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求職就業 > 面試技巧 > 面試:三十分鐘改變你的一生

面試:三十分鐘改變你的一生

手機:M版  分類:面試技巧  編輯:彩虹

面試:三十分鐘改變你的一生 標籤:面試 求職就業 面試技巧

 為什麼你想要這份工作?

  先來做一個成語填空。我發現,這個四字成語可以用來形容許多人在找工作時的心態:東——西——.東邪西毒?東成西就?東南西北?東方不亮西方亮?

  拜託,有點專業精神好不好。想不出來吧?我來揭曉答案,這個成語是:東食西宿。

  這是一個生僻的成語,生僻到幾乎所有的漢字輸入法軟件的詞庫中都沒有這個成語。

  而且這個成語因為意思刻薄,也很少在生活中為人們使用。

  它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這個成語背後的故事是:古時候有一戶人家的女兒到了出嫁的年齡,東邊鄰居的兒子和西邊鄰居的兒子都來提親。

  東邊的鄰居家境殷實,但是兒子非常難看並且不解風情;西邊的鄰居家境清貧,但是兒子一表人才並且知書達理。父母做不了決定,就去問女兒的意見。女兒考慮了半天,終於羞答答地表態:我能不能在東家吃飯,然後晚上住在西家?

  本來,追求兩全其美的心態也無可厚非。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也的確有收入又高又不辛苦的工作,然而,對於剛剛從大學里走出來的學生或者是其他資歷尚淺的年輕人來說,討價還價的能力幾乎為零。文憑的意義僅僅在於可能給了你一塊敲門磚,但是,如果你以為你的十年寒窗苦讀能夠給公司帶來的價值,可以等於甚至大於一個在實踐中已經摸爬滾打了10年的老手,那麼你已經在心態上犯了第一個不實用主義的錯誤。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沒有東食西宿的好事,也說明了每一份工作總是會有它的不盡如人意之處。我的許多朋友,都是工作在投資銀行和諮詢公司的年輕精英們,他們衣着光鮮,坐飛機出差幾乎如同我們普通人打車;平時出入各大寫字樓、五星級賓館,偶爾神秘地提到自己正在做的項目,滿嘴的專業術語讓人立刻覺得高深莫測,更不要提他們的五位數的月薪,輕鬆入讀名牌MBA的可能,以及未來看似無限的“錢途”。這一切難道不讓人羨慕不已嗎?

  然而,在我沒有開始找工作之前,我參加了幾次他們的聚會,驚奇地發現,每次的聚會都會有一個環節叫做“抱怨比賽”。來自不同公司的精英們,開始爭先恐後地抱怨自己的工作時間太長、沒有個人生活的樂趣、熬夜導致健康下降、項目中自己的任務太過於無聊,等等。

  這聽上去是不是頗有些令人驚奇呢?其實,著名的“二八原則”在任何一項工作中同樣都是適用的——一份工作,其中令旁觀者羨慕、在閃光燈下或者是給工作者帶來真正的成就感的部分,大部分只佔工作內容的20%而已。而另外的80%的工作內容,則可能充斥着艱苦的勞動、枯燥的重複、巨大的身心壓力等等可能不為外人所知的辛苦的一面。

  我最欣賞的日本的行為心理學家、效率大師多湖輝就曾經說過,幸福的人生不過就是能夠以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為工作,並且還能夠從工作中獲取到合理的報酬而已。不過,這個看似簡單的要求,多湖輝接着補充說,也僅有非常小的一部分人能夠真正實現這種幸福。

  為什麼一本講面試的書要從討論對工作的態度開始呢?難道高明的面試者不是可以通過面試獲得這個世界上所有想要的工作嗎?或者說,不論是什麼工作,神奇的面試者都可以進入面試室,把自己推銷出去,就好像傳說中最偉大的推銷員能夠把梳子賣給僧侶、把冰箱賣給愛斯基摩人、把二胡賣給西洋管弦樂團一樣?

