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網上創業 > 無所不能的網絡創業

無所不能的網絡創業

手機:M版  分類:網上創業  編輯:紅細雨

無所不能的網絡創業 標籤:網絡創業 無所不能 如何創業 網上創業

  有時候我們真的感覺到網絡是無所不能的,曾經我們都認為作業是沒有答案的,後來一些書箱開始出答案了,如今答案已經在網絡上出現了,現在的學生抄作業更容易了。

  2011年,從英國留學歸來的肖盾在天使投資人徐小平和王強的建議下,與前新東方副總裁劉暢共同創辦了“一起作業網”這家旨在重塑家庭作業的網絡教育公司。

  簡言之,一起作業的模式是運用有辨識及糾錯能力的智能語音技術、將英語作業改編成“魔法暗語”、“聲波守衛”等闖關遊戲,老師根據班級情況在網絡上布置作業,學生們在電腦上完成,老師和家長均可聽到學生的口語練習。和其他案例不同之處在於,一起作業是目前唯一大範圍進入公立教育系統的互聯網教育應用。據其稱,截止2013年11月,中國超過1萬2千所小學、400萬名學生使用該軟件。

  繼2012年,小米科技的投資方順為基金注資500萬美元完成A輪融資后, 一起作業於今年9月進行B輪融資1000萬美元,其中順為基金投資500萬美元,天使投資人徐小平和王強共投資500美元。

  從商業理念到投資、運營,一起作業的創業路徑聽起來很順利?事實上,據肖盾和劉暢對本刊的敘述,一起作業,直到正式上線后,也並未明確方向,而從2011年直到今天,一起作業的商業模式始終處於不斷的調整之中。

  摸索與重組

  對一起作業的成長來說,2010年是個關鍵的時間。

  王強記得,處於創業初期的一起作業是利用精準的語音技術進行聽力口語培訓,商業前景並不明朗。“新東方的成功,正在於它圍繞着大家出國、考托福這個剛性需求。沒有圍繞剛性需求來做的創業,就會做得非常艱苦。”王強對《時間線》說。但與此同時,他和徐小平都意識到,一起作業所具備的前沿語音技術,如果運用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上,說不定會出現一個新的契機。

  而2010年的肖盾,也正處在個人職業生涯的轉折期。肖盾曾就讀於劍橋大學、麻省理工大學,有着電子工程與計算機、金融管理的專業背景,2007年畢業後進入瑞銀工作。但隨着次貸危機的爆發,他逐漸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金融業過分競爭的氛圍,而想在傳統行業里尋求創新實踐,譬如,教育。2009年,他和朋友在英國開始創業,編輯專業術語類辭典App。回國后,他進行了各種嘗試,“中小學、職業教育都嘗試過,想做的事情一大堆。”肖盾對《時間線》說。

  但這遭到了徐小平的質疑:“你到底想做什麼?”在他的追問下,肖盾將方向確定為“中小學教育”。

  “即使我不是懂教育的人,我也能看出這裡面有很大提升空間。”肖盾說。他相信,自己最擅長之處,就是“怎麼把科技和教育結合起來。”

  於是,在徐小平和王強的推薦下,肖盾進入一起作業的創業團隊。隨後,兩位投資人又推薦劉暢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團隊進入重組期。

  劉暢2005年被新東方派往長春,單槍匹馬開拓市場。2009年,長春市場的營業額近億元,劉暢成為新東方最年輕的副總裁。他先後在長春、瀋陽開創九個校區,經手每個校區的註冊、裝修,團隊組建。這段經歷使他全方位了解線下教育,但在後來,也的確進入瓶頸期。“最後三年,每天乾的事情都是一樣的。你給我任何一張教材的紙我都能告訴你幾克銅版紙,值多少錢。”劉暢對《時間線》說。

  在當時的情況下,做出辭職的決定並不容易,但對劉暢來說,“創業意圖非常明確。”事實上,在新東方工作的最後兩年,劉暢已經感覺到互聯網對教育產業的衝擊。一方面,國內的線下教育培訓市場幾近飽和,競爭手段也漸趨同,缺乏想象空間;另一方面,這兩個行業的結合,在劉暢看來,是個不可抵擋的趨勢。

  幾乎是一拍即合,肖盾和劉暢開始探索全新的商業思路。他們首先達成共識,儘管美國市場一直主導在線教育的趨勢,但就教育業來說,中國市場的特質性太強,不允許照搬國際經驗,創新必須基於現實土壤。簡言之,在中國,應試教育的需求永遠大於素質教育。

