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蓉兒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標籤:海歸創業 80后創業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抓起一簇蟲草,蘇波迎着燈光細細地辨別著,認真的神情不亞於操作精密的物理實驗。這位文質彬彬、稚氣猶存的大學生,讓人很難和他的身份聯繫起來——成都市荷花池順堯中藥行經理。和蘇波一樣,大量80后正在闖入荷花池接班創業。

  昨日,荷花池首個大學生創業一條街(中藥材市場)開張試營業,博士創業團、海歸精英多得打堆堆。專利產品、網絡營銷、養生會所等全新模式,正攪動着荷花池的商業神經,開啟新的財富之門……

  A人物 富二代

  不當白領繼承衣缽做生意

  今年29歲的蘇波,從未設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中藥材商人。儘管,這是父親做了一輩子的老行當。

  “我曾經想當一名白領,但最後還是被骨子裡的商業基因征服了。”蘇波說。蘇波就讀於合肥工業大學物理系,畢業后成了上海一家上市IT公司的白領。拿着每月幾千元薪水,他曾經很為大上海的霓虹燈和快節奏陶醉。

  然而,技術性銷售的職位卻讓他漸漸感覺“不過癮”,每天下班了仍有大把的精力和想法閑不住。然而,如果向父親“接班”回荷花池闖蕩,成敗還是未知數……

  猶豫許久,蘇波還是在父母的鼓勵下選擇了經商。“初中還沒畢業,家裡就希望我在荷花池做生意了。”蘇波有些自嘲,滿世界繞了一圈,自己還是轉回了家人規劃的道路上。

  在蘇波看來,父親還是傳統意義上的“小商小販”:在荷花池大包小包搞批發,一般早上4點鐘左右就要起床做生意,下午4點關門回家理貨,忙的時候會更晚。在荷花池經營20多年,蘇波的父母幾乎把所有的親戚都帶入發展,家族式運作積累下了相當可觀的資產和鋪面。

  新老經營觀交鋒

  儘管父親擁有20多年的成功經驗,但蘇波不以為然。

  他認為家裡的生意需要大刀闊斧改革,“老爸銷售的對象都是多年積累的熟人朋友,而現在的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渠道太單一,勢必會導致萎縮。”2007年,蘇波辭職后開始跟父親“練手”。沒過幾天,他就為經營模式和家裡爭論起來。

  為了拓寬銷售,蘇波做了一個網站,並花廣告費進行推廣。同時,他還把經營品種從粗葯(普通藥材)改為細葯(名貴藥材),希望提高利潤率。

  由於當年市場行情火爆,蘇波通過網站賣蟲草,一下子就賺了10多萬元。眼看着賺大錢、快錢如此容易,躊躇滿志的他不顧父親反對,馬上擴大規模,甚至把辦事處設到上海去,做起了蟲草專賣店和零售。

  不料,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讓高檔藥材消費一落千丈,蘇波不僅虧掉了全部資金,還欠了朋友一屁股債。

  B人物 海歸精英

  百萬年薪不如做個小老闆

  和“富二代”的子承父業相比,海歸精英廖青凌的選擇讓人頗感意外。

  在澳門國際公開大學獲得MBA學位,先後擔任伊萊克斯和諾基亞兩家大型企業的四川及成都分公司銷售經理,廖青凌簡歷中的每一行都顯得金光閃閃、讓人艷羨。“最近幾天,我又拒絕了一家獵頭公司拋來的百萬年薪職位。”廖青凌坦言,和年復一年做打工皇后相比,她更看重自己創業的激情和回報。

  雖然對中藥材並不了解,但廖青凌卻對自己的營銷能力充滿自信。在她的團隊中,曾經的手下、中藥經營世家出身的秦穩無疑將是“智囊”。

  廖青凌說,目前荷花池中藥材市場有2000多個商戶,絕大多數還停留在簡單的賣葯銷售階段,缺乏後續服務。

  她在大型企業中了解的許多白領、金領都存在亞健康問題,這正是她的目標市場。她準備設立一個養生會所,除了賣葯以外,提供更多的後續諮詢和保健服務。網絡銷售、集團採購、養生書籍,都將是她的生財絕招。

  C人物 博士團隊

  專利產品變成“搖錢樹”

  儘管頭戴高級知識分子頭銜,但成都中醫藥大學的余博士也對荷花池充滿了熱情。

  一口氣在大學生創業一條街拿下4個鋪面后,余博士準備將自己的專利產品變成“搖錢樹”。憑藉專業特長,余博士如今已獲得5項中藥發明專利,具有 10年左右的管理經驗。“我準備開發一種類似龜苓膏的保健食品,特別適合老人和女性常服。”余博士說,這項專利即將通過審批,風險投資也已有了意向。最快半年後,這項專利產品就可以面世。

  在余博士的“豪華團隊”中,教授、博士比比皆是,甚至連房產公司老總也加入進來,“作為一介書生,我最欠缺的就是市場經驗,這方面肯定要向荷花池的前輩們學習。”

您正在瀏覽: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網友評論
80后“海歸”荷花池創業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