鹼消毒液的腳墊,站在上面反覆踩幾下,鞋就消過毒了,然後再進入紫外線消毒室進行二次消毒。在裡面站上20分鐘,紫外線就將人帶進來的空氣中的氧氣變成了臭氧。

  消完毒,記者來到一間大辦公室。辦公室里有一塊大櫥窗玻璃,透過玻璃,坐在椅子上就能看到豬廠的全景。如果要看生產區的詳細情景,辦公室東北角有一個平板電視,24小時監控着生產區的每個角落。如果還想看詳景,輕點鼠標,就能將不同的監控區拉大到整個屏幕。

  詹輝的村官之路,是從掏豬糞開始的。

  在此期間,他發現村民養豬基本上是粗放式的:沒有嚴格的消毒措施,沒有像樣的防疫制度,幾乎沒有隔離措施。豬病時有發生,豬病死後就隨便找個地方挖個坑,一埋了事。好不容易養大一頭豬卻病死,養豬戶非常心疼,但也沒辦法。

  這時候,大學里學的畜牧防疫知識派上了用場。詹輝先從一個大的養豬場開始,切斷傳染源和傳染渠道,生活區、生產區嚴格分開,嚴格消毒和隔離。《豬場驅蟲制度》《豬場免疫程序》《保育舍工作守則》《統計員及青料生產人員工作守則》《豬場崗位職責及生產管理辦法》……他一口氣制定了24個豬場防疫、消毒、工作等方面的制度。

  詹輝擔任村黨支部副書記,是村官,也是豬倌,但他的事迹卻得到了廣泛認可。他先後獲得“全國十佳大學生村官”、“中國五四青年獎章”等殊榮。

  5月23日,星期天,天氣晴朗。

  上午10點左右,記者趕到富平縣小惠鄉忠惠村時,馬曉盼正鑽在大棚里,忙着處理聖女果枝蔓上霉變的葉子。聖女果長勢不錯,果苗快有一人高,枝蔓上青色的果實泛出誘人的紅色。

  城裡人周末最閑的時候,馬曉盼最忙。因為周一到周五,他要忙村裡的事情,平時只好花錢雇一名婦女照顧大棚。一到周末,他就完全成了一名地道的農民。

  如今,和馬曉盼的大棚並排的大棚已有27座,今年的第一批西瓜和聖女果推銷出去了。剛開始,西瓜上門收購,每斤4元多,最近從3元跌到2元5角。即便這樣,平均每個大棚僅第一茬西瓜或聖女果,收入已超過1萬元。

  馬曉盼說:“起初群眾思想不開放,認為除了種小麥、玉米沒有別的事可干。我很看好這裡的設施農業,就給村裡和鎮上領導建議,希望把它作為群眾致富、促進增收的項目抓起來。我們到楊凌、到山東調研,收集相關信息和資料。但很多人聽說900平方米溫室要投4萬元,顧慮很大。領導動員我帶頭建溫室大棚時,我也很猶豫,怕沒經驗把自己陷進去。最終我帶頭建了。建棚的過程對我是個磨礪,跟群眾共同勞動,共同擔當,讓我成長了很多。”

  如今,村民們從馬曉盼這個大學生身上看到了實惠,村裡準備再拿出100畝地建規模大棚。今年4月,馬曉盼帶着西瓜和聖女果到西安跑推銷,如今的銷路已不是問題,不時會有水果販子上門收購。

  到村裡近2年了,馬曉盼沒睡過一個懶覺,每天早晨7點起床,晚上凌晨前後才睡覺。工作很辛苦,種地也很累,但他很充實。他覺得時間總是不夠用,想做的事情總是太多,“好在自己還年輕,還有奮鬥的歲月”。

您正在瀏覽: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網友評論
大學生村官創業迸發出“裂變能量”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