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社會熱點 >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手機:M版  分類:社會熱點  編輯:冬子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標籤:電商 金額 賺錢 資訊中心 社會熱點

  原標題:“刷手”曝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近日,本報接獲爆料稱,京東有店鋪刷單金額過億。爆料人王剛稱,其朋友阿龍(化名)曾為刷單組織工作,后遭該組織剔除。王剛向記者提供了超過30個G的舉報材料。京東有關負責人接受採訪時稱,他們已對該數據進行複查,虛假交易行為出現時已識別出這些是作弊訂單,並對違規商家做出嚴厲處罰。

  刷單組織分工嚴密

  王剛稱,舉報是因他的朋友阿龍被刷單組織剔除。據王剛說,阿龍和一個山西的女孩從2013年10月份前後開始合夥刷單,這個女孩負責去找店鋪拉活,阿龍負責找幹活的人。“起初掙得少,後來越來越多,有時一天能掙一千多,這個女孩就拉家人一起做,慢慢地把阿龍擠出去了。”王剛說,阿龍將掌握的材料交給他讓其代為舉報,“從2015年開始,他就開始給我一些材料,最後一次是今年5月底的刷單記錄”。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他計算出了從2015年7月10日到2016年1月2日之間的刷單金額,“我和幾個朋友統計了1個多星期,算出金額4353萬元,筆數30多萬筆”。他掌握了從2014年5月份到2016年6月份的數據,“一共是25個月,總數至少超過1個億,筆數超過70萬筆”。

  王剛稱,阿龍的上線先從京東店鋪拿單子,再分給阿龍,由阿龍分給其下面的刷手。為了防止被查,刷手幾乎都有一個更改IP地址的軟件,每月10多元錢,“如果填的收貨單是黑龍江齊齊哈爾的,就把IP地址調到黑龍江齊齊哈爾”。

  “一個刷手有一個付款賬戶,最多的有兩個”,他稱,在2015年9月份之前,刷手將貨單填好后,將訂單信息及付款鏈接放在一個表格文檔中,發給店鋪,由店鋪自己點擊付款鏈接進行付款。

  2015年9月份之後,貨款由刷手直接墊付,再找刷單組織中專門負責財務的人員結算。買家確認收貨,系統自動將貨款轉入店鋪賬戶。整個流程完成後,店鋪將貨款及傭金付給刷單組織。

  王剛稱,專職刷手每刷一單能掙2.2元至2.5元不等,一天一般刷四五十單,多的話100多單,能掙100多到200多元,“來來往往有200多個刷手在他手下做,每天刷單的人員有30多人”。

  刷單模板指導“貨比三家”

  “這些單子很多收貨地址虛假,電話虛假,簽收地址和收貨地址不一樣,物流信息也是由專人在單號網上買的,有的連空包都沒發”,王剛說,阿龍刷過單的京東店鋪有338個。

  他向記者提供了超過30個G的舉報證據材料,2014年5月到2016年5月刷單記錄及傭金明細表。此外,王剛還提供了刷單模板,比如:隨機瀏覽兩款產品,下單時間間隔30分鐘以上。還要求刷手“多點幾個寶貝瀏覽一會兒,至少三款,再點其中一個瀏覽3~5分鐘,不需要跟客服聊天,然後一起付款,總金額是348元。”“顯示簽收后,過1-2天確認付款,五星帶字好評”。

  王剛給記者提供了10多個賬號不同、密碼相同的京東賬號,記者將這些賬號上的訂單與其提供的證據材料進行比對,均能匹配。撥打訂單中的收貨人電話,大部分為空號,也有的號碼提示暫時無法接通、關機,能接通者均稱未購買過相應產品,部分收貨地址寫的街道並不存在。

  已識別作弊訂單並處罰商家

  記者將王剛提供的這些證據資料發給京東,希望能對這些資料進行查證。

  12月20日,京東相關負責人接受採訪時稱,“我們已經對這些數據進行複查,當商家出現虛假交易行為時,我們基本都能識別出來這是作弊訂單,京東對所有識別出來的作弊訂單均不計入銷量排名,且會刪除虛假的評價內容,讓商家‘虛假交易’行為徹底無效。對於違規商家,我們已經按照平台管理規則做了嚴厲處罰”。

  該負責人表示,京東建立了由質控、運營、售後、技術等多部門聯合監管的機制,且京東自主研發了“反作弊識別系統”,利用京東大數據平台從訂單、商品、用戶、物流、支付、評論、瀏覽等多個維度進行分析,識別各交易環節的異常數據,結合多種智能算法進行數據建模,從而對虛假交易進行精準定位。

