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經驗 > 創業感悟 > 牛根生悲哀的眼淚和創業的生存底線

牛根生悲哀的眼淚和創業的生存底線

手機:M版  分類:創業感悟  編輯:大虎

牛根生悲哀的眼淚和創業的生存底線 標籤:生存 牛根生 創業經驗 創業感悟

“股價暴跌,導致我們抵押給摩根斯坦利的蒙牛股份在價值上大為縮水,這引得境外一些資本大鱷蠢蠢欲動,以免編製謊言,以免張口以待······及時補足保證金,關係到企業話語權的存亡。作為民族乳製品企業的蒙牛,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牛根生致柳傳志等萬言書

牛根生又一次落下了悲哀的眼淚。

11月3日出版的中國經營報,以名為《蒙牛陷收購危局 牛根生落淚求援》為題報道說,10月初,牛根生向參加飯局的柳傳志、傅成玉、田溯寧、馬雲、郭廣昌、余洪敏等哭訴:在遭受牛奶下架、股價暴跌的連續打擊之後,陷入現金流危機的蒙牛將可能被外資惡意收購。說到動情處,老牛哭了。現場的柳傳志等企業家當場就表示願意出手相救。飯局后,老牛有不辭辛苦於10月18日寫下了萬字的“中國乳業的罪罰救治——之中國企業傢俱樂部理事及長江商學院同學的一封信”。

信中表示:“股價暴跌,導致我們抵押給摩根斯坦利的蒙牛股份在價值上大為縮水,這引得境外一些資本大鱷蠢蠢欲動,以免編製謊言,以免張口以待······及時補足保證金,關係到企業話語權的存亡。作為民族乳製品企業的蒙牛,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牛根生在信中還提到,柳傳志連夜召開董事會,48小時之內就將2億元現金打到了“老牛投資”的賬戶上,余敏洪聞訊,火速送來5000萬元。傅成玉打來電話說,中海油備了2.5億元,什麼時候要什麼時候取!田溯寧、江南春、馬雲、郭廣昌、王玉鎖等人都打來電話,表示隨時隨地可以援助。香港的歐亞平聯繫大陸的王兵更是買了不少蒙牛股票以拉升股價····

如果這樣的文字,不是刊登在中國經營報顯赫的頭版和二版,我還真懷疑其真實性。這麼多一流企業家,能夠不問大勢,不問老牛的實質問題,就大把現金拿出來打水漂?尤其是傅成玉,那是在行業上根本不相關國營企業,說備下2.5億元,一個電話就備下了?固然,報道不全面,我們也能看出老牛是在借民族品牌說事,怎麼那麼多一流企業家就不清楚?

此前大量報道已說明,牛根生已經將自己的股份裸捐給老牛基金會,怎麼會又拿出其中在香港上市公司的股權4.5%的一部分,抵押給摩根斯坦利?而就是這一個微小的部分,如何能夠構成扭轉乾坤的惡意收購?

蒙牛曾經紅遍中國。一般人都把牛根生當成了民族英雄去頂禮。可是自毒牛奶事件以後,善良的民眾有了被愚弄和欺侮的憤怒!於是,蒙牛銷售急劇下滑,訂單大幅度減少,日售奶量不足原來的五分之一。據中國經營報的報道,蒙牛下架產品的價值已達64億元,預計未來還將損失36億元。

蒙牛最深切的危機,不是被併購,而是消費者感受到了蒙牛的欺騙,開始對蒙牛說不。老牛繞開這一節,用他的眼淚去說這是民族品牌的危機,讓人想起一年多以前宗慶后的手段。兩個人一個以滿腔憤怒,一個以悲情眼淚,打出來的卻是同一個旗幟:維護民族品牌!

可是真正置民族品牌於不顧的正是牛根生們自己!牛奶業淪為販毒業!甚至更糟糕。販毒業的最終客戶知道是毒品,還根據毒品的毒性定價;而牛奶的最終購買者不知道是毒品,他們是在黑心騙子的集體坑蒙下中了圈套。從某種意義上說,借牛奶販毒,比直接販毒更可惡!

毒牛奶事件讓人憤慨和難以理解的是,蒙牛、三鹿、伊利、光明等,都已經是一等一的中國大企業,它們已經走過了原始積累的洪荒時代,它們的領導人已經成為中國一線有影響力的企業家,可是他們卻不可挽回地墮落了!

對一個創業時的小企業來說,搞一點伎倆容易被人們遺忘。而一個大企業生存的安全邊界,就是要做對消費者、對社會有益的事。這是生存的底線。城鄉消費者,都是你的鄰居和兄弟姐妹,你能把毒牛奶給你的家人喝嗎?先聖早就說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也是亞當·斯密早就說的社會合宜性。

一個企業或一個品牌,不管你確定了什麼樣的戰略定位,不管你樹立了什麼樣的民族大旗,不管你投入了怎樣巨大的資金和資源,不管你在消費者中建立了多麼響亮的品牌,只要你失去了“社會合宜性”,成了沒有良心的“不良企業”,你就永無出頭之日了。

“社會合宜性”上的一票否決,這是大企業生存的安全邊界!一旦越過這個邊界,再強的資本大鱷也救不了你!

您正在瀏覽: 牛根生悲哀的眼淚和創業的生存底線
網友評論
牛根生悲哀的眼淚和創業的生存底線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