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故事 > 成功創業故事 > 榮大快印年流水一個億背後的故事

榮大快印年流水一個億背後的故事

手機:M版  分類:成功創業故事  編輯:jing88

榮大快印年流水一個億背後的故事 標籤:快印 背後的故事 創業故事 成功創業故事

  榮大快印其實就是一家小小的打印店,而一個億的年流水讓同行瞠目結舌,他是怎麼做到的呢,背後有着怎樣的故事呢。

  一家打印店能有多大能耐讓全國各地的券商投行人員排着隊等着打印資料———

  “蝸居在證監會旁“犄角旮旯”里的小小打印店榮大快印,佔據了擬上市公司申報材料打印業務的90%,被喻為離上市“最近”的打印店。經過近13年的發展,如今榮大快印成了中國“最牛”的打印店。如果不是此次證監會啟動的史上最嚴核查,六七百家擬上市公司的項目小組趕在核查大限前蜂擁到北京提交材料,擠爆了快印店,榮大可能仍然隱退在投行圈的“隱秘江湖”中,不為外人所知。“一家打印店能有多大能耐,能讓全國各地的券商投行人員排着隊在那兒打印資料”,有人甚至猜測榮大快印的背景。帶着種種疑問,記者多次探訪榮大,試圖一窺榮大的神奇生意。”

  現場

  一個IPO項目印刷費不低於10萬

  小小打印店榮大快印,佔據了中國擬上市公司申報材料打印業務的90%。在中國證監會所在地——北京金融街富凱大廈外,人群之中的黑色拉杆箱、“券商之家”白底紅字的榮大快印塑料袋,已成為擬上市企業“跑部前進”的標準裝備。

  快印店隱身在酒店

  如果沒有熟人指路,或提前通過百度搜索,你很難找到榮大快印總店,它隱身在位於西直門內南小街66號的金燦酒店。這裡距證監會不到3公里,出租車費不過10元,高約8層的酒店外沒有任何“榮大快印”的標識。

  即便進入酒店大堂后,仍沒有榮大印刷的顯著指示牌。記者向工作人員詢問后才得知,酒店除了住宿、洗浴、餐飲外還有財經印刷服務,三層和四層為榮大快印。

  “榮大去年8月陸續搬到這裡,如果你是榮大VIP客戶,在這兒住宿可享受優惠,比如680元的標間,優惠后在480元左右,但一定要榮大的銷售幫您申請。”酒店的前台服務人員耐心地告訴記者。

  在來此探訪之前,一位投行人士曾告訴記者:“榮大快印的紅火正是得益於其一攬子服務,提供從住宿、餐飲、洗浴到校對、打印的一條龍服務。”

  記者對比發現,即便優惠后的酒店價格與周邊的如家快捷酒店等同類酒店相比還是要貴一些。“稍貴點沒關係,畢竟打印資料的時候更方便,而且還可以提供發票讓企業買單,榮大恰恰抓住了客戶的心理。”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圈裡人士如是說。

  前台設計更像投行

  儘管榮大如此“隱蔽”,但一進電梯,你會發現,這家酒店果然與眾不同,電梯里的酒店廣告上用紅色背景烘托出“券商之家”榮大集團八個字,看着十分突兀。一出電梯,卻又別有洞天,儼然一家投行的前台。現代風格的裝修設計,長長的櫃檯后坐着身着工裝的前台接待員,這與常人眼中“街邊打印店”的印象完全迥異。

  榮大的店面布局也很有大公司的氣勢,類似實木的書架擺放着諸如“上海浦東發展銀行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申請文件”等諸多精緻文件樣本。如果沒看到後台過道上扔棄的紙張,還真容易誤以為這是某家投行在展示自己曾做過的項目。

  榮大快印前台的接待員更像是“保安”,對來訪者“十分警惕”,要求進門人員進行登記,出示包間門卡的人可以正常進出,但如果是“陌生人”,則要被仔細“盤問”,尤其是記者,則通常會被拒之門外。

  在採訪中,記者嘗試以打印申報材料人員的身份詢問該店的產品和價格,但前台接待員並不像一般打印店的店員笑臉相迎,而是提出類似“你負責的是哪個項目”這樣的問題,如果不能準確回答,那麼談話通常會就此中斷。

  一個IPO項目印刷費超10萬

  記者注意到,榮大快印大部分都是“包間服務”——基本上每個項目的投行人員都被安排在獨立房間內完成工作。對於這樣的房間安排,一投行人士告訴記者:“金融行業向來注重保密性,券商申報的材料中更有商業機密等。”

  “但要進這樣的包間,必須要交20000元的押金,成為VIP會員。”這位投行人士說。

  根據榮大的“服務指南”,VIP可以享受到三大優勢服務:一是接待室、製作員的優先安排;二是折扣優惠;三是免費用車送至證監會等增值服務。

  儘管有些發行企業對“支付預付款”的要求有些不滿,但也只能忍受。對於他們來說,時間是個微妙的東西。同一天下午,5點鐘報進證監會的材料和6點報進去的材料,僅僅相差一小時,審核時間可能就不一樣。尤其是在每年3月、6月、9月,若是錯過了每個季度的最後一天,申報材料又得新增一個季度的內容,會增加很多會計、審計成本。對於包間價格和具體項目收費,榮大的銷售人員諱莫如深。

