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創業 > 網上創業 > 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有稱王的夢想

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有稱王的夢想

手機:M版  分類:網上創業  編輯:雷風

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有稱王的夢想 標籤:夢想 第一天 如何創業 網上創業

  就算再平凡的日子,也都有着各自的不尋常。

  對於點心——北京中關村一家移動互聯網公司的百十來位員工來說,今年九月就有這樣一個毫不起眼,但卻改變了生活的一天。當月例行的員工大會上公布了一個決定:點心創業以來就堅持的每周六天工作制廢止,雙休日作息變為常態。

  “今年的九月份,是我們成立兩年來最好的時光”,點心創始人、CEO張磊自問自答般地對新浪科技說,“現在還苦逼么?苦逼。不過我們過了生死關”。

  兩次轉型,躲過一劫

  點心帶有濃重的創新工場標籤。畢竟點心是創新工場家族的第一個項目(張磊其實是為此專門找來的CEO人選),也是創新工場最初的五六個項目中規模最大的一個。2010年,剛起步的創新工場還在清華科技園時,點心團隊被單獨“藏在”一個不同樓層。

按照當時李開復的移動互聯網投資戰略,點心的任務是推出一個既便宜又好用,適合年輕互聯網用戶使用的手機平台。也就是後來的點心OS。

  點心OS是一個本地化的Android操作系統。經過四個月的努力,2010年11月首款搭載點心OS的夏普手機面市。然而點心很快發現這個商業模式的問題:太厚重。做好操作系統,點心需要面對一整條智能手機產業鏈紛繁複雜的合作問題。

  耦合,點心COO黃庄反覆強調這個詞,他藉此來形容點心和硬件廠商的關係。良好的耦合很難做到,尤其在體量、體系都不相同的公司之間。失去有效的控制,帶來諸多負面影響,其中就包括點心OS受制於長長的反饋鏈,及時響應問題的難度增加。

  這讓點心OS在唯快不破的互聯網戰場步履艱難。有同行稱甚至創新工場內部也對點心的發展頗為擔憂。在這種背景下,去年3月,點心開始做第一次轉型。

  “那時我們決定拉出主力部隊做應用”,張磊說。在這次轉型中,點心北京團隊全部投入應用方向,而操作系統則轉移到上海團隊。兩套體系實現分離。兩個月後,點心團隊基本摸清狀況。期間,點心還獲得金沙江創投千萬美元級別A輪融資。

  當時點心關注的一個問題是,應該把什麼應用從操作系統中拉出來。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發現一個相對的空白點:系統優化。順着這一方向研究,張磊發現了“安卓優化大師”,進而發現這款軟件實際上歸屬於多年好友蔡文勝。

  儘管想要安卓優化大師的不止一家,但最終張磊沒有讓這個產品旁落。接着,點心用自己的技術架構,對安卓優化大師進行了改造,加強了分發、升級率的控制。

  從去年中正式接手算起,點心用一年的時間,讓曾被蔡文勝擔心“曇花一現”的安卓優化大師,從百萬用戶增長到今年6月底的4000萬。

  就在這個過程里,去年第四季度,點心又經歷了一次轉型。

  這次有點被動。從外部來說,有意推出操作系統、殺入智能機市場的互聯網公司越來越多,這導致點心在每台手機上原有的一兩美元獲利,迅速消解。而從內部來說,有投資方要求點心涉足硬件業務,換句話說也就是走小米的模式。

  最終在十月的一次董事會上,新戰略達成:首先,點心團隊堅持不做硬件,而且還要加速與硬件相關業務的轉型,諸如將ROM等產品儘快引入品牌授權的方向。其次,點心的主力部隊進一步聚焦於應用工具產品線,並把內容相關產品拆出來盈利。

  “所以我後來跟黃庄說,我們真他媽的幸運,當時沒有頭腦發熱跟別人一樣去做個手機、弄個啥的,算是躲過一劫吧”,張磊對新浪科技說。當然這個決定的餘波之一,就是造成點心團隊部分成員被競爭對手撬走。

  從游擊戰,到攻堅戰

  點心是個相對低調的公司,如實地反映着管理團隊的風格。在點心之外,哪怕在創新工場家族的範圍之內,也很少有人完全明白這家公司的意圖。

  對於已經有過三次創業經歷的張磊來說,這是一種生長的哲學。“我們不想讓競爭對手知道,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張磊告訴新浪科技,前不久一位大佬級的“競爭對手”很驚訝過去點心的發展路徑,並且總結說:你們就想不打槍的悄悄進村。

  那麼,點心現在到底走到哪裡了?