  並不是這樣的。假如你真的把面試看成一場推銷,偉大的推銷員,也是依靠自己對顧客需要的了解來贏得訂單。更何況,一場好的面試,在我看來,遠遠不是一場推銷,而更是一個坐在面試桌前的雙方,互相發現對方對於自己的意義和價值的過程。你對一份工作的態度是冷淡、熱情、充滿興趣、無所謂還是勢在必得……會直接影響着你在面試中表現出來的態度。它們通過你的眼神、聲調、動作、微笑彌散開來,透過空氣,慢慢地感染到你的面試官。

  於是,你的面試官接收到了這種“感染因子”,他突然拋出一個問題:告訴我,你為什麼想做這一行/進這個公司?

  你一定會在面試中遇到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的潛台詞豐富得令人難以置信。結合你們對話的上下文和面試的氣氛,這個問題可能包含着面試官各種各樣的微妙的態度:熱身的問題:“讓我再看看他的簡歷,我完全忘了他的背景了。讓他先隨便說說廢話,我好趁這個時間想想該問他些什麼。”這種情況大多發生在面試剛一開始的時候。

  積極的信號:“這個小夥子不錯。讓我來看看他對我們這行究竟有什麼了解,順便再給他一些積極的鼓勵。”

  消極的信號:“你說你討厭加班、不喜歡數學,平時的愛好就是睡覺。你為什麼跑來申請一所會計師事務所?!你是不是真的走錯門了?如果是這樣,這就是我最後一個問題了。”

  不安全感:“這傢伙看上去實力很不錯,為什麼跑來申請我們這種工資低又辛苦的活兒?沒準就是來拿我們練練手的。”或者,“GRE、TOFEL這孩子都考了這麼高的分,看上去他只差一張美國簽證了。是不是明年他就準備拍拍屁股出國了?我得不動聲色地問個究竟。”

   ……

  不同的情況還可能有很多種。如果你能判斷出面試官的情緒和意圖,你也許可以更好地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回答的內容。然而,萬變不離其宗,你的回答也許永遠都逃不過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你真的想做這份工作嗎?為什麼?而且,如同我後面還會強調的那樣,按照你的真實想法回答問題,往往是回答面試問題的最正確的態度。

  更多的情況是,你往往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你所申請的工作,也許你申請它,不過是因為聽別人說這是一份好的工作,而且人人都在申請。或者你對這個工作所知甚少,僅僅知道它的工資不錯。可是,你難道真的可以說,你想做這一行是因為它的薪水嗎?

   是的,你可以這樣說,如果這一點真的對你很重要。高報酬的薪水同樣也意味着更高的責任和對職業奉獻精神更高的要求,指出這一點來,說明你對這份工作的期待和認識沒有什麼不妥。如果你家境貧寒,你需要儘快幫助你的弟弟妹妹繼續完成教育,向你未來的老闆指出這一點只會展現你的責任感並且贏得他們的尊重。事實上,喜歡一份報酬優厚的工作本身並沒有任何的錯誤,特別是考慮到你的面試官同樣也在享受着這份工作的這個優點。

  當然,如同那句成為越來越多的人的口頭禪的話所說:錢不是問題,或者,錢不是最重要的。可是你會發現,還是有很多人在去面試之前根本就沒有好好想過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者,他們想了,但沒有答案

  我聽說過的一個北郵的朋友,走進中國電信的面試室,面對“你為什麼想來電信行業發展”的問題,想了半天,終於憋出來一句話:“我的手機是全球通,是中國電信的,所以我想來中國電信工作。”相信我,他不是故意想幽默。

