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如何開店 > 開店心得 > 今日的淘寶店長 曾經的網游迷

今日的淘寶店長 曾經的網游迷

手機:M版  分類:開店心得  編輯:小李子

今日的淘寶店長 曾經的網游迷 標籤:淘寶店 曾經 網游 淘寶店長 如何開店 開店心得

  網絡遊戲的好壞真的讓人難以評說,它讓多少人陷入了困境,整日茶不思飯不想,沉迷於此,而另一方面它又讓多少人因它而走上了創業的道路。

  目不轉睛地看着電腦屏幕,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了一陣后,宋旭蘭瞥了眼右下角的時鐘:4點半,與多年前那些瘋狂打遊戲的凌晨一樣,窗外的天色微微露出了曙光,宋旭蘭一頭栽倒床上,沉沉睡去。別人剛畢業的年紀,宋旭蘭手下已經有了50多名員工,責任卻讓她絲毫鬆懈不得,“我現在是為我的員工們在打工,壓力比以前大多了。”

  從痴迷網游的中專生,到身價千萬的網店主,宋旭蘭只用了短短4年。如今,她把打遊戲的狂熱轉嫁到了工作上,一開電腦就分不清黑夜白天,最誇張的記錄是整整一個月都沒出過家門,一身藍色碎花裙的漂亮姑娘吐了吐舌頭,“簡直要發霉了。”

  從玩網游到開網店

  與電子商務相遇,純屬偶然,4年後的今天,宋旭蘭也經常問自己,“我是怎麼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一切開始於網絡遊戲。2005年,18歲的宋旭蘭在金山一所中專修讀化工專業,但課本對她毫無吸引力,每節課都要坐在最後一排,為下課倒數30秒,鈴聲一響就一個箭步衝出教室。那時唯一吸引的她的,是一款名為《仙境傳說》的網絡遊戲,至今提起依然神採風揚,“非常好玩的遊戲!我整整打了3年!”

  一張遊戲點卡10元,月卡30元,對於靠父母給的零花錢度日的宋旭蘭而言,為網游花的錢也不是小數。她逐漸從遊戲里摸索出“自力更生”之道,將虛擬的遊戲幣和裝備賣給新人獲取貨真價實的人民幣,以此支撐自己在遊戲里的十幾個賬號,“我打遊戲不久就不用再自己花錢買卡了。”每逢節假日,打遊戲打通宵就成了家常便飯,這樣的宋旭蘭曾被父母責備,“你這樣一天到晚打遊戲怎麼行?”

  執着的宋旭蘭最終以“獨孤求敗”的姿態退出遊戲江湖,“所有的賬號都練到了99級,沒追求了,覺得很無聊。”此時,剛剛興起的電子商務讓她尋找到了更刺激的目標,帶着打遊戲般輕鬆的狀態,宋旭蘭用500元本金在淘寶網上陸續開了5家網店,專賣化妝品,邊上課邊開店,一個人從進貨做到售後,1年下來存了1萬元。“這樣的方式比在遊戲里輾轉掙錢方便多了!”

  從遊戲中學會經商的邏輯

  雖然從網游中清醒地離開,宋旭蘭依然覺得自己是個“超愛玩遊戲”的人,並從自己的網游經歷中總結出“執着、好強”的性格特點,笑言那款讓她堅持打了3年的遊戲其實教會了她經商之道,“我是從遊戲里學會了經商的邏輯,買賣武器、進商會,只是那些都是在虛擬世界里。”

  “一輩子玩遊戲有出息嗎?”儘管也曾為打遊戲廢寢忘食,宋旭蘭始終明了底線在那裡,“雖然那時候功課很爛,但沒有掛過一門課。”

  畢業時,當同學們都為找工作擠破頭的時候,宋旭蘭卻毅然決定繼續自己的網店生涯,她用冷靜的語調分析起為何不找工作的原因,“我很清楚自己是個不願意被指揮的人,不想做按部就班的事,也不喜歡聽別人的差遣。”與常人的揣測不同,宋旭蘭開網店創業時並沒有巨大的野心,時至今日,她依然覺得“女孩子一個月掙3000元,做個小白領很好了”,繼而又調皮地笑道,“否則就嫁不出去啦。”

  話雖如此,正如宋旭蘭自己形容的那樣,她的網店生意蒸蒸日上,如“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躍升淘寶網頂級店鋪之一,對比23歲的年齡,用“奇迹”來形容也不為過。

  85后女孩的商道開網店80天就升到皇冠

  宋旭蘭並不認為光鮮的數字背後有什麼秘訣或者捷徑,創業永遠是一條光榮的荊棘路,她所擁有的最寶貴的經驗無非“堅持”與“心態”,“總是想着將來要怎樣怎樣,不如把眼前的事做到最好。”