  今年4月,重心已從2B側轉移的點心,開始進行2C側的商業變現試驗。試了很多,有好有壞。其中就包括移動互聯網的展示廣告。試驗結果顯示,這個行業中還不錯的廣告代理公司每月營收也就在數百萬萬左右,而且廣告主意願尚低。點心每月分成近百萬。

  “太杯具了,就這麼一點錢”,張磊很快發現了展示廣告的天花板。於是在這條路上,點心開始做轉化率的試驗。這次的結果顯示,遊戲產品上的用戶轉化率可達千分之三,而且每個用戶的ARPU值(每用戶平均收入)達到了幾百元。

  受此鼓舞,點心開始重點研究如何驅動用戶流向遊戲平台。點心精品是WebApp方向探索的一個產品,向用戶提供多個領域的推薦應用,而其中四成流量都與遊戲有關。

  而基於上述產品轉化率可以提升到千分之二十。在這背後做支撐的是數據挖掘。點心把上億次的日點擊中與遊戲相關的挖掘出來,再做相關性的推薦,轉化率自然得以提升。而數據挖掘又與張磊曾經的搜索業務息息相關。

  總結來說,現在的點心有三條產品線。第一是工具產品線,以安卓優化大師、點心電量等為代表。第二是內容產品線,進行應用內的流量數據挖掘。第三條被定義為點心內部孵化的小產品,類似點心撥號這一類。

  至於創業初期的點心OS,已經走上另一條戰略合作的方向。即點心提供技術支持,合作方進行操作系統的包裝和產業推廣。點心選的合作方比較低調,但預計明年會有上千萬的手機出貨量,並有進一步的資本層面的舉措。

  張磊說前兩個主要的業務線,年底都將達到盈虧平衡。在新業務方面,之前多次被談及的WebApp還沒有完全成為點心的戰略,但探索一直在進行。例如上面提到的點心精品,就被稱作“一種介於App和WebApp之間的一種可實用化技術”。

  “去年我們是游擊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求生並尋找機會,抓的是時間窗口;今年上半年,我們基本開始騷擾縣城”,張磊說“現在沒辦法,已經進入攻堅戰,必須進入大兵團作戰、城市爭奪了,否則就會失去競爭能力”。

  怎麼攻堅?在戰術上繼續堅持單點突破;在戰鬥上要增兵,點心明年團隊要擴大50%;而在戰略上,張磊引用了這樣一句: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

  結盟,融資

  稱王,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現有的主戰場上,點心的對手幾乎都是難以“拼爹”的“富二代”。點心的前途也因此頻遭質疑。幸運的是,點心在上個時間窗口搶下了一席之地。在國內各個Android市場的系統工具分類里,點心旗下的安卓優化大師等幾個應用基本都排名相當靠前。

  “今年一季度到現在,各大排行榜基本沒變過”,張磊說現在一個新應用想殺出來太難了,很多都是曇花一現,“這對全行業不是一個好事情”。

  但對點心則是一個利好。只要不犯大錯,點心的幾個應用已經很難從排行榜上跌出,這讓點心的推廣成本變得很低。實際上,點心基本不花錢做推廣。然而點心的日新增用戶量級仍能保持在數十萬,其中至少七成來自排行榜的貢獻。

  張磊總結說:你要在裡面游泳,才能發現游泳的技巧和怎麼達到彼岸的方法。最初我們抓住時間窗,後來要有流量交換平台,最後要維護排行榜等等一些列運營和渠道拓展能力,等你有了規模之後就輕鬆一點,可以跟別人進行不對等換量,慢慢養你的用戶。

  當然遊戲是一個重頭,因為這仍是最賺錢的方向。不過點心並不打算介入遊戲的內容開發,他們現在只想做兩件事:一是把流量倒給遊戲平台,二是做好數據挖掘,把用戶的識別和標記做好,提高轉化率。這之後,明年才會考慮進入遊戲內體系。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況且坊間一直有傳言稱點心的A輪融資已經耗盡。於是,所謂點心被百度全資收購的消息也甚囂塵上。

  “糧草不是我考慮的首要問題,跟第一次創業的年輕人不一樣,我們到了這個年紀,多多少少都有點辦法賺錢”,張磊對新浪科技說,“我不希望讓大家覺得賺錢是第一目的,我希望讓大家有策略的去做事情。錢,我來解決,絕對不會成問題”。

  實際上,點心的確上半年啟動了B輪融資計劃。但他們很快發現市場環境很差,不過一直有互聯網巨頭拋來投資要約。對於坊間流傳的某公司1500萬美元投資,張磊說是有過這樣價格的一個要約,但點心並沒有接受。

  與依附於某一巨頭相反,點心正利用大公司們的意願和嫌隙,試圖在重圍中找到一條合適的發展道路。“在行業中的競爭格局,你得用各種手段加快發展,我不是一個死性的人”,張磊說他希望點心能在未來的競爭中,成為三足鼎立格局中的一員。

  儘管攻堅戰前景未卜,點心管理團隊還有尚待解決的內部矛盾。但至少點心現金流已慢慢趨正,年底可期盈虧平衡;用戶規模和增長開始平穩化,不再今天高明天低;流量在手點心還能欺負欺負小公司,通過戰略合作換取大公司的保駕護航。

您正在瀏覽: 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有稱王的夢想
網友評論
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有稱王的夢想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