   其實對這個“你為什麼要選擇這份工作”的回答,也許我們需要有一個系統的分析和觀點。

  《憲法》中規定了我們都有勞動的權力,然而在現實中,我們每個人都得自己負責去尋找到一個勞動的機會。因此,對於幾乎所有的畢業生而言,“就業”,是邁向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門檻。跨過去,才能夠真正的開始從學校向職場的轉變。就業之後,如果你幸運,或者你精心地挑選對了你的第一份工作,你發現你很喜歡也很適合,你願意穩定地在你現有的位置上發展自我、展現你的才華、實現自己的價值,那麼,應該說,你開始有了“職業”的認同,從人人都會有的對第一份工作不確定心態中穩定了下來。

   比起那些發現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並不令自己滿意的人來說,你可以有更長期的計劃去建設你的職業,而不需要迅速地考慮跳槽甚至更改自己的行業。

  “事業”是比“職業”更高的一層狀態。也許一個人對一份職業產生了強烈的熱愛和認同,使得這份職業變成了自己的事業;也許一個人開始了創業,從此成為了自己的老闆。“職業”更多的是一個階段性的概念,而“事業”已經開始帶有人生追求的色彩。

  如果你覺得這種“就業——職業——事業”的三分法似乎還有些道理的話,那麼什麼是我們就業應該考慮的方向就變得很清楚了。

  假設同時畢業的三個好朋友,A選擇了去一家廣告公司,一年後跳槽到一家房地產公司,一年後又跳槽到一家網絡公司;B選擇去了一家大型外企的人力資源部門,工作兩年後被提升為經理,同時在職繼續攻讀人力資源方向的MBA;C進入了政府部門,在基層鍛煉了兩年後回到部委工作。

  這三個年輕人當然都還很年輕,他們未來的發展充滿了不可預期的變化。但是讓我們僅僅從“就業——職業——事業”的三分法的角度來看,A一直在就業的狀態中,而B正在建設自己的職業,C開始經營的是自己的事業。

  中對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的戰略進行了分析后,得出一個結論,那些成功的公司,最相同的地方是:長期地專註做一件有長遠意義的事情,最後獲得了成功。公司的發展如此,人的發展是不是也可以從中借鑒到一些道理?

  因此,如果說單純的就業僅僅解決了你依靠勞動自食其力的問題,一個更好的就業,應該是能夠使你獲得一份你可以持續建設的職業,甚至是一份你可以終身經營的事業(當然,不參加就業而直接創業的,也應該歸到追求事業的一類中去)。以就業為目標,也許你看重的僅僅是一份經歷、工資或者就是工作本身;而以尋找到一份職業為目標,你要考慮的就應該包括這份職業會如何給你帶來成就感、如何幫助你繼續學習、成長,它的中遠期發展前景如何;如果你是在尋找一份事業,那麼,你更加需要好好地和你內心深處的渴望對話: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你希望向什麼方向前進?

  好了,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現在是自信而沉穩地回答你的面試官關於“你為什麼要選擇這份工作”的問題的時候了。答案就是告訴他你在尋找的是什麼,而為什麼這個行業/公司能夠提供給你所尋找的東西。

  通常,一個熱情、有事業心的年輕人會希望在工作中尋找到:明確的學習內容和目標不斷學習和鍛煉的機會挑戰感和成就感對某一個行業的特定知識和特殊技能潛在的作為終身事業追求的可能工作帶來的自我實現感:報酬、社會認同、價值觀有意義的工作內容、工作夥伴和工作環境……

  你可以繼續在這個單子上面加上你真想要的東西。每個人都是特殊的,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內容補充進來。告訴你的面試官你真正想要的東西,這種誠實能夠使你們雙方產生一種開誠布公的交流氛圍。更加重要的是,想清楚你真正想要什麼,能夠避免你自己為了得到工作本身而迷失了自己的追求,因為,當你一不小心實實在在地獲得了一個工作機會時,它看上去總會變得更加順眼一些。而如果它其實真的不是你想要的,這種額外的獲得只會成為你繼續尋找的阻力。但是你也必須腳踏實地地總結出你對於工作的理想和期望,不要太理想主義,走向了唱高調般的反面。一個對於諮詢行業的合理的理想表述可以是:“我喜歡發現和解決困難的問題,通過努力找出答案。特別是當這個答案可以幫助到其他人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時,我會更加覺得愉快與有成就感。”然而我在麥肯錫的面試現場卻聽說過這樣的回答:“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夠增加中國宏觀經濟和微觀經濟運行的效率,同時積累經驗,將來使自己開辦的公司進入世界500強。”