  該負責人還表示,京東組建了獨立於業務部門之外的反虛假交易運營團隊,針對系統識別和人工舉報的刷單行為進行核實和懲罰處理,並將結果反饋給“反作弊識別系統”,從而使系統以機器學習的方式持續自動地優化。

  他稱,京東對所識別出來的作弊訂單將不計入銷量排名,且會刪除虛假的評價內容,凡是被系統鑒定為虛假交易的店鋪,京東將對商家進行懲罰性降權、下架,情節嚴重者關店,並限制有虛假交易行為的商家參與京東的營銷活動。

  “我們通過技術手段建立長效的監控機制,京東將持續對虛假交易行為保持高壓態勢”,該負責人稱。

  男子網上刷單半年賺5000元 被判刑3年6個月

  眾所周知,淘寶網上交易量很大,店家深知買貨人心理,除了看看貨品質量、款式、價格等關鍵要素外,還會參考購物者的好評多不多,如果出現差評,肯定會影響信譽。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從某種意義上說,產品好評代表的信譽會轉化為銷售量,銷售量又會轉化成銷售額。如此一來,就出現了若干淘寶店家花錢請人刷好評的不正常現象。

  大連一家公司的青年員工王某對電腦“術業有專攻”,也算電腦高手,他關注到了這一現象,覺得這也是一條來錢路。

  不過,雖然有這個市場,但淘寶網的監管部門也很強大,花錢讓人刷好評這種事,一旦被抓着那是要受到嚴厲處罰的,性質嚴重的甚至要關店,部分店家違規操作也很謹慎,精通電腦的王某藉此一顯身手。

  前年6月至去年1月,王某在家開始忙活這件事。工作之餘,他打開家中電腦在網絡上購買數據包,使用“網易點採集去後門”非法驗證網易賬號用戶及密碼,經過一番操作,非法獲得網易賬號郵箱數據1344109。他再用專用的軟件以這些非法獲得的網易數據一一進行篩選,果然有成效,非法獲得淘寶賬號49747組,再經篩選,非法獲得支付寶賬號18組。

  業內人士都知道,用一般的淘寶賬號刷好評,刷一條才區區幾毛錢,可這也是信譽積分啊,店家需要。而用支付寶賬號刷好評,這信譽度就高了,店家支付的報酬也隨之提高。總之,王某干這活也不嫌麻煩,樂此不疲。

  走夜路多了,終於還是出事了,王某的網絡非法行為被大連網絡監管警察部門發現,去年3月警察親自登門、調查取證,王某被採取強制措施。說來也挺“可憐”,王某忙乎了大半年,證據顯示他一共非法獲利4935元,真是干這行非法掙錢也很不容易啊。

  被告人王某站在法庭上,低頭認罪。為了爭取少判刑,他不但把非法所得的小5000元都退了,而且主動繳納罰金1萬元。雖然如此,由於涉案的數據數額在這擺着呢,這刑期想減輕也有限。

  結果

  甘區法院一審作出判決,犯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對王某判刑3年6個月;沒收作案工具電腦、移動硬盤等。王某服判,此判決於今年3月末生效。

  這正是:網店銷售靠好評,購買口碑拼輸贏;專業叫好賺零用,掙點小錢終領刑。

  “有人對你好,是因為覺得你好;有人對你好,是因為你對他好。”這句話,曾經讓我認為點中了這個社會問題的穴道,並且深以為然。尤其是在這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體系中,人人似乎都理直氣壯地成了生意人,於是我們看到,前半句似乎成了奢侈,後半句則變成規則。這種靠小恩小惠買口碑的商業現象,不過是這種社會默認規則的極致演繹。

  不信,你隨便逛逛微信朋友圈,都會深刻地感受到這種有形或無形的交易模式,儘管並不是都以赤裸裸的交易為表現方式,但誰能說在這背後,不是一顆無所不在的功利心在作祟?

  的確,在人情往來的社會體系中,我們很難做到客觀理性地地評價身邊人。而那些能夠僅僅因為欣賞你的好,就能對你好的人,一定是你生命中的貴人。

  商業有商業之規,天地有天地之道。兩相權衡,自有取捨。無論如何,都不希望自己成為那個輕易被收買的人,並藉此出賣自己手頭那點卑微的權利和資源,更不要百般算計鑽營攫取不當利益,因為那不是你應得的。

您正在瀏覽: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網友評論
電商刷單金額過億 刷單賺錢有判刑危險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