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女性創業 > 殘疾媽媽創業故事

殘疾媽媽創業故事

手機:M版  分類:女性創業  編輯:浩宇

殘疾媽媽創業故事 標籤:創業故事 媽媽 殘疾 如何創業 女性創業

  媽媽是個殘疾人,她自己的成功創業讓周圍人都佩服,而她對子女的教育讓我們受益匪淺。

  她的財產與比爾·蓋茨相比不值一提,她的故事也沒有比爾·蓋茨那麼絢麗,但是她對待財產與孩子的態度卻是異常的鮮明,異常的像“比爾·蓋茨”,比爾·蓋茨眾多資產,原先要給孩子留1億,后又改為1千萬,不知道以後究竟會是多少,她,這個殘疾的小小的女子,在中國這樣的一個社會,卻毅然樹起自己的旗幟,毅然的要求孩子與她簽下“吝嗇”協議,這豈非是活脫脫的一個女版的“比爾·蓋茨”!

  她是一個傳奇女人:10歲時要飯被火車碾斷右腿;10多年來白手起家打拚成數千萬元身價,擁有一個餐飲娛樂城、一個牛肉生產基地和一個重慶周邊最大的豬牛肉食品加工廠;小學畢業的她卻聘請了北大高材生擔任總經理;為讓子女自食其力,她和子女簽定不繼承財產協議書;去年春節幾個子女被她“攆”上街去檫皮鞋……

  此事一出,社會各界的看法褒貶不一,一年多過去了,她們的現狀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冉敬芳對孩子的教育得到了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人的贊同。今年暑假期間,她家變成了一個“教育基地”,很多生意場上的朋友和一些機關里從事行政工作的人,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他們家,和冉敬芳的孩子一起生活,一起勞動。他們希望在這個大集體的影響下,這些孩子逐漸改掉了懶惰、挑食的毛病,養成了勤勞、節儉的生活習慣。

  事件

  千萬富婆簽下“吝嗇”協議

  故事主人翁叫冉敬芳,一個39歲的殘疾女人。

  今年7月初,在四川廣安,顯得極其低調的冉敬芳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右腿幾乎沒有了、惟一的一隻左腳着地,倚在假肢上,她向記者出示了那份傳得沸沸揚揚的“家庭協議”。

  協議用藍黑墨水寫在一張紙上,上面有冉敬芳和5個孩子的簽名。協議的內容有以下五條:1、五個子女讀書,如果誰願意讀書以及深造,父母必須全力支持。2、五個子女中,如果誰自動放棄讀書,就必須投入社會就業,未滿16周歲的必須在家參加勞動,家長不做任何經濟上的援助。3、子女就業,家長可以給予一些建議、指導等,但不給予任何經濟上的支持。4、五個子女將來交男女朋友時,必須先出示此家庭協議給對方看,表明自己沒有權利繼承父母的財產的權利。父母對子女的婚姻,只有建議權,沒有決定權。5、父母的財產以及遺產只能由父母支配,任何子女沒有權利過問以及干涉。

  這個協議的誕生,其實有一個較長的過程。2003年4月份,冉敬芳就向5個孩子提出了協議內容,幾個孩子一直沒有同意。經過近兩個月的磨合后,在大女兒張敏的帶動下,其他4人才基本同意。

  2003年7月12日晚上,冉敬芳宣布明天全家出發,到500多公裡外的她乾爹楊道家召開家庭會議。13日下午,他們全家經過6小時的顛簸,來到了楊爺爺家。

  楊爺爺是位老教育工作者,冉敬芳特意請他來做協議家庭會議的見證人。記得第一次和楊爺爺說這件事時,他也不理解,後來冉敬芳多次與他溝通,告訴自己的理由,楊爺爺才同意當這個證人。

  13日晚上,冉敬芳鄭重地拿出一式7份家庭協議,和孩子們一起拿起筆,鄭重地在上面簽下各自的名字冉敬芳告訴記者:“這個協議,是經過幾次家庭會議,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和5個子女反覆磋商后達成的,我曾經聯繫了公證處,本來準備公證,公證處說由孩子沒有達到成年人的年齡標準,不能公證,只好等兩年最小的孩子滿了16歲再去公證了。”

  當事人

  “吝嗇”母親冉敬芳:目的是培養子女自食其力

  去年暑假,冉敬芳的養殖場里,多了幾個特殊的打工仔,他們就是她的5個孩子。從養殖場大門進到牛圈的50來米,需要修一條路,開始的時候,冉敬芳準備承包給幾個工人,要花2000來元,後來在大女兒的勸說下,她承包給了5個孩子。挖路基、夯路面、鋪石板……一直忙了17天,幾個孩子終於將這條路修成了。憑自己的勞動,掙到了一筆工錢。整個暑假,他們都在母親的養殖場打工,工資跟外面雇傭的工人一樣,每天按時考勤,遲到、早退或者工作失誤照樣扣錢。

  採訪中,冉敬芳多次強調,等小兒子滿了16周歲,就將“家庭協議”拿去公證。她說,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一個女人,只有小學文化,又只有一隻腳,做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達到的。現在好多學生,在學校吃好的,穿名牌,好逸惡勞,我很看不慣。簽定這樣的家庭協議,我就是要培養子女自食其力的能力。我一隻腳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們好腳好手的,為什麼不能?我的目的,是讓我的娃娃們不能丟了我那種生活的精神!”