  還有另一個有些異曲同工的例子,說明任何遠大的理想都應該和腳踏實地的工作聯繫起來。我的一位好朋友告訴我,他在面試一家投資銀行時,解釋他為什麼被投資銀行業所吸引時說:“我覺得做這一行可以直接和很多企業的高層直接會面,通過我們的工作影響他們的決策,從而影響到整個經濟和市場。”——他突然發現面試官的嘴角開始慢慢地往下撇,於是他緊接著說,“當然,這是在我能夠成為像您這個級別的資深銀行家之後。我非常清楚作為一個初級的分析員每天所面對的都是大量的基本案頭工作。”

  謝天謝地,他看到面試官嘴角的曲線終於又向上彎了回去。

  第二章:世界上最漫長與最短暫的30分鐘咬文嚼字有時往往能夠給人帶來許多有趣的啟發,比方說讓我們來琢磨琢磨“面試”這個詞。從科舉應試,到金鑾殿試,儘管我們偉大的中華考試文化源遠流長,“面試”這個詞看上去卻像是個舶來品——面試,顧名思義,當面的考試。似乎在進這個詞的語言學家那裡,面試就已經被定性為了一種測試,因此不是面聊、面看、面笑。而測試,我們知道,它好像總是會讓人緊張、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的……

  反過頭來看英語中的“面試”——interview,卻似乎沒有沾上任何和“考試”相關聯的味道。除了面試之外,interview包括的意思還有:會見、採訪。其令人緊張的程度怎麼看也比不上考試。如果我們把interview這個詞拆開,也不過是inter和view,直接翻譯成中文最多是“大家互相瞅瞅”的意思。

  也許詞語的意思會隨着人們生活的發展而變化,就好像今天有人說請你“吃飯”,但通常你可能根本不會吃到一粒米飯,但是還是沒人肯說是去請你“吃菜”。那麼,“面試”發展到了今天,除了“考試”的意思,還可以被理解成什麼呢?

  有人說面試就是一場推銷:你向面試官花言巧語地推銷自己,試圖從他那兒拿到作為訂單的工作合同。

  有人說面試就是一場談判:大家坐在桌子兩端,唇槍舌劍,你來我往。談判的目的就是要說服面試官,不雇傭你,將會是他們最大的損失。

  也有人說面試更像是一場戲:平時只穿牛仔褲的你必須換上西服,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外交辭令地扮演一個你根本不熟悉的角色。演得好你就有資格繼續演下去,演得不好你就別想有人捧你讓你紅。

  還有人說面試就是一場審判:面試官就是審判官,他的決定掌握着你命運的轉折。你只能為自己作出無力的辯護,其他的都只能交給你上輩子積的德和你上星期在卧佛寺捐的香火(卧佛寺,因為“卧佛”諧音offer,據說求offer必應,於是成為北京地區香火最盛的寺廟之一)。

  還有人說……

  眾說紛紜,不由讓我想起了一樁著名的禪門公案。兩僧打坐,甲僧對乙僧說,我看你像狗糞。乙僧對甲僧說,我看你像尊佛。禪師說,乙僧心中是佛,看別人也是佛;甲僧心中是狗糞,看別人也是狗糞。

  在我看來,你怎麼看面試,恐怕也決定了你在面試中的感受如何。如果你進入面試屋的時候,心裡想着的是進入考場、談判場、戲場或者審判室,你的心情想必也難以愉快而輕鬆,你臉上的微笑也不免會生硬與乾澀。