  其次,他們需要拋開互聯網因素,專註思考教育的本質。從教學角度來看,教育其實只有兩個角色:教練和陪練。清晰這點,才能確定互聯網該在其中扮演何種角色。劉暢認為,此前的遠程教育,發力點在於替代教練、即老師的角色,但這一輪的熱潮,互聯網着力於充當“陪練”,即練習冊。

  “嚴格來說,在線教育可能發展二三十年了,但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教育可能剛剛開始。”肖盾說。方向逐漸清晰,從2010年底開始,一起作業開始調轉船頭,於次年加快轉型步伐。翹開應試教育市場最有力的方式是什麼?他們前思後想,決定進入公立教育系統。

  一場深入到公立教育體系的調研就這樣展開了。在和校長、老師,英語教研員、家長的交流中,團隊發現,對基於語音技術的練習軟件只要滿足如下要求:與課堂教學同步,符合新課標要求,提供工具管理系統、班級實名進入,就會有極大的市場。同時,為探索規模化的可能,一起作業既需與北京的重點小學洽談,也要爭取位於湖南湘潭的小學。好在,用戶獲取成本沒有想象中高,即便三線城市的互聯網普及率也能達到70%。

  從技術角度來看,做出這樣的產品並不困難,關鍵在於推廣方式。2011年,第一批上線一起作業的小學不到十所。同年,一起作業申請的“新課標形勢下小學英語網絡作業形式探究”的十二五規劃課題獲中國教育學會外語教學專業委員會審批,繼而聯合《中國教育部》,在教研會議上做展示推介,有興趣的學校會參與其中。2012年底,用戶已達到100萬。

  一起作業的規模化快於預期,這給管理團隊和投資方帶來信心。“去年它找了真正的剛性需求,把家庭作業電子化、互聯網化,並且娛樂化,這是中國教育系統里從未出現過的事物。”王強說。由於各區域教育要求不同,一起作業的英文家庭作業按各地及學校需求定製。在他看來,不同信息反饋至統一的數據平台,趨向於大數據管理的思路,從而在根本上顛覆教育行業。

  兩個行業的衝突

  事實上,互聯網和教育兩個行業有着根本差異。傳承數百年的教育方式,注重權威性、服從、自上至下,行業氛圍保守而謹慎,但新型的互聯網行業,強調互動、個性、樂趣,暗藏冒險精神。相應地,具有技術背景的肖盾,和來自傳統教育業的劉暢,會在合作中親身感受到兩個行業的內在衝突。

  譬如,一起作業考慮是否開放平台,分享試卷和題目。劉暢認為,任何一個老師都不願把自己的信息分享出去,尤其是重點學校的教師。但在肖盾看來,互聯網的平台性質,就是要把這種藩籬打通。兩人爭執不下,最後形成了一個中庸的做法:分享試卷時隱去了學校、年級、教師姓名等關鍵信息。

  不過,正是這種中庸做法,才能將互聯網精神滲透到教育業。為保持兩種思維方式的有效衝撞,一起作業管理團隊盡量在成員組成上形成行業經驗的差異化:技術總監是來自聚美優品,線上視頻負責人來自新浪,第三方合作負責人來自谷歌,內容總監來自新東方,線下市場拓展負責人來自學大教育、新東方。

  具有技術背景、海外留學經驗的肖盾,和對傳統教育行業有着充分了解的劉暢,雖有衝撞,但更多是共識。譬如,他們一直認為重視用戶體驗是互聯網的基因。在一起作業,用戶調研的工作從未停止,且不分部門。“兩天前我們開會,我表達了對用戶重視不夠的不滿。”劉暢說。而肖盾也坦誠:“我每天都覺得不滿意,和團隊溝通時,其實挺挑剔的。”

  互聯網基因正全方位塑造一起作業。在一次討論會上,順為基金的創始人雷軍建議他們把六個月的產品計劃縮短到六天:“互聯網產品最重要的是快速迭代。”“我們開始還抗拒,但後來發現,只有從數據上才能測算需求量,”肖盾說,“現在我們的產品每周都有迭代。”

  不過,對互聯網產品來說,商業模式的探索仍是問題。今年6月,一起作業在4%的活躍用戶里,試點作業之外的個性化試題推薦,自願付費。創業團隊本能的危機感始終存在,“主要還是我們自己的執行力。大數據分析這方面,執行難度挺大的。”肖盾說。

您正在瀏覽: 無所不能的網絡創業
網友評論
無所不能的網絡創業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