  根據“家庭協議”,“子女就業,家長可以給予一些建議、指導等,但不給予任何經濟上的支持”,記者和冉敬芳有這樣一段對話:

  “如果孩子們將來做生意,要向你貸款,你貸給他們嗎?”

  “我不會貸給他們。”

  “為什麼呢?”

  “有幾個好處,要增加他的思想壓力,因為我貸了這麼多款,我要還,是銀行的,要是不還要追究法律責任。如果孩子跟我借了錢,我貸給他,他可以不還,兒女用父母的,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應該用的。壓力就不那麼大?”

  協議簽定以後,冉敬芳為了培養孩子的計劃性,使他們學會量財而用,通過考察核算,把女兒張蘭英和蔣麗的生活費從每月500元降到了300元,這包括她們在學校的伙食費和零用錢,還有每月回家的車錢。這個標準比普通家庭的同學還低,而班裡花銷厲害的同學每月大約要800元。

  2004年,冉敬芳的大女兒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學。開學的時候,她一起去了北京,除了送女兒以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實地考察女兒的花銷,好制定標準。幾天校內外考察后,她給大女兒制定的標準是每月500元的生活費。這500元是這樣分配的,每天10元的伙食費,一個月就是300元左右,100元的電話費及購買一些日常用品,另100元可以買書或者請朋友消費。

  對自己財產以後怎麼處理,冉敬芳說,將用來回饋社會,資助殘疾人事業。她說,自己是殘疾人,一隻腳上山割過牛草,插過秧,干過所有的農活,20年來一隻腳起早貪黑地做生意,備嘗了殘疾人的艱辛。她準備將更多的關愛,投向殘疾人事業,計劃今年在自己的幾個公司內,將殘疾員工的比例擴大到40%,“盡量給他們一個能吃上飯的機會。”委屈兒女:最終接受母親的做法

  冉敬芳自己有3個孩子,離婚再婚時丈夫又帶來了2個孩子。身家數千萬元的她,卻要求子女簽定“不繼承”的家庭協議,子女們怎樣看?能夠理解嗎?記者採訪了她的幾個孩子。

  大女兒張敏今年21歲,去年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學。文靜、內向的她告訴記者,當時家裡商量這件事時,自己也沒有當真,後來連續討論了幾次,自己才當真。在四川某武警部隊當兵的兒子蔣軍說:“當時我覺得是開玩笑的吧。”二女兒張蘭英當時“難以置信”,小女兒蔣麗“有點想不到”。

  等他們冷靜下來,明白媽媽不是“開玩笑”的以後,5個孩子就拒絕簽字。反應最強烈的是冉敬芳的三個親生孩子——張敏、張蘭英和張遠洋。20歲的大女兒張敏對簽協議最感委屈:“媽媽做生意時我跟着她吃了許多苦,4歲時我就幫着媽媽淘米、洗菜、洗衣服。14歲時,重慶暴雨,媽媽的牛皮被水泡爛,家裡賠得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我拿出平時存下的零花錢去買米、買菜,記得當時媽媽動情地說以後一定要讓我們3個過上好日子。沒想到……”而15歲的小兒子張遠洋從小覺得反正媽媽有錢,可以花高價讀好學校,干想乾的工作。沒想到媽媽設了個財產不繼承協議,把他的美夢完全擊碎了。

  張敏說,春節發生了一件事,自己才理解母親的苦衷:今年春節的時候,母親給5個孩子安排了一件事,自己去掙壓歲錢。“由於在廣安這地方沒有什麼掙錢的途徑,最後在母親的提示下,我們和另外3個孩子就在母親的娛樂城樓下,擺了攤子擦皮鞋,先前買的鞋油、鞋刷等的錢,還是向母親借的,大年初一到初二擦了2天,還了借母親的本錢,我們5個小孩每人分了23.5元。”

  張蘭英說:“第一次擦皮鞋的時候,抓着人的腳,有一點不好意思,還有點兒委屈。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們是花錢從媽媽的飯店裡面買的盒飯,最便宜的那種,1元5角,就白飯和鹹菜。我們5個孩子當時就站在吧台、收銀台那裡吃,媽媽坐在我們旁邊1米遠的地方,吃的是鯽魚和海鮮。我們看得到她,她也看得到我們,他們在那邊吃得特別的好,我們吃得特別差,心裡特別委屈,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流到了飯裡面。”

  擦皮鞋事件后,孩子們開始理解冉敬芳。張蘭英說:“媽是有錢,但她一個殘疾女人,做到現在很不容易,她的辛苦外人是無法理解和體會到的。我很佩服我媽。雖然她文化不高,但她的毅力恐怕沒有幾個人可以比得上,我們5姐弟做事情的意志,恐怕永遠也達不到母親的程度。”她表示,自己長大后不會依靠母親,將自食其力。張敏也表示,大學畢業以後,將靠自己的勞動掙錢,不會依附母親。

您正在瀏覽: 殘疾媽媽創業故事
網友評論
殘疾媽媽創業故事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