   所以,為什麼不把面試看成是一場難得的對話?試着更多地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前來學習人生和工作經驗的學生,而面試官作為一個願意與你分享關於工作、職業發展和人生經驗的前輩。你會發現,抱着這種心態,面試壓抑的氣氛在不知不覺中從一問一答,而慢慢地變成了一個雙向的交流。事實上,甚至應該這麼說,能夠和傑出的職場人士如此平等、輕易地交流(特別是想到這些人將來可能會是你好幾個級別以上的老闆時),面試真是再理想不過的一個機會了。

  反過來,對於那些平日忙於在商業世界里打拚的面試官們來說,回到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菁菁校園面試,見到一張張寫滿渴望、勇氣和單純的年輕的臉龐,為什麼不和眼前的這個看上去聰明、可愛和善解人意的孩子聊聊自己的過去,指點一下他未來的發展,多獲得一些崇敬的目光呢?他們當然會這樣做,只要你給他們機會。

  對於任何一個富有遠見的組織來說,招攬到出色的人才,無論對於公司還是其他機構,都是成功地完成自己的使命的基礎。面試對於公司的意義在於,提供一個認識候選人的機會,從而在此基礎上判斷,誰是更加適合公司需要的人才。儘管,每家公司的面試組織程序會有所不同,但是它們還是有基本相同的先後順序。了解這些基本的程序,能夠幫助面試者減少對面試的神秘感,增加信心,更好地設計自己的面試策略。

  通常面試程序可以被分成以下幾個部分:

  (1)確定所需要招聘的職位的工作描述、薪酬範圍和應聘者所需要的資格。

  (2)通過招聘會、海報、廣告等形式,把招聘信息傳達給潛在的應聘者。

  (3)收集應聘者的簡歷,篩選簡歷得到可以進一步面試的合適數量的應聘者。

  (4)電話面試。一般由人力資源部門或者投資銀行與諮詢公司中資歷比較淺的分析員或者諮詢員打來,在面試中進一步確認應聘者的背景、語言表達能力等。通過篩選得到可以進一步面試的合適數量的應聘者。

  (5)第一輪面試。

  (6)第二輪面試。

  (7)確定入選的候選人,人力資源部門和他們保持聯繫,推銷公司,確保他們接受合同。同時,公司也可能繼續和幾個作為萬一“正選”拒絕接受要約后的“後備”候選人保持“曖昧”的關係。

  (8)人力資源部最後檢查應聘者的背景、提供的材料無誤。

  你在申請公司的時候不一定會經歷所有的程序。比方說,電話面試往往只是那些非常強調英語口語能力的外企才有的步驟,他們希望藉此道程序排除一部分口語能力不強的應聘者,國企、私營企業或者政府機關,基本上不會有這道門檻。

  對於外企而言,面試程序也各不相同,投資銀行一般在電話面試后只會安排一輪面試,但這輪面試中會有4到6個級別不同的銀行家在一個集中的時間內展開“車輪大戰”式的面試。這一方面是因為銀行家時間緊張,整天在天上飛來飛去,如果不固定一個時間集中面試,整個面試可能會因為每個人的時間安排不同而拖得很長;另外,這種車輪大戰式的面試在另一個方面也能夠很好地測試出應聘者是否能在這種長時間壓力的工作環境下有良好的表現和發揮。說實話,一個人30分鐘,連續3個小時的面試下來,真是有筋疲力盡、大腦缺氧的感覺。

  諮詢公司的風格又不一樣,他們往往在電話面試后安排兩輪面試,並且面試的內容與大部分投資銀行的傳統面試也不相同。諮詢行業的面試幾乎都是案例面試,應聘者遇到最大的挑戰來自解決現實中的諮詢員遇到的真實問題。面試官往往僅僅告訴應聘者一些最基本的事實,應聘者必須通過與面試官的討論,發掘、掌握更多的有用信息,決定採取某一種方法,有邏輯地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案例面試的最終的答案有可能是一個估計出來的數字,也有可能是一套商業戰略,還有可能是發現一個重要的原因。比方說,我自己曾經碰到的最讓我

  摸不着頭腦的一個估計數字的題目是:北京市大概有多少下水道的井蓋?

