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點子 > 美容保健 > 化妝品網店店長

化妝品網店店長

手機:M版  分類:美容保健  編輯:麗人行

化妝品網店店長 標籤:化妝品 網店店長 化妝品網店 創業點子 美容保健

  從事化妝品生意的人們已經開始走上網絡化經營,這幾個孩子也看到了其中的大好商機,說干就干,八百元的投入就開始了創業生涯。

  在一次網購中,記者認識了一群經營化妝品的獨生子女,3個男生,2個女生,平均年齡不到23歲。雖然年齡都不大,但可千萬別小看他們。5個人靠着800元起家,把網店經營的紅紅火火,目前他們的目標是,讓自己經營的網店走進美國市場。

  據介紹,這幾個武漢獨生子女,4年前,因其中一個女孩子嘗試用800元投資開創了一家網店,他們的生意便一發不可收拾。而今,通過同學招募同學的方式,他們集合成一個團隊。由800元起家,他們滾動積累資金達50萬元、月收益上萬元。在去年的金融危機中,因為外匯的“瞬間”貶值,他們的一筆日常訂單直接損失就高達5000。

  作為全球金融海嘯中最小的一個帆板“掌舵者”,這些“孩子船長”不驕不餒,通過及時調整銷售策略,成功抵禦了突如其來的衝擊。今年,當同齡者還在為找工作而焦頭爛額或找父母訴苦時,他們卻辭去了原本收入穩定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到自己的網店創業中。

  在新一年的計劃中,“孩子船長”們寫道:“繼續擴張航行的海域,除保持日韓和歐洲市場高增長外,今年的重點是加速進軍美國市場。”

  春節之後的一次網購中,記者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專職銷售化妝品的武漢團隊。在崇文圖書城附近的一套兩居室內,這些戴着袖套、對着電腦目不轉睛、面無表情飛速敲打鍵盤“談生意”的大男生說,賣化妝品其實是件體力活。因主做化妝品批發生意,他們既是網商又是搬運。“你瞅瞅這一箱箱的貨,女生搬得動嗎?”

  創業核心成員劉順告訴記者,網店最初是女朋友張溪岩讀大學時創立的,店名“溪岩的小屋”。現在,為全身心投入其中,他剛剛辭去了某法院的工作,專職與張溪岩以及他的同學們一道全力以赴辦網店。“不要認為男生賣化妝品不專業,我們都從‘搬運’和庫房管理做起,對化妝品的品種、品牌和基本用途爛熟於心”。

  從投資800元上網開店賣韓國化妝品開始,劉順便給張溪岩當起“搬運”。隨着生意越做越大,他要搬運的貨品也越來越多。網上薄利多銷,可要的是體力。劉順笑說,倉庫在三樓,一筆訂單就是3萬元,58箱,每箱20公斤。“那個時候,搬貨累到想死的心都有了,於是,搬着搬着就拉着同學們一起來搬,一起創業了”。

  在家點點鼠標、聊聊天就能做的生意會有什麼風險呢?談起這不過一百平米內的風險,張溪岩和劉順他們異口同聲地提到了“外匯貶值”。為了時刻提防這個隱形的殺手,這些“小老闆”們每天得緊盯各國匯率波動信息。

  據介紹,僅在去年北京奧運會期間,“溪岩的小屋”從英國採購的一批“thebodyshop(美體小鋪)”因航期延誤,凈損失就達到5000元。當時,我國對液體物品出台了“禁運令”,而“溪岩的小屋”採購的貨品已經出發了。不能空運轉走海運,到貨期整整晚了一個多月,外加期間因為英鎊貶值,這筆貨到手時就縮水了5000元。

  “遭遇這樣的情況,也是沒辦法的,去年韓元、歐元、美元都在貶值,一貶再貶,我們只得順勢調整。”劉順說,店內主營韓貨,去年損失最慘的還數韓貨生意。

  曾經有一段時間,韓元貶值慘烈,劉順他們早幾天的進貨價和其他網絡賣家晚幾天的出貨價持平或更高。

  人家賣25元一瓶,可你的進價已經達到了26元。面對殘酷的市場競爭,“溪岩的小屋”只得找來一些前期積累的老客戶們幫忙“出貨”。

“盡量做到不虧,即使是按照進價銷售,我們也是零售、批發并行。”劉順說,為了加速資金和貨物的周轉,即使“平出平入”不賺錢也要加速周轉。只有這樣,他們才能保證損失最小,資金流動暢通。

  當然,持續性的貶值,導致剛剛回籠的資金進的貨品又要遭遇再度貶值的風險。“這  個時候不能畏懼,否則要麼沒貨發,物流鏈斷了;要麼沒錢進,資金鏈斷了。資金一旦回籠就趕緊追加新訂單再去進貨,即便進貨時韓元又貶值了,那還是得接着出貨。”猶如一個經驗老到的外貿人,劉順滔滔不絕稱金融危機讓他們更加懂得“資金周轉和物流管理的重要性”。

  今年,匯率波動依舊會出現。可積累了抵抗金融風暴侵襲經驗的“溪岩的小屋”卻還打算加速進軍美國市場。考慮到各國匯率有漲有跌,最能夠“遍地開花”,風險更加均衡一些。採訪結束時,張溪岩握着全身心來陪她創業的男朋友劉順的手說:“風險與利益並存已成為我們航行全世界的法寶。”

您正在瀏覽: 化妝品網店店長
網友評論
化妝品網店店長 暫無評論