  榮大前員工張工表示,最近兩年,排隊IPO的企業比較多,榮大趁勢而上,主動創造需求,提升服務,從而增加收費項目,且收費較高。當然,作為行業的標杆,榮大推出新產品而帶來的價格變動,比較容易被客戶接受。

  從IPO申報材料的製作流程來看,主要分為原件整理、原件套頁碼、原件掃描、掃描件處理、打印複印件、轉電子文件、電子版刻盤等。“整個流程中,利潤最高的部分來自掃描,客戶的文件數量非常大,但實際上這部分業務幾乎是零成本。”張工說。張工統計,一個IPO項目從遞交申報材料到封卷在榮大的整體花費一般不低於10萬元。

  製作平台並不全封閉存泄密可能

  記者看到,榮大的部分製作平台並不是全封閉的,兩排電腦集中擺放在較隱秘的角落,工作人員之間雖然單獨作業,但並沒有與外界完全隔離,泄密並非沒有可能。

  一位投行人士就表示,曾在榮大見到了另外一家券商保薦的上市企業的首發申請資料,“我覺得去榮大打工一定能拿到不少一手消息,回報率不次於每天蹲在證監會門口。”

  記者也參觀了榮大目前算得上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時美印刷車公庄店。同是專門服務於券商,時美印刷非常關注保密性,他們將整個券商服務區與外界隔離開來,並設有門禁,服務區內部的製作間上面有明確“保密”提示,不許除工作人員以外的人入內。甚至每個券商在VIP包間里有專人服務,“我們能做到一對一的製作流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儘管如此,時美印刷對待媒體倒是較為“開放”,會介紹他們的一些特色服務,並允許參觀硬件設施。

  兩相對比,榮大在公眾眼中的神秘感頗強,引無數外人過來探訪,金燦酒店的一名保潔員表示,這兩天被經理一再叮囑“最近來的人很多,一旦看見有人員拍照,要馬上制止。”

  質疑

  榮大快印緣何“一枝獨秀”

  疑問一:申報材料印刷門檻有多高

  最近,記者調查了十多位投行人士,他們雖然說法不同,但確實對榮大的專業性給予高度認可。

  為何投行人員一定要到榮大去打印IPO資料?華泰聯合證券一投行人士表示,投行的人都是在上報材料的最後幾天才定稿,對時間和業務的熟練度上要求很高。而榮大這麼多年在和投行人士的磨合中積累了不少經驗,對相關資料的格式更為熟悉。這一行經驗積累很重要,與榮大上海相比,成立時間早的榮大北京業務還是相對熟練一些。

  “因為今年IPO核查,來打印核查材料的人比較集中,時間也比較緊張,我們也曾嘗試去另外一家做銀行業務的打印店,雖然價格便宜了一半,但對格式的熟練程度真的差不少,下次還是會去榮大做。”這位投行人士告訴記者。

  不過,時美印刷副總經理曹國亮表示,擬上市企業申報材料的打印,主要是對證監會文件格式的熟悉程度,並沒有多少技術含量。“而證監會對上市文件的格式要求是公開的,這並沒有多少難度。”

  榮大前員工張工說:“實際上,榮大並不神奇,只是把證監會的要求做到了最熟、做精。”比如格式、字號等,都必須按照證監會對上市公司申報材料的要求。此外,榮大還能幫助客戶發現和改正申報材料中的一些常見錯誤。比如,有些企業由於原件底稿年限過久,將順序搞錯了,有的文件漏簽名或少文件等。

  據張工介紹,一般來說,相關申報文件可以分為幾大類型,比如IPO、重組、公司債、中期票據、新三板、股權激勵等,雖然文件類型不同,但格式上大同小異。

  顯然,榮大的優勢來自於先發優勢和經驗積累,而這些東西並非不可複製。

  疑問二:榮大快印究竟有無背景

  由於老闆周正榮的低調,投行圈外人無法真正地了解這家打印店。坊間流傳着榮大的種種傳奇,一名投行人員都很難知道一個證監會官員希望看到怎樣的材料。而在榮大,從項目建議書到招股書製作,都有豐富的經驗。更有甚者,榮大快印的傳奇故事還包括: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會被打印員發現並指出。

  而一些投行人員則經常抱怨,證監會預審員對擬上市企業申報材料的要求已經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低調”和“神奇”往往容易引起人們的猜想,包括投行圈裡的一些人都在微博討論,榮大老闆是否有着不同尋常的背景。

  對此,榮大的競爭對手——時美印刷的曹國亮表示,這可能只是一種營銷手段。榮大一年的流水最多時也無法超過一個億,在整個發行上市的利益鏈條中,實在微不足道。很難想象,會有人甘於冒此風險。目前,誰也沒有證據證明兩者之間到底有何“關係”,但榮大快印的江湖傳奇地位卻因此奠定。

您正在瀏覽: 榮大快印年流水一個億背後的故事
網友評論
榮大快印年流水一個億背後的故事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