  如果說投資銀行的面試方式是把應聘者放在壓力之下,看他的舉止反應;諮詢公司是把應聘者放在問題之中,看他的分析能力和聰明程度,那麼,對於一般的工業性的跨國公司(P&G、Unilever、GE等等)來說,他們會更小心地詳細考察應聘者過去的背景,會願意和應聘者在一起花更多的時間,來觀察和判斷應聘者是否具有他們公司文化所欣賞的品質和特點,是否能夠和這個龐大的公司機器上的所有人相處和諧。其中最典型的也最有名的面試風格應該是寶潔公司嚴格的“筆試——職業英語能力測試——性格特徵測試——HR面試——廣州總部部門面試”

  愛因斯坦曾經這樣對年輕學生解釋過相對論:當你和一個美麗的姑娘坐上兩個小時,你會感到好像坐了1分鐘;但要是在熾熱的火爐邊,哪怕只坐上1分鐘,你卻感到好像是坐了兩小時。

  同樣,面試可能是世界上最漫長的30分鐘,也可能是世界上最短暫的30分鐘。當你和你官都有一種頻頻想看錶的衝動時,抱歉,你的這場面試看起來是失敗了。而當你走出面試間,一低頭看錶,發現不知不覺地已經超出了30分鐘時,這往往是證明你剛才的面試進行得很順利。

   一個面試官就曾經告訴我,當他在面試開始5分鐘后,就決定不可能給這個應聘者任何機會的時候,他恨不得立刻就結束這場面試。但是,他不能,因此,他只好盯着手錶,等到剛過25時候,立刻開始問應聘者: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30分鐘的面試時間裡可以發生很多的事情,但是也可能沒有發生太多的事情。畢竟,即便是中央電視台的播音員,按照1分鐘300個字的速度說話,30分鐘滔滔不絕地一直在說,也說不了一萬個字。通過不到1萬個字的信息量,你是否能夠獲得這個可能是命運轉折的機會就這樣被決定了。所以你要明白,可能真的需要字字珠璣,字字千金,你才能打動命運女神的垂青。

  一個常規面試的30分鐘里可能出現的事件和順序大致上是這樣的——但是,同樣,法無定法,任何變數都會發生,掌握常規和隨機應變並不矛盾——敲門,你滿面笑容地進去,握手,請坐。然後面試官會給你一個很短的自我介紹,時間已經過去了3分鐘,面試算是正式開始了。最理想的狀態,你的面試官的第一個問題是:簡單地介紹一下你自己吧。正中下懷,於是你開始背你寫好的稿子,啪啦啪啦啪啦,你最好最多別超過5分鐘,否則面試官十有八九會打斷你,他覺得你背得太熟了。於是,面試開始10分鐘后,真正的較量開始了。在接下來的15分鐘之內,才是你真正抓住面試官,給他留下決定性印象的時候。15分鐘之內,一問一答,能夠有幾個回合呢?完全取決於你回答問題的長度。你可以一個問題用10分鐘來回答,另一個問題用5分鐘,這樣你就讓刁鑽的面試官沒有機會問你別的問題了;你也可以每個問題都用一句話來回答,這樣你很快就可以讓面試官彈盡糧絕,沒有那麼多準備好的問題來問你了——我希望你能看出來我是在開玩笑。

  對你而言,控制時間和節奏成為了和給出好的答案同樣重要的任務,如果前者不是更重要的話。有幾個重要的原則你必須記住:

  (1)你必須努力掌握對節奏的控制權,而不要把它交給你的面試官。

  如果你回答問題總是拖沓冗長、毫無邏輯也看不出什麼時候能結束,面試官會不得不總是打斷你的回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麼,下一個問題是……”這種被打斷回答的情況往往會帶來緊張,出現幾次,你就會發現清晰的思維和順暢的表達就這樣被打斷了。