  2006年,宋旭蘭新註冊了一家“妖精店”,1個月內到2鑽,2個月升到4鑽,80天就到了皇冠,並且是100%的信譽度,而這個店的全部產品當時只有50種化妝品,破了記錄。自此,宋旭蘭將其餘的店鋪關閉,專心經營這家以“女人天生是妖精”為口號的網店。

  “如果你的店不夠好,一定是因為你還不夠用心。”當宋旭蘭將自己的店鋪帶入了“金冠”級殿堂時,前來取經的店主絡繹不絕,有些人一天賣不出一件商品,有些人遇到了發展的瓶頸期止步不前,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在宋旭蘭眼中都是“投入還不夠”的表現。

  付出多少才算百分之一百?以宋旭蘭為例,開店4年,她沒有真正休息過一天,作息與常人顛倒。草創時期,從網站的頁面設計、商品的實物拍攝到進貨、銷售、服務無一不是從頭學起,即使店鋪不斷升級,“隨時在工作”的狀態也依然在延續,也因此有過“整整一個月不出門”的“發霉記錄”。

  愛美的天性和對化妝品的敏銳嗅覺,讓宋旭蘭在這個行當有獨特的優勢,她幾乎可以第一時間判斷一件商品的好壞和市場潛力,她灌輸給客服人員的理念是,“為客戶挑選對她最有用的東西,而不是價格最高的東西”,再有利潤的產品,如果宋旭蘭不喜歡,她不會放在店內銷售。

  完美主義者是個“工作狂”

  與銷售額同比增長的是壓力,4年裡一直失眠……儘管被身邊的親朋好友視作拚命的“女強人”,宋旭蘭依然覺得還有努力的空間,“每個人衡量標準不同,你覺得我做到了百分之百,我卻覺得還不夠。”

  和人交談時,宋旭蘭時而像一個直爽的鄰家女孩,時而又像一個精明果斷的女老闆,她眨眨眼笑道,“平時如果談生意我都會化妝,穿得很職業,對員工也很嚴厲哦。”宋旭蘭在工作中是個“完美主義者”,網店裡售賣的所有商品都是實物拍攝,照片的好壞有時是決定性的,新到的一批飾品因為工作人員“沒有拍出活的感覺”而被宋旭蘭批評,她索性拿回家用自己的數碼機反覆拍,“直到拍出飾品的靈魂才行”……諸如此類強迫症般的細節有很多,偶爾,宋旭蘭自己也會覺得“很累很抓狂”,然而,當她看到令自己滿意的成果時,所有的糾結和堅持都有了意義。

“我從來不知道竟然有這樣一個行業,可以讓人24小時沒命地工作,”23歲,很多人才告別象牙塔投入職場,宋旭蘭已經在電子商務的領域滾打了4年,她和同行們聚會時,“吐苦水”是一大主旋律。互聯網是一個創造奇迹的地方,但天上也從來不會砸下免費的餡餅,那些和宋旭蘭一樣頂着“80后金冠賣家”的年輕人,深諳“苦”和“累”的滋味,對於旁人艷羨的目光,他們時常抱以無奈的苦笑。

23歲女孩要為50名員工負責

  這個23歲的女孩並不願提起過往的挫折和低潮,堅韌寫在臉上,“能說出來的痛苦也不算痛苦。”她曾經“被背叛”、經常“被利用”,也曾遇到“覺得過不去的坎”,每當這時,宋旭蘭會沉下心來問問自己,最初我為什麼要開店?她想明白了一件事,她不是為賺錢而開店,她沒想過做富婆,賣化妝品是因為“想和女孩子們分享我覺得好用的東西,”既然如此,什麼樣的挫折與白手起家相比,都不值一提。

  “XX,這批貨怎麼回事,包裝都是灰。”在存有兩萬多件貨物的大倉庫里,宋旭蘭走過之處,貨品的細節都被她收入眼中,九成以上的商品她都親自試用過,也因此保持着對貨品的敏感度。想起4年前,所有的東西都被堆放在市區租來的住處里,走路都要跳躍的時光,宋旭蘭不得不感慨如今的“家大業大”。

  兩年前,宋旭蘭回到土生土長的金山,創立了公司,把網店紮根在了這裡,手下的員工有50多人,今年還會繼續擴容。儘管隨着店鋪的壯大,她已經不再需要低聲下氣地與化妝品代理商談合作,也不需要一個人守在電腦前和每個客戶打交道,但“公司”意味着更多需要解決的問題在等待她。比如現金流,比如員工。“我要對他們負責。”宋旭蘭雇傭的員工有不少是金山本地人,還有些學歷不高的來滬打工者,給他們飯碗的同時她還要想,“如何讓員工在這裡得到成長?”

  “我現在還年輕,賺錢的機會有的是,不急於一時。”她眼下的工作重心是公司的發展,金山團區委為她成功申請了青年創業就業見習基地,她要獨自打拚的事業還有很多。

您正在瀏覽: 今日的淘寶店長 曾經的網游迷
網友評論
今日的淘寶店長 曾經的網游迷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