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學院 > 三八婦女節徵文之“三.八”隨想

三八婦女節徵文之“三.八”隨想

手機:M版  分類:創業學院  編輯:小魚兒

三八婦女節徵文之“三.八”隨想 標籤:三八婦女節

  又到陽春三月,微微的春風拂過,太陽從雲層中露出嫵媚的笑臉,迎春花撐起嫩黃的小花傘,彷彿在告訴人們春天來了。

  每到三月,愛做夢的女同事就開始寄予希望,憧憬今年單位里會組織去哪裡遊玩。平日里看不到半邊天的領導,這時候一定會語重心長地拍拍女同事的肩膀,“不行呀,你們都是單位的頂樑柱,都走了怎麼辦?”這時節,不只是領導還有我們自己才恍然大悟,原來對於單位的正常運轉我們女同志還真是不能或缺的呢。

  年復一年,我漸漸明白,女人的節日只有“三.八”這一天。於是,對這一天我再也沒有期待和欣喜,有的只是越來越無言的悲哀。看着曾是同學的老公每日充實地為工作忙碌,雖然辛苦,但畢竟有期盼,有成就感。而我,在我們這樣行政性質的事業單位里,再怎麼熟悉業務也越不過女人的半邊天,只得望天興嘆。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昨晚,12歲的女兒晚自習回家,一進門就大呼小叫:“媽媽,媽媽,快看,我送你的。”這是一張手工製作的賀卡,女兒神采飛揚,非常得意,說是班裡的同學都羨慕她呢。賀卡上畫了兩顆心,一大一小,邊角上還畫了一支鮮紅的玫瑰,整張賀卡用橡皮泥做的花草裝點着,很是新穎別緻。打開卡片是幾句稚嫩的話語:“親愛的媽媽:祝您越長越漂亮,越活越年輕,笑口常開,三.八節快樂!”看着興奮的女兒,迎着她滿懷期待的眼睛,我感動地拉過女兒說了聲“謝謝”,並在她紅撲撲的臉蛋上親了親。黑夜裡,似乎有一縷曙光在向我快樂地招手。

  都說好事總是接連不斷。晚11點半,我正準備休息時收到一條短信:“袁姐,預祝你節日快樂!”這是一位小妹,兩年前曾為我做過美容護理,現在隨男友在廣州發展。我們姐妹般相處,雖然她手機號變了又變,但不時的短信問候卻從未斷過。人世間有些情誼就是這樣美麗,美麗得有如朝陽般燦爛溫馨。

  三月八日,女人的節日,春天的陽光終於讓這一天雲消霧散而格外溫暖。

  清晨,才起床就看到手機閃爍着短信光芒,打開看不由得笑了,“這個英子,這麼早就吵我。”英子是我高中同學,現在隨博士老公在沿海一所大學任教,我和她常在網絡上見面。上午,我們又在QQ上相逢。她似乎並不快樂,儘管在我們眼裡她應該是最有理由快樂的。她告訴我,前晚沒事找來我的文字看,感動得直掉淚,好羨慕我的幸福。當初,我與老公瘋狂相戀,她親眼見證,而今,又從我的文字里品味我的婚姻,自是唏噓不已。而她,隨着自己老公學位越來越高反而日漸地失落,莫名地煩惱。我和同學每每對她開解,卻似乎再難聽到她昔日那震破耳膜般的爽朗笑聲。面對她的低落,我不由困惑,女人呀,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

  在不解的思索中,我的手機又一次閃爍。這次,差點讓我大跌眼鏡地笑出聲。是老公發來的短信:“老婆並可愛的女兒節日快樂,萬事如意!”這個獃子,一向和浪漫不沾邊,今天太陽難道打西邊出來了?!我一邊笑一邊嗔怪他把女兒早早盼成了成人,回家一定得好好教他把概念弄清不可。

  今天真是個特別的日子,不由得我不信了。年長我一輪,還不太會用手機的同事鄧姐竟給我發來了祝福短信;久不去情懷的我收到了情懷姐姐的精彩Flash;還有幾位網友從寒冷的北方給我捎來了暖心的祝福。來到論壇,迎面是小村老壞和一劍驚鴻等朋友的帖子,字裡行間全是對女性的關愛和祝福。也許作為女人,我還會時常為女性悲哀;但是今天,2005年的三月八日,作為女人,我是快樂的,我是快樂得幸福的。

您正在瀏覽: 三八婦女節徵文之“三.八”隨想
網友評論
三八婦女節徵文之“三.八”隨想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