  所以,千萬不要給面試官這種機會。通常情況下,只要你把握得當,他們也並不會主動地搶。

  然而也有這樣的面試,面試官無意或者故意地不斷打斷你的回答,試圖獲得面試節奏的控制權。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你必須保持冷靜,努力地把節奏感再搶回來。你可以在面試官突然打斷你的回答,插入一個問題時,有意識地保持10秒鐘的沉默,裝作在思索這個問題,實際上是在冷靜,找回自信和節奏,然後用一種和剛才回答問題不同的語速重新開始。還有的時候,當你覺得你是在回答到關鍵時刻被打斷的話,不要就此罷休,你應該在回答被打斷之後的新問題前,有禮貌地說:“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覺得我應該對剛才那個問題的回答補充一點……”然後儘快完成你剛才沒有機會完成的觀點。

  (2)永遠不要在一個問題上糾纏太久。

   這15分鐘,或者說整個面試,就是一張你無法先看到整張試卷的試題,有點像GRE的機考,更糟糕的是,你實際上連每道題的分值都不知道。在面試的時候,你不知道你在努力地向面試官說清楚的那個複雜的問題究竟能給你增加多少分,而你花了七八分鐘在這個問題上,也可能下一個問題對你來說既簡單、分數又多。所以,當一個問題開始出現你很難說清的情況時,不要糾纏太久,簡單地說:“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現在只能說出這麼多了。”讓面試向你的下個機會走去。

  (3)在15分鐘內取得盡量多的共識。

  在一般情況下,面試官不是來尋找一個永遠的“持異議者”的。當你在回答一些關於觀點、價值、方法方面的問題時,你會發現,也許經常會出現面試官頻頻點頭,或者他面無表情,甚至搖頭的情況。點頭很大程度上說明你們的共識,而通常,共識比異議更容易給你的表現加分。

  熬過了這15分鐘后,接下來是你最後的機會了。面試官通常會問你有沒有任何問題問他遠別說沒有,除非他之前告訴你他已經決定錄用你了。最後的問題可能毀了你之前的所有的努力,也可能把你從一場失敗的面試中挽救回來。

  然而想出一個好的、最後的問題往往比準備一個好的自我介紹還要難。有的時候,你希望通過一個好的問題,讓人對你刮目相看。但是通常你會發現,更容易的是問一個面試官有話可回答的問題,然後你加上幾句評價,把這個面試畫上句號。

  如果你之前的面試進行得都很順利的話,在最後一個問題上應該保守一些,只要不犯錯誤就行。所以你可以問問面試官怎麼走進這一行的,怎麼看待這一行等等。如果你之前的面試感覺不佳,你希望通過最後一個問題來絕地反擊的話,你不妨問面試官一個讓他給你出主意的問題,順帶着你可以說出一個你沒有來得及在面試中提起的賣點,加深面試官對你正面的評價。

  比方說,我知道的一個聰明的問題,我的一個好朋友明白自己在面試中的英語口語能力令面試官一直表現得對她缺乏興趣,於是她最後問道:“您知道,我在高中的時候一直是學俄語的,進入大學后我才從ABC開始學英語,現在剛剛學了3年。雖然我已經可以在托福考試中取得630分的成績,但我知道我的英語口語還需要很大的提高,您能在這方面給我一些好的指點嗎?”

  那位香港長大、哈佛畢業的面試官立刻有些羞澀地說:“不、不,你的英語已經很讓人滿意了。我是中國人,我的中文說得還沒有你的英文好。你只學了3年就已經這麼好了,應該是你給我一些指點。”

  結果,這個只學了3年英語的女孩子擊敗了其他學了十幾年英文、口語比她好得多的競爭者——我覺得她就只用了這最後一個問題即確定勝勢。

您正在瀏覽: 面試:三十分鐘改變你的一生
網友評論
面試:三十分鐘改